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愛書堂書影

 

陳鼎定九   義牛傳   見 清-張潮虞初新志》 卷十一

 

共  3  頁         頁:  1      上一頁    <<    >>   下一頁                 

 


義牛者。宜興桐棺山農人吳孝先水牯也,力而有德,日耕山田二十畝,雖饑甚 ,不食田中苗。吳寶之,令其十三歲子希年牧之。希年跨牛背,隨牛所之。方食草澗邊,忽一虎從牛後林中出,意欲攫希年,牛知之,即旋身向虎,徐行
嚙草。希年懼,伏牛背不敢動。虎見牛來,且踞以俟,意相近,即攫牛背兒也。牛將逼虎,即遽犇以前,猛力觸虎,虎方垂涎牛背兒,不及避,蹼而仰偃隘澗中,不能輾,水壅浸虎,虎斃。希年驅牛返,白父,集眾舁虎歸,烹之。

他日,孝先與鄰人王佛生爭水。佛生富而暴,素為鄉里所怨,皆不直之而袒孝先。佛生益怒,牽其子毆死孝先。希年訟於官,佛生重賂邑令,反杖希年,希年斃杖下,無他昆季可白寃者。孝先妻周氏,日號哭於牛前,且告牛曰:曩幸藉汝,吾兒得免果虎腹,今且父子俱於仇人矣,皇天后土,誰為我雪恨耶?牛聞之,大怒,抖擻長鳴,飛犇至佛生家。佛生父子三人,方延客歡飲,牛直登其堂,竟觝佛生,佛生斃,復觝二子,二子斃。客有持杆與牛鬥者,皆傷。鄰里趍白令,令聞之,怖死。

外史氏曰: 世之人子不肖,父仇不能報者,比比矣 ; 乃是牛,竟能為吳氏報兩世殺身仇。噫!牛亦勇矣哉!宜乎令聞之怖死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