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曾希穎   潮青閣詩詞    頁:  1..   


曾希穎先生 (1903-1985),1953年至1972年任教聖類斯中學,莫斯科東方大學炮兵科畢業,早年從政,來港後先後執教於拔萃女書院、官立文商專科學校、聯合書院,並於學海書樓講學,以詩詞、書法、丹青聞名,位次「南園今五子」之首。

了菴詞

點絳唇   題粵詞蒐逸
珠海從看,倚聲那落中原後。等閑消受。樂府承平奏。   天際遺音,笙鶴歸來否?餘思舊。斷襟零袖。猶染旗亭酒。

浣溪沙
嶺外詞源一脈留。瓣香心許有千秋。憶江南館海綃樓。   要悟聲家嚴片玉,好從師法問常州。緜緜神理待探求。

碧調相思引   觀舞
掌畔輕盈記夜分。占人懷抱好腰身。自憐微步,羅襪會生塵。   對座轉成天樣遠,迴風難得鬢邊親。兩行紅粉,誰是去年人。

鷓鴣天   入夢和璞翁
幾度長安醉狹斜。賓筵歌酒不愁賒。清詞教唱釵頭鳳,晚鏡看盤鬢底鴉。   留綺夢,送才華。中年百感是天涯 。東風容易巫雲散,未抵迴欄護落花。

鷓鴣天
一片漣漪影太清。扁舟犯雨若為情。死生人約徒心許,離合神光記目成。   停玉盞,倚雲屏。如何夢堣ㄓ孺。那須弱水量蓬島,終負青鸞住碧城。

點絳唇   思紹弼
駐笛津亭,歸舟天際年年誤。故園花樹。春去知誰主。   頭白相思,有恨終黃土。潮來去。望窮烟浦。搖落山川暮。

點絳唇   少颿以緬梔子見貽,頓觸昔日端州游事,餘芬在抱,感慨今昔,爰以短拍酬之。
去蝶逡巡,鼎湖千里還尋到。采香人老。空對巖枝好。   拾取芳菲,囊錦添多少。花應笑。賸宮殘調。商略瓊琚報。

點絳唇   偕肇平山園賞鵑花
澹蕩游情,山園又逐春風到。幾番吟嘯。心事花知道。   去歲來遲,今歲來偏早。依然好。翠圍紅抱。不厭詩人老。

江城子   聞蟬次東坡紀夢韻
風亭歌韻入迷茫。細思量。那能忘。逐客尊前,休更按伊涼。縱是玉箏調柱好,玄鬢薄,易沾霜。      不須落葉感離鄉。倚紗窗。想啼妝。吩咐殘聲,牽夢到伊行。萬一重來江荔畔,持酒勸,醉蘿崗。

浣溪沙
兩度離愁只隔年。惱人春色自難眠。不堪遙夜理吟箋。   孔雀東南分弱羽,高樓西北望歸船。三千客路寸腸牽。

浣溪沙
瀲瀲燈華繞海生。天臺杯酒醉初成。一時意氣漫縱橫。   肺肝雕鐫應自笑,壺觴酬獻不勝情。仰看宵月任孤行。

浣溪沙   不寐和璞翁
客枕工愁睡不宜。百年幾度誤佳時。且將醒眼答芳菲。   桃嫁李婚春寂寞,燕沉鶯悄夜淒其。不如調藥月窗西。

踏莎行   憶懺庵丈次和璞翁
捫蛩高譚,放鶯低話。詞壇幾輩留車馬。春風閑引畫圖開,蕭然人坐危亭下。   鄰笛哀興,黃爐歡謝。盟鷗三兩尋前社。門邊秋樹故青青,而今翻惱重來者。

西江月   次韻璞翁
彩扇影搖月榭,玉箏聲滿花坊。鶯歌燕舞少年場。依約人間天上。   春好偏逢人散,燈殘自怯風狂。辛酸情味自家嘗 。到底為誰惆悵。

蝶戀花
璞翁見影樹開,感懷成拍,索和舊友。因念影樹亭乃堅社故地,昔曾為寫圖,今花發人亡,不禁愴然,次韻答之。
歲歲枝頭紅慣見。對語芳亭,日影低霞繖。箋幅一從和淚卷。鏡中顏色愁回面。   花意應知人去遠。解學春妝,不解邀人轉。碎羽零宮閑倚遍。劉郎賺得腸先斷。

臨江仙   重陽候渡歌和彥老
銷受憑闌閑一霎,渡頭日落昏黃。去年生事直須忙。堤痕窺海水,人意戀空桑。   廿載家山消息斷,況提朋酒重陽。讀君新句百迴腸。影添衰鬢雪,魂返故籬香。

鷓鴣天   秋夜感懷
金井銀屏葉葉秋。夢中歡笑為誰留。移情東海朱絃嬾,恨別西風寶扇羞。   驚玉貌,勸瓊甌。那回銷得按伊州。好天良夜飛軿遠,悵望南雲獨倚樓。

杏花天   和白石道人依璞翁原韻
一春棖觸尋芳誤。繞綠徑,客愁最苦。後期今夕待如何,倦舞。引深杯拚醉度。   留一股。釵鸞竟負。任樓外煙螺隔雨。玉梁雙燕儘呢喃,萬語。似呼人覓夢去。

減字木蘭花
丁未初秋重過授經故地,風景依然,而人事非舊。叔雍長往,感愴彌深。僅成小令,不盡余懷也。
風廊柳綫。惱恨斜陽無計遣。獨自逡巡。不是絃歌婉娩春。   南雲雁絕。夢媮鰴睍祧韙諢C
(用叔雍見寄詞意)槎海沉沉 。未了東坡北望心。

清平樂   感舊
香幃酒罷。肯便戎衣卸。風雪烏拉調戰馬。侈口高談王霸。   昨宵欹枕無眠。壯懷早負籌邊。乍省明妝舊約,白頭吟望年年。
臨歧一語。不悔蹉跎誤。日日爐邊尋醉侶。那管春來春去。   雪中握手牽衣。離亭贈酒當時。解道此生難捨,歸途減却相思。

點絳唇   癸丑春闌,山頂酒店霧中倚此。
六合茫茫,霧埋雲塞天難問。酒邊拚忍。付與啼鵑恨。   花信桐風,驀地吹霜鬢。堪栖隱。萬軍西引。夢堛曮偽}。

南樓令   海濱水園作
時節近清明。行人鵑慣聽。算層陰,幾日迷暝。小立水園花未減,思采筆,賦紅情。   頑老句難成。暮鐘催不停。記良辰賭韻平生。高唱春風徒作意,今輸與,燕和鶯。
 

潮青閣詩

歸來
三年塞外學操刀,爭奈沉冥一世豪。瀚海報書鴻雁迥,天山回馬雪風高。望門元節將焉止,得酒泉明且自陶。剩博赤城夢中見,霞標綽約入詩騷。

窮途
雕蟲射虎技何殊,負氣同看誤壯夫。十萬罪言私激烈,一場春夢太模糊。抱冰盛暑腸猶熱,望旦遙天眼欲枯。最是難忘江湜句,不知詩外盡窮途。

粵垣當道填江使大隄與海珠相連寺前木棉三株僅存其一遽失名勝感而賦此
豈謂英雄浪得名,南離正氣盪天聲。誰教接跡依塵土,可覺臨流失弟兄。水石略無垂釣地,祠堂猶有讀書情
(地為宋李昴英讀書處,後人造文溪祠以紀念之。)還珠滄海知何日,望眼高樓淚欲傾。

邕垣對岸有西園頗饒花木池亭之勝炎徼最佳買醉地也且與故郡酒家同名春遊興闌酒後題壁
五年蠻府跼詩囚,何補名園落遠陬。燕子孤飛難建壘,竹孫尋長欲遮樓。生涯錯作依人計,據亂方增閱世憂。我本雙紅亭上客,莫將觴詠認邕州。
(雙紅乃廣州西園亭名)

荒雞
荒雞夜起獨彷徨,事往奚勞問彼蒼。攬轡范滂終黨錮,失身黃祖枉辭章。方知鬼蜮能人語,直訝峰巒是劍鋩。終古灕江水嗚咽,白雲翹首是何鄉。

高園賞鵑花
山院看花意豈便,城春草木渺風煙。香能聚族空成海,淚與傳聲枉徹天。歸去當歌勞者事,惘然自醉阿誰前。人情各各憐傾國,強為題詩屬杜鵑。

世變
生還事事語難陳,不盡興亡世變新。坐驗功名輸酒盞,翻看江海屬詩人。料量筋力堪行路,抖擻風懷強踏春。開歲花枝渾似舊,梅邊無奈想征塵。

寄潤桐
莫問南園舊酒徒,如今散落侶蓬蒿。嘔心世早憐昌谷,晞髪人誰識謝翱。從此餘生寄滄海,不須危行駭兒曹。別來事事堪腸斷,奚止蘭成歎二毛。

看劍
平生抱負等干莫。入世一意在誅惡。雪澆火煆所不避,七尺焉能耐羈縛。冰天早歲學屠龍,炎徼壯年事驅鱷。南北浪走竟何成,彼蒼見戲亦殊虐。荒亭老兵知者誰,膂力既愆氣猶昨。真知守一百可棄,安用江湖換京洛。少陵高歌手長鑱,託命天涯慰離索。閑來聽濤且酹酒,醉後引臂偶解橐。光寒悄拂閃秋星,音烈輕彈越霜柝。坐看貫日吐白虹,起舞騰空逐黃鶴。萬靈乍觀定神駭,千軍遠指自膽落。正恐仰射驚真宰,還虞俯插創海若。如何身世歎相背,畢竟雌雄欠一角。吳季以之懸墓門,朱雲寧容試鋒鍔。聊堪默對成坐馳,風馬雲車入遼廓。

懷公招飲沙田龍華酒店,即席賦呈
舊游佳處數龍華,綺夢驚回萬樹花。客堿K心總牢落,座中博簺任喧嘩。竹棚日暖堪張席,漁艇波明欲託家。詩境當前誰泚筆,只餘鯨飲向人誇。

偶感次韻賦答潤桐
俯仰茫茫海與天,且將殘淚灑花前。難憑杯酒銷春日,同恨雲山隔墓田。乞食歌姬元可笑,回生方術自堪傳。玉谿匡國終無分,詩句何須待鄭箋。

七月十二日緣山堂晚談呈居素
又領山堂半日便,胡牀分據恣譚天。九霄月窟憑誰探,萬劫池灰待眾填。松影上堦方入夜,秋思如海奈無邊。剩看示疾維摩詰,丈室終藏得自禪。

黃雨亭丈屬題樊昆吾先生蟫紅集
吾鄉數鴻儒,屈指一樊翁。學海先東塾,經術振咸豐。解詁宏經義,嶺表稱二公。晚拜季廉錫,恩命頒天崇。平生樂道心,豈在求榮封。曲肱而飲水,恬然守殘叢。述作信難傳,子孫誰亢宗。故宅本鄰我,每過懷高風。遺著費搜集,不意得蟫紅。海嶠欣捧讀,醰醰忘客中。經史氣四溢,山川羅心胸。絕歎赴京作,韓柳一手同。詞章彼餘事,後學知誰工。我研詩廿年,片語艱追蹤。展卷欲下拜,異代如相逢。雨丈珍鳳毛,梓行意尤隆。寧獨關國故,志操儀潛龍。

過居素東山臺夜話次韻
直上松臺倚碧空,頻來物我自相融。山園過雨泉添活,月地敷牀酒可中。絕羨幽人鄰木石,莫從當代論英雄。而今未斷攀天手,試鼓風輪看始終。

和居素茗樓述懷并次原韻
驟雨飄風晝欲迷,登樓吟望首終低。何傷國士居龍尾,信有天人喻馬 蹏。作祟詩篇終未絕,橫流世議本誰稽。消磨盧陸評茶好,端遣安心藕孔棲。

西林酒座即席示同遊
坐愛虛廊萬綠圍,寺樓難得手同携。蛙聲匝地方鳴夏,塘水浮花欲過溪。四月雨遲妨早稻,故園家破問遺黎。棲心漫說西林好,初地追尋總自迷。

季友招集西林寺賦呈
酒悲禪悅重遊地,暑病欣逢好雨瘳。積翠含陰生晚閣,新泉分脈入荒疇。深杯自賞閑中味,倦客能探物外秋。島上多娛情獨歇,攢眉只合作詩囚。

小荔灣夜泛
樂事偏歸水一方,漫勞清濁辨滄浪。華燈奪月成奇夜,仙侶同舟愛晚妝。轉眼海塵凡幾變,扣舷詩客孰能狂。灣頭往泊垂垂樹,說著離枝總斷腸。

中秋有贈
閱盡山殘與水殘,團圞能占海西灣。別愁安用歌紈扇,晚遇居然返玉環。月底秋心明可鑑,天涯蓬鬢半將斑。大堤風露初涼夜,猶得相攜笑破顏。

抱璞臺
去國吾如醉,傷春夢又遭。養生持酒戒,縱博讓人豪。三月花姿媚,層臺客意高。何年山水窟,對戶剪蓬蒿。

鹿苑
三月嬉春不厭遲,猶能鹿苑對花枝。曲堤截海深藏艇,淡靄籠燈暖護簃。何處禪心明四諦,無端客緒繞千絲。藥欄癡立情如昨,爭奈嫣紅有落時。

登太平山
絕頂空來且放吟,卻輸魚鳥得飛沉。高花大木酬詩地,東海南溟望子心 。(時大兒旅星五兒旅日也)細雨何曾風外斷,好山誰與霧中尋。獨憐茗椀猶吾置,不為春歸廢細斟。

春事
春事沉沉夢幾場,三年妝閣過車忙。閑情休念侯王廟,小店疏林坐夕陽。

青漪蝶廬
萬事隨波剪不歸,蝶廬無改海山圍。林邱逭暑曾三宿,翰墨逢場且一揮能蔽日,劇。翻愛竹陰憐花氣漸熏衣。南園人物閑回首,劫後池灰逐夢飛。
 
次韻答章先生
休言兀傲差若穎,世故羈人老愈緊。天衢騁力負夙心,木榻抱殘對孤影。吏部文章在簡篇,勝情籍湜句同聯。海隅不用嗟流落,能謁南衡我亦賢。

海景酒店口占
波展文羅闊,沙生露蕊光。春池違謝客,靈瑟夢錢郎。閑送鴛鴦隊,深傾琥珀觴。萬千嬉淺水,難發少年狂。

赤柱酒畔次韻懷公
海山盤赤柱,倦客眼能開。沙細迷禪悟,潮高動霸才。陰晴休自卜,離合已相哀。有口誰譚世,蛤蜊薦此杯。

空桑夢語
一擲陰符不計年,英雄送老賴丹鉛。昨宵忽作飛揚夢,匹馬西風過富川。富川
蠻府無功遣壯年,花橋幽夢久成煙。客中處處青山好,祇欠蒲庵作畫禪。花橋
高詠紅綿愛越臺,茫茫雲水念花開。逝川自是無歸日,不似春風得再來。越臺
蒲澗廉泉掛翠微,孤兒誓墓不勝悲。至人誰信真無夢,携淚依然過鄭祠。白雲
一舸橫江載酒徒,僧樓鬥韻恣歌呼。豪情莫謂今銷盡,秋夢年年上鼎湖。鼎湖
松溪晚送搗衣聲,試手山泉冷似冰。驢背夕陽黃葉路,秘魔崖近與誰登。西苑
離宮月上斷鳴蛙,臺榭空尋賣酒家。坐對紅衣才思盡,一池秋藕尚餘花。保定蓮池
天際飛來日未殘,江波容與繞孱顏。千秋悵望東坡遠,猶有詩人禮峽山。峽山
湖水湖風一櫂輕,雲間寶塔記西泠。莫將馬夏嘲邊角,留得殘山入眼青。西泠
水陌殘荷萬柄垂,營門柳老不飄絲。三遷莊舍都難認,惟有笳聲似舊時。南苑
思鄉乞酒因尋夢,有夢翻贏醒後哀。何似大雄得元覺,既無歸去亦無來。夢回有悟

湛銓示詩依韻贈之
入世原非我輩宜,觸藩終悟角其羸。十年志氣銷詩卷,獨客光陰付繭絲。定是居夷邴根矩,何須置驛鄭當時。悞人歲事呵山鬼,天意煩君更卜之。

季友以亂世嫦娥粵劇詩見示乃感於歌者芳娘作也讀竟輒憶同社相攜過飲妝閣怱怱又已一歲惘然次韻和之
萬疊悲歡那計年,難忘詞客賦遊仙。作癡苦覓荒唐夢,守缺餘窺上下弦。桂殿影孤心不悔,梨園譜換涕誰先。
(來詩提及少日曾閱梅郎嫦娥奔月京劇)黃河遠上君家句,休遣旗亭久寂然。

聽粵劇播音
閑坐每相親,聞聲不見人。沉吟傷法曲,恍惚見歌塵。已有知音者,何須到眼真。花花今世界,一瞥易成陳。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