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愛書堂書影

 

徐芳仲光   義犬記   見清-張潮虞初 新志》卷七

 

共  5  頁         頁:  1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有太原客南賈還,策一衛,槖金可五六百,偶過中牟縣境,憩道左,有少年人,以梃荷犬至,亦偕憩,犬向客吚啞,若望救者,客買放之。少年窺客裝重,潛躡至僻處,以梃搏殺之,曳之小橋水中,蓋以沙葦,負槖去。犬見客死,陰尾少年,至其家識之,卻詣縣中,適縣令升坐,班甚肅,驅之不去。令曰:爾何寃?吾遣吏隨爾。犬導,隸出,至客死所,向水而吠,隸掀葦得屍,還報,顧無從得賊。犬復至,號擲如故,令曰:若能知賊乎?我且遣隸隨爾。犬又出,令又遣數隸尾去,行二十餘里,至一僻村人家。犬竟入,逢一少年,跳而嚙其臂,衣碎血濡,隸因絏之,到縣,具供殺客狀,問其金,尚在,就家取之,因於槖中得小籍,知客邑里姓氏,令乃抵少年辟,而籍其槖歸庫。犬復至令前,吠不止,令因思曰: 客死其家尚在,此槖金安屬?犬吠將無是乎!乃復遣吏直往太原,此犬亦隨去。既抵其家,告知客死,又知槖金無恙,大感慟。客有子,束裝隨吏至中牟,賊已瘐死獄中,令乃取槖,驗而付之,其犬仍尾其子,至扶櫬偕返,往還數千里,旅食止宿,與人無異。

衛,驢之別名。爾雅·翼驢一名為衛,或曰:晉衛玠好乘之,故以為名。
陰尾,暗中跟隨。
識(讀志)之,記住。
瘐(音魚),凍餓病死在獄。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