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編年)遺山樂府小箋 
 
鎮江吳庠眉孫箋  1..

 



元好問(遺山)   摸魚兒三首

元好問,字裕之,生於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自號遺山山人。他的曾祖雖在宋朝做過官,祖父已歸順金國,到了他已完全是女真王朝的臣民,但他的文化修養則是繼承漢族的。他在金朝曾當過三縣縣令,累官到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金亡入元後不仕,以金遺民終老。他是金代著名詩人,為金國盟壇盟主。他是多產學者和詩人,遺作有詩五千六百餘首,現存一千三百四十首。著作有中州集,輯錄金代二百一十七人的詩作,歷史著作有s辰雜編金源君臣言行錄帝王鏡略南冠錄千秋錄故物譜等六種。此外還有續夷堅志元氏集驗方如積釋瑣細草等三種筆記,醫學,曆算的書籍。文學著作有遺山先生集元遺山樂府中州集唐詩鼓吹錦機詩文自警杜詩學東坡詩雅東坡樂府等九種。

摸魚兒
正月二十七日,予與希顏陪馮內翰丈游龍母潭。韓吏部釣於龍潭,遇雷事,見天封題名,即此地也。既歸,宿於近潭田舍翁家 。是夜雷雨大作,但潭中火光燭天。明日,旁近言龍起大槐中。父老云,正月龍起,前此未見也。龍潭寺南窪尊 ,馮丈所名。

笑青山,不解留客,林丘夜半掀舉。蕭蕭暮景千山雪,銀箭忽傳飛雨。還記否,又恐似,龍潭垂釣風雷怒。山人良苦,料只為三年,長安道上,來與浣塵土。   清陰道。渺渺風煙杖屨。名山元有佳處。山僧乞我溪南地,十里瘦藤高樹。私自語。更須問,窪尊此日誰賓主。朝來暮去。要山鳥山花,前歌後舞,從我醉鄉路。

摸魚兒
乙丑歲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於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丘。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 ,今改定之。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烟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摸魚兒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兒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為踪迹之,未見也。其後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可驗,其事乃白。是歲此陂荷花開,無不并蒂者 。沁水梁國用,時為錄事判官,為李用章言如此。曲以樂府雙蕖怨命篇 。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竅 ; 咽三危之瑞露,春動七情,韓偓香奩集中自叙語。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脈脈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家烟中,湘妃江上 ,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好在靈芝瑞露。中間俯仰今古。海枯石爛情緣在,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狼藉臥風雨。

(以上錄自全金元詞)

前介紹

臨江仙   自洛陽往孟津道中作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長東。幽懷誰共語,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臨江仙   寄德新丈
自笑此身無定在,北州又復南州。買田何日遂歸休。向來元落落,此去亦悠悠。   赤日黄塵三百里,嵩丘幾度登樓。故人多在玉溪頭。清泉明月曉,高樹亂蟬秋。

臨江仙
世事悠悠天不管,春風花柳爭妍。人家寒食盡藏煙。不知何處火,來就客心然。   千里故鄉千里夢,高城淚眼遙天。時光流轉鴈飛邊。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

鷓鴣天   宮體
八繭吳蠶賸欲眠。東西荷葉兩相憐。一江春水何年盡,萬古清光此夜圓。   花爛錦,柳烘煙。韶華滿意與歡緣。不應寂寞求凰意,長對秋風泣斷絃。


(編年) 遺山樂府小箋卷一   鎮江吳庠眉孫箋

乙丑   金泰和五年,遺山十六歲。

摸魚兒
乙丑歲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於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丘。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 ,今改定之。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烟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金文最山西通志雁丘詞序:泰和乙丑 ,遺山赴州,道逢二雁,一死一脫網去,其脫網者空中盤旋哀鳴良久。亦投地死。遺山遂以金贖二雁,瘞汾水旁,累石為識,號曰雁丘,因賦此詞。同行蒲溪楊正卿果 ,李仁卿治和之。
張宗橚詞林紀事:許蒿廬云:雁丘今在 太原府陽曲縣。

李仁卿同賦附

雁雙雙,正飛汾水,回頭生死殊路。天長地久相思債,何似眼前俱去。摧勁羽,摧萬一,幽冥却有重逢處。詩翁感遇,把江北江南,風嘹月唳,并付一丘土。   仍為汝,小草幽蘭麗句,聲聲字字酸楚。拍江秋影今何在?宰木欲迷隄樹。霜魂苦,算猶勝,王嬙青塚貞娘墓。憑誰說與,歎鳥道長空,龍艘古渡,馬耳淚如雨。

蘇天爵《名臣事略內翰李文正公碑》:「名治,字仁卿,真定欒城人。金正大末登進士第。壬辰北渡,居太原藩府,交辟皆不就。至元二年召拜翰林學士,明年以疾辭歸,居元氏之封龍山。十六年卒,年八十八。」

箋曰:「弘治本《遺山集寄菴先生墓碑》:子男三人,澈,次曰治,次曰滋。其名左旁皆從水,作治無疑,諸書以形近誤冶。・・・・・・・・・・

楊正卿同賦附

悵年年,雁飛汾水,秋風依舊蘭渚。網羅驚破雙棲夢,孤影亂翻波素。還碎羽,算古往今來,只有相思苦。朝朝暮暮,想塞北風沙,江南烟月,爭忍自來去。   埋恨處,依約并門舊路,一丘寂寞寒雨。世間多少風流事,天也有心相妒。休說與,還却怕,有情多被無情誤。一杯會舉,待細讀悲歌,滿傾清淚,為爾酹黃土。

箋曰:「正卿名果,蒲陰入。入元官参知,諡文獻。《元史》有傳。《遺山集》有《寄楊弟正卿詩》。又《感庽詩南南楊北李閒中老,楊謂正卿,李謂仁卿。

*   *   *   *   *   *   *

丁卯   丙寅無詞可編。

江城子   觀別
坅F誰唱渭城詩?酒盈巵,兩相思。萬古垂楊,都是折殘枝。舊見青山青似染,緣底事事,澹無姿?   情緣不到木腸兒。髩成絲 ,更須辭。只怕芙蓉,秋露洗胭脂。為問世間離別淚,何日是,滴休時。
河隄烟樹渺雲沙。七香車,更天涯。萬古千秋,幽恨入琵琶。想到都門南下望,金縷暗,玉釵斜。   津橋春水浸紅霞。上陽花,落誰家?獨恨經年,培養牡丹芽。寒雁歸時憑寄語,莫容易,損容華。
行雲冉冉度關山。別時難,見時難。悵望南風,早晚送雲還。心事情緣千萬刼,無計解,玉連環。   夕陽人影小樓閒。曲闌干,晚風寒。料得而今,前後望歸鞍。寂寞梨花枝上雨,人不見,與誰彈?

箋曰:《太常》引詞序:「予年廿許,時至秦州侍下,還太原,路出絳陽。」觀崔振之《與琴姬阿蓮泣別此觀別三首》正詠其事。《遺山集天慶觀記》:「予嬰年 ,先大夫挈之游四方,年十八,乃一歸。」故編丁卯,餘詳《太常引》詞。

*   *   *   *   *   *   *

戉辰

蝶戀花   戉辰歲長安作
一片花飛春意減。雨雨風風,常恨尋芳晚。若箇花枝偏入眼,樽前細向春揀。   醉堿搌廑鹿A爛。只記鶯聲,不記紅牙板。留著佳人鸚鵡琖,明朝賸把長條換。

箋曰:「是年在長安。《遺山集》中未能考見其事實,姑依詞題編入。」

己巳

點絳唇
痛負花期,半春猶在長安道。故園春早,紅雨深芳草。   愁堛廑} ,愁堛嶊臟恁C西歸好,一尊傾倒。乞與花枝惱。

箋曰:「《遺山集古意詩》:『二十學業成 ,隨計入咸秦。』又《送秦中諸人引》:『予年二十許時,侍先人官略陽,以秋試留長安中八九月。』」

點絳唇   長安道中
沙際春歸,綠窗猶唱留春住。問春何處,花落鶯無語。   渺渺吟懷 ,漠漠烟中樹。西樓暮。一簾疏雨,夢奡M春去。

洞仙歌
黃塵
髩髮 ,六月長安道。羞向清溪照枯槁。似山中遠志,漫出山來,成箇甚。只是人間小草。   升平十二策,丞相封侯,說與高人應笑倒。對清風明月,展放眉頭,長恁地,大醉高歌也好。待都把功名付時流,只求箇天公,放教空老。

箋曰:「上三詞第一首早春作,第二首暮春作,第三首六月作,詞意甚明。是年以後,遺山蹤跡不到長安。」

*   *   *   *   *   *   *

丙子   庚午至乙亥無詞可編

八聲甘州
同張古人觀許由塚。古人名潛,字仲升,燕人。
許君祠,層崖上崢嶸,幽林入清深。坐嵩丘少室,風烟濃澹,百態變晴陰。山下一溪流水,不受是非侵。寂寞懸瓢地,黃屋無心。   木杪巑岏石冢,見人間幾度,夕鼎朝鍖。問五兵誰作
(音佐)
,天地更生金。百年來,神州萬里,望浮雲,西北淚沾襟。青山好,一樽未盡,且共登臨。

《史記伯夷傳》:「余登箕山,其上蓋有許由冢云。」
《金史
地理志》:「南京路河南府登封縣有箕山。」
《中州集
薛繼先傳》:「張潛字仲升,有志節,慕荊軻,聶政之為人,三十歲乃折節讀書。太學諸人高其行義,有張古人之目。客嵩山,天興之兵,避於少室絕頂,時世已亂,寇奪暴橫,無復人理。仲升不甘與之處,閉口不食,七日而死。」

箋曰:「《金史本傳》:『業成下太行,渡大河,為《箕山》,《琴臺》等詩。』《遺山集故物譜》云:『貞ㄓ子之兵,奉先太夫人南渡河。』詞當與《箕山詩》同時作。仲升客居嵩山,故與偕游。後來遺山移居登封,亦必與仲升往還。仲升《寄人宰縣詩》云:『莫教循吏傳,獨載魯山翁。』蓋即送遺山作也。施譜編《箕山詩》入丙子,故從之。」

摸魚兒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兒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為踪迹之,未見也。其後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可驗,其事乃白。是歲此陂荷花開,無不并蒂者 。沁水梁國用,時為錄事判官,為李用章言如此。曲以樂府雙蕖怨命篇 。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竅 ; 咽三危之瑞露,春動七情,韓偓香奩集中自叙語。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脈脈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家烟中,湘妃江上 ,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好在靈芝瑞露。中間俯仰今古。海枯石爛情緣在,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狼藉臥風雨。

李仁卿同賦附

為多情,和天也老,不應情遽如許。請君試聽雙蕖怨,方見此情真處。誰點注?香瀲灧,銀塘對抹胭脂露 。藕絲幾縷,絆玉骨春心,金沙曉淚,漠漠瑞紅吐。   連理樹,一樣驪山懷古,古今朝暮雲雨。六郎夫婦三生夢,腸斷目成眉語。須喚取,共鴛鴦,翡翠照影長相聚。西風不住,恨寂寞芳魂,輕烟北渚,涼月又南浦。

梁國用待考。全金詩李俊民傳:字用章 ,別號鶴鳴老人。唐韓王元嘉之後。家澤州。承安中以經藝舉進士第一,應奉翰林文字。未幾棄官教授,南遷後隱居於嵩山。嘗自書登科記後曰:余閱承安庚申登科記三十三人 ,革命後獨與高平趙楠庭幹二人在。

箋曰:「承安庚申遺山十一歲,自泰和辛酉至貞祐甲戌遺山亦無由締交於用章。按《鶴鳴老人一字題詩序:予年三十有九遭甲戌之變 ,乙亥秋七月南邁,時姪謙甫主河南福昌簿,迎至西山僑居廳事之東齋。』是用章乙亥自澤州避兵南遷至福昌,丙子遺山亦自忻州避兵南渡,居福昌縣之三鄉鎮(見《故物譜》)故得與用章相識 ,聞其述泰和中往事,而有此《雙蕖怨》之作。」

點絳唇   青梅   永寧時作
玉葉璁瓏,素妝不趁宮黃媚。謝家風致,最得春風意。   手把青枝,憶得斜橫髻。西州淚,玉觴無味 ,强為清香醉。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嵩州永寧縣。

箋曰: 永寧與福昌同隸嵩州,為遺山避兵女几所經之地。

梅花引   增
同張仲經,楊飛卿賦青梅。
綠花仙萼綵雲間,雪銷殘,擁香
,隨意輕勻淺注儘高閑 。向道是梅剛不信,更誰占,東風最上番?   韵絕秀絕香又絕,恨千山復山 。才情似記何郎句,清淚斑斑。寂寞孤村籬落小溪灣。修竹蕭蕭霜月苦,好留與,青綾護曉寒。

張澄字仲經,見遺山集・行齋賦張君墓銘張仲經詩集序。楊鵬字飛卿 ,少梁人,詳見太常引詞序。

箋曰: 張仲經同賦青梅,以事類列,此時仲經客居永寧也。《仲經詩集序》云:「仲經出龍山貴族,少日隨官濟南,從名士劉少宣問學,客居永寧。」是其證 。其後戊子方挈家就遺山於內鄉也。

朝中措   永寧時作
連延村落竝陽崖,川路到山迴。竹樹攢成風月,溪堂隔斷塵埃。   小亭幽圃,酴
醿未過 ,芍藥初開。驢上一壺春酒,主人莫厭重來。

箋曰: 此在永寧春末夏初時作。《遺山集》有《永寧南原秋望詩》。李譜亦編丙子。

定風波   增
永寧范使君園亭會汝南周國器,汾陽任亨甫,北燕吳子英,趙郡蘇君顯,淄川李德之,用東坡體,擬六客詞。

離合悲歡酒一壺,白頭紅頰醉相扶。見說德星今又聚,何處? 范家亭上會周吳。   造物有情留此老。人道,洛西清燕百年無。六客不爭前與後,好
,龍眠老筆畫新圖。

范使君待考。   周國器待考。   任嘉言字亨甫,見遺山集・忠武任君墓碣銘》   吳子英見《中州集周馳傳》,又《遺山集送吳子英之官東橋詩》 ,《 吳子英家靈照圖詩》。李國維字德之,興定五年進士,見遺山集・沁州刺史碑》 ,又《送李同年德之歸洛西詩》。

阮郎歸   為李長源賦
帝城西下望西山,城居歲又殘。萬家風雪一家寒,青燈語夜闌。   人鮓甕,鬼門關,無窮人往還。求官莫要近長安 ,長安行路難。

李汾字長源,平晉人,《金史文藝傳》 ,《中州集》,《歸潛志》皆有傳。

箋曰: 《遺山集故物譜》云:「貞祐丙子之兵 。奉先太夫人南渡河,是歲庽居三鄉。其十月,北兵破潼關,避於女几之三潭。」《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嵩州福昌縣有女几山 ,又有三鄉鎮。又集載《女几山避兵送李長源歸關中》詩,詞當作於此時。「西山」,女几也。「歲殘」,「風雪」,十月以後也 。「長安行路難」,潼關已破也。

丁丑

水調歌頭   汜水故城眺望
牛羊散平楚,落日漢家營。龍拏虎擲何處?野蔓罥荒城。遙想朱旗回指,萬里風雲奔走,慘澹五年兵。天地入鞭箠,毛髮懍威靈。  一千年,成皋路,幾人經?長河浩浩東注,不盡古今情。誰謂麻池小豎,偶解東門長嘯,取次論韓彭。慷慨一尊酒,胸次若為平。

廣輿記: 汜水縣屬開封府,古東虢地,漢成皋,隋汜水。

箋曰: 《遺山集・錦機集引》:「興定丁丑間居汜南」,此為當時詠懷古蹟之作 。五卷本汜水上皆有西京二字,大誤。金以大同府為西京,非汜水故城地。三卷本無此二字,信舊本之足貴。

戊寅

江月晃重山   初到嵩山時作
塞上秋風鼓角,城頭落日旌旗,少年鞍馬適相宜。從軍樂,莫問所從誰。   候騎纔通薊北,先聲已通遼西 ,歸期猶及柳依依。春閨月,紅袖不須啼。

元和郡縣志:登封縣嵩高山在縣北八里 ,即中岳也。劉熙載釋名:嵩字或作崧。」《金史地理志:南京路河南府登封縣有崧山。

箋曰: 遺山自三鄉移居登封,集中無明文。《題劉斯立詩帖後》云:「予初到崧山時曾見之,能得其意不能記其辭。搜訪二十年,北渡後將還太原,過東郡,乃復見之鄉人王清卿家 。愛之深而不見之久,煥若神明,頓還舊觀,故喜為之書。」此文作於戊戌八月,逆溯至二十年前,則移居登封實在戊寅。華刻本《 遺山集》搜訪二十年譌為一十年,由戊戌逆溯十年為戊子,是年已由登封遷居內鄉,非初到崧山時也。

最高樓   商於魯縣北山
商於路,山遠客來稀,雞犬靜柴扉。東家歡飲薑牙脆,西家留宿芋魁肥。覺重來,猿與鶴,總忘機。   問華屋,高貲誰不戀,問美食,大官誰不羨,風浪堙A竟安歸。雲山既不求吾是,林泉又不責吾非。任年年,藜藿飯,芰荷衣。

《史記楚世家》:「張儀謂楚王曰:『王為儀閉關而絕齊 ,今使使者從儀,西取故秦所分楚商於之地方六百里。』」注:「商於之地在今順陽郡。內鄉,丹水二縣有商城在於中,故謂之商於。」括地志:「於在內鄉東七里 。」 《輿地廣記》:「內鄉縣東有於村。」《漢書地理志》:「魯陽有魯山 ,古魯縣。」《元和郡縣志》:「魯山縣魯山在縣東北十里。」《 唐書元德秀傳》:「河南人,字紫芝 。家貧,求為魯山令,天下高其行,稱為元魯山。族弟結,字次山,居商餘山。天下兵起,逃於猗汗之洞,洞在商餘西南。」《遺山集》有《元魯縣琴臺詩》。

箋曰: 此詞通首皆言田居事,即「長壽新齋」《水調歌頭》所謂「更看商於路,別有故侯瓜也」。《遺山集》中商於皆作商餘 ,如《示姪孫伯安詩》:「我有商餘田,汝壯可耘秄。」;《送弋唐佐還平陽詩》:「我從商餘之山過龕羅。」;《寄希顏詩》:「僵卧崧丘七見春 ,商餘歸計一塵新。」;《昆陽詩 》:「商餘說有滄洲趣,早晚乾坤入釣臺。」,皆此。又《雪後招隣舍王贊子襄飲詩》:「今年得田昆水陽,積年勞苦似欲償。隣牆有竹山更好 ,下田宜秫稻亦良。已開長溝掩烏芋,稍學老圃分紅薑。」亦指商於田也。 〇  李譜:「興定二年戊寅,遺山由三鄉移居登封,復往昆陽,據《雪後招隣舍王子襄飲詩 》,為遺山一關鍵。其云:『去年春旱百日强,小麥半熟雨作霜。多情青山不留客,單衣北風官路長。遺山山人技倆拙,食貧口眾留他鄉。五車載書不堪煮,兩都覓官自取忙 。無端學術與時背,如瞽失相徒倀倀。』此指去年不遇,最為明晰,而未說移家也。『今年得田昆水陽,積年勞苦似欲償。』則因家鄉已失,置田謀食 ,自是此時實在情事。下云:『宋公能詩雅好客,注:宋可字與之。按:宋武陟人。見《 金史隱逸傳》勸我移家來水旁 。』 此移家之眉目,而題中子襄已稱隣舍,則先移登封。又考之集中《學東坡移居詩》云:『舊隱崧山陽,筍蕨豐饋餉。』是崧山之居,家人聚處之也。《飲酒五首》云:『西郊一畝宅 ,閉門秋草深。』此則襄城之居,先生營耕之地。蓋自三鄉移崧丘,於道為近,而置田昆陽,離崧三百里,故亦置宅,以便往來,即後灣別業是也。但不移家耳。《括地志》:『昆陽在葉縣北二十五里 。』《一統志》:『在葉縣南,晉屬襄城郡,後不置,應屬葉縣。』今葉縣北有昆陽城,昆水。此後《方城》 ,《襄城詩》皆由此起。」云云。案《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裕州葉縣,本隸汝州 ,泰和八年來屬,有方城山汝州魯山縣,許州襄城縣」,本隸汝州,泰和七年來屬本同屬汝州 ,距離皆近。遺山《後灣別業詩》:「一飽本無華屋念,百年今見老農身。」李譜考訂情事皆合,故編此詞入戊寅,而附錄其說。

庚辰   己卯無詞可編

水調歌頭
庚辰六月,游玉華谷,回過少姨廟,壁間得古仙詞,同希顏,欽叔譜詞中語,為之賦仙人詞,今載此:

夢入雲山宮闕幽。鸞鷟同侶鴛鳳流。桂月竟夜光不收。世俗擾擾成囂湫。醉飛昇馭鞭金虬。八仙浪迹追真游。龜玉筌蹄四十秋。摩霄注壑須人求。覓劍如或笑刻舟 。陽燧非無鹿里儔。元鼎以來虛崑丘。東井徒勞冠帶修。松餐竹飲度蜃樓。嵩頂坐笑垂直鉤。祇應慙媿劉幽州。

又題知音者無惜留迹。興定庚辰六月望,予與河南元好問,趙郡李獻能同游玉華谷,將歷嵩前諸剎,因過少姨祠,元周行廓廡,得古仙人詞於壁間。然其首章,直屋漏雨 ,為所漫剝,殆不能辨。磴木石而上,拂拭淬滌,迫視者久之,始可完讀。觀其體則栢梁,事則終始二漢,字畫在鍾,王之間。東井又元鼎所都,幽州必賢子虞也。夫眷眷不忘幽州者 ,非吾疇尚誰歟?田復所事之讎,却曹瞞之賞,哀俗波蕩中,挺挺有烈丈夫語氣,其死而不忘,蓋無疑,其能道此語,亦無疑。觀者不當以文體古今之變而疑仙語也。噫!仙山靈岳 ,宜有閎衍博大真人往來乎其間,而世人莫之識也。予三人者,乃今見之,夫豈偶然哉。再拜留迹,以坿知音之末云。渾源雷淵題。

雲山有宮闕,浩蕩玉華秋。何來鸞鷟同侶,清夢入真游。細看詩中元鼎,似道區區東井,冠帶事崑丘 。壞壁涴風雨,醉墨失蛟虯。   問詩仙,緣底事,媿幽州。知音定在何許,此語為誰留?世外青天明月,世上紅塵白日,我亦厭囂湫。一笑拂衣去,嵩頂坐垂鉤。

傅梅・嵩書少室三十六峯曰:朝岳,望洛,太陽,少陽,石城,石筍,檀香,丹砂,鉢孟,香爐,連天,紫霄,羅漢,七佛,靈隱,來仙,清涼,寶勝,瑞應,瓊壁,紫蓋,翠華,寶柱,繫馬,藥棠,紫薇,帛道,天德,卓劍,白雲,金牛,明月,凝碧,迎霞,玉華,白鹿。」  〇  《文苑英華楊烱少姨廟碑:臣謹按,少姨廟者,則漢書地理志嵩高少室之廟也。其神為婦人像者,則故老相傳啓世塗山之妹也。」  〇  王嘉拾遺記:田疇北平人也。劉虞為公孫瓚所害,疇追慕無已,往虞墓設雞酒之禮,慟哭之音,動於林野。疇卧草間,忽有人通云:劉幽州來。疇知是虞之魂,既近而拜泣不自支,因相與進雞酒。虞曰:子萬古之貞士也。奄然不見。疇亦醉醒。」  〇  吳禮部《詩話》:「陶詩《擬古》第二首:『聞有田子泰,節義為士雄。』湯伯紀注云:『田疇字子泰,北平無終人。』案:疇始從劉虞,虞為公孫瓚所害,誓言報讎。卒不能踐,而從曹操討烏桓,節義亦不足稱,陶公亦是習聞世俗所尊慕爾。」  〇  雷淵字希顏,渾源人。《金史》,《中州集》,《歸潛志》有傳。《遺山集》有墓誌銘。  〇  李獻能字欽叔,河中人。《金史》,《中州集》,《歸潛志》有傳。

箋曰: 中州集王渥送元裕之還崧山詩坿錄雷淵題語,尾有李屏山純甫題云:此詩為仙語無疑。然直謂田疇,則似亦未安。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