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近代詩選   頁:  1..  2..  3..   4..  5..  6..  7..  8..



林則徐  
(1785-1850)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力微任重久神疲,再謁衰庸定不支。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謫居正是君恩厚,養拙剛於戍卒宜。戲與山妻談故事,試吟斷送老頭皮。

出嘉峪關感賦
嚴關百尺界天西,萬里征人駐馬蹄。飛閣遙連秦樹直,繚垣斜壓隴雲低。 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蒼茫入望迷。誰道崤函千古險,回看只見一丸泥。

即目  
(嘉慶二十四年(1819)作者赴任雲南途經貴州境所作。詩中刻畫出我國西南群山的高
峻雄奇的感受,并表了作者廣隍滲暋)
萬笏尖中路漸成,遠看如削近還平。不知身與諸天接,珜Y雲從下界生。 飛瀑正拖千障雨,斜陽先放一峰晴。眼前直覺群山小,羅列兒孫未得名。

程玉樵方伯德潤餞予蘭州藩廨之若己有園,次韻奉謝  其一
(道光二十二年(1842)九月,作者充軍伊犁,途經蘭州,甘肅布政使程德潤設宴餞別并贈詩 ,此為酬答之作,
抒發作者憂慮時局,不忘抗敵情懷)
我無長策靖蠻氛,愧說樓船練水軍。聞道狼貪今漸戢,須防蠶食念猶紛。 白頭合對天山雪,赤手誰摩嶺海雲。多謝新詩勝珠玉,難禁傷別杜司勛。

次韻答陳子茂德培   其一
(作者離蘭州西行時,友人陳德培遠送至╪{,并贈詩惜別,此為酬謝。詩中抒發充軍心情和對國事關切)

送我╪{十日程,自驅薄笨短轅輕。高談痛飲同西笑,切憤沉吟擬北征。 小丑跳梁誰殄滅,中原攬轡望澄清。關山萬里殘宵夢,猶聽江東戰鼓聲。

石達開   (1831-1863)

白龍洞題壁
挺身登峻嶺,舉目照遙空。狾繸R天帝,移民復古風。 臨軍稱將勇,玩洞羨詩雄。劍氣}星斗,文光射日虹。

駐軍大定與苗胞歡聚即席賦詩
千夥明珠一瓮收,君王到比也低頭。五岳抱住擎天柱,吸盡黃河水倒流。

曾國藩

歲暮雜感
去年此際賦長征,豪氣思屠大海鯨。湖上三更邀月飲,天邊萬嶺挾舟行。 竟將雲夢吞如芥,未信君山剷不平。偏是東皇來去易,又吹草綠滿蓬瀛。

有為   (1858-1927)   

秋登越王台
秋風立馬越王臺,混混龍蛇最可哀。十七史從何說起,三千劫幾歷輪回。 腐儒心事呼天問,大地山河跨海來。臨睨飛雲橫八表,豈無倚劍嘆雄才。

過昌平城望居庸關
城堞逶迤萬紅,西山岧嵽霽明虹。雲垂大野鷹盤勢,地展平原駿展風。 永夜駝鈴傳塞上,極天樹影遞關東。時平堡堠生青草,欲出軍都吊鬼雄。

出都留別諸公   五首之一
天龍作騎萬靈從,獨立飛來縹緲峰。懷抱芳馨蘭一握,縱橫宇合暮千重。 眼中戰國成滼嚏A海內人才孰滅s,撫劍長號歸去也,千山風雨嘯青鋒。

讀史記刺客傳
封狼當道孤囿嚏A竟賣中原起沸波。遷史憤心尊聶政,泉明詩虃}荊軻。 要離有冢誰能近,博浪無槌可奈何。羞甚蒼生四百兆,豈聞一客劍橫磨。

己酉除夕前二日酬梁任公弟寄詩并電問疾六章
又為黨錮號康梁,廿載齊飛攬大荒。同入虞淵援墜日,共思宣室泣先皇。 神州沉矣哀哀劫,吾道非耶莽莽傷。共笑屠城寧誤學,殊方餓死可悲涼。

登萬里長城
漢時關塞重盧城,立馬長城第一峰。日暮長河盤大漠,天晴外部數疆封。 清時堡堠傳烽靜,出塞山川作勢雄。百萬控弦嗟往事,一鞭冷月踏居庸。

譚嗣同

晨登衡岳祝融峰
身高殊不覺,四顧乃無峰。但有浮雲度,時時一蕩胸。地沉星盡沒,天躍日初熔, 半勺洞庭水,秋寒欲起龍。

潼關
終古高雲簇此城,秋風吹散馬蹄聲。河流大野猶嫌束,山入潼關不解平。

獄中題壁
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e兩昆侖。

夜成
苦月霜林微有陰,燈寒欲雪夜鐘深。此時危坐管寧榻,抱膝乃為梁父吟。 斗酒縱橫天下事,名山風雨百年心。擁書兀兀了無睡,起聽五更孤角沉。

和仙槎(即饒仙槎,作者友人)除夕感懷四篇并序   其一
年華世事兩迷離,敢道中原鹿死誰。自向冰天煉奇骨,暫教佳句屬通眉。 無端歌哭因長夜,婪尾陰陽剩此時。有約聞雞同起舞,燈前轉恨漏聲遲。

望海潮   自題小像     詞一首
曾經滄海,又來沙漠,四千里外關河。骨相空談,腸輪自轉,回頭十八年過。春夢
醒來麼。對春帆細雨,獨自吟哦。惟有瓶花,數枝相伴不須多。   寒江才脫漁蓑,
剩風塵面貌,自看如何。鑒不因人,形還問影,豈緣酒後顏酡。拔劍欲高歌,有幾
根俠骨,禁得揉搓。忽說此人是我,睜眼細瞧科。

梁啟超

自勵
獻身甘作萬矢的,著論求為百世師。誓起民權移舊俗,更研哲理牖新知。 十年以後當思我,舉國猶狂欲語誰。世界無窮願無盡,海天寥廓立多時。

太平洋遇雨
一雨縱橫~二洲,浪淘天地入東流。瓴l人物淘難盡,又挾風雷作遠游。

讀陸放翁集
詩界千年靡靡風,兵魂銷盡國魂空。集中什九從軍樂,~古男兒一放翁。

賀新郎
昨夜東風堙A忍回首,月明故國,淒涼到此。鶉首賜秦尋常夢,莫是鈞天沉醉。 也不管,人間憔悴。落日長煙關塞黑,望陰山,鐵騎縱橫地。漢幟拔,鼓聲死。    物華依舊山河異。是誰家,莊嚴臥榻,盡伊鼾睡。不信千年神明胄,一個更無男子。問春水,干卿何事。我自傷心人不見,訪明夷,別有英雄淚。雞聲亂, 劍光起。

金縷曲   丁末五月歸國,旋復東渡,卻寄滬上諸子
瀚海飄流燕 ,乍歸來,依依難認,舊家庭院。惟有年時芳儔在,一例差池雙剪。 相對向,陽淒怨 。欲訴奇愁無可訴,算興亡,已慣司空見。忍拋得,淚如芋C     故巢似與人留戀。最多情,欲粘還墜,落泥片片。我自殷勤銜來補,珍重斷紅猶軟。又生恐,重帘不卷。十二曲闌春寂寂,隔蓬山,何處窺人面。休更問, 恨深淺。

秋瑾   更多秋瑾作品

黃海舟中日人索句,并見日俄戰爭地圖
萬里乘風去復來,隻身東海挾春雷。忍看圖畫移顏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濁酒不銷憂國淚,救時應仗出群才。拼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

寶刀歌
漢家宮闕斜陽堙A五千餘年古國死。一睡沉沉數百年,大家不識做奴唌C
憶昔我祖名軒轅,發祥根據在昆侖。辟地黃河及長江,大刀霍霍定中原。
痛哭梅山可奈可,帝城荊棘埋銅駝。幾番回首望京華,亡國悲歌涕淚多。
北上聯軍八國眾,把我江山又贈送。白鬼西來做警鐘,漢人惊破奴才夢。
主人贈我金錯刀,我今得此心雄豪。赤鐵主義當今日,百萬頭顱等一毛。
沐日浴月百寶光,輕生七尺何昂藏。誓將死堥D生路,世界和平賴武裝。
p觀荊軻作秦客,圖窮匕首見盈尺。殿前一擊雖不中,已奪專制魔王魄。
我欲隻手援祖國,奴種流傳遍禹域。心死人人奈爾何,援筆作此寶刀歌。
寶刀之歌壯肝胆,死國靈魂喚起多。寶刀俠骨孰與儔,平生了了舊恩仇。
莫嫌赤鐵非英物,救國奇功賴爾收。原從兹以天地為爐,陰陽為炭兮,鐵聚六洲。
鑄造出千柄萬柄寶刀兮,澄清神州。上繼我祖黄帝赫赫之威名兮,一洗數千數

百年國史之奇羞。(梅山,疑為煤山之誤)

鷓鴣天
祖國沉淪感不禁,閑來海外覓知音。金甌已缺終須補,為國犧牲敢惜身。  嗟險阻,嘆飄零。關山萬里作雄行。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
 
滿江紅
小住京華,早又是,中秋佳節。為籬下,黃花開遍,秋容如拭。四面楚歌終破楚, 八年風味同思浙。苦將儂,L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狺鞢A男兒烈。算平生肝e,常因人熱。俗子胸襟誰識我,英雄末路當磨折。莽紅塵, 何處覓知音,青衫濕。

馬君武

去國辭
黑龍王氣黯然銷,莽莽神州革命潮。甘以清流蒙黨禍,恥於亡國作文豪。 鳥魚驚恐聞鈞樂,恩怨模糊問佩刀。行矣高丘更無女,頻年吳市倦吹簫。

黃侃

庚午清明偕門人潘重規仲子念田行鐘山下至蔣廟還泛後湖得詩
兔窟龍盤竟不分,丹崖碧嶺總如焚。六朝王氣餘春草,一片宮笆嚗И部C 石表巍峨何代冢,玉衣靈爽舊時君。桃花無數紅如血,漠漠川原日自曛。

柳棄疾

吊鑒湖女士
飲刃匆匆別鑒湖,秋風秋雨血模糊。填平滄海憐精衛,啼斷空山泣鷓鴣。 馬革裹屍原不負,蛾眉短命竟何如。咩g莫把沉冤雪,十日揚州抵得無。
漫說飛天六月霜,珠沉玉碎不須傷。已拼俠骨成孤注,贏得英名震萬方。 碧血摧殘酬祖國,怒潮鳴咽怨錢塘。于祠岳廟中間路,留取荒墳葬女郎。

李叔同   更多李叔同作品

滿江紅  一九一三年
皎皎昆侖,山頂月,有人長嘯。看囊底,寶刀如雪,恩仇多少。雙手烈開鼷鼠e, 寸金鑄出民權腦,算此生不負是男兒,頭顱好。   荊軻墓,咸陽道。聶政死,尸骸暴。盡大江東去,餘情還繞。魂魄化成精衛鳥,血花濺作紅心草。看從今一恩n山河, 英雄造。

朱考臧   (1857-1931)   字祖謀, 字古微,號彊村        更多朱考臧作品

浣溪沙
獨鳥}波去意閑,壞霞如赭水如牋。為誰無盡寫江天。   并舫風弦彈月上, 當窗山髻挽雲還,獨經行處未荒寒。
翠阜紅晪貝云鵅A阻風滋味暫時生。水窗官燭淚縱橫。   禪悅新耽如有會, 酒悲突起總無名,長川孤月向誰明。

 
減字木蘭花   舟溯湟江,風兩淒戾,交舊存悀孚P,紛有所觸。輒綴短韻,適踵(八哀),非事詮釋也。
盟鷗知否,身是江湖垂釣手。不夢黃梁,卷地秋濤殷臥床。   楚宮疑事,天上人間 空雪涕。誰詔巫陽,披髮中宵下大荒。

鷓鴣天   庚子歲除
似水清尊照鬢華,尊前人易老天涯。酒腸芒角森如戟,吟筆冰霜慘不花。   拋枕坐, 卷書嗟。莫嫌啼煞後棲鴉。燭花紅換人間世,山色青回夢堮a。

鷓鴣天   九日,豐宜門外過裴h別業
野水斜橋又一時,愁心空訴故鷗知。淒迷南郭垂鞭過,清苦西峰側帽窺。   新雪涕,舊弦詩。愔愔門館蝶來稀。紅萸白菊渾無恙,只是風前有所思。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