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羅慷烈    頁:  1..   


羅慷烈(1918——2009612日)男,出生在廣東省(今改屬廣西)合浦縣,羅慷烈1936年考入中山大學文學院中文系,師從詞學大師詹安泰,作詩填詞,在師友間有詞人雅號。1940年畢業,曾任教於香港培正中學、羅富國師範學院、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澳門東亞大學,並擔任香港作家聯合顧問、香港中山大學校友會名譽顧問。羅慷烈教授1983年從港大退休,多年來桃李滿門,其指導碩士、博士生,當中不乏名人,包括粵語正音專家何文匯,港大中文系榮休教授陳耀南及港大中文系主任單周堯等等。

羅教授研究中國文化多年,被譽為詞學泰斗,鑽研文字學、訓詁學和古音學,亦對中國古典文學詩、詞、曲等深有研究,著有《周邦彥清真集箋》、《話柳永》、《北小令文字譜》、《元曲三百首箋》、《詞曲論稿》、《詩詞曲論文集》、《兩小山齋論文集》、《兩小山齋樂府》等。

羅慷烈兩小山齋樂府

年少浪跡之什

減字木蘭花
歲辛巳,余隨中山大學文學院徙粵北乳源縣之清洞鄉。地接湘南,叢山疊巒間平疇彌望。時倭禍孔殷,而兵氣不聞。聊書所見。
自成村落。兩兩三三溪一角。犬吠牛鳴。四面青山作畫屏。   土階茅屋,種得桑麻衣履足 。寄語淵明。不僅桃源可避嬴。

江城子   上元偶遇戲作示陳必恆
田塍路狹草蒙茸,驀相逢,似驚鴻。不用梳妝,天付好儀容。挑菜歸來何處住? 含笑指,小橋東。   羞生嫩臉映霞紅,暮雲重,去匆匆。惆悵天台,無路覓仙蹤。重過桃花春水岸,人不見,晚山空。

生查子
雨過石泉清,山暖幽花發。溪路少人行,携手蒼苔滑。   龐兒淡淡妝,粉黛輕輕抹。兩足白如霜,不着鴉頭襪。

末二句借用李太白浣沙石上女及越女詞詩句。

長相思   子規
細雨冥,野風輕。茅店孤村月淡明,殘燈帶夢聽。   一更更,一聲聲,春盡江南行不行? 蜀山千點青。

生查子
歡多聚若萍,舞困嬌無力。欲語又佯羞,背面盈盈立。   巫山十二峰,雲雨連朝夕。借問酒闌時,春向誰家碧。

如夢令
窣窣真珠圓溜,嚦嚦鶯雛春奏。借問幾時來,嫩臉紺雲紅透。低首,低首,悄道今宵時候。

蝶戀花
萬綠吟愁紅亂舞。懊惱東風,剗地吹春去。簾幕陰陰斜日暮,梨花庭院飛纖雨。   一霎行雲歸極浦。佩解明珠,玉手曾私與。記否小園深夜語,鴛鴦不宿相思樹。

蝶戀花
嫩約燈前情戀戀。淺笑輕顰,翠袖殷勤勸。苦恨陽關歌四遍,珠簾隱隱啼妝面。   潮滿風高船似箭。別水離山,密意愁難薦。幾度橫塘人不見,西風又作蘋花怨。

踏莎行
漢浦煙深,藍橋夢短。尋思往事勞方寸。花時不見燕歸來,朱門盡日簾空卷。   酒薄愁醲,樓高目斷。殘紅又逐東風轉。天涯何處覓遺鈿,斜陽祗共平波遠。

憶秦娥
秋風疾,一庭秋葉添淒寂。添淒寂,驚殘幽夢,暗燈搖碧。   長安瀛海空相憶。他生何處尋消息? 尋消息,白楊衰草,芳魂難覓。

唐多令
舊夢已難捐,新悲更惘然。怨征鴻不把書傳。記得春江花月夜,也曾結,惡因緣。   聞道海東邊,孤鸞舞鏡前。悔當初蝶冶蜂顛。往事悠悠君莫問,掩紅淚,問蒼天。

清平樂
愁來無路,來了還留住。石井梧桐今夜雨,寂寞憐伊伴侶。   情深始解相知,天涯地角相隨 。除卻眉頭心上,人間無處容伊。

中年詩思之什

鷓鴣天
老友順德何覺蒙夫,早歲於中山大學攻動物學,來香港則教中文,近已退休。余過其所居斗室,案頭但有明瓦硯一臺,茶經一卷,時花數枝,蒲草一盂。此外則遍地皆奇石,殆無置足處 。因戲贈小詞,且嵌其名於句中。

射虎屠龍兩未成,雕蟲分作老儒生。緣何抱膝吟梁父,不覺低頭拜石兄。   摩古硯,疏茶經。江花江草鑄幽情。於今始解閑中好,說與旁人不易聽。


人月圓
蒙夫又示高望公珠江送別圖屬題。謂南明既屋,遺民何不偕及陳邦彥子恭尹,聯袂北上察時局,故望公以畫贈行云。然恭尹時尚少,恐非是。

興亡已付漁樵話,送客白衣冠。江聲如咽,江花如夢,江水生寒。   入秦人遠,孤松落日,亂石深灣。椎心應是,西臺一慟,舉目河山。

鷓鴣天    春日閑居
倦客無愁可問天。水鄉今老欲求田。池魚濡沬成佳興,籠鳥喧春亦自然。   紅未減,綠新添。一屏山色沁書簾。窺梁燕子頻低語,怪道先生白晝眠。

鷓鴣天    偕鳳儀賁如賃舟出海垂釣,久不得魚,書此解嘲。
萬里滄溟一釣翁。要窮碧海起潛龍。燃犀不照鮫人窟,掛席寧乘堀堁風。   波上下,日西東。蕭蕭敝笱竟成空。投竿當效任公子,不放鯤鮞入彀中。

玉樓春   七夕
涼生樹杪秋聲咽,露泫中庭香火滅。若將天上比人間,銀漢不如江海闊。   神仙自有長生訣,萬古柔情無斷絕。靈橋祗解渡雙星,不渡離人千里別。

鷓鴣天
題振宇王翁絹本重九登高圖。翁以宦客流寓香江,清晨每負畚上柏嘉山,鉏地藝花草為樂,故過遍云。
不見茱萸野菊花。霜根樹底蜿秋蛇。每逢佳日常齎酒,到處湖山總是家。   披石蘚,出雲芽。詩人老去最夭斜。青門官路東歸眼,且付輕綃水一涯。

鷓鴣天
久不見蕊園丈近作長短句,余亦尟作,集杜戲呈,並簡韶生社長。

回首風塵且息機。懶朝真與世相違。葉心朱實看時落,老去親知見面稀。   花濺淚,雨催詩。風流儒雅亦吾師。白頭授簡焉能賦,故國平居有所思。

鷓鴣天   戲集詞牌名擬古閨情。
滿路花陰乳燕飛。滿庭芳草酷相思。渡江雲鎖陽臺夢,隔浦蓮開連理枝。   三字令,九張機。瑤華慢怨誤佳期。傳言玉女釵頭鳳,爭似紅情粉蝶兒。

鷓鴣天   納涼口占
獨上高樓最上層。雲深何處晚鐘清。馳煙雙鳥投林遠,到眼群山為我青。   三部樂,百蛙鳴。幽棲從此謝微名。懶真漸似陶元亮,只欠南山種豆町。

鷓鴣天   贈希穎翁。時甲寅秋,方舉行曾氏父子書畫展。
塞北江南汗漫歸。消沉英氣仗花枝。金貂已換宜城酒,畫卷應題摩詰詩。   孺子妾,右軍兒。看看又是古來稀。不知布被秋宵夢,可記天山立馬時。

附注: 希翁早歲遊學俄羅斯,習軍旅之事,嫟一俄妹,後取道新疆返國,賦詩有天山立馬雪風高之句。

鷓鴣天   乙卯三月初四日,送啞行者蔣彝仲雅回國觀光。
苦憶神州四十春,不堪老作異鄉人。當年鬼市今安土,萬古荒丘已綠茵。   開倦眼,趁芳辰。百花織錦柳垂綸。遙知入畫題詩處,喜見春風別樣新。

老去填詞之什

鷓鴣天   鄒縣懷古
七月三十日,自鄭州赴山東泰安,道鄒縣,孟子鄉邑也。戲廣王充論衡刺孟。

六國兵爭亂似麻。於時無補亦名家。祗因搖舌張王道,贏得傳乘有後車。   高自許,尚雄誇。欲行迂遠取榮華。齊梁地望相鄰近,垂首還鄒路不賒。

鷓鴣天   薜城懷古
道經薜城,孟嘗君采邑也,戲嘲之。

本是天生短丈夫。緣何羞怒殺無辜。脫身不恥因雞狗,市義徒知有僕區。   疏計術,富苞苴。三千食客半亡逋。扶持猶幸馮罐在,長鋏歸來食有魚。

臨江仙   大明湖歷下亭
歷下亭有二,杜少陵皆有詩。一在濟南府城歷山臺上,詩云海內此亭古,濟南名士多者是也 。一在大明湖中,詩云新亭結構罷,隱見湖陰清者是也 。不知何時誤以府亭之句,移作湖亭楹聯,然又可必考實耶。

萬樹垂楊低拂,半城煙水常清。荷香深處小軒楹。濟南來遠客,湖上賞新亭。   佳句永懷詩伯,棹歌空起漁情。歷山依約佛頭青。歸心猶有待,午渡莫先橫。

時遊舫促返故云

西江月
在長城上,李家樹為余言:一向局促香港,無殊坎井之蛙,今自西安旅遊至北京,覽數千百年來之古跡名勝,河山之雄偉壯麗,胸襟不覺豁然。喜其頓悟,又口占小令示之。

槐穴一窠螻螘,海邊十里洋場。蠅頭蝸角滿肥腸。鄙吝何由滌蕩。   訪古早思秦漢,壯遊又到周啇。已攀岱嶽俯蒼茫。更上長城四望。

鷓鴣天   寄夏承燾先生
瞿禪先生寄贈所著夏承燾詞集,書此奉謝。先生自號髯翁,東坡人稱蘇髯,余因謂之兩髯。昔寓杭州月輪山,有月輪山詩集。於詞,謙稱與蔣竹山為近,故並及之。

絕愛清雄起異軍,兩髯相望且千春。稼軒差可居前輩,勝欲還須作後塵。   驚俗眼,吐奇芬。琱龍手亦射雕人。當年策杖行吟處,依舊山樓月色新。

八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寄

鷓鴣天   瑩社銀禧
香港培正中學瑩社諸生,卒業二十五年矣,例行銀禧之禮,晉於元老之列。以余舊曾為師,請贈言弁於紀念專刊。時一九八一年十月十八日。

數上崇樓授古編。頗知儒術不堪傳。生駒(四乏,上四下乏合為一字)駕思千里,霜鶚摶空必九天。   陵谷改,歲華遷。雪泥鴻爪記因緣。於今喜共群英會,回首春風廿五年。

鷓鴣天   過崇安話柳永
一九八六年耶穌誕假期,偕鳴謙及陳煒良夫婦遊武夷山,遂至崇安,柳永家鄉也。

且向崇安訪古城。居人不識柳耆卿。五夫里巷碑猶在,三絕虛名世莫稱。   遊瓦市,倚新聲。花山贏得鬧清明。樂章集埵h桑濮,下里巴人最愛聽。

水調歌頭   重遊泰山二首
十年前戊午長夏,曾遊泰山,作六州歌頭,今年戊辰春,又偕友生來遊。前遊須拾級而上,雖勞其筋骨,而遍覽沿途風光 ,亦足忘疲。今有登山纜車,自中天門至南天門,瞬息便到。

聞說小天下,十載兩登臨。五松依舊迎客,鳥道柏森森。萬壑千巖飛渡,咫尺南天門戶,屐齒喜重尋。絕頂立風露,聊欲淨塵襟 。   眺三島,空八極,赤霞深。謫仙到此,祗盼玉女降仙音。綠髮雙鬟何在,嘆息朱顏都改,達者豈攖心。策杖青崖去,誰與共雲林。

老去興猶在,幽討愛春深。玉頂纔消殘雪,木抄已嗚禽。洞壑崇丘穹石,漢武秦皇陳跡,詞客耐追尋。李杜有佳句,安得與同吟。   北臺月,東海日,大如碪。微塵黍米,坤軸曾不一蹄涔。九點齊州煙景,千古丹崖題詠,坎井自山林。齊物空持論,鄙吝尚縈心。

鷓鴣天   贈羅孚
羅孚以無妄之災。十年不得回港,去歲始放還。昔寫專欄號島居雜文,今號島居新文,多筆伐之篇。
十載京華一笑歸。酒痕依舊滿塵衣,島上新文愈出奇。   揮禿筆,議當時。問君何日始忘機。平生謬作臨淄客,愛管江湖閑是非。

鷓鴣天   乙亥春温哥華作
雲表西征路幾千。何妨安土且重遷。借車載具師東野,ト宅尋山羨稚川。   風颯颯,雨涓涓。櫻花三月試春妍。遊人盡說他鄉好,莫怪他鄉少杜鵑。

鷓鴣天   乙亥秋重臨温哥華作
且住高樓十五層。憑虛疑共鳥飛騰。窗含西嶺千秋雪,門對南温萬戶燈。   拋典籍,謝賓朋。生涯真似坐關僧。新來漸覺沈思懶,欲賦閑居愧未能。

窗含句借杜詩

葉兒樂府

雙調殿前歡
宅後山中遇王振宇翁,方畚土除穢,引水潤花,以老圃為樂事。
驀相逢,雲深有客撫孤松。黃精已趁雨前種。不必奚童,披荊曲徑通,引澗清泉湧,薙草幽花竦。愚公笑我,我笑愚公。

雙調折桂令   庚子重陽
過重陽又是他鄉。楓冷吳江,雁去瀟湘。檻菊愁黃,江臺獨上,誰共壺觴。趁嘯猿無邊落木,問蒹葭幾度清霜。回首蒼茫,百戰乾坤,一水斜陽。

正宮醉太平   烏溪沙即事
小橋石瀨,古木蒼苔,山阿水甸好生涯。利名安在。牧兒將犢門前曬,老翁煨芋村頭賣,幽人種菊酒邊開。行行去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