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王國維人間詞甲乙稿    頁:  1..   


 

 

 

 

 

 

王國維1877123日-192762日),字靜安,又字伯隅,晚號觀堂(甲骨四堂之一),諡忠愨。浙江杭州府海寧人,國學大師。

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和趙元任號稱清華國學研究院的「四大導師」。中國新學術的開拓者,連接中西美學的大家,在文學美學史學哲學金石學甲骨文考古學等領域成就卓著。甲骨四堂之一。王國維精通英文、德文、日文,使他在研究宋元戲曲史時獨樹一幟,成為用西方文學原理批評中國舊文學的第一人。陳寅恪認為王國維的學術成就「幾若無涯岸之可望、轍跡之可尋」。著述甚豐,有《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紅樓夢評論》、《宋元戲曲考》、《人間詞話》、《觀堂集林》、《古史新證》、《曲錄》、《殷周制度論》、《流沙墜簡》等62種。

1927年,王於62日同朋友借了五塊錢,僱人力車至北京頤和園,於園中昆明湖魚藻軒自沉。從其遺體衣袋中尋出一封遺書,封面上書寫着:「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遺書內容如下: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事變,義無再辱。我死後當草草棺殮,即行藁葬於清華塋地。汝等不能南歸,亦可暫移城內居住。汝兄亦不必奔喪,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門故也。書籍可托陳吳二先生處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於不能南歸。我雖無財產分文遺汝等,然苟謹慎勤儉,亦必不至餓死也。

王國維為何自溺,至今仍爭論不論,一般學者論點有所謂的:「殉北洋說」、「反共及痛恨北伐說」、「逼債說」、「性格悲劇說」、「文化衰落說」。陳寅恪王觀堂先生挽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而可得一假定之義焉。其義曰: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於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於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其意義為抽像理想最高之境,猶希臘柏拉圖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像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一人一事。」

根據溥儀在其《我的前半生》一書第四章「天津的「行在」 (1924 - 1930)」中之說法,王國維早年受羅振玉接濟並結成兒女親家,然而羅振玉常以此不斷向王氏苛索,甚至以將王氏女兒退婚作要脅,令王國維走投無路而自殺。然此說有漏洞,遜帝或有所忌諱而不遑多言。    (維基百科)


王國維 (1877-1927)字靜安,浙江海寧人,一代學術大師,對學術界作出很大貢獻,詞學有精闢見解,著有人間詞話。 在未介紹王國維的詞前,先抄錄數首他的關於落花的詩作,以及他於1927年6月2日自沉於昆明湖的情景。(資料來源: 文化名人的最後時光   張建安) 

1) 王國維曾為學生謝國禎書扇七律四首,其中二首為溥儀老的陳寶琛為人傳誦的落花詩,王國維自己也寫過不少落花詩 ,無不隱藏殉身之志。 Z錄數首於下:

落花
春歸莫怪懶開門,及至開門綠滿園。漁楫再尋非舊路,酒家難問是空村。悲歌夜帳虞兮淚,醉侮蝳縞掑]魂。委地于今珣迂ㄐA早無人立厭風幡。
芳華別我漫匆匆,已信難留留亦空。萬物死生寧離土,一場恩怨本同風。株連曉樹成愁綠,波及蝳縝陪え鶠C漠漠香魂無點斷,數聲啼鳥夕陽中。
陣陣紛飛看不真,霎時芳樹減精神。黃金莫鑄長生蒂,紅淚空啼短命春。草上苟存流寓逝,陌頭終化治遊塵。大家準備明年酒,慚愧重看是老人。
擾擾紛紛縱復橫,那堪薄薄更輕輕。沾泥寥老無狂相,留物坡翁有過名。送雨送春長壽寺,飛來飛去洛陽城。莫將風兩埋怨殺,造化從來要忌盈。
花雨紛然落處晴,飄紅泊紫莫聊生。美人無遠無家別,逐客春深盡旅行。去是何因趁忙蝶,問難如說假啼鶯。

2) 熟悉王國維知道,他表面上不苟言笑,不喜歡聊天,內心卻有濃厚情感。 梁啟超說: 王先生的性格複雜而且可以說很矛盾,他頭腦冷靜,脾氣很和平,情感很濃厚.....。只因有此三種矛盾的性格合并在一起,所以結果可以至於自殺。 

1927年6月2日,早上一切如常,王國維按固有習慣,早起梳洗完畢,和夫人,與子女們同卓共進早點。然後到公事房辦工。臨走前,先將寫好的遺書放入衣服袋子。看看頂到屋梁頂的邪阨 。如今要和這些無言的朋友告別。他早已在遺書寫明由陳寅恪,吳宓二人處理。 出門時沒有異常舉動,家人根本不會想到這一家之主竟要走上絕路。

早上八時,王國維步行至研究院公事室,取來學生們的成績稿本,并與研究院辦公處侯厚培共談下學期招生事。 九時,王國維雇了一輛洋車,命車夫拉到頤和園,來到昆明湖畔,據園丁說先生約十時左右進園,他先在岸邊石舫前久立。昆明湖水在風中蕩漾,,王國維心中則波濤洶湧。他正在進行生與死的最後抉擇 。 很久,很久,他長出一口氣,轉而來到魚藻軒,吸紙蝖C 旋即聞投湖聲,及得救,其間不及二分鐘,而氣息已止。 車夫將消息告訴校方,學校即派人轉告王家人。 王國維兒子王貞明心急如火趕往頤和園,見到王國維屍體,痛哭不已。
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師生們得知王國維自沉消息,無不震驚。 治喪委員會迅速成立, 王國維被隆重安葬了。 師生們為表示對王的尊崇,在陳寅恪,吳宓二人帶領下,行跪拜禮。 他的死令人痛心,也令人迷惑。 遺書書面寫上: 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 內容為: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 我死後,當草草棺殮,即行ㄧ悟馦M華塋地。 汝等不能南歸,亦可暫於城內居住。汝兄亦不必奔喪,固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門故也。 書籍可托陳吳二先生處理,必不至不能南歸,我雖無財產分文遺汝等,然苟能謹慎勤儉,亦必不至餓死也。五月初二日,父字。"


如夢令   本詞為三聯構成之單調小令,雙壘之,便成中調。
點滴空堦疎雨,迢遞嚴城更鼓。睡淺嚴城更鼓。睡淺夢初成。又被東風吹去。無據。無據 。斜漢垂垂欲曙。

點絳唇
萬頃蓬壺,夢中昨夜扁舟去。縈迴島嶼。中有舟行路。   波上樓臺,波底層層俯。何人住。斷崖如鋸。不見停橈處。
高峽流雲,人隨飛鳥穿雲去。數峰著雨。相對青無語。   嶺上金光,嶺下蒼烟冱。人間曙。疎林平楚。歷歷來時路。
暗堸l掠,扁舟徑掠垂楊過。濕螢火大。一一風前墮。   坐覺西南,紫電排雲破。嚴城鎖。高歌無和。萬舫沈沈臥。

浣紗溪   俗訛作浣溪沙   本調為三聯構成之雙調小令,上下片各有一單句 ,即第三句是也。
路轉峰迴出畫塘。一山楓葉背夕陽。看來渾不似秋光。   隔座聽歌人似玉,六街歸騎月如霜。客中行樂只尋常。
草偃雲低漸合圍。琱弓聲急馬如飛。笑呼從騎載禽歸。   萬事不如身手好,一生須惜少年時。那能白首下書帷。
霜落千林木葉丹。遠山如在有無間。經秋何事亦孱顏。   且向田家拚泥飲,聊從ト肆憇征鞍。只應游戲在塵寰。
昨夜新看北固山。今朝又上廣陵船。金焦在眼苦難攀。   猛雨自隨汀雁落,濕雲常與暮鴉寒。人天相對作愁顏。
舟逐清溪彎復彎。垂楊開處見青山。毿毿綠髮覆烟鬟。   夾岸櫻花遲日裹,歸船簫鼓夕陽間。一生難得是春閑。
月底棲鴉當葉看。推窗跕跕墮枝間。霜高風定獨凭闌。   覓句心肝終復在,掩書涕淚苦無端。可憐衣帶為誰寬。
夜永衾寒夢不成。當軒減盡半天星。帶霜宮闕日初昇。   客媗w娛和睡減,年來哀樂與詞增。更緣何物遣孤燈。
畫舫離筵樂未停。瀟瀟暮雨闔閭城。那堪還向曲中聽。   只恨當時形影密,不關今朝(日)別離輕。夢回酒醒憶平生。
纔過苕溪又霅溪。短松疎竹媚朝暉。去年此際遠人歸。   燒後更無千里草,霧中不隔萬家鷄。風光渾異去年時。
曾識盧家玳瑁梁。覓巢新燕屢回翔。不堪重問鬱金堂。   今雨相看非舊雨,故鄉罕樂況他鄉。人間何地著疎狂。
天末同雲黯四垂。失行孤雁逆風飛。江湖寥落爾安歸。   陌上金丸看落羽,閨中素手試調醯。今朝歡宴勝平時。

山寺微茫背夕矄。鳥飛不到半山昏。上方孤磬定行雲。   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

人月圓   梅

天公應自嫌寥落,隨意著幽花。月中霜堙A數枝臨水,水底橫斜。   蕭然四顧,疎林遠渚,寂寞天涯。一聲鶴唳,殷勤喚起,大地清華。

孤鴻影   水仙
羅襪悄無塵,金屋渾難貯。月底溪邊一晌看,便恐凌波去。   獨自惜幽芳,不敢矜遲暮。卻笑孤山萬樹梅,狼藉花如許。

寥天鶴   本調又名好事近
夜起倚危樓,樓角玉繩低亞。惟有明月霜冷,浸萬家鴛瓦。   人間何苦又悲秋,正是傷春罷。卻向春風亭畔,數梧桐葉下。

愁展翠羅衾,半是餘温半淚。不辨墜歡新恨,是人間滋味。   幾年相守鬱金堂,草草渾閒事。獨向西風林下,望紅塵一騎。

羅敷豔   本調又名釆桑子
高城鼓動蘭缸炧,睡也還醒。醉也還醒。忽聽孤鴻三兩聲。   人生只似風前絮 ,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

減字木蘭花
皋蘭被徑。月底闌干閒獨凭。修竹娟娟。風堮伒D響佩環。   驀然深省。起踏中庭千箇影。依舊人間。一夢鈞天只惘然。

清平樂
櫻桃花底。相見頹雲髻。的的銀缸無限意。消得和衣濃睡。   當年草草西窗。都成別後思量 。料得天涯異日,應思今夜淒涼。

阮郎歸
女貞花白草迷離。江南梅雨時。陰陰簾幕萬家垂。穿簾雙燕飛。   朱閣外,碧窗西。行人一舸歸。清溪轉處柳陰低。當窗人畫眉。

鷓鴣天
列炬歸來酒未醒。六街人靜馬蹄輕。月中薄暮漫漫白,橋外漁燈點點青。   從醉堙A憶平生。可憐心事太崢嶸。更堪此夜西樓夢,摘得星辰滿袖行。
閣道風飄五丈旗。層樓突兀與雲齊。空餘明月連錢列,不照紅葩倒井披。   頻摸索,且攀躋。千門萬戶是耶非。人間總是堪疑處,惟有茲疑不可疑。

鵲橋仙
沉沉戍鼓,蕭蕭廐馬,起視霜華滿地。猛然記得別伊時,正今日郵亭天氣。   北征車轍,南征歸夢,知是調停無計。人間事事不堪憑,但除卻無憑兩字。
繡衾初展,銀釭旋剔。不盡燈前歡語。人間歲歲似今宵,便勝卻貂蟬無數。   霎時送遠,經年怨別,鏡埵亂C難駐。封侯覓得也尋常,何況是封侯無據。

玉樓春
西園花落深堪掃。過眼韶華真草草。開時寂寞尚無人,今日偏嗔搖落早。   昨朝卻是西山道。花事山中渾未了。數峰和雨對斜陽,十里杜鵑紅似燒。
今年花事垂垂過。明歲花開應更嚲。看花終古少年多,只恐少年不是我。   勸君莫厭尊罍大。醉倒且拚花底臥。君看今日樹頭花,不是去年枝上朶。

蝶戀花
急景流年真一箭。殘雪聲中,省識春風面。眼堳奐角d萬線。昨宵染就鵝黃淺。   又是簾纖春雨暗。倚遍危闌,高處人難見。已恨平蕪隨雁遠。瞑烟更界平蕪斷。
窣地重簾圍畫省。簾外紅牆,高興銀河並。開盡隔牆桃與杏。人間望眼何由騁。   擧首忽驚明月冷。月堥拑},認得山河影。問取嫦娥渾未肯。相携素手層城頂。

誰道江南秋已盡。衰柳毿毿,尚弄鵝黃影。落日疎林光烱烱。不辭立盡西樓瞑。   萬點棲鴉渾未定。瀲灧金波,又冪青松頂。何處江南無此景。只愁沒個閒人領。

辛苦錢唐江上水。日日西流,日日東趨海。兩岸越山澒洞堙C可能銷得英雄氣。   說與江潮應不至。潮落潮生,幾換人間世。千載荒臺麋鹿死。靈胥抱憤終何是。
誰道江南春事了。廢苑朱藤,開盡無人到。高柳數行臨古道。一藤紅遍千枝杪。   冉冉赤雲將綠繞。回首林間,無限斜陽好。若是春歸歸合早。餘春只攪人懷抱。

閱盡天涯離別苦。不道歸來,蘦落花如許。花底相看無一語。綠窗春與天俱暮。   待把相思燈下訴。一縷新愁,舊恨千千縷。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獨向滄浪亭外路。六曲闌干,曲曲垂楊樹。展盡鵝黃千萬縷。月中併作濛濛雨。   一片流雲無覓處。雲疎星,不共雲流去。閉置小窗真自誤。人間夜色還如許。
窈窕燕姬年十五。慣曳長裙,不作纖纖步。眾媢鉾M通一顧。人間顏色如塵土。   一樹亭亭花乍吐。除卻天然,欲贈渾無語。當面吳娘誇善舞。可憐總被腰肢誤。
昨夜夢中多少恨。細馬香車,兩兩行相近。對面似憐人瘦損。眾中不惜搴帷問。   陌上輕雷聽隱轔。夢媄爣q,覺後那堪訊。蠟淚窗前堆一寸。人間只有相思分。

蝶戀花
莫鬪嬋娟弓樣月。只坐娥眉,消得千謠諑。臂上宮砂那不滅。古來積毁能銷骨。   手把齊紈 相訣絕。懶祝西風,再使人間熱。鏡埵亂C猶未歇。不辭自媚朝和夕。

滿地霜華濃似雪。人語西風,瘦馬嘶殘月。一曲陽關渾未徹。車聲漸共歌聲咽。   換盡天涯芳草色。陌上深深,依舊年時轍。自是浮生無可說。人間第一耽離別。

斗覺宵來情緒惡。新月生時,黯黯傷離索。此夜清光渾似昨。不辭自下深深幕。   何物尊前哀與樂。已墜前歡,無據他年約。幾度燭花開又落。人間須信思量錯。
裊裊鞭絲衝落索。歸去臨春,試問春何許。小閣重簾天易暮。隔簾陣陣飛紅雨。   刻意傷春誰與訴。悶擁羅衾,動作經旬度。已恨年華留不住。爭知恨埵~華去。

窗外綠陰添幾許。賸有朱櫻,尚繫殘紅住。老盡鶯雛無一語。飛來銜得櫻桃去。   坐看畫梁雙燕乳。燕語呢喃,似惜人遲暮。自是思量渠不與。人間總被思量誤。

月到東南秋正半。雙闕中間,浩蕩流銀漢。誰起水晶簾下看。風前隱隱聞簫管。   涼露濕衣風拂面。坐愛清光,分照恩和怨。苑柳宮槐渾一片。長門西去昭陽殿。

百尺朱樓臨大道。樓外輕雷,不問昏和曉。獨倚闌干人窈窕,閒中數盡行人少。   一霎車塵生樹杪。陌上樓頭,都向塵中老。薄晚西風吹雨到,明朝又是傷流潦。

黯淡燈花開又落。此夜雲踪,知向誰邊著。頻弄玉釵思舊約。知君未忍渾拋卻。   妾意苦專君苦博。君似朝陽,妾似傾陽藿。但與百花相鬪作。君恩妾命原非薄。
連嶺去天知幾尺。嶺上秦關,關上元時闕。誰信京華塵堳。獨來絕塞看明月。   如此高寒真欲絕。眼底千山,一半溶溶白。小立西風吹素幘。人間幾度生華髮。
簾幕深深香霧重。四照朱顏,銀燭光浮動。一霎新歡千萬種,人間今夜渾如夢。   小語燈前和目送。密意芳心,不放羅帷空。看取博山常裊鳳。濛濛一氣雙烟共。
手剔銀燈驚炷短。擁髻無言,脈脈生清怨。此恨今宵爭得淺。思量舊日新恩遍。   月影移簾風過院。待到歸來,傳盡中宮箭。故擁繡衾遮素面。賺他醉媕W頻喚。
春到臨春花正嫵。遲日闌干,蜂蝶飛無數。誰遣一春拋卻去。馬蹄日日章臺路。   幾度尋春春不遇。不見春來,那識春歸處。斜日晚風楊柳渚。馬頭何處無飛絮。
憶挂孤帆東海畔。咫尺神山,海上年年見。幾度天風吹棹轉。望中樓閣陰晴變。   金闕荒涼瑤草短。到得蓬萊,又值蓬萊淺。只恐飛塵滄海滿。人間精衛知何限。
翠幕輕寒無著處。好夢初回,枕上惺忪語。殘夜小燈渾欲曙。四山積雪明如許。   莫遣良辰閒過去。起瀹龍團,對雪烹肥羜。此景人間殊不負。檐前凍雀還知否。
落落盤根真得地。澗畔雙松,相背呈奇態。勢欲拚飛終復墜。蒼龍下飲東溪水。   溪上平岡千疊翠。萬樹亭亭,爭作拏雲勢。總為自家生意遂。人間愛道為渠媚。
落日千山啼杜宇。送得歸人,不遣居人住。自是精魂先魄去。淒涼病榻無多語。   往事悠悠容細數。見說他生,又恐他生誤。縱使茲盟終不負。那時能記今生否。


踏莎行   元夕

綽約衣裳,淒迷香麝。華燈素面光交射。天公倍放月嬋娟。人間解與春游冶。   烏鵲無聲,魚龍不夜。九衢忙煞閑車馬。歸來落月挂西窗,鄰雞四起闌缸炧。

踏莎行
絕頂無雲,昨宵有雨。我來此地聞天語。疎鐘瞑直亂峰回,孤僧曉度寒溪去。   是處青山,前生儔侶。招邀盡入閒庭户。朝朝含笑復含顰,人間相媚爭如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