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王國維人間詞    頁:  1..   


 

 

 

 

 

 

王國維1877123日-192762日),字靜安,又字伯隅,晚號觀堂(甲骨四堂之一),諡忠愨。浙江杭州府海寧人,國學大師。

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和趙元任號稱清華國學研究院的「四大導師」。中國新學術的開拓者,連接中西美學的大家,在文學美學史學哲學金石學甲骨文考古學等領域成就卓著。甲骨四堂之一。王國維精通英文、德文、日文,使他在研究宋元戲曲史時獨樹一幟,成為用西方文學原理批評中國舊文學的第一人。陳寅恪認為王國維的學術成就「幾若無涯岸之可望、轍跡之可尋」。著述甚豐,有《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紅樓夢評論》、《宋元戲曲考》、《人間詞話》、《觀堂集林》、《古史新證》、《曲錄》、《殷周制度論》、《流沙墜簡》等62種。

1927年,王於62日同朋友借了五塊錢,僱人力車至北京頤和園,於園中昆明湖魚藻軒自沉。從其遺體衣袋中尋出一封遺書,封面上書寫着:「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遺書內容如下: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事變,義無再辱。我死後當草草棺殮,即行藁葬於清華塋地。汝等不能南歸,亦可暫移城內居住。汝兄亦不必奔喪,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門故也。書籍可托陳吳二先生處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於不能南歸。我雖無財產分文遺汝等,然苟謹慎勤儉,亦必不至餓死也。

王國維為何自溺,至今仍爭論不論,一般學者論點有所謂的:「殉北洋說」、「反共及痛恨北伐說」、「逼債說」、「性格悲劇說」、「文化衰落說」。陳寅恪王觀堂先生挽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而可得一假定之義焉。其義曰: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於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於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其意義為抽像理想最高之境,猶希臘柏拉圖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像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一人一事。」

根據溥儀在其《我的前半生》一書第四章「天津的「行在」 (1924 - 1930)」中之說法,王國維早年受羅振玉接濟並結成兒女親家,然而羅振玉常以此不斷向王氏苛索,甚至以將王氏女兒退婚作要脅,令王國維走投無路而自殺。然此說有漏洞,遜帝或有所忌諱而不遑多言。    (維基百科)


王國維 (1877-1927)字靜安,浙江海寧人,一代學術大師,對學術界作出很大貢獻,詞學有精闢見解,著有人間詞話。 在未介紹王國維的詞前,先抄錄數首他的關於落花的詩作,以及他於1927年6月2日自沉於昆明湖的情景。(資料來源: 文化名人的最後時光   張建安) 

1) 王國維曾為學生謝國禎書扇七律四首,其中二首為溥儀老的陳寶琛為人傳誦的落花詩,王國維自己也寫過不少落花詩 ,無不隱藏殉身之志。 Z錄數首於下:

落花
春歸莫怪懶開門,及至開門綠滿園。漁楫再尋非舊路,酒家難問是空村。悲歌夜帳虞兮淚,醉侮蝳縞掑]魂。委地于今珣迂ㄐA早無人立厭風幡。
芳華別我漫匆匆,已信難留留亦空。萬物死生寧離土,一場恩怨本同風。株連曉樹成愁綠,波及蝳縝陪え鶠C漠漠香魂無點斷,數聲啼鳥夕陽中。
陣陣紛飛看不真,霎時芳樹減精神。黃金莫鑄長生蒂,紅淚空啼短命春。草上苟存流寓逝,陌頭終化治遊塵。大家準備明年酒,慚愧重看是老人。
擾擾紛紛縱復橫,那堪薄薄更輕輕。沾泥寥老無狂相,留物坡翁有過名。送雨送春長壽寺,飛來飛去洛陽城。莫將風兩埋怨殺,造化從來要忌盈。
花雨紛然落處晴,飄紅泊紫莫聊生。美人無遠無家別,逐客春深盡旅行。去是何因趁忙蝶,問難如說假啼鶯。

2) 熟悉王國維知道,他表面上不苟言笑,不喜歡聊天,內心卻有濃厚情感。 梁啟超說: 王先生的性格複雜而且可以說很矛盾,他頭腦冷靜,脾氣很和平,情感很濃厚.....。只因有此三種矛盾的性格合并在一起,所以結果可以至於自殺。 

1927年6月2日,早上一切如常,王國維按固有習慣,早起梳洗完畢,和夫人,與子女們同卓共進早點。然後到公事房辦工。臨走前,先將寫好的遺書放入衣服袋子。看看頂到屋梁頂的邪阨 。如今要和這些無言的朋友告別。他早已在遺書寫明由陳寅恪,吳宓二人處理。 出門時沒有異常舉動,家人根本不會想到這一家之主竟要走上絕路。

早上八時,王國維步行至研究院公事室,取來學生們的成績稿本,并與研究院辦公處侯厚培共談下學期招生事。 九時,王國維雇了一輛洋車,命車夫拉到頤和園,來到昆明湖畔,據園丁說先生約十時左右進園,他先在岸邊石舫前久立。昆明湖水在風中蕩漾,,王國維心中則波濤洶湧。他正在進行生與死的最後抉擇 。 很久,很久,他長出一口氣,轉而來到魚藻軒,吸紙蝖C 旋即聞投湖聲,及得救,其間不及二分鐘,而氣息已止。 車夫將消息告訴校方,學校即派人轉告王家人。 王國維兒子王貞明心急如火趕往頤和園,見到王國維屍體,痛哭不已。
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師生們得知王國維自沉消息,無不震驚。 治喪委員會迅速成立, 王國維被隆重安葬了。 師生們為表示對王的尊崇,在陳寅恪,吳宓二人帶領下,行跪拜禮。 他的死令人痛心,也令人迷惑。 遺書書面寫上: 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 內容為: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 我死後,當草草棺殮,即行ㄧ悟馦M華塋地。 汝等不能南歸,亦可暫於城內居住。汝兄亦不必奔喪,固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門故也。 書籍可托陳吳二先生處理,必不至不能南歸,我雖無財產分文遺汝等,然苟能謹慎勤儉,亦必不至餓死也。五月初二日,父字。"


蝶戀花

急景流年真一箭。殘雪聲中,省識春風面。眼堳奐角d萬線。昨宵染就鵝黃淺。   又是簾纖春雨暗。倚遍危闌,高處人難見。已恨平蕪隨雁遠。瞑烟更界平蕪斷。

窣地重簾圍畫省。簾外紅牆,高興銀河並。開盡隔牆桃與杏。人間望眼何由騁。   擧首忽驚明月冷。月堥拑},認得山河影。問取嫦娥渾未肯。相携素手層城頂。

誰道江南秋已盡。衰柳毿毿,尚弄鵝黃影。落日疎林光烱烱。不辭立盡西樓瞑。   萬點棲鴉渾未定。瀲灧金波,又冪青松頂。何處江南無此景。只愁沒個閒人領。

辛苦錢唐江上水。日日西流,日日東趨海。兩岸越山澒洞堙C可能銷得英雄氣。   說與江潮應不至。潮落潮生,幾換人間世。千載荒臺麋鹿死。靈胥抱憤終何是。

誰道江南春事了。廢苑朱藤,開盡無人到。高柳數行臨古道。一藤紅遍千枝杪。   冉冉赤雲將綠繞。回首林間,無限斜陽好。若是春歸歸合早。餘春只攪人懷抱。

閱盡天涯離別苦。不道歸來,蘦落花如許。花底相看無一語。綠窗春與天俱暮。   待把相思燈下訴。一縷新愁,舊恨千千縷。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獨向滄浪亭外路。六曲闌干,曲曲垂楊樹。展盡鵝黃千萬縷。月中併作濛濛雨。   一片流雲無覓處。雲疎星,不共雲流去。閉置小窗真自誤。人間夜色還如許。

窈窕燕姬年十五。慣曳長裙,不作纖纖步。眾媢鉾M通一顧。人間顏色如塵土。   一樹亭亭花乍吐。除卻天然,欲贈渾無語。當面吳娘誇善舞。可憐總被腰肢誤。

昨夜夢中多少恨。細馬香車,兩兩行相近。對面似憐人瘦損。眾中不惜搴帷問。   陌上輕雷聽隱轔。夢媄爣q,覺後那堪訊。蠟淚窗前堆一寸。人間只有相思分。

蝶戀花

莫鬪嬋娟弓樣月。只坐娥眉,消得千謠諑。臂上宮砂那不滅。古來積毁能銷骨。   手把齊紈 相訣絕。懶祝西風,再使人間熱。鏡埵亂C猶未歇。不辭自媚朝和夕。

滿地霜華濃似雪。人語西風,瘦馬嘶殘月。一曲陽關渾未徹。車聲漸共歌聲咽。   換盡天涯芳草色。陌上深深,依舊年時轍。自是浮生無可說。人間第一耽離別。

斗覺宵來情緒惡。新月生時,黯黯傷離索。此夜清光渾似昨。不辭自下深深幕。   何物尊前哀與樂。已墜前歡,無據他年約。幾度燭花開又落。人間須信思量錯。

裊裊鞭絲衝落索。歸去臨春,試問春何許。小閣重簾天易暮。隔簾陣陣飛紅雨。   刻意傷春誰與訴。悶擁羅衾,動作經旬度。已恨年華留不住。爭知恨埵~華去。

窗外綠陰添幾許。賸有朱櫻,尚繫殘紅住。老盡鶯雛無一語。飛來銜得櫻桃去。   坐看畫梁雙燕乳。燕語呢喃,似惜人遲暮。自是思量渠不與。人間總被思量誤。

月到東南秋正半。雙闕中間,浩蕩流銀漢。誰起水晶簾下看。風前隱隱聞簫管。   涼露濕衣風拂面。坐愛清光,分照恩和怨。苑柳宮槐渾一片。長門西去昭陽殿。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問昏和曉。獨倚闌干人窈窕,閒中數盡行人少。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黯淡燈花開又落。此夜雲踪,知向誰邊著。頻弄玉釵思舊約。知君未忍渾拋卻。   妾意苦專君苦博。君似朝陽,妾似傾陽藿。但與百花相鬪作。君恩妾命原非薄。

連嶺去天知幾尺。嶺上秦關,關上元時闕。誰信京華塵堳。獨來絕塞看明月。   如此高寒真欲絕。眼底千山,一半溶溶白。小立西風吹素幘。人間幾度生華髮。

簾幕深深香霧重。四照朱顏,銀燭光浮動。一霎新歡千萬種,人間今夜渾如夢。   小語燈前和目送。密意芳心,不放羅帷空。看取博山常裊鳳。濛濛一氣雙烟共。

手剔銀燈驚炷短。擁髻無言,脈脈生清怨。此恨今宵爭得淺。思量舊日新恩遍。   月影移簾風過院。待到歸來,傳盡中宮箭。故擁繡衾遮素面。賺他醉媕W頻喚。

春到臨春花正嫵。遲日闌干,蜂蝶飛無數。誰遣一春拋卻去。馬蹄日日章臺路。   幾度尋春春不遇。不見春來,那識春歸處。斜日晚風楊柳渚。馬頭何處無飛絮。

憶挂孤帆東海畔。咫尺神山,海上年年見。幾度天風吹棹轉。望中樓閣陰晴變。   金闕荒涼瑤草短。到得蓬萊,又值蓬萊淺。只恐飛塵滄海滿。人間精衛知何限。

翠幕輕寒無著處。好夢初回,枕上惺忪語。殘夜小燈渾欲曙。四山積雪明如許。   莫遣良辰閒過去。起瀹龍團,對雪烹肥羜。此景人間殊不負。檐前凍雀還知否。

落落盤根真得地。澗畔雙松,相背呈奇態。勢欲拚飛終復墜。蒼龍下飲東溪水。   溪上平岡千疊翠。萬樹亭亭,爭作拏雲勢。總為自家生意遂。人間愛道為渠媚。

落日千山啼杜宇。送得歸人,不遣居人住。自是精魂先魄去。淒涼病榻無多語。   往事悠悠容細數。見說他生,又恐他生誤。縱使茲盟終不負。那時能記今生否。

踏莎行   元夕
綽約衣裳,淒迷香麝。華燈素面光交射。天公倍放月嬋娟。人間解與春游冶。   烏鵲無聲,魚龍不夜。九衢忙煞閑車馬。歸來落月挂西窗,鄰雞四起闌缸炧。

踏莎行
絕頂無雲,昨宵有雨。我來此地聞天語。疎鐘瞑直亂峰回,孤僧曉度寒溪去。   是處青山,前生儔侶。招邀盡入閒庭户。朝朝含笑復含顰,人間相媚爭如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