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李景康(鳳坡)    頁:  1..   


李景康(1890~1960),字銘琛,號鳳坡,又號青山道侶,齋曰百壺山館。廣東南海人。

李景康先生(一八九零至一九六零),號鳳坡,齋曰「百壺山館」。廣東南海人。香港大學文科畢業,一九二六至一九四二年任香港官立漢文中學(後更名金文泰中學)校長,致力倡導中文教育。李氏舊學深醇,戰後主持學海書樓及碩果社,活躍粵港文壇四十年。

滿江紅   鳥聲
曉夢剛回,正庭院,杏脂狼藉。香乍裊,沉沉花氣,冷衾難覓。聲碎翻殘楊柳態,露涼侵淺𨢕醿色。羨玉禽游戲鬧春妍,堦苔碧。   香蝶瘦,闌干寂。思鳥倦,風塵息。似憐芳有意護紅無力。巧轉如聞瑤瑟怨,頻啼每破珠簾入。又遠山微喚不如歸,徒相憶。

浣溪沙
己卯歲鳳廷畫盟以梅花手卷見贈,喪亂之餘,庚寅仲冬偶於舊笥中檢得之,因題一闋。
香雪遙天夢奡M。湘簾玉案費沉吟。惜花愁盡一春心。   展卷乍憐寒影瘦,倚妝猶記粉牆陰。飄零風信到如今。

浪淘沙
偉伯茂才栖隱負暄山館,昔年嘗與招宜人手植梅花兩株。宜人逝後,茂才每覩花開,輒興寡鵠離鸞之感,因填此闋以誌其事。
寒豔壓雕闌,秀嬝屏山。記曾携手補苔還。月下貪看雙影秀,忘却衣單。   回首幾春殘,綺夢闌珊。露枝霜萼認朱顏。惆悵詩人今老去 ,踽踽花間。

酷相思   蕉窗秋雨
寂寂蕭齋簾外地。冉冉綠,天猶媚。奈淅淅敲窗零雨至。半睡半醒難寐。一滴一分秋意。   滴到蕉心寒也未。憐舞袖,伶俜翠。況著箇寒蛩鳴欲膩。似怨似愁情緒。幾夕幾番憔悴。

菩薩蠻   題李香君畫象
媚香樓畔秦淮水。當年猶染胭脂膩。中有倚樓人。意真情更真。   玉驄留不住。夢逐侯生去 。團扇恨悠悠。桃花點點愁。

臨江仙   春夜
憶惜海珠堤畔夜,畫船燈火笙歌。疏星殘月滯明河。桃腮紅暈酒,柳眼媚橫波。   一自干戈鄉夢斷,江湖依舊蹉跎。靈襟逸氣漸消磨。隔簾春雨細,欹枕峭寒多。

菩薩蠻   暮春
柳條深護鶯聲嬾。綺窗倦繡傷春晚。花片落依依。乍驚雙蝶飛。   玉鐺緘札渺。照眼青梅小 。影事感如烟。況當春可憐。

念奴嬌   銅爵臺瓦硯
漳江東去,有漁村,荻港分飛鷗露。羽換宮移,銅爵渺,何處魏家陵樹。笙妓香消,針神玉殞,無計朱顏駐。霜華片瓦 ,竟逃千刧如故。   天末幾度相携,縑緗細裹記。頻年珍護,呵氣成雲,欺礎潤,偶爾摩挲不住。竹露輕研,松煙初試,宜寫陳王賦。案頭清供,助予閒覓詩句。

蝶戀花   春日
澹蕩薰風春草淺。無定陰晴,細雨千絲軟。品綠評紅嫌晝短,不辭鎮日湘簾捲。   欲寄閒情憑酒盞。花落花開,歲歲花經眼。錦瑟年華難再返,賞心莫待芳菲晚。
猶記荔灣清晝永。俊侶湖船,照澈驚鴻影。柳外輕煙花欲瞑,半篙春水銀雲冷。   微醉玉簫吹不醒。紅袖當筵,酒陣還重整。擘盡鸞牋更漏逈,依稀往事難重省。
縷縷鵝黃撩意緒。繡幕樓頭,忍見消魂樹。人自尋春花底去,那知春在垂楊處。   遍地殘紅香砌聚。狼藉東風,更值廉纖雨。鸝唱芳隣聲太絮,愁聽百囀難成句。
薄霧微寒猶未曉。綠蔭窗前,細碎聞啼鳥。夢媄h人情更悄,玉緘屢誤歸期渺。   淚說雕鞍游冶道。百草千花,祗念家山好。風信幾番春欲老,思量却自尋煩惱。

青玉案   秋千
年時偶踏芳園絮。祗縱目,花飛處。澹蕩薰風香欲住。玉階苔淺,舄痕微步,蜂逐鞦韆路。   畫欄曲曲垂楊護,紫燕呢喃和鶯語。不見青娥携俊侶,意消春減,架空人去,惆悵黃昏雨。

酷相思   題金荃集
側艷清才原不朽。覓秀句,憑叉手。况玉軫金徽稱祭酒。寫景也詞華茂。寄慨也詞華茂。   可奈文章憎命久。只付予,章臺柳。李段恰教成摯友。場屋也終難偶。雲路也終難偶。

蝶戀花   惜別
滿苑芳春旖旎 。姹紫嫣紅,釀就東風醉。別意柔情驚夢寐,臨歧怎奈人憔悴。   紅燭昨宵餘涕淚。破曉鶯啼,宛轉相憐意。他日玉璫時遠寄,天涯寫盡相思字。

踏莎行   曉妝
花影移簾,鶯聲啼曙。垂楊低護春深處。綺窗風細倦梳妝,鏡臺靜對餘香駐。   髻挽巫雲,眸盈秋露。鉛華輕淡如脂傅。東風桃李倍消魂,闌干細認分携路。

西江月   高樓
水繞羅裙碧淺,山環翠帶煙濃。岑樓百尺臥元龍。何處玉人簫弄。   曾下珠簾聽雨,更憑綺檻迎風 。遣懷高唱大江東。眼底波濤飛動。

蝶戀花   新荷
十里池塘來翠鳥。彌望田田,初放新荷小。髣髴凌波微步悄,清風朗月花舒笑。   逸艷亭亭塵𡏖表。魚浪吹香,顆顆明珠耀。萬點青萍浮碧繞,鴛鴦好夢忘昏曉。

鷓鴣天   懷舊
消盡心魂與夢魂。橫塘空記舊巢痕。柳條金嫩東風軟,彷彿華鬘自在身。   傷燕語,念鷗盟 。粘天芳草渺無垠。依稀羅襪經行處,更恨飛花減却春。

憶秦娥   問菊
重簾捲,婷婷帝女霜痕淺。霜痕淺。淡妝明艷,西風裁剪。   眾芳零落凉宵短 ,靈筠靖節風流遠。風流遠。愁心何託,此情誰遣。

曲江橋步月
江橋如練跨千尺。江水初生江月白。兩隄煙艇寂無人,萬頃寒光照孤客。仰觀俯察皆通明。琉璃璀璨無繁星。羣山欲睡列環堵,破空野鶴聞風聲。昔年坡公玩山月,山高月小初賦成 。抑知山小月殊大,舉頭萬國憐精英。況復須彌納芥子,一粟聊見詩人情。我來躑躅行且歌。耿耿玉兔橫天河。人間今夕竟何世,縱橫胡騎酣干戈。田園摧毁老弱死,載途餓莩恆沙多 。青天碧海豈無覩,此心夜夜將云何。姮娥冷寂笑欲語,似云治亂如穿梭。自從后羿盜靈藥,滄桑萬劫同消磨。興亡百載剎那耳,古今一瞬無殊科。變遷陵谷亦何有,祇憐塵世傷天和 。我聆此語煩憂蠲。灑然胸次如忘荃。月逢三五有圓缺,人間何處思求全。惟聞月洞二萬八千戶,安得廣寒之府成金仙。人生隨境貴自適,斯橋風月原無邊。時艱珠斗米一石,此風此月何須錢 。立盡江風衣袂薄。素月送行原不惡。游鱗橋下尚悠然,穆穆金波映山郭。

雜詠六首
柴門流水野人居,鳥語風簷一起予。休向君平問消息,古來遷徙有繩樞。   蓬居
何緣消盡此生愁,彈指人天幾度遊。轉眼華胥復塵世,儘將齊物悟莊周。   暈厥
翠葉分行野蔌新,曉煙和露護籬根。香坭半畝苔痕淡,自汲寒泉灑綠雲。   灌園
鋤霜待雨點春蔬,拾翠群兒笑語和。一事生平原記取,菜根風味士夫多。   鋤坭
鸘裘典盡非關酒,升斗隣翁且問津。可笑平生說匡濟,豈知柴米是經綸。   貸米

(原書僅五首)

附抵香港數首

曲江武臨原謁張文獻公墓
荒山寥落舊江村,尚有豐碑壠首存。一鑑儘垂千載業,孤鴻今逝九重原。鈴淋蜀道思賢相,官靳河湟忤至尊。風度祗今傳嶺海,墓門展拜更祠門。

丙戌季春抵港上書裕吾將軍辭機要主任感賦
瑣尾三南日,栖惶客子魂。自慙非國士,乃荷進賢恩。去魯情何限,投荒夢再温。春風吹燕急,空戀舊巢痕。

奉和偉伯丈見贈元韵
老去韋郎亦壯哉,悼亡潘岳減丰裁。頻年飫我飄零味,三峽輸君倒瀉才。喜值新壇競旗鼓,(聞碩果詩社繼起)無多舊雨感樽罍。歸來海角高吟地,刧換滄桑又一回。

奉酬量行兄見贈元韵
骨相非侯數已奇,賈生痛哭是吾師。關山飽歷空餘喟,鞍馬艱危祗有詩。亂世功名原嚼蠟,蕭牆國步欲輸棋。當年俊侶吟哦地,幾度鸞飄繫客思。

戰後香港重見杜鵑
當年照眼蘭成感,廢壘春回復見君。海角山隈仍作客,風枝露葉倍愁人。根移蜀道天涯夢,花綻殷郎刧後身。碧血可憐空灑處,萬紅淒怨向誰論。

香江吟草

香港亂後弔宋皇台遺址
壞空已證牟尼論,成住徒思輦路塵。遺迹幾經滄海變,荒臺重歷刦灰新。蘼蕪尚厄鰕夷禍,片石難留帝子魂。一度登臨一回首 ,翠華誰問水之濱。

落花二首
畫檐風軟意悠悠,墜粉飄紅眼底留。燕帶遊絲三月暮,蜂粘落蕊一庭幽。聽殘鶯子翻嬌舌,坐看魚兒唼綠漚。滿院芳菲憐昨夢,垂楊堤外是春愁。
花柔玉醉是耶非,碧草黏天夕照微。回首鞭絲香作陣,驚心錦瑟幻成癡。魂消片片迷歸路,春去家家怨落時。寄語東風莫惆悵,江南雪蓋是芳期。

張文獻公九齡
丹誠匡濟豈無人,社稷安危繫一身。藩鎮懸知他日禍,椒房猶弭十年爭。枉留金鑑先司馬,竟見朝廷進佞臣。聞道思公風度美,何如側席問蒼生。

余襄公靖
拾年征戍勞儒將,六郡辛勤仰召棠。歸里尚存高世志,抗章先凛進賢方。知交曠代推文正,功業平分有武襄。三百年間論伯仲,曲江風采兩相望。

李忠簡公昴英
南方閒氣稱威鳳,北闕彈章挽御袍。秋鶴風神終養晦,山癯襟抱豈鳴高。城危幾度昭肝膽,里隱非關惜羽毛。星隕楚庭瞻宋祚,珠江祠廟有驚濤。

崔清獻公與之
珠崖已著澄清錄,蜀道尤思鑄范金。二獻大名垂宇宙,三賢何意共苔岑。青鐙白髮當年戍,澗石蒲泉故里尋。一首箴銘一遺表,如公無媿老臣心。

陳文恭公獻章
紫水黃雲任卷舒,江千月下一癯儒。天人證處惟無我,糟粕忘懷豈在書。碧玉獨揚濂洛緒,風詩猶痛蓼莪餘。真儒自是能忠孝,空見蒲輪似傳車。

湛文簡公若水
學衍江門少宦情,樵西風範擅高名。鳶魚默會知機趣,骨肉相親感友生。一序竟虛廊下祀,三千應慰道南行。大賢相左同朱陸,離合揚鑣有二明。

邱文莊公濬
望重南州半壁天,迴翔殿閣想當年。臬鳴尚惜難求友,學富猶譏未貫錢。京國文風尊祭酒,珠崖禋祀配坡仙。白頭傅相珍遺籍,刻意重搜內府篇。

海忠介公瑞
權倖惡聞强項語,肅皇終恕逆麟批。丰裁整峻非要譽,浩氣常存欲救時。萬世功勳驚按院,一區舊第老臺司。獨憐異論違尼父,泰伯猶慚至德辭。

陳文忠公子壯
擁立紛紜局已殘,一門忠孝古今難。南園復社風流歇,東粵持危淚涕斑。賸有高門齊閣部,儘將餘烈繼文山。劇憐四海相望日,海燕移巢去不還。

黎忠愍公遂球
物望公車幾度回,秣陵曾占牡丹g。百年翼軫留雄鬼,數卷蓮鬚亦俊才。一死陳黎師友誼,孤城楊萬古今哀。嶺南風韻消沉盡,花塚雲山有落梅。

燕昭黃金臺
昭王好士心,千金市駿骨。至今易水間,雄風尚清發。招奇攬異世豈難,推心置腹終易忽。樂君不拜齊王封,昭王誅佞讒言歇。明良不在黃金多,成敗之間不容髮。惠王繼世豈無臺。樂君一去不復回 。荒臺莽莽易水咽,幽燕將士空懷才。

項羽戲馬臺
項王歸故鄉,衣錦兼戲馬。輕自棄關中,乃出婁敬下。拔山蓋世垓下歌。騅逝虞兮可奈何。祗餘臺畔青青草。名馬美人終莫保。

嚴子陵釣臺
帝王起布衣,寇鄧足齊治。羣帥且爭功,樹下立馮異。笠屐一故人,官高豈無忌。日月既已出,爝火應自棄。嚴瀨一釣竿,胸襟豁蒼翠。寧辭冠帶覊,庶遂羊裘志 。泱泱臺下流,誰會其中意。

聽蜀客吳純白漁樵問答雅奏
薰風入小樓,野翠自悠悠。孤棹寒江意,深山落木秋。霜絃咽歸雁,冷調欲盟鷗。故國望天末,瀟瀟雲水愁。

丙戌除タ
一年憂患今宵盡,萬點春光待曉來。塵事驟如花過眼,苟安聊復酒盈杯。無多鬧市干戈後,儘有陽和宇宙回。微醉鐙前仍看劍,故山蕪穢待君開。

丁亥元旦
細雨重樓外,千山潤物新。客來欣亂後,花放欲看頻。日影初窺午,天心每向春。歲華鬧兒女,徒感未歸人。

竹影
粉壁瀟瀟取次看,一春雪意滿琅央C宵深漫向姮娥舞,天上人間兩處寒。

苔痕
好風連日蕩春陰,綠轉空階造物心。世外自饒丘壑意,故山綦履費重尋。

羊城懷古
湯湯珠水入微茫,左纛稱雄事已荒。祗見極邊尊漢宋,終憐南海盛冠裳。層城尚有風雲氣,蜃市難回日月光。畢竟黃花空灑血,且憑秋草奠椒漿。

有贈
彷彿華鬘自在身,未言將別已銷魂。昨宵鏡堹d殘影,他日花前怯好春。珠箔香沉癡蝶怨,玉簫聲緩翠蛾顰。劉郎已是傷飄泊,錦帳何因得再温。

秋望
海外笙歌地,油然獨倚樓。白雲回望處,寥落故山秋。

夜坐
月色自來去,悠悠成古今。秋風侵客座,吹動故園心。

初寒
陣陣微寒送暮秋,頻年許汜怯登樓。心如凋葉閒無着,世似孤蓬任自浮。去國未忘辭寒雁,携家常感逐波鷗。此身已拚同沮溺,寧忍沉酣學阮劉。

論詩絕句十五首

新城絕句擅當時,香象羚羊別有思。畢竟姜夔舊風格,諱言南渡說唐詩。   王漁洋
長篇眾體欲包羅,百尺竿頭擬更過。費盡拔山扛鼎力,情兼好愛亦求多。   朱竹垞
天馬游龍任驟馳,飴山無限
陶思 。儘教磅礴風雲氣,付與千山萬壑知。   趙秋谷
風行水上亦悠哉,妙處原來性地來。儘與坡仙分一席,白頭供奉是清才。   查初白
近體清華擅古音,輞川何意復鳴琴。新城壇坫稱雄日,應與萊陽有會心。   宋荔裳
何妨餘緒作詩人,信手儒生自有真。樂府尚饒忠厚意,未將風雅染緇塵。   施愚山
盛年清麗晚蒼涼,一曲圓圓亦自傷。祗欠先賢雄直氣,淮南鷄犬枉相望。   吳梅村
當塗清望想依稀,忠孝纏綿嫁女辭。博得千秋恣褒貶,柳娘風義絳雲詩。   錢牧齋
窮搜古意入新聲,琢肺雕肝見典型。雖是龍門費疏鑿,黃河萬地地中行。   梁藥亭
雄關紫塞歷征鞍,筆挾風霜雨雪寒。終是嶺南存正氣,黍離麥秀此中看。   屈翁山
江山無地散清愁,思入風雲骨力遒。何限傷今懷古意,杜陵秋興在夔州。   陳獨漉
冰雪聰明總不如,九天曾讀上清書。漫言才調傳鸚鵡,琴石相親足起予。   鄺雪海

性靈獨主擅清華,自詡東南第一家。若把精金淘冶後,也應春色占梅花。   袁簡齋
散朗風神似晉賢,遺篇雅正亦精研。先生甘作詞人老,總與倉山合比肩。   蔣心餘
別才未具枉酸辛,史筆探微尚可人。時值蔣袁爭晉楚,此君端合作陪臣。   趟甌北

紅菊
紅妝翠袖不勝情,栗里枝頭醉未醒。青女霜中輸獨艷,籬東微笑許飛瓊。

陳荊鴻   贈李鳳坡
海隅重掃舊巢痕,閱盡滄桑語更温。亂日詩篇傳象郡,故家聲價重龍門。藏將書架琳琅滿,搜得砂壺仔細論。猶是衣冠南海地,未妨酬唱共清尊。

潘小磐   呈李鳳坡丈
温柔風旨託微吟,老向滄桑轉鬱沈。萬感入詩都作史,十年樹木已成林。未忘鐵馬關山夢,猶有蒼生霖雨心。一序樊南聲價重,滄洲歲晚許題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