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愛書堂書影

 

徐岳   義貓記  虞初續志》 卷二

 

共  4  頁         頁:  1      上一頁    <<    >>   下一頁                 

 


山右富人所畜之貓,形異而靈且義,其睛金,其爪碧,其頂朱,其尾黑,其毛白如雪,富人畜之甚珍。里有富人子見而愛之,以駿馬易之,不與也 ; 以愛妾換,亦不與 ; 以千金購,又不與 ; 陷之盜,破其家,亦不與。因携貓逃之廣陵,依於巨商家,亦愛其貓,百計求之不得,以鴆酒毐之,其貓與富人不離左右,鴆酒甫斟,貓即傾之,再斟再傾,如是將三,富人覺,而同猫宵遁,遇一故人匿之於舟。後渡黃河,失足溺水,貓見主人墮河,叫呼跳號,撈救不及,貓亦投水,與波俱汨。是夕,故人夢見富人云,我與貓並死於水,俱在天妃宮中。天妃,水神也,故人明日謁天妃宮,果見富人屍與貓俱在神廡下。買棺瘞之,埋其貓於側。

汨,沉滅,汨汨,波浪聲。   鴆,傳說的一種毐鳥,把它的羽毛放在酒堙A可以毐殺人。鴆酒,毐酒。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