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鄧拓

鄧拓(1912 - 1966),遠在解放戰爭年代,就在解放區從事新聞工作,擔任過報社的領導職務,征戰相隨,馳驅晉冀,不畏艱辛 。從他於1964年題贈楊沫的七律詩可見他當年的戎馬書生的氣概。

昭昭往史未成煙。寄意游仙大雅篇。午夜啼聲驚短夢,山邨燈火照無眠。馬蘭路上青春影,鷂子河邊戰鬥連。廿載艱辛回首處,東風捲地換新天。

詳細生平

 


 

 

 

 

 

 

 

 

 

 

 

 

 

 

 

 

 

 

 

 

 

 

 

 

 

 

 

 

 

 

 

 

 

 

 

 

 

 

 

 

 

 

 

 

 

 

 

 

 

 

 

 

 

 

 

 

 

 

 

 

 

 

 

 

 

 

 

 

 

 

 

燕山夜話(詩)           燕山夜話(文)

鄧拓讀書很多,做了大量資料。1930年寫了一首書城》:

兩間憔悴一儒生,長對青燈亦可驚。不卜文章流海內,莫教詩酒誤虛名。得侔前輩追真意,便是今生入世誠。白眼何妨看俗傖,幽懷默默寄書城。

南冠草
世上春光幾度紅,流泉地下聽鳴蟲。血花照眼心上石,磷火窺魂夢自空。生死浮雲渾一笑,人天義恨兩無窮。收來病骨歸閩苑,莫對清江看冷楓。

這是鄧拓未出版的獄中詩集《南冠草》的序詩。寫於1933年。

出獄   一九三三年秋
放聲一曲大江東,千古風雲入望中。有限朋交嗟宿草,無多骨肉悵飄蓬。隻身天地餘殘淚,一眼河山盡斷魂。莫道群生都懵懵,明朝四野又烟烽。

晉察冀軍區成立周年志感
血肉冰霜不計年,五台烽火太行烟。戰歌匝地三軍角,衛壘連珠萬里天。北岳揚旌胡馬怯,邊疆復土祖鞭先。陣雲翻向龍江日,響徹河山唱凱旋。

這詩寫於1938年。

魯迅兩周年祭   一九三八年底
當年長夜度春時,苦戰人間滿鬢絲。荷戟孤征誅腐惡,投槍萬眾望旌旗。傷心兩載風雲色,咽淚重刊吶喊詩。再祭他年烽火後,血花一綴自由衣。

魯迅逝世於1936年10月19日。作者此詩作於1938年冬。用魯迅1931年紀念左聯胡也頻,柔石等五烈士詩《感舊》原韻。

魯迅三周年祭   再步魯迅原韻   一九三九年 十月
凄絕臨危絕筆時,叮嚀後死語如絲。莫懷地下長行者,高舉人間正義旗。半晌有心偏苦念,滿腔熱淚不成詩。風烟大地今番壯,三載遺言記甲衣。


魯迅   感舊
慣於長夜過春時,挈婦將雛鬢有絲。夢堥拑}慈母淚,城頭變幻大王旗。忍看朋輩成新鬼,怒向刀叢覓小詩。吟罷低眉無寫處,月光如水照緇衣。

更多魯迅詩
 

赴華北戰地寄父
四年執筆復從戎,不為虛名不為功。獨念萬眾梯航苦,欲看坦蕩九洲同。忘家危己誰能解,抗敵圖存志不窮。寄語故園雙老道,征蹄南北又西東。

抗戰爆發,鄧拓參加了戰地服務隊,他給在福州家鄉的親人寫下此詩。


另見一本

寄語故園   一九三七年九月寫於河北省束鹿前綫
少年投筆復從戎,不為虛名不為功。獨念萬眾梯航苦,欲看九洲坦蕩同。夢媄鰝e聞唳鶴,兵間身世寄飄蓬。寄語故園雙老道,征蹄南北又西東。
 

贈洪水同志
回首紅河創痛深,人間從此任浮沉。北來壯志龍仙運,南國詩情天下心。十載風波三萬里,千秋血淚一生吟。東風望眼浪潮急,莫到飄蓬直到今。

這詩是1940年鄧拓調離「抗戰報」報社寫。洪水,越南人,原名武元博,又名阮山。

題自畫桂花扇畫
天香何處忽飄來,筆底翻從扇上開。夢到九秋同瀲灩,心舊三徑且徘徊。聞將翰墨供談笑,漫把清樽泛醁醅。欲問吳剛尋千斧,月光照影舞千回。

鄧拓畫給周懷民同志一幅桂花扇面,並題詩。

茫茫山海雲深處,鬱鬱松峰夕照紅。望斷飛鴻天外影,花魂詩思伴西東。

周懷民畫松山雲海圖扇,贈丁一嵐。鄧拓在扇面題詩,並寫上「一嵐清玩」,署名「雲特」。

題自畫山水扇面
翠鬢蛾眉白練飄,鷗波輕漾小蠻腰。漁船點點沙洲外,却惹相思客夢遙。

1961年夏,鄧拓小憇於山房,偶翻破
篋得舊扇一把,上有自畫山水,寫下此詩作為補白。

對花   一九四三年
鏡前窗下白梨花,恍見亭亭笑不遮。春景闌珊人亦懶,心旌蕩漾望終賒。山高路遠聲聲怨,院靜陽和日日斜。安得生成飛燕翼,輕身一掠入君家。

自注:馬蘭之西有鐵觀焉,余所居處滿院梨花,因有此作。

祭軍城   一九四三年
朝暉起處君何在?千里王孫去不回。塞外征魂心上血,沙場詩骨雪中灰。鵑啼漢水聞灤水,腸斷燕台作吊台。莫怨風塵多擾攘,死生繼往即開來。

首句作者自注: 司馬軍城烈士於1943年在冀東壯烈犧牲,他在給我最後一封信說:你看,朝暉起處,即我在也。

點絳脣   紅樓夢圖咏  四首

一陣狂風,落花滿地無人理。世情如紙,幾個真知己。手把銀鋤,淚滴相思地。休提起,這般心事,只@淒涼死。(黛玉葬花)

佛本凡人,木魚清磬情思綰。綺窗塵軟,公子王孫伴。似水流年,最是緣難斷。朝來倦,夢驚心亂,恰聽低聲喚。(妙玉逃禪)

俠骨柔腸,訂盟一把青霜劍。此心懸念,山海風波險。好夢難圓,驀地遭拋閃。紅妝艷,剎時香斂,萬縷情絲斬。(三姐伏劍)

出水芙蓉,污泥不染偏遭妒。流言蜚語,自問心何懼?今日搜查,索性翻箱去。榮寧府,貧寒孤女,那有安身處。(晴雯摔箱)

題畫   一九六三年
琴心如水逐飛雲,萬籟無聲對夕曛。靜坐秋林彈一曲,滿前秋葉落紛紛。

柳長春   迎春曲   一九六三年一月
柳眼初醒,梅花乍弄。枝頭冰雪寒猶重。西窗夜半聽雞鳴,催人曉色消昏夢。   天地知情,山川欲動。東風快把殘冬送。高吟一曲柳長春,滿懷詩思如潮湧。

虞美人   新疆舞   一九六一年九月
豪情熱血凌霄志,一代青年氣。春風柳絮拂蟬衣,舞到夜闌曉月接朝暉。   郊原草色連天翠,仙樂教人醉。詩心畫意寄芳菲,遠近踏歌聲逐雲飛。 

題自畫山水扇面   一九六一年夏
翠鬢峨眉白練飄,鷗波輕漾小蠻腰。漁帆點點沙洲外,却惹相思客夢遙。

自注: 辛丑長夏小憇於山房,偶翻破篋得舊扇一把戲為補白。

全詩以擬人法描寫山景水色。  

六橋別意
烟水蒼茫別緒侵,綠雲飄渺鎖深林。斜風細雨六橋路,一任湖光蕩客心。


鄧拓 丁一嵐

初晤
山村曲水夜聲沉,皓月霜花落木天。盼澈清眸溪畔影,寄將深慮阿誰邊?矝持語短長相憶,悵惜蕪堤不遠延。待得他時行
篋堙A新詩綺札讀千篇。

鄧拓和我第一次見面是在平山縣的一個小山村,相見後,月夜中他送我回住處,我就接到他的信和一首詩。」(丁一嵐)

這是鄧拓1941年和丁一嵐見面後寫給丁一嵐的第一首愛情詩

(1941年12月,在好友(在邊區婦聯會當組織部長的女同志劉光運)特意安排下,鄧拓和丁一嵐在平
山縣瓦口川邊的晉察冀邊區兒童保育院第一次見面。)

之後,他又分寫了夜別追憶當晚初晤後,夜別的情景:

月映長空流灼約,襟飄微影步矜持。十年以後重回首,瓦口川邊夜別時。

寄意,並附言:此詩作於平山之侯家莊,時值初春, 情景最難忘也。此年鄧拓虛歲30歲。詩曰:

卅年人海守清時,北國相逢一縷絲。愛爾滄波心不昧,此生何憾對鬚眉。

1942年,鄧拓和丁一嵐在滹沱河畔再次會晤。道次相會,確定了他倆結為終身的伴侶。滹沱河畔訂心盟,鄧拓回報社後很快又寫下《心盟》一詩寄給丁一嵐:

滹沱河畔訂心盟,卷地風沙四野鳴。如此年時如此地,人間長此寄深情。

熱戀中容易激發寫詩的靈感。2月19日鄧拓寫了《定情》一詩:

戰地青衫侶,風沙北國春。白雲浮終古,江水去長東。身世三生劫,心天一向紅。高情為爾我,天地自無窮。

這年冬天,初晤一周年,又寫了《周年》一詩:

瓦口川邊初晤時,靛裝猶憶語矜持。長年幽夢燈花落,近水山川夜漏遲。似有難言心事在,行看冷月晚空移。默然相送溪頭影,寄予三生石上思。

初晤一同年後,聶榮臻收到了兩人的結婚報告,很快結婚請求得到了組織批准。

題像
映水霞光耀眼新,兩間一瞥欲無塵。春温秋肅凝冰火。戰地烽烟自在人。題丁一嵐像  1941年冬

這詩是鄧拓題在婚前丁一嵐送給他的照片上。

無題   一九四八年三月
憶自滹沱河畔游,鶼鶼形影共春秋。平生足慰齊眉意,苦志學為孺子牛。久歷艱危多剛介,自空塵俗倍温柔。六年血火情深處,山海風波定白頭。

這是鄧拓紀念他與丁一嵐結婚六周年所作。

以上鄧拓詩集詩思詩情詩魂 - 我喜愛鄧拓的詩 丁一嵐 1993年初春於北京 及《才子鄧拓》

丁一嵐,鄧拓夫人,新聞工作者,原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

蘇東坡愛竹聞於世,他也畫過竹,有一幅瀟湘竹石圖就是他畫的,收藏此畫的是鄧拓。1963年在北京他曾與金陵畫派的畫家亞明共同欣賞了此畫。鄧拓還賦詩以紀其事:

營邱雪景鶴林圖。竹石瀟湘拜老蘇。爾我藝徒同欣賞,好憑創作不為奴。

鄧拓對蘇東坡是滿懷崇敬的,對蘇氏的平生遭遇,文學成就以一首(懷蘇東坡)的律詩作了概括:

曾謁眉山蘇氏祠,也曾陽羨誦題詩。常州京口尋餘跡,儋耳郊原撫廟碑。海角天涯身世感,朝雲春夢死生知。千秋何幸留遺墨,畫卷瀟湘竹石奇。

鄧拓遊歷四川,到了眉山,也以(眉山懷東坡)題了七言絕句:

累年摘宦憫荒寒,不獨蘇堤足鎖瀾。更喜此山真似蜀,陶鄉風物得長安。

十年文革災難,鄧拓以《燕山夜話》被作為批判的藉口,含寃死去。所藏書畫,盡付搜掠與焚燒。瀟湘竹石圖也不知所終了。

以上 節  曾敏之 - 望雲樓詩話


 

  1929年福州   高中畢業

1934年上海

1949年北京

1949年與妻子丁一嵐在北京北海公園

 
 

1960年7月在太湖邊

1961年10月與與廖沫沙(左四)李琪(左一)參觀北京平谷縣海子水庫

1938年與聶榮臻(左)白求恩(右)在晉察冀邊區五台山

書法墨迹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