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舒巷城詩詞選   頁:   1..   2..   3..   4..   5..

舒巷城(1921-1999),原名王深泉。年青時已開始創作,在一生寫作生涯中,發表了大量作品,小說,散文詩歌。

浪淘沙
月落滿江愁,起舞吳鉤。長安有夢夢難留。算洛陽花開似錦,恨也悠悠。   醉裡自籌謀,畫角聲幽。夜來何處泊歸舟。虎嘯龍吟山水冷,豪傑昂頭。

這詞是作者以黄巢起義為題所填。
高朗以吳法筆名寫有黄巢傳,舒巷城燈下重翻此書,另有感觸。一次在友人家裡,將此詞抄贈給高朗。   見作者《小點集 燈下

臨江仙
異國相逢喜上眉,園中竹葉青青。眼前一亮現「星星」。分明華盛頓,卻見北京城。   憨態純真衣黑白,此身何用輕盈。隔鄰影杳睡「鈴鈴」。思家她有夢,明日我登程。

「星星」,「鈴鈴」,熊貓名字。作者1977年赴美参加國際寫作計劃,會後到各地遊覽。在華盛頓適逢遇到由中國送抵的熊貓。熊貓也有思家之夢,而作者也有明日起程回香港家之夢。   《詩國巷城・黎歌・舒巷城詩詞集序》

鷓鴣天
不羨奢華著綺羅,但求塵世見平和。前年夢遇桃源境,今日人來竹樹坡。   長夏日,綠清荷。紅衣仙子也凌波。亭陰池畔消半晝,水面風生見笑渦。

浣溪沙
過了雲山又一程。飛鴻斜落暖沙汀。前頭風物惹心傾。   萬壑爭流滄海去,中途豈願半山停。為奔銀浪聽潮聲。

詩人是一個追求理想,卻在生活上非常隨和的人。他不追求名利,卻生活得樂觀。這是他晚年所寫的兩首詞。前一首寫他安於平淡的生活,竹樹坡也可以視作桃源仙境。後一首寫他追求理想的豪情,前頭的風物使得他奔騰不息,要奔赴浩瀚的大海聽澎湃的濤聲。   《詩國巷城・黎歌・舒巷城詩詞集序》

如夢令   讀辛棄疾詞
一夜花開枝燦,雪柳鶯聲如幻。眾堨h尋他,百轉壺光耀眼。無限,無限,何似稼軒絢爛。

漁家傲   鰂魚涌即景,次韻王安石
醒後何曾將夢抱,如今不見萋萋草。只見樓多山窈窕。深秋到,涼風迎面輕輕掃。   窗外不啼千百烏,市聲熱鬧朝來早。但願能忘人漸老。應是好,悠然走過滄桑道。

臨江仙   過朝雲墓六如亭後
患難相依同苦樂,琵琶解慰東坡。合江樓上墨還磨。京華塵氣濁,南粵荔枝多。   花褪殘紅都去了,更誰低唱弦歌。朝雲如露滴清荷。錢塘千里遠,如夢奈其何。

浪淘沙
漁笛已難尋,樵曲無音。我家轉上有山林。常聚茶樓晨運客,倦後茶斟。   晏起是無心,昨夜披襟。鋼琴聽罷聽胡琴。難得蕭邦和瞎子,音妙情深。

瞎子,華鈞彥渾名瞎子阿炳,作二泉映月名曲,操琴江南一帶過活,一生坎坷,死後才揚名。

長居南洋某大城的友人寄贈近作三首,透露低氣壓下苦悶之情,讀後有感,遂引申其意,填詞二首以報。

臨江仙
刺耳啼聲時代哭,啾啾麻雀心驚。誰家竹戰四方城。打樁機械震 ,街上葉飄零。   都市隔窗天籟少,抬頭何處鷹鳴。地球光影轉,牽動滿天星。

鷓鴣天
急管繁弦歌舞濃,銀屏酒綠伴燈紅。血杯滿溢窮人淚,正是炎荒夜色中。   雲漠漠,路濛濛。蕉風椰雨洗長空。勸君遠望驚雷下,搖動三山第幾重。

西江月   兩首   戲贈老友
惜墨如金才子,拋開妙筆行街。靈思神劍暫時埋,張張原稿變壞。   不是從前風月,電爐何用燒柴。閑愁「懶化」可安排。碎了詩情萬塊。
近來腦中多事,常忘著襪穿鞋。如何抽步上天階,應放腰圍皮帶。   歲月如風飄過,何妨享受抒懷。紅塵遠勝食長齋,莫笑斯人姓賴。

(見九五年七月二十日的《無拘界》,題目就叫《懶化)

星曲篇   二首   一九七零年
矢發星飛破霧煙,豪情動地也驚天。蒼龍膽裂隨雲落,紙虎魂飄逆水眠。鳴馬壯行銀漢渡,赤光高照地球前。萬山縮小長空短,漫道關山路八千。
重霄寂寂衛星遊,玉笛飛星響四周。豈獨廣寒仙子笑,東風吹遍五湖洲。

國際寫作計劃盛會開幕敬贈華苓暨保羅兄   一九七八
自古分離原苦事,如今不怕是分離。小城四月風光好,雪後春歸葉滿枝。

一九七七年秋舒巷城應國際寫作計劃」之邀,赴美國愛荷華參加文學活動。聶華苓,保羅安格爾為該年盛會之主事者。

致陶然
窗外篷山隔市聲,陶然燈下也抒情。鰂魚涌畔高樓上,不採流霞可摘星。

致林瑧
林瑧雜筆蕉風下,豈畏愁雲壓眼前。他日相逢椰雨後,舉杯同看彩雲天。

一九七八年十月九日     編者按:林瑧,新加坡著名作家。

致李向
是苦還甜嚼菜根,童年往事暗留痕。牛車水熱人情暖,隔海遙牽赤子心。

一九七八年十月九日     按:菜根亦菜根小品也 ,謹以此題贈

編者按:菜根小品》是李向寫的書名。李向也是新加坡著名作家

七律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
昔日東江秋氣盪,惠州船向水微茫。少年簷下愁人雨,戰亂他方是我鄉。回首痴雲行漸遠,情腔婉轉卻難忘。餘音今夜從頭聽,一曲薇娘壓夜涼。

編者按:一九四一年日寇侵港,翌年,作者離港赴桂林,途經惠州,在某户人家屋簷下避雨,聽到小明星所唱的《癡雲》,感極。 一九八六年,作者三臨惠州,終於找到故地。後來,在港又購得小明星所唱歌曲的盒帶,因寫詩以記。

太空人   一九八八年六月二十日
浮雲短聚匆匆去,兩地離情一樣長。千百年來無此事,太空何處是家鄉。

按:移民者夫妻分隔,戲稱「太空人」。

採桑子   遊惠州西湖詠東坡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
烏台詩劫南遷謫,月白風清。雲鶴關情。鐵笛羅浮山外鳴。   西湖堤上行經處,綠水盈盈。苦雨還晴。怕濕流光劫後程。

烏台詩案: 蘇軾在汴京時所遭遇的文字獄。

如夢令   讀辛棄疾詞
可令蛟龍驚退,傾倒風前欲醉。豪氣也柔腸,亦雅還狂劍外。敲碎,敲碎,花月滿窗悲淚。

如夢令   讀納蘭容若詞
月冷沙明風轉,輕拍雕鞍撫箭。牽馬欲尋河,水涸泥乾人倦。心亂,心亂,悵望路遙雲斷。

江楓吟     一九五零年   (江楓,江譽鏐,即南海十三郎)
半是無音此夜聲,明珠不復落香城。誰行寂寞江楓路,藝苑朝華夕拾情。

悼蕭紅   二首     一九五七年八月三日
呼蘭河畔記童年,生死場中血淚篇。十五年前埋玉骨,白山黑水夢魂牽。
當時潮汐帶愁生,寂寞蕭紅淺水行。今日魂歸珠海暖,五星旗下不飄零。

蕭紅(1911 - 1942),原名張迺瑩。著有生死場,呼蘭河傳等。1940年來港,1942年日治時因肺病逝世,葬於淺水灣。1957年香港文藝界將其骨灰送回廣州安葬 ,舒巷城亦參與其事。

寄贈柏弟    一九七零年十月九日   三首選二     (舒巷城弟名王柏泉)
鯉魚門峽匆匆過,一別機場隔海分。莫個徘徊霜露下,只緣異國正冬深。
挾琴帶畫走天涯,兩載拿城暫作家。西雅圖中尋釣伴,舊金山內看秋霞。校園草徑今猶綠,牆外冬枝尚有花。切記加衣寒夜裡,揮弓研墨啜温茶。

自注: 城而不城,採其平音也。校園句,來信曾說其綠草想起某拙詩。母親喜說趁熱飲。煲滾也。

山花子   贈柏弟    一九七零年十月九日   (舒巷城弟名王柏泉,拉二胡與繪畫俱佳)
勒馬橫弓滿座驚,兩弦竟發這般聲。千鳥歸林憑數指,早成名。(滿,或作舉)   城外倚琴施妙技,狂風急浪掌中輕。遙望草原雲過處,故鄉情。

如夢令   讀辛棄疾詞
北望胡塵飛逐。燕舞江南苔綠。白髮為誰生?對酒金甌未足。千瀑,千瀑,難洗山河一辱。

卜算子慢   曹雪芹
紅樓夢斷,除夕雪飄,此夢倩誰能續。折翼風箏,正與雪芹同族。賣畫錢,買酒誰賒粥?字字血,辛勤十載,年年寶黛同哭。   一卷悲歡軸,是脈脈情懷,悠悠衷曲。翠管瓊筵,散若彩雲過目。嘆才華,燈滅何其速。說筆力,紅樓萬態,問捨君誰屬。

揚州慢   讀姜白石詞   一九八七年一月
吹角秋聲,朔風飛雁,冷飄十里揚州。按新詞度曲,更月下中流。想當日垂楊巷陌,馬嘶城破。爭忍回眸。似行雲,羈旅天涯。心願難酬。   渡前水驛,怕離人,憂患同舟。過苦雨黃昏,江湖意味,簑笠相投。雪裡閱人多矣。梅邊笛,譜入清幽。念年年寒碧,餘香疏影長留。

望江南   紫風書變奏曲   一九八七年九月七日
春遠去,聲已落鐘樓。唐吉風車尋舊夢,澳門煙雨帶離愁。天氣漸涼秋。
昔日事,墮馬足難收。人在風前仍未老,此心猶似那飛鷗。天外水長流。

浪淘沙  
讀韓牧詩集急水門分流角伶仃洋後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四日
白鴿舊巢傾,海角鵬程。背囊獵古野營升。急水旋螺驚裂石,夜聽風聲。   窗外是香城,飛渡伶仃。追蹤杜甫萬山情。鬧市高樓迴夢處,細數繁星。

卜算子   戲將陶里新詩稻草人入詞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七日
衣帽擋陽光,搖扇風吹臉。驚煞飛鴉守望中,此法真靈驗。   繩繫我溫情,起舞酬君念。田野秋收我化灰,阡陌黃金燄。

按: 陶之原詩末段,有如下之句:我(稻草人)被卸落於黃昏的阡陌上/隨着野火・・・・・・・・化一撮灰/去肥沃你的土地。」拙詞可說是略有「變奏」了。

行香子   過九龍洗衣街   一九八八年四月
四面高樓,何處輕舟?料從前,河水長流。清溪幾許,繞過沙洲?有肥魚美,鮮魚躍,小魚游。  擣衣聲去,雁去難留。看人煙,稠密如丘。行人急步,速若猿猴。怕汔車忙,貨車塞,碰車頭。

編者(黎歌)按: 作者喜蘇軾詞,閱《過七里瀨(灘)》有感。適巧與友人重遊舊地,感物換星移,戲筆賦此。

念奴嬌   用李清照韻   一九八八年九月十二日
共商琴韻,更輕歌幾曲,芳心難閉。墨淡情濃原稿字,略改已抒才氣。燕語呢喃,東風未定,惹出千般味。伊人莫去,此心昨夜無寄。   來賞夏日黃昏,人生苦短,願相扶相倚。今日流光門外過,旭日明朝又起。離合悲歡,緣深緣淺,半是隨人意。解開眉鎖,一彎新月歸未?

一剪梅   用李清照韻   一九八八年九月十二日
春去魂牽寂寞秋。風雨瀟瀟,欲渡無舟。玉繩難佇繫離情,月杳魚沉,夢隔層樓。   空見雲帆各自流。怕結相思,卻惹閒愁。醒來紅日照窗前,暖了牆頭,未暖心頭。

按:昨夜想尋某本書,卻發現了寫於一九六一年五月某夜的兩首詞。詞是寄給朋友的代擬「戲作」,自己當時留了一個副本。記得在此之前,與朋友飲茶時談起宋詞 ,我說喜歡某詞家和某詞家多於李清照,朋友不以為然。數日後,寄來兩首李清照詞,意思是要我認真細讀,代此著名女詞人挽回聲譽。因此當時我就回報(一笑)兩首拙詞 ,以資認同。

踏莎行   三首


彩蝶尋香,鳳凰成木。曾經雨洗斜暉浴。枝南枝北落花時,春歸夏到盈盈綠。   羽葉鋪陰,行人駐足。如棋世事翻新局。煙霞樓上看風光,艷紅朵朵行雲逐。

香港多鳳凰木,亦稱影樹,葉如羽狀,夏開紅花,予居處前有之。

二   代擬之作
此夜千燈,誰家一曲。離愁暗落多情斛。他朝郎是太空人,花旗前路何能卜?   遠是雲天,近為山麓。重來當日姻緣谷。別前揮淚再叮嚀,隔洋電話憐幽獨。

三   夢後寫意
馬躍長城,夢迴星斗。推開覆雨翻雲手。誰彈春雪落梨花?箏聲漸遠輕輕奏。   去後音書,別時楊柳。人生哀樂絲絲扣。黃塵暗暗望中原,燈前枕上涼秋後。

一九八九年十月二十日

菩薩蠻   一九八九年十月二十日
杜鵑啼苦停雙翼。聲聲四疊傳消息。行客渡關山。不如歸去閒。   深山林密處。斬棘披荊路。行客再登程 。杜鵑聲未停。

按: 居處前,晨午暮聞此啼聲,反其意寫之,竟成寓言?

永遇樂    次韻辛棄疾北固亭懷古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讀明末張岱聲西湖尋夢一書寫孤山林逋種梅等事後,有感。
尋夢西湖,孤山梅影,橫斜疏處。暗月黃昏,清清淺淺,水也浮香去。林間韻士,歸來放鶴,誰箇荷鋤同住?樹千花,彎弓莫近,理應此地無虎 。   重尋舊跡,西泠行客,煙雨六橋回顧。畫舫搖波,樓台倚翠,聚散長亭路。不知何日,堤邊垂柳,雪落如敲密鼓。問湖山,殷勤照料,夢能到否?

編者按: 作者以此詞寄友人時有按語:辛氏原詞寫,我則寫,一笑。

鵲橋仙   雨後   一九九零年三月十九日
呼呼亂葉,啾啾驚鳥,借問誰能解恨?連天惡雨困愁城,繞山角,風聲陣陣。   西窗射日,南樓疊影,欄外黃昏漸近。今宵若看滿城燈,料應是,情添夜韻。

南歌子   西湖補記   一九九零年三月十九日
柳浪聞鶯叫,荷花遣客香。兩峰雲下綠為裳。斜日畫船湖上過煙光。   水氣添秋意,三潭覺夜長。歸來踏月夜還涼 。始悟斷橋無雪月如霜。

鵲橋仙   觀畫   一九九零年三月二十日
斜光透水,金魚入畫,牆上黃花一幅。無聲彩鳥畫中停,更響往,流泉飛瀑。   雲帆尚近,仙槎何遠,星畔幽幽誰宿?桃源望斷舊時鄉,早已是,流年換軸。

附記: 抄此去年之作,正是寒氣入侵之夜,風自北來也。

虞美人   聽樂   一九九零年三月二十日  
疏音彈處清如淚。滴落浮萍碎。琵琶誰抱過平川?又是夜深愁笛襯冰弦。   急風驟雨來天外。細聽箏聲在 。絲桐還代訴相思。暗喚離人明日莫歸遲。

清平樂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六日黃昏
凰凰花影,鬧市喧中靜。灣畔魚涌長住定。還見木棉高挺。   移居何苦天涯。無須心亂如麻。似鳥乘風落葉 ,偶然飄入吾家。

鷓鴣天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八日
誰挽良宵着意留。繁華長駐不言休。歌台舞榭哄哄鬧,只是華燈有盡頭。   明天醉,是新愁 。醉生夢死任沉浮。歌台舞榭如昨夜,落日車輪各自流。

離亭燕   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又是斜陽如縷,愁織綠波微皺。約定依期來聚,最怕黃昏長候。隔椅伊人回首望,已在人離後。日影早思歸,還待半天星斗?   長椅客來人去,濱海小園依舊。唯我一懐傾吐意,未至憂花同瘦。對岸有船回,應是遲來老友?

南柯子   一九九二年四月一日
百卷書猶在,千燈夜未央。悠悠心事似迴廊,曲折前頭歸路費思量。   着意天涯近,無心草徑長。世途朝夕有滄桑,且為詞箋留下兩三行。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