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楊憲益與戴乃迭    1..  2..  3..  4..  5..  6..  7..     胡風,蕭軍,聶紺弩        悼蕭紅        啓功

以下三家詩

贈苗子二首
潛龍勿用久沉淪,興至揮毫動鬼神。自古聖賢皆寂寞,奈何長作嶺南人。
妙筆傳神豈偶然,從來大智若痴頑。前生合是傅青主,土穴朱衣不做官。

1995年2月11日

友人過問近况並約外游以此謝之
整天煙滿三居室,好似雲埋一半山。寒士每g威士忌,老人常得美人憐。即將西赴瑤池宴,何必東辭函谷關。雖道長安居不易,房租幸喜不花錢。

苗子,郁風兄有贈畫,上題「帶雨雲埋一半山。」
「威士」,「美人」均可作雙關解,不必深究。又近受美國人獎金,即中美文化交流獎。
范曾有名句:「早悔東辭函谷關。」

1995年2月11日

敏如得句云「虎落平陽酒一壺」命續成一律
虎落平陽酒一壺,夢回身化老狸奴。雖無肉吃能貪睡,沒有人來便打呼。三徑就荒甘寂寞,一生難得是糊塗。行年八十何稱慶,家宴還須待五姑。

無題
釋道基督不一門,世間只有一言真。莫談天下人負我,不可我負天下人。

苗子郁風即將南行愴然感賦
咫尺天涯俗事纏,北游重晤又南旋。乞鄰孰謂微生直,贈綈誰知范叔寒。去日苦多來日少,別時容易見時難。何當搬到方莊住,陌上花開便卸鞍。

曾代鄰人向苗子求字。近來開銷過大,郁風曾解囊相助。

1995年3月9日

住公寓有感
一生飄泊等盲流,到處行吟亂打油。無產難求四合院,餘財只夠二鍋頭。人間雖少黄金屋,天上修成白玉樓。堪笑時人置家業,故居留得幾春秋。

感語言之洋化
語效鮮卑竟入迷,世衰何怪變華夷。卡拉歐咳窮裝蒜,品特扎啤亂扯皮。氣死無非洋豆腐,屁渣算過啥東西,手提BP多瀟灑,擺擺一聲便打的。

卡拉歐咳 Kara Ok,品特扎啤 Pint draught beer,氣死 Chesse,屁渣 Pizza,擺擺 Bye Bye,打的 Taxi

1995年3月

讀報
灑灑洋洋幾萬言,豬蹄猪爪一鍋端。可憐治國安邦策,不及還陽補氣丹。幕後正忙辦喪事,台前依舊跳加官。還休幹部閑無事,却道葡萄那個酸。

1995年3月

無題
才破天門又碰碑。革新復古緊相隨。不如改演秧歌舞,三步前趨兩步回。

1995年3月

種樹
聞道當添綠,今年綠又添。每年都種樹,不種不升官。樹自由他種,田還照樣乾。請看今日綠,未必到明年。

中國作協授老翻譯家彩虹翻譯榮譽獎
半生早悔事雕蟲,旬月踟躇語未工。恰似彩虹容易散,須臾光影便成空。

1995年4月21日

報載貴州發現龍化石
報紙頭條假大空,如何蜥蜴亦稱龍。新朝應有禎祥兆,古國焉無文物豐。億萬斯年真化石,三十厘米小爬蟲。夜郎本是吹牛地,這次吹牛立了功。

1995年4月20日

題王世襄兄畫像三絕
名士風流天下聞,方言巷咏寄情深。少年燕市稱頑主,老大京華輯逸文。
情多癖好真名士,藝有專攻美食家。蛐蛐蟈蟈雖細物,今人長憶舊京華。
一蟲一器見情真,猶憶陶庵舊夢痕。舉目京華風物異,芳嘉園堣@閑人。

1995年5月

無題
越要寬容越緊張,良英賢弟太荒唐。求情已是傷原則,改口何須怪淦昌。羈犯秦城春寂寂,財迷燕市鬧嚷嚷。庶民請願尋常事,外電喧嘩幫倒忙。

1995年5月

知了
知了誰言不像官,平生絕技是宣傳。自吹成就聲名震,假冒清高風露餐。暑熱攀高棲碧樹,秋凉走穴覓黃泉。暗中吸盡民膏脂,腰滿腸肥便掛冠。

1995年8月

螳螂
勇鬥車輪不顧身,當仁不讓性情真。填波精衛雄心在,斷首刑天猛志存。敢捨微軀膏社稷,要留正氣滿乾坤。捕蟬本是圖清淨,黃雀何須助惡人。

中秋月餅
中秋月餅又成災,送走三包四盒來。有空只應喝白酒,無聊不妨打橋牌。蓮蓉味膩能傷胃,火腿油多怕致癌。禮品何如改支票,逢年過節發洋財。

1995年9月10日

抗日戰爭勝利五十周年感賦
長城內外血斑爛,報國無門亦自慚。一介書生空吶喊,八年抗戰敢偷安。西南轟炸層雲黑,東北淪亡萬骨寒。回首滄桑風物異,喜看日月換新天。

1995年5月

敏如患膽結石住醫院以此慰之
大妹今朝挨一刀,醫生手術果然高。位卑未敢忘憂國,病愈重聽捉放曹。從此胸中無塊壘,無須會上發牢騷。他時重赴民盟會,應有嘉言頌聖朝。

位卑是敏如常說的話。
捉放曹是何所指,我也不知道,凑韵而已。

1995年11月7日


以下銀翹集

西江月一闋寄燕祥兄
多謝寄來剪報,菲詞得附瑤篇。「晚晴」自應結良緣。韻腳何妨一變。   想是恰逢月缺,「常圓」改作「當圓」。瑟亡正好改彈「綿」。免得鴛衾不暖。

光明日報引用賀亦代宗英再婚之喜詩,多有訛脫,錦瑟變成綿瑟,常圓變成當圓,首句應是人間重晚晴誤為宗英亦代結良緣。

1993年12月


以下楊憲益傳

遷居
來時倉促別匆匆,五路郊居一夢中。賓館去春辭舊宅,小樓昨夜又東風。獨身宛轉隨嬌女,喪偶飄零似斷蓬。莫道巷深難覓迹,人間何處不相逢。

2000年


下引羅孚

楊憲益否認過自己是什麽「翻譯權威」,說頂多可以稱為「翻譯匠」。他有一首有關翻譯的詩:

一從胡羯亂中華,學語鮮卑亦足誇。多譯只能稱譯匠,橫通未必是通家。莫嫌留學西方貴,總怪投生本國差。夢獲獎金諾貝爾,「奔馳」取代自行車。

「奔馳」,平治汽車。詩並不是諷刺那一個人,甚至說是自嘲也無不可。他有這樣的一首自嘲詩:

左傾幼稚尋常病,樂得清閒且賦詩。致仕懸車開會少,入冬貪睡起床遲。青山踏遍人將老,黄葉聲繁酒不辭。久慣張弛文武道,花開花落兩由之。 

久慣張弛,是說運動來時緊一緊,運動過了鬆一鬆,鬆鬆緊緊,這就是毛澤東引用過文武之道,一張一弛的成語,來說明中國這些年的景象,習慣了,管不得那許多,任他「花開花落兩由之」了 。   

按黃苗子一首詩的注文:「公病暈,覺一切事物向左旋轉。」是這樣的左傾病。

楊憲益似乎很喜歡魯迅的詩句,「花開花落兩由之」,和明末清初某人的詩句,「葉聲繁酒不辭」。在「左傾幼稚」的七律中借用了 ,在另一首七絕中又借用了。

黄葉聲繁酒不辭,花開花落兩由之。何當更覓千杯醉,便是春回大地時。

這婸〃鷅犍扛廑}花落,喝酒吧。這首絕句還有另一個版本:

咫尺天涯繫夢思,雪深路滑客來遲。何當更盡千杯酒,便是春回大地時。

雪深路滑,使人想到他另一首寫天寒地凍冰滑,和丁聰開玩笑的詩。

東瀛載譽乍歸來,又得喬遷亦快哉。王粲登樓能作賦,屈平去國自成災。七軍溺水悲關羽,滿地和泥笑老萊。幸喜天寒容易凍,書房改作滑冰台。

當時丁聰的新居以高樓而鬧水災,受到水浸,成了詩題。

這些詩篇,油是打了一缸缸,但其言卻不見得怎麽狂。酒,可以常飲,言,總不能常狂的。狂言偶發才非無益。張弛文武道,不能總是張 ,也要弛。打油詩自娛娛人,輕鬆是它主要的藝術特色,就是正經的道理也是用輕鬆的語言來表達的,過分正經,就不成為打油了。


楊憲益

題丁聰為我漫畫肖像
少小欠風流,而今槽老頭。學成半瓶醋,詩打一缸油。恃欲言無忌,貪杯孰與儔。蹉跎慚白髮,辛苦作黄牛。
 

他傲然自得地問:貪杯孰與儔?是很難有人比得上他的。他雖然是翻譯之家 — 和夫人戴乃迭都是譯林高手,兩人享負盛名數十年,但他的酒名至少不比譯名為小。吳祖光說他酒狂思水滸,饌美譯紅樓。他夫婦二人是英文本紅樓夢的合譯者。


黃苗子

《嘉音》一首寄憲益,賀其獲港大名譽博士學位
嘉音初報未休居,萬里關山得手書。公是瘦羊添博士,我慚羸狗策侏儒。虎皮差足驚群獸,魚目焉能掩大珠。盡有四年堪鬧學,頭銜不怕被開除。

未休居,作者齋名。
甄宇世稱瘦添博士,見《後漢書》本傳。楊,羊同音,憲益癯瘠,允稱「瘦楊」。

1993年

聞楊憲老赴港有詩,戲步其韵
狂吟縱酒豈蹉跎,慣涉風沙似駱駝。好漢任他窩堸哄A佳人禁得病來磨。未窮詩已春秋作,垂老名嗟遠近播。生女當如劉曉慶,再生兩個不嫌多。

佳人,指楊夫人乃迭女士。
孔子作春秋,喻楊的自傳出版。
報載劉女士下海三年,資本已達二十餘憶,地產無算。憲老已有千金兩位,故末句云云。

1994年

黃苗子為楊憲益畫像題詩。

何用楊雄賦解嘲,憲章酒業尚無條。狂言偶發非無益,像個癟三轉更糟。    

詩注說: 「楊雄,應作揚雄,此借用。『語言無味,像個癟三』,見《毛澤東選集》」,楊憲益的「狂言」是有味的。

擬集成語為詩,忽接羊公佳什,糊里糊塗,湊成一律
自碰燈桿自拐彎,有心出岫卻還山。左傾幼稚尋常病,右劃年光特別閑。車到山前必有路,事非經過不知難。白蘭地續茅台酒,今古奇觀一啓顏。

唱罷白蘭地再喝茅台酒。這樣的進酒,正是楊憲益貪杯的好習慣。

三家詩


1985年,我因患痛風不良於行,在醫院中卧牀寫打油詩逍遣,曾寄給憲益博笑,憲益果然中了拋磚引玉之計,寫來四首打油,現錄二首如下:

一笑相傾腿便歪,猶思歡宴訪蓬萊。可憐貪嘴黃和尚,從此天天吃素齋。
好色貪杯尚不妨,狂言美食實堪傷。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喬公見祖光。

因為痛風,醫院禁葷,天天吃素,不免在詩中發點牢騷。不料楊功來詩,卻把李義山詠北齊後主那句七絕:一笑相傾國便亡,以及末二句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硬安在我頭上。把國便亡改成腿便歪,當時覺得啼笑皆非。記得那時天還熱,腿不能動,祇好乖乖地躺在病牀上,這玉體橫陳原是北齊後主的荒唐事,卻又把卧病在牀玉體欠安的區區,聯繫上去。第一首第二句訪蓬萊,是當時原有參加日本書法界活動之邀,所以是紀實。

畫龍點睛的第四首末句:已報喬公見祖光,這原與鄙人的痛風病風馬牛不相及,用此「」今典,祇不過是朋友們關心而已。

銀翹集》小序 黃苗子 說楊詩


啓功   和楊憲益自嘲詩

宛然立愈頭風檄,卻是輕鬆七律詩。美疢備嘗憐我早,奇方無效獻公遲。天旋日轉迴龍馭,地動山搖悟戲辭。但作笨牛隨孺子,任他齋主問何之。

啓功認為這並不是幼稚,而是老成 — 年老成病。他說:楊公所患 ,正美尼爾氏綜合症也,無方可醫,只能任其自愈。(啓功和詩自注)

三家詩


楊憲益   政協,民革連連邀請表態,雖皆未去,而文牘紛至,頗以為煩,口號一首明志。

作詩入黨兩無成,衹合文壇作散兵。卅載辛勤真譯匠,半生飄泊假洋人。崇臺媚蔣心深恥,說項依劉力豈能。何日金門殲困虜,體衰猶願請長纓。

或稱翻譯家,實不敢當,翻譯匠則還可以當得。假洋人者,真中國人也。柳亞子詩有說項依劉我大難,此處由柳句引伸而來。

荒蕪   和詩

彩雲早散夢難成,祇怪書生遇見兵。百萬莊中窮措大,洋文局裡土詩人。雕蟲畫虎言難盡,跨海征東愧未能 。弱冠終軍頭已白,望洋何苦請長纓。

楊憲益   再和荒蕪

編譯何須待老成,神州處處有新兵。應知後浪催前浪,且看今人勝古人。早望退休心未遂,空談精簡事難能。何當解甲歸田去,江水清清可濯纓。

銀翹集



楊憲益  
全國第五次文代會
周郎霸業已成灰,沈老蕭翁去不回。好漢最長窩堸哄A老夫怕吃眼前虧。告別文聯少開會,閑來無事且乾杯。

周郎,周揚;沈老,沈從文;蕭翁,蕭軍。

邵燕祥   和詩

憲益先生賞酒,並以五次文代會上詩見示。今秋作江南遊未得躬逢其盛,心嚮往之,打油湊趣。
盡是作家藝術家,出恭入定靜無譁。不愁百萬成虛擲,安得金人似儍瓜。已驗幾回詩作讖,可知何日筆生花。掌聲拍報平安夜,大會開得很好嘛!

銀翹集



 

丁聰為黃苗子,邵燕祥,楊憲益畫吟月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