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楊憲益與戴乃迭    1..  2..  3..  4..  5..  6..  7..     胡風,蕭軍,聶紺弩        悼蕭紅        啓功

楊憲益  (1915 - 2009)
生於天津,祖籍安徽盱眙(今屬江蘇省淮安市)鮑集鎮梁集村,著名翻譯家、外國文學研究專家、詩人。

詳細生平

 

 

 

戴乃迭  Gladys Margaret Tayler  (1919  - 1999)

 

 

 

 

 

 

 

在牛津的中國學會的活動中楊憲益注意到一個漂亮的英國姑娘,高挑的個子,一頭美麗的金髮和一雙碧藍的大眼睛。楊憲益的同班好友伯納德.梅勒(Bernard Mellor)介紹他們認識了。後來楊憲益在上法國文學課時又與這個姑娘相遇,他們在同一間教室媗末牷C她叫格萊迪絲.瑪格麗特.泰勒,1937年入學,是牛津大學希拉里學院的新生 。格萊迪絲和別的英國女孩不太一樣,她對中國特別感興趣,熱心參加一切中國學會的活動,對日本侵略中國這件事,她顯得格外憤怒和不能容忍。接觸後,楊憲益才了解到原來這位美麗的英國姑娘是在中國出生的 。她就是後來成為楊憲益的終身伴侶和事業上最親密的同道的 戴乃迭。

戴乃迭1919年1月19日出生在北京。她的部分童年是在北京度過的,儘管七歲以後的她回到了英國,但童年的記憶永遠留在了心坎內。遙遠的北京成了她一個的美麗。

當1994年4月已是滿頭白髮的戴乃迭,接受採訪時被問到為什麽選擇楊憲益,她簡短而直截地說:我覺得憲益聰明,有意思,是一個靠得住的人。戴乃迭說的靠得住」的含義,除了楊憲益在愛情上的忠誠,還有更深的內涵,正是楊憲益在一生中無數次大風浪中的堅定和樂觀,給了戴乃迭支撐下去的力量。五十九年前的她,一個二十一歲的英國姑娘格萊迪絲.瑪格麗特.泰勒以驚世駭俗的勇氣和她的未婚夫楊憲益一起踏上了中國的土地 。在共同生活的五十九年中,與中國老百姓共同經歷了抗戰,內戰的艱難日子,又以無私忘我的精神為新生的共和國服務了幾十年;無休止的階級鬥爭的政治環境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文化心態的雙重壓迫使她這個外國人長期受到政治歧視和不公正的待遇;她遭受過四年牢獄的無妄之災 。她的家庭離散,愛子自殺;她受到了超乎常人的苦難和打擊;她的精神一度瀕於崩潰。然而,她最終沒有垮掉。她和她的愛人楊憲益以他們事業上和生活上的完美結合創造了一個中西文化親密無間的獨特範例 。幾十年來,他們的合作使他們雙雙獲得譯界泰斗的美譽 ,創造了翻譯史上的奇迹。

楊憲益和戴乃迭在反右」「文革運動中,被打成了牛鬼蛇神,受到批鬥,迫害,發配去勞動改造。戴乃迭更被有關部門懷疑是外國間諜。1967-1968年間,楊憲益在外文局先後被分配的工作是打掃衛生間和運煤。其後,楊憲益和戴乃迭於1968年4月被補入獄至1972年5月始先後獲得釋放,度過了四年牢獄生涯。

楊憲益傳


楊憲益翻譯作品

從外文出版局的資料,記錄了部分五十年代出版的楊憲益和戴乃迭翻譯的書籍(主要是古典文學):

古典文學
離騷 唐代傳奇 儒林外史 長生殿 古代寓言 宋明平話選
漢魏六朝小說選 關漢卿雜劇選        
           
魯迅著作          
阿Q正傳 魯迅短篇小說選 魯迅選集 1-4卷 中國小說史略 魯迅小說集  
           
現代文學          
王貴與李香香(李季) 太陽照在桑乾河上(丁玲) 白毛女(賀敬之,丁毅) 阿詩瑪 三里灣(趙樹理) 李家莊的變遷(趙樹理)
青春之歌(楊沫) 暴風驟雨(周立波) 風雲初起(孫犁) 原動力(草明) 朱自清散文 下一次開船港(嚴文井)
紅旗譜(梁斌) 百合花(茹志堅) 荷花澱(孫犁)      
           
其他          
白蛇傳(京劇) 打漁殺家(京劇) 柳蔭記(京劇) 秦香蓮(京劇) 搜書院(越劇) 十五貫(昆曲)
中印文化交流史(金克木) 中國文學簡史(馮沅君,陸侃如)        

楊憲益傳


 

 

 

 


新婚1941年2月

 

 

 

 

 

楊憲益是中國學者,有深厚的國學根底,他的夫人戴乃迭(Gladys Margaret Tayler)是英國人。出生在北京。他倆聯袂將中國文學作品譯成英文,從先秦散文到儒林外史紅樓夢。夫人雖然沒有加入中國籍,但視中國當成自己的國家,寫得一手娟秀正楷小字,還能用文言文寫小故事。1937年,楊憲益在英國牛津大學偶然 認識了戴乃迭。戴乃迭的父親是來華傳教士,楊憲益出生在天津名門,其祖父兄弟八人,其中四個做過晚清翰林,父親是中國銀行行長。他們倆人不顧雙方父母的反對 ,1941年在重慶舉行了婚禮。婚後二人先後從事教育,編譯,出版社工作。1968年文革期間,他倆 也免不了遭遇牢獄之災,受到嚴峻的磨煉考驗達四年之久。戴乃迭1940年後,她只回英國探過一次親,六十年來沒想過離開中國,離開楊憲益。戴乃迭在1999年去世後,楊憲益也停止了翻譯工作 ,他回望自己的一生,作了總結:"卅載辛勤真譯匠,半生飄泊假洋人。"夫婦風雨同行六十年,一生中點點滴滴未曾消失,楊憲益活在對戴乃迭追憶之中,他寫了一首詩:

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結髮糟慷貧賤慣,陷身囹圄死生輕。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歸我負卿。天若有情天亦老,從來銀漢隔雙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