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啟功詩詞  頁:  1   2      摘錄刪編: 啓功口述歷史

啟功(1912年7月26日-2005年6月30日),原名「愛新覺羅·啟功」,中國書法家、畫家、文物鑒賞家和鑒定家、國學大師。北京人,滿族,屬正藍旗,清朝皇室愛新覺羅後裔,但自己明確表示不再以「愛新覺羅」或「金」為姓氏,而自姓「啟」,字元白,也作元伯。曾為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輔仁大學教授。2005年2月9日下午6點,因突發腦血栓昏迷住進北京北大醫院,其後肺部被感染,昏迷至6月30日2時25分,因腦血管、心血管病併發症逝世。
啟功自幼喜愛書法,是當代負有盛名的書法家。啟功曾被稱為「詩、書、畫」三絕。此外,啟功亦精於古代書畫和碑貼的鑒定。
啟功對學生說:「字,只要寫得好看就成了,本無法。」

 
啟功 啟功 啟功的書法

啟功先生字元白,1912年生於北京,滿族。幼年失怙且家境中落,自北京匯文中學中途輟學後,發憤自學。稍長,從賈爾魯先生(羲民)、吳熙曾先生(鏡汀)習書法丹青,從戴綏之先生(姜福)修古典文學。刻苦鑽研,終至學業有成1933年經傅沅叔(增湘)先生推介,受業于陳援庵先生(垣),獲聞學術流別與考證之學。援庵先生慧眼識才,聘為輔仁中學國文教員;1935年任輔仁大學美術系助教;1938年後任輔仁大學國文係講師,兼任故宮博物院專門委員,從事故宮文獻館審稿及文物鑒定工作;1949年任輔仁大學國文係副教授兼北京大學博物館係副教授;1952年後任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教授至今。現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委員、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
啟功先生是當代著名學者、畫家和書法家。他著作豐富,通曉語言文字學,甚至對已成為歷史陳跡的八股文也很有研究;他做得一手好詩詞,同時又是古書畫鑒定家,尤精碑帖之學。


虞美人

自題新綠堂圖,次楊君開先生韻
縹湘乍拂餘塵暗,始訝流年換。錦園明月舊南樓,識否當時青鬢不知愁。    墨痕翠滴濃於雨,點點增離緒。亂紅無語過芳時 ,又是濃蔭密葉滿平池。

鷓鴣天    就醫
浮世堪驚老已成,這番醫治較關情。一針見血瓶中藥,七字吟成枕上聲。    屈指算,笑平生,似無如有是虛名。明天闊步還家去 ,不問前途剩幾程。   陸放翁詩云:浮世堪驚老已成,虛名自笑今何用。

寫出人應笑我癡,夜間常夢日常思。老妻待製新皮襖,破紙重抄舊作詩。   王悅鬧,老驕吃(作平)。小葵眼鏡取何時 。相憐傅老真同病,血壓今天降幾絲。

(王悅為大內姪之女,時方四歲。小葵乃二內姪女,時方配眼鏡。傅老晉生丈也,時血壓正高,次年即逝。老妻已多年未有完整衣裘,次年始製一外衣,又一年遂逝 。只此一裘,即為附身之物,痛哉。1976年補注。)

摯友平生驢馬熊,驢皮早已化飛鴻。鄙人也有驢肝肺,他日掬來一樣紅。   身反側,眼惺忪。窗前日色已朦朧。開門脚步聲聲近,護士持來藥一盅。

(驢者曹家琪,馬者馬煥然,熊者熊堯。曹於去年病逝於此,遺體作病理解剖,然後火化。)

踏莎行   三首
造化無憑,人生易曉,請君試看鐘和錶。每天八萬六千餘,不停不退針尖秒。    已去難追 ,未來難找,留它不住跟它跑。百年一樣有仍無,誰能不自針尖老。

美譽留芳,臭名遺屁。千千萬萬書中記。張三李四是何人,一堆符號A加B。    倘若當初 ,名非此字。流傳又或生歧異。問他誰假復誰真,骨灰也自難為計。

昔日孩提,如今老大。年年攝影牆邊掛。看來究竟我為誰,千差萬別堪驚詫。    猶自多般 ,像唯一霎。故吾從此全拋下。開門撒手逐風飛,由人頂禮由人罵。

賀新郎    癖嗜
癖嗜生來壞,却無關,虫魚玩好,衣冠穿戴。歷代法書金石刻,哪怕單篇碎塊,我看着全都可愛 。 一片模糊殘點畫,讀成文,拍案連稱快。自己覺,還不賴。    西陲寫本零頭在,更如同,精金美玉,心房腦蓋。黃白麻箋分軟硬 ,晉掃描隋唐時代。筆法有,方圓流派。烟墨漿糊沾滿手,揭還粘,躁性偏多耐。這件事,真奇怪。

沁園春    觀題時賢畫達摩像六段
片葦東航,只履西歸,教外之傳。要本心直指,不憑文字,一衣一鉢,面壁多年。敬問嘉賓,有何貴幹 ,枯坐居然叫作禪。誰知道,竟一花五葉,法統蟬聯。   斷肢二祖心虔。又行者逃生命縷懸。憶菩提非樹,那椿公案,觸而且背,早落言詮 。臨濟開宗,逢人便打,寂靜如何變野蠻。空留下,漫裝腔作勢,各相俱全。

賀新郎     咏史
古史從頭看,興亡成敗,眼花繚亂。多少王侯多少賊,早已全部完疍。盡成了,灰塵一片。大本糊塗流水賬 ,電子機,難得從頭算。竟自有,若干卷。   書中人物千千萬,細分來,壽終天命,少於一半。試問其餘哪堨h,脖子被人切斷。還使勁 ,齒斤齒斤爭辯。檐下飛蚊生自滅,不曾知,何故團團轉,誰參透,這公案。

蓬萊旅舍作    古詩二十首    之 六首
盡瘁出祁山,亦寓自全計。後主抑其喪,足見疑與忌。狼顧司馬懿,魏文屢相庇。方詡知舜禹,轉瞬食其弊。

老子說大患,患在吾有身。斯言哀且痛,五千奚再論。佛陀徒止欲,孔孟枉教仁。荀卿主性惡,坦率豈無因。

吾降壬子年,今年七十九。年年甘與苦,何必逐一剖。平生稱大幸,衣食不斷有。可恥尚多貪,朝夕兩杯酒。

宇宙一車輪,社會一戲台。乘車觀戲劇,時樂亦時哀。車輪無停轍,所載不復回。場中有醉鬼,笑口一時開。

人生所需多,飲食居其首。五鼎與三牲,祀神兼款友。烹調千萬端,饑時方適口。舌喉寸餘地,一咽複何有。

名酒色同黃,紹興不如啤。啤號軟麵包,可以補吾饑。紹興度偏濃,血漲梗心肌。行當作酒銘,飲酒但飲醨。

贊李叔同 
吾敬李息翁,獨行行最苦。禿筆作真書,淡靜前無古。並世論英雄,誰堪踵其武。稍微著形迹,披緇為僧侶。

次韻黃苗子兄題聶紺弩三草集
口堬H出鳥,昂然萬劫身。飛來天外句,剗卻世間文。眼比冰川冷 ,心逾炭火春。媧皇造才氣,可妒不平均。

一九九四年元日口占
起滅浮漚聚散塵,何須分寸較來真。莫名其妙從前事,聊勝於無現在身。多病可知零件壞,得錢難補半生貧。晨曦已告今天始,又是人間一次春。

對酒二首劇眩以來,已三年矣。近複一蹶
去年唱罷鼓盆歌,也擬從頭戰病魔。心放不開難以鐵,淚收能盡定成河。終歸火葬新規律,近距瘋癱剩幾何。血壓不高才二百,未妨對酒且婆娑。

一寸橫波最泥人,東流西去總無因。洞庭木落佳期遠,洛浦風生往迹湮。壁月終殘天外路,餘霞空染鏡中身。從今楚客登臨處,紅蓼青蘋未是春。

心臟病發,住進北大醫院,口占四首
住院生涯又一回,前塵處處盡堪哀。頭皮斷送身待老,心臟衰殘血不來。七載光陰如剎那,半包枯骨莫安排。老妻啼笑知何似,眼對門燈徹夜開。


已經七十付東流,遙計餘生尚幾秋。寫字行成身後債,臥床聊試死前休。且聽鳥語呼歸去,莫惜蠶絲吐到頭。如此用緣真可紀,病房無恙我重遊。

衣缽全空夜半時,凡夫一樣命懸絲。心荒難覓安無著,眼小頻遮放已遲。窗外參差樓作怪,門邊淅瀝水吟詩。咬牙不吃催眠藥,為怕希夷處士嗤。

病床展轉忽經旬,耿耿深宵百苦身。去世來生談總妄,哀多樂少歷曾親。彌天莫補作心債,近死空書發願文。墜露無聲如淚滴,清和夜宇勝秋旻。

失眠
半生原未盡忘財,計拙心疏亦可哀。比屋東鄰偏左顧,出門西笑卻歸來。未存靈運生天想,卻羨劉伶就地埋。狼籍一堆殘稿在,燈前頁頁逐顏開。

月圓花好路平馳,七十年唯夢堛鴃C佛法聞來餘四諦,聖心違處枉三思。滿瓶薄酒堆盤菽,入手珍圖脫口詩。昔日艱難今一遇,老懷開得莫閑遲。

金台
金台閑客漫扶藜,歲歲鶯花費品題。故苑人稀紅寂寞,平蕪春晚綠淒迷。觚棱委地鴉空噪,華表干雲鶴不棲。最愛李公橋畔路,黃塵未到鳳城西。

乘公交車組詞    鷓鴣天八首 
乘客紛紛一字排,巴頭探腦費疑猜。東西南北車多少,不靠咱們這站臺。   坐不上,我活該,願知究竟幾時來。有人說得真精確,零點之前總會開。

遠見車來一串連,從頭至尾距離寬。車門無數齊開閉,百米飛奔去複還。   原地站,靠標竿,手招口喊嗓音乾。司機心似車門鐵,手把輪盤眼望天。


這次車來更可愁,窗中人比站前稠。階梯一露剛伸腳,門扇雙關已碰頭。   長歎息,小勾留,他車未卜此車休。明朝誓練飛毛腿,紙馬風輪任意遊。

鐵打車箱肉做身,上班散會最艱辛。有窮彈力無窮擠,一寸空間一寸金。   頭屢動,手頻伸,可憐無補費精神。當時我是孫行者,變個驢皮影戲人。

擠進車門勇難當,前呼後擁甚堂皇。身成板鴨乾而扁,可惜無人下箸嘗。   頭尾嵌,四邊鑲,千沖萬撞不曾傷。並非鐵肋銅筋骨,匣晨磁瓶厚布囊。

車站分明在路旁,車中腹背變城牆。心雄志壯鑽空隙,舌敞唇焦喊借光。   下不去,莫慌張,再呆兩站又何妨。這回好比籠中鳥,暫作番邦楊四郎。

入站之前擠到門,前回經驗要重溫。誰知背後彪形漢,直撞橫沖往外奔。   門有縫,腳無跟,四肢著地眼全昏。行人問我尋何物,近視先生看草根。

昨日牆邊有站牌,今朝移向哪方栽。皺眉瞪眼搜尋遍,地北天南不易猜。   開步走,別徘徊,至多下站兩相挨。居然到了新車站 ,火箭航天又一回。

沁園春  病   美尼爾氏綜合症
細雨清晨,透戶風寒,汗出如漿。覺破房傾側,儼然地震,板床波動,竟變彈簧。醫囑安眠,藥唯鎮靜,睡醒西山已夕陽 。無疑問,是糊塗一榻,糞土之牆。    病魔如此倡狂,算五十餘年第一場。想英雄豪傑,焉能怕死,渾身難受,滿口無妨。扶得東來 ,西邊又倒,消息未傳帖半張。詳細看,似閻羅置酒,敬候台光

沁園春  病   美尼爾氏綜合症
舊病重來,依樣葫蘆,地覆天翻。怪非觀珍寶,眼球震顫,未逢國色,魂魄拘攣。鄭重要求,病魔足下 ,可否虛衷聽一言?親愛的,你何時與我,永斷牽纏?    多蒙友好相憐,勸努力精心治一番。只南行半里,首都醫院,縱無特效,姑且周旋 。奇事驚人,大夫高叫:現有磷酸組織胺。別害怕,雖藥稱劇毒,管保平安。

沁園春  病   美尼爾氏綜合症
夜夢初回,地轉天旋,兩眼難睜。忽翻腸攪肚,連嘔帶瀉,頭沉向下,脚軟飄空。耳娷芞R,漸如牛吼,最後懸錘撞大鐘。真要命,似這般滋味,不易形容。   明朝去找醫生。服本海啦明」「乘暈寧。說腦中血管,老年硬化,發生阻礙,失去平衡。此症稱為,美尼爾氏,不是尋常暑氣蒸。稍可惜。現藥無特效,且待公薨。

西江月 
七節頸椎生刺,六斤鐵餅栓牢。長繩牽繫兩三條,頭上幾根活套。   雖不輕鬆恰恰,略同鍛鍊晨操。洗冤錄堥C篇瞧,不見這般上吊。

漁家傲
痼疾多年除不掉,靈丹妙藥全無效。可恨老年成病號。不是泡,誰拿性命開玩笑。   牽引頸椎新上吊,又加硬領脖間套。是否病魔還會鬧。天知道,今朝且唱漁家傲。

"泡病號",是北京二十多年前流行語,指沒有病,天天上醫院掛號,偷懶不上工。現在醫療費要自付,還要扣獎金,"病號"可泡不起了。 (黃苗子 - 世說新篇)

漁家傲
眩暈多年真可怕,千般苦况難描畫。動脉老年多硬化。瓶高掛,擴張血管功能大。   七日療程滴液罷,毫升加倍齊舒納。瞎子點燈真費蠟。剛說話,眼球震顫頭朝下。

瞎子點燈 — 白費蠟(啦),是北京土話。(黃苗子 - 世說新篇)

南鄉子   頸架
禪宗六祖大鑒禪師卒後,有人懸二十千購其頭。門徒已以漆布鐵葉護其頸,偷兒刀斫,竟得不殊。余病眩多年,其症在頸,醫製頸架,周竪鐵筋,有感大鑒之事,因賦此詞。請傳衣鉢者,下一轉語。

大鑒有真身,漆布層層作領巾。夜半有人刀一斫,無痕,一個頭顱二十緡。   我眩發來頻,頸架支撑堅鐵筋。多少偷兒不屑顧,嫌昏,六祖居然隔一塵。

南鄉子
余因病住醫院時,見有青年女子自東北牧區來,頷下生鬚數莖,住院醫治。其法在臀部注射氣體,疼痛呼號,其鬚仍在。

少女貌端莊,頷下生鬚似不揚。千里南來求治法,奇方。扎破臀皮打氣槍。   思想要開張,頰上添亳本不妨。試看草原群堿搳A山羊。個個胡鬚一樣長。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 ,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