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陳湛銓  修竹園詩  頁:  1..   


陳湛銓 1940 與夫人陳琇琦 1980 1985

陳湛銓(1916-1986),少字青萍,號修竹園主人。廣東新會人。畢業於中山大學中文系,即獲張雲校長聘任校長室秘書兼講師。歷任中山大學、上海大夏大學、廣州珠海大學教授及香港聯合、經緯、浸會、嶺南等書院中文系主任。曾與一眾友好創辦經緯書院,並任監督及校長。著有《周易講疏》、《莊學述要》、《陶淵明詩文述》、《詩品補注》、《杜詩編年選注》、《蘇東坡編年詩選講疏》、《元遺山論詩絕句講疏》、《修竹園詩前集》、《修竹園近詩》、《修竹園詩二集》、《修竹園詩三集》、《修竹園叢稿》、《香港學海書樓陳湛銓先生講學集》等。                                                                                                                                                                            

越秀山重游偕伍宗法
物情那不辨興亡,疏落寒花尚斂香。山氣陡傾三面秀,天風吹散十年狂。感深今作艱行坐,人與榕棉各老蒼。志士苦心誰解得,固應文字日荒唐。

此詩是1946年回粵贈友之作。

香港探舊不遇
道左層樓夕照明,呼門深待激春聲。昂頭未許簪花得,袖手真疑抱夢行。海市沸騰天欲裂,壯心飛動氣全橫。無窮無盡人間累,分守殘經了此生。

登六榕寺最高層
絕頂浮屠高可攀,飄風忽忽破禪關。望中是物皆何相,亂堿嶁迨ㄜ@閑。日逐野塵非面目,天留吾手寫江山。人間功果須真了,舊境靈虛未暇還。

丁亥歲闌答寂園紹弼見貽之作
分明道勝意還疑,想入無生更有悲。壁縫著蝸居豈穩,杯心呼影此為誰。瓶花忍凍開難媚,霜月驚風行故遲。虧汝兵餘世間客,資糧擺落只謀詩。

1947年作

尖沙咀夜渡
星火難分山上天,殘冬長夜對茫然。驚濤恍在胸中湧,缺月留看劫後園。默乞春君酬宿約,欲揮風馬入無邊。如何錯踏人間路,更坐黃牛上水船。

夜望
燈火交加雀鼠譁,樓臺疏密各誰家。香車騷動群爭寂,星漢橫流那見涯。善道晦明天上月,傾城榮瘁雨中花。吾生自有無窮在,錦瑟何曾怨歲華。

勞天庇寫陳湛銓詩:

霸儒
余以為在今日橫流中,如出周程張朱之醇儒,實不足以興絕學,要弘吾道,都須霸儒。蓋遏惡戡姦,似非天地温厚之仁氣所能勝也。
修作園空夢也無,雙鐙朗照亦何須。舊鄉人已成生客,窮海天教出霸儒。星爛月明聊一望,風吹雨打待前驅。虛窗又見微微白,猶執餘篇當虎符。

熊十力
歸儒熊十力,晚歲有深編。大士真龍象,長風滿海天。名高人不死,地極世空傳。精一同余論,危微只少偏。

熊十力(1885~1968)著名哲學家、思想家。新儒家開山祖師,國學大師。

寓樓感興
生小尚勇俠,十八始重書。到今益頑健,使我想當初。時還愛擊鞠,奔撲三年餘。自從進南學,鄙事皆平除。經史昌黎集,舊親新漸疏。詩篇長短句,癖好無人如。聖賢真事業,不在游夏歟 。發揮仗本領,文字非空虛。

二十三日記夢
昨宵寤寐感無端,不是閒情憶舊歡。除卻周秦行紀事,焉登唐漢步虛壇。嬌花幽草前時夢 ,墜月流螢一例看。不到期頤何敢死,世間遺孑太孤寒。

賦事
大磡山村好,來兹風物差。樓臺無雅士,道路只飛車。出户塵蒙面,聞聲狄亂華。市人焉汝識,老我日高誇。

來兹風物差: 茲,指旺角。

移居二首
捨卻玄亭去,移居太古城。中原時北望,巨海寄餘生。只有平臺好,真教萬事輕。隨宜任妻子,家務不關情。
移居非本意,無奈我妻兒。伏枕須遷宅,揮亳更運奇。堂堂奚所用,惘惘復何之。一紀棲身久,臨行淚欲垂。

陳湛銓,1949年來港,初住九龍城。1967年經緯書院停辦,住旺角阿皆老街,八十年代初再遷居太古城。


遣愁 甲申(1944)   先生二十九歲
使酒謳歌淚滿巾,莫教才調到無論。儒難為計將安適 ? 夢得還家竟算真。坐夜獨朋鐙下影,觀心愁拂鏡中塵。蓼蟲食苦人誰惜 ? 看取當前可笑身。

夏夜對月   甲申(1944)  
吟懷待展飯初足,江淨月明風入松。斂縱橫氣欲禮佛,聞左右隣時擊鐘。塵上易教西子穢,夢中倘有南威容。所思又已經年別 ,徒望黔靈最上峯。

夜晴月好,寒殊未退,南窗攤卷。遂爾忘睡,次夜又作   甲申(1944)
累年不入春風場,持家避胡殊未央。今夕無風步山月,落星如雨放寒芒。投荒閒却簪花手,就枕何來養睡方 ? 默擁重衾數呼吸,亂蛩啼處致猖狂。

愁雨堥炯洶廑o吟   甲申(1944)
城南山水脫鈎連,閉戶酣吟欲自專。塵事都如秋後雨,道心新入醉中禪。沈冥節序知何世 ? 怫鬱牢憂不問天。說與吾宗憑決訟,云云休道豈其然。

禪關 庚寅(1950)   先生三十五歲
禪關何計得輕安,惻惻微生意獨寒。門外更無羅雀地,世間還見沐猴冠。文章正脈看將斷,風雨危絃苦自彈。說與故交應太息,食梅今竟不知酸。

遷寓東山(珠海大學)彌覺恬退,閑卧成此。   丁亥(1947)
為人勇邁欲誰先 ? 細究中邊理未圓。掩口罷談平世略,制心優作在家禪。振奇自惜多傷性,退密時還一仰天。布被胡牀生事足,會情星月伴閑眠。

師儒   丁亥(1947)
懽隨魚鳥共江湖,無意昌言辨紫朱。遮眼世紛成鬼趣,堆胸王略作師儒。情閑易可生禪慧,機熟何須數念珠 ? 憎愛漸忘伸腳卧,是人能此總非愚。

自我入禪,不復經意於文久矣。寓樓閑寂,心氣交平。人生無常,物論何極,明燈忽滅,坐以待旦 ,   戊子(1948)   先生三十三歲
世位浮埃得失輕,并銷勝解滅詩名。鐙花未障枯禪眼,物論何如齧鼠聲 ? 十指無鋒羣賊迫,九州全墨一心明。誰人會我沈冥趣 ? 暗室看看慧日生。

春望用前韻 己亥(1959)   先生四十四歲
未除結習花終著,偶竊時名筆一鉤。紅雨春邊欺淚眼,白雲天末鬱鄉愁。燕來不誤東西屋,水靜渾忘上下流。誰識盧家老行者 ? 嚴關堅坐在南州。

靜,一作淨。

微行   丁亥(1947)
枯坐心將墜,微行氣且舒。驚禽還測我,飄柳欲叉魚。靜賞塵中趣,全忘腹堮恁C弘羊休自喜,天算有乘除。

書感(一)   丁亥(1947)
塵堛垢玊鞳A端知世可輕。焚香深氣息,堅坐到平明。語燕空勞問,禪心戒用情。閉門風滿室,抱膝謝蒼生。

摘句圖自注云:「時在上海,見天下事已無可為,初事禪定,已能堅坐。從茲以往,將以學術終老矣。」

佳人(一)   丁亥(1947)
角枕香紅念未捐,佳人心緒太沈緜。脂車載美思成病,漆室希光夜似年。撩恨江山終在眼,展才文字豈非天 ? 禪關久坐癡難斷,且亮銀鐙照夜眠。

靜慮   丁亥(1947)
滔滔皆是汝安行,執甚邊端可用情 ? 深坐不為塵內想,百憂還在夢中生。閑雲忙水誰憂劣 ? 闔目開心任晦明。堅坐頓超無上境,聞根那入市門聲 ?

守默   丁亥(1947)
默潛幽舌且苔,陸沈天浸更誰哀 ? 人禽嬉戲逾工變,爾汝勞叨未是才。真氣漸凝疑可佛,積陰彌厲欲騰雷。圜中物物紛生滅,曾有何人作主來 ?

前題   戊戌(1958)
地迥方知得月多,秋邊閑着意如何 ? 漸無昌谷平原想,並廢曹瞞碣石歌。幾日看花銷霸氣,寸心疑白足禪那。君看無極滄浪水,水底龍馴已不波。

迴向   癸巳(1953)
枉讀楞嚴咒,昏沈已六年。佳人非女子,英氣換寒煙。未解紅鴛劫,將傾白足禪。從今迴向也,消息報春先。

連宵禪定起坐惻然   庚戌(1970)
平生奇傑迹難徵,無力回天欲作僧。舉國昏沈天不屬,一人酸楚氣殊騰。江山在夢寧真到,歲月潛移似未增。累夜入禪添境界 ,潛升何許汝渠能。

立秋夕作示乃文   丙辰(1976)
伏櫪駑駘不受鞭,秋風神馬要無前。乾坤獨挽隨長夏,師友相忘易十年。
(經緯書院停辦已九年矣。)壓絕虛驚接來日,起將沈恨塞遙天。吾儒亦有安心法,豈必禪家汝獨賢。

劉衛林老師選講


修竹園詩選

將自港如滇,諸朋好招飲市樓,賦此為別。   己卯   一九三九年   時年二十四
世路平陂早己詳,不於今日決行藏。乍明鐙火矜初服,如此江山要一匡。容我摶雲九萬里,還身揮翰十三行。
(瀕行時,交親多授紙求書,未暇盡應。)臨杯共有微茫意,莫笑癡兒吐語狂。

昆明大觀樓   己卯
挾策i壺過野橋,一襟塵累欲全消。水磨明鏡春魂盪,風熨金隄柳影嬌。
多難登樓天遣恨,萬花圍客氣如潮。行人未了心中事,不要紅妝出見招。

聞粵北大捷   己卯
擊水摶雲看莽蒼,文鱗坐損幾年芳。偶然一夢攀天去,失覺千花送我香。
山鳥巡簷呼客起,胡塵無勢得詩狂。還鄉有日扁舟快,待與春風仔細商。

別澂江   庚辰   一九四零年   時年二十五
嘶戶羸騾向客催,寒籐蟠屈鳥飛迴。閑踪追認知何日? 鄰叟忘情亦放哀。
(左鄰李叟,八十獨居,余瀕別招與共飲,竟痛哭失聲)着力移身疑負重,此行除夢更難來。吟鞭錯指故園路,妄道梅花已爛開。

春寒四首,用曾蟄庵韻   辛巳   一九四一年   時年二十六
江國重寒深復深,微陽醉起獨愔愔。春邊花絮休搖曳,夢媦蚖O久鬱沈。淨水有靈應洗髓,寒風如舊不關心。江南今日須哀賦,奈竭吾才未可任。
長待中興恣鼓吹,聲聲猶是斷腸詞。屢從遙夜尋前夢,便有良媒已後期。望斷細簾慳半面,滴殘紅蠟鑄相思。囊金異日春全買,準擬重緜薦履綦。
憑高望遠意難勝,亂落春紅已滿塍。真有清時甘馬走,漫誇吾漢以龍興。
(「漢以龍興」用班書)寒來白鶴能知事 ,別後青蛾不到鐙。須信癡兒語非誑,離懷一往凍於冰。
莫怪寒儒語不休,吾儕原自有沈憂。長從蠧簡收殘墨,那得天池肆壯遊。故國別來無短夢,此春行後又荒邱。愁邊即物徒增恨,何日樓前嘶紫騮?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晚春,寓居坪石清洞作。先師詹无盦生時與余比鄰而居,覽此四章 ,謂騷雅蘊藉處與蟄庵伯仲,而氣力且勝也。」

重有感   辛巳
簏簌清簾風在呼,枕囊蘭氣已全無。連旬狂病難謀藥,一片愁懷欲化湖。閉戶有時驚啄木,吞聲從此當還珠。徐拈花筆添朱墨,主客俱新與作圖。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時居坪石鐵嶺,中秋後作。」

前題第二首
攻玉裁環寄路遙,行郎可復念奴嬌。樓臺心眼人雙淚,煙雨江湖酒一瓢。叢菊試花初過雨,迴腸沈恨不成潮。他年春底花前見,須記今朝瘦盡腰。

武江濱晨起獨行   辛巳
年少牢憂直萬重,平情何力致詩工。鑱磨濃墨難消渴,欲乞窮山盡化銅。人墮曉煙千點堙A句成秋雁一聲中。强持綠酒酬黃葉,此戶輕於疾起風。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時余兩兄在港,余獨居坪石。」

澂江回憶圖,為徐學澥作   辛巳
滿壁縱橫墨撥油,是誰𠠥刻好山秋?  世間情事非前日,眼底江湖憶舊遊。曲水吐雲隨屐齒,浮嵐篩雨落花洲。還疑畫堣H仍我,待撥重寒放紫騮。

江樓十月   辛巳
十月霜風割水紋,寒江浮鴨尚為羣。未遑閑技邀天笑,只有鳴琴怨夕曛。情極欲春雙岸樹,夢回呵冷一樓雲。紅梅又已稀疏放,幾得魚魚報送君。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祝南先師覧此詩後 ,謂余已成詩,以後即不代斟酌一字,惟有曲獎耳。緬想師恩,今猶落淚,余自知成詩尚待三年也。此詩起句云『十月霜風割水紋,寒江浮鴨尚為羣。』結云:『紅梅又已稀疏放 ,幾得魚魚報送君。』誌此全詩,表先師之過愛耳! 時余詩已自晚唐入北宋,方專力於金華伯,然猶未廢玉谿子也。」

江樓聞鶯   s午   一九四二年   時年二十七
起坐樓頭風力輕,林陰二月有啼鶯。沿江一路花爭樹,過水長雲墮有聲。詩趣儘教隨物引 ,此春原不為人明。冬郎易感芳時恨,新怯當時酒一觥。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 時任教中山大學理學院,亟欲去之。」

殘春風雨甚厲,江樓索處,憮然有言。   s午
江湖淹短夢,風雨屬離憂。任是春無主,何如人遠遊。樓孤空抱影,鶯老不來謀。臨水一長歎,江雲猶點頭。

撥悶   s午
復誰矜避世?而我已難狂。不歇雨抽筍,將歸春弄妝。巖花抱香宿,流水競人忙。何處三年艾 ,療余千段腸。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 句皆就眼前景而意有所寄者。」

前題二
澄心還有思,於此要難支。動以閒花草,兼之惜別離。尋山先佇立,倚竹又移時。江上雲來往,驚風不自知。

前題三
近水誰相過?將詩氣自驕。如何退飛燕?仍值打頭潮。風定雨還鬧,月明花暫嬌。陳遵漫驚坐,好好向漁樵。

答客   s午
驚覺來人向我呼,胸中水鏡未模糊。兩肩負重腳根穩,三歲食貧詩骨粗。天地無情肆風雨,英雄失路以樗蒲。於淮雀雉猶知化,莫謂荊卿是酒徒。

坪石冬至後七日作   s午
懷寶天何愛?尋幽意屢更。稍聽人語響,來貼水雲行。籬菊敗如許,天工殊不情。沈沈江上望,一派可憐生。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陳寂園在水牛灣閱此三篇後,翌日踵門過訪,從此交契。」

前題二
于役不日月,兵烽誰掃除?與天延一脈,乘間理羣書。短筆支懷抱,寒風問起居 。冬心風浪迫,難得更知魚。

前題三
周星有來復,之子獨居奇。雲水含天性,風霜鍊我詩。寒禽巢木末,零羽墮江湄。飛夢歸田去,牆梅爛幾枝。

絜餘招飲夜歸   s午
自牧歸荑意且休,飲詩療渴古無儔。是真晝短宜行夜,來向尊前了所憂。蟄蚓書蟫愁出入,清霜漁火對沈浮。立門尚有星辰感,欲向明河試放舟。

感事   s午
西北高樓跡已陳,浮雲片片望生嗔。尋常念往啼秋水,萬一歸來已路人。錦被鴛鴦惟飲淚,冰蠶心緒不瞞春。歲寒風露兼霜雪,桃瓣胭脂染豈勻?

坪石歲闌   s午
垂老江天甚駁斑,餘寒猶忍把花關。一風不定鳥沈響,盡日酣眠春未還。有負素心如此水,强移青眼向他山。詩成報與佳人道,倘亦相看為破顏。

前題二
聞道崖巖可斫
𠠤,懷中荊棘力鋤芟 。爭如餘子腰腳劣,又被層樓風雨銜。月向人明空曳白,詩先花放亦傷讒。衹今詞賦工何益?  輸與相如有狗監。

前題四
癡兒蕭索小樓居,未變青睛劫火餘。近水思魚終懶慢,瞞愁鼓腹費吹噓。江湖有笠貧非病,店舍無煙歲且徐。六日蟾蜍成贅累,十年懷抱欲何如?

前題六
未將名字付椎埋,終古儒生與世乖。破夢驚天看洩雨,冷雲於我若為懷。睡餘對景從生幻,客媯L花便不佳。豈意春來賒幾日,就中幽怨費人排。

初旦   癸未   一九四三年   時年二十八
待執靈犀盡辟塵,忽驚胸抱靚於銀。六年避地知何世?  一旦將愁賣與春。到此須閒釣竿手,來朝應是看花人。清江添雨浮佳氣,請出當前鄭子真。

江樓二月   癸未
連旬惘惘心難持,試復開口為聲詩。二月草光舒地氣,一樓春晝似明時。黃鐘合律世誰賞?  白日拏雲天與奇。歴歷疏林葉新綠,正觀吾不更憑危。

前題
新柳鳴禽報消息,疏花文水對清華。江樓俯景有生氣,小子與春同一家。不必逢人猶便面,若論吾意正無涯。十年危學曾誰會?  浪向詞場手八叉。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 吳辛旨先生過訪江樓,謂是不凡之作也。」

次韻絜餘見增   癸未
霞蒸日落搔此心,閉門剝啄誰獨吟?  水澄山明綠玉潤,花騷鳥擾青春深。哀時涕淚行化碧,與子蹴蹋今同岑。一是儒衣過江者,甚時把臂入霜林。

傷春   癸未
有客離家日屈盤,松篁留得夢中看。去來燕雁相從未?  貧賤交親欲見難。長在花時千縱酒,不妨霜刃與披肝。憑虛待了塵中累,三月江風故故寒。

遣懷   癸未
壁立山圍過十尋,盈樽清酒待誰斟?  成潮兵氣先秋去,平世人才挾策吟。獨養詩心逗霜月,亂鳴風葉散秋陰。浮遊不似騫騰好,況有人間江海深。

前題
板壁支風夜校書,破空流月過吾廬。直難筆力開天地,上有寒雲自卷舒。呼侶思為擊鐘飲,驚心原是避兵餘。疏狂倘得明時放,不必王門屢曳裾。

前題末章
躭詩忘睡癖莫殊,冷聽楓林鴻雁呼。星欲長明較肝膽,道雖全枉不江湖。要能一念千憂了,豈必專城匹馬趨 。倦眼臨風稍開闔,秋陽已白東南隅。

繁星   癸未
繁星歷列照離居,懶向秋山認舊盧。心勅天風帶愁往,袖i花葉閉門書。三年刻楮思論價,幾日臨流未放魚 。後夜相思更清苦,夢魂空託去來車。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以上坪石時作。」

羈愁   癸未
羈愁紛如聊舉桮,澀舌覺欲生莓苔。繁霜作勢兵用壯,無客問門風與開。暫斂奇情抱書宿,待揮閒夢款春來。少年行路過萬里,夜半沈吟殊可猜。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 時在貴陽,任教大夏大學文學院。」

寒夜將詩,有褱陳寂園區絜餘坪石。   癸未
忍寒支夜寂無喧,
褱遠傷心捫有痕。得句思能萬人敵 ,放慵渾擬隻鈱菕C從吾遊者今異縣,何以報之詩七言。誰謂虎頭癡到絕?若論真性有深根。

歲闌雜詩,依平水韻得三十律   癸未

東韻
忍寒抱愁如我窮,靜揀哀絲詩未工。小大兒中今幾見,短長更埵梒鸙丑C醉思即臥酒壚側,風不能吹吾道東。曉涉寒江樓上望,(甲秀樓在南明河中)浮雲西北雨濛濛。

修竹園詩前集摘句圖注云:「 時居貴陽雪崖路。每首但舉兩句耳。」


冰凝夜遙思正濃,天荒地僻風鳴冬。冷暖未應桃李笑,才華豈須妻子容。(索句不寐,頗為山妻所笑。《顏氏家訓・文章篇》:「才華不為妻子所容 ,何況行路!」)常怪老蟾追日腳 ,可無法曲答霜鐘。何來邢魏足誂
撆?聖言老子其猶龍。

江韻
封書藩我自成邦,護道忠於守夜尨。儒不誤身思過半,月如臨水捉來雙。賭詩有膽狂難拾,行醉看天力可扛。但許貞松同梗概 ,拒霜平展綠油幢。

支韻
過眼風光去莫追,累年迎逆計安施?  拔毛吹劍無多技,琢腎充盤又一時。豈不張弓思射日?要知茹苦最宜詩。客來休怪雙肩聳 ,曲逆而今正用奇。

微韻
誰解雙鉒}壁飛?斷無藜杖更排幃。一行謀道人寧信,來日逢花事已非。壓歲重寒工自用,入經羣蠹不能肥。堯章本善舜場勝,莫問當年鼓瑟希。

魚韻
傍火驅寒小晏居,盤盤哀樂費乘除。黃鐘世寶真虛有,白馬人從並不如。何處更尋天下士? 有時倒讀壁中書。十年我亦兵間過,安得三劉託後車?

虞韻
叢生荊棘密當途,那得佳人與泛湖? 深怯清尊照顏色,祕尋詩脈費工夫。情懷已逐歲時改,桃李豈知風景殊。冷月寒雲共高舉,愁予平地欲乘桴。

齊韻
貴陽城南鴉亂啼,人言夫子何棲棲?歸路羊牛各高下,怒流兵馬迷東西。
(《詩・王風》:「日之夕矣 ,羊牛下來。」見山田乃知其工。吾粵皆水田,向未之悟也。)窮愁已甚更懷土,來去無端空佩觿。蹋地何能成豹隱?抽身吾欲與雲齊。

佳韻
愁邊生事看彌乖,眼媥捆苳曊O揩。於此人天俱冷落,十年江海與安排。亂鳴風木鳥飛却,再換柳條春要佳。來歲但書新甲子,莫賡前夢到無懷。

灰韻
卜居猶有水灣洄,祇是風風雨雨猜。伊我
褱人四天立,一寒如此十年來。身更奇劫苦行役,意欲為園聊鑿坏。谷狠山狂天聽遠,倩誰與勸好春回?


木落葉黃祇食貧,哀時懷抱奈寒身。去家日遠更無夢,研淚成文殊費人。自我生來天雨血,一情不屬鏡承塵。明當撥亂探花去,久別江山須好春。


身似孤鴻刺夕曛,相思爪抱獨離羣。難同玉女邀天笑,暖傍鐙花到夜分。暑往寒來無好夢,風吹雨打鍊吾文。持籌自有千秋計,不必登時領一軍。


世位文章可比倫,王侯終讓布衣尊。北風怒去與終古,警語一吟聞肺言。褱舊近狂猶作客,抱愁危坐欲生根。向來索句陳無已,不是驚寒不出門。


摸索襟期古淚乾,玄珠何許更流盤?  人前掉臂誰識者?  靜塈漈眭廒邠搳C欺世風霜殊未盡,玄灣楊柳已全殘。明明如月誰家子?  指點江山意萬般。

刪韻
駢枝生指直須刪,客堛嵽祇犯顏。待日喪時持作餅,把愁傾盡即成山。去來言笑强無益,今古人天俱好還。欲與雲根鬥風力,我身仍恨不能頑。

先韻
了無花影舞蹁躚,待歲沈吟病不眠。星爛月明空炫世,身閑心苦欲呼天。莫憑少日裁雲手,去鑄人間使鬼錢。徙倚危樓寒夜闊,不如還坐舊家氈。

蕭韻
逢人都道新來瘦,呼酒城頭氣尚驕。吾輩登高能作賦,星河居上欲翻潮。十年去住天知我,一向江山夜擊刁。龜手斧冰持作茗,心田聊為茁靈苗。

爻韻
欲學揚雲賦解嘲,襟蘭容易化而茅。天傾地側歲時改,霧密雲重風雪交。病手燒香艱作篆,寒禽因樹不成巢。自憐爾日癡難賣,深怕來春事更淆。

豪韻
尋常對酒持無螯,今臘猶復炰無羔。見戴去時思地遁,自楊歸後欲誰逃?  分明心火一時熱,不敵霜風千尺高。每念定功須馬上,支離攘臂氣能豪。

歌韻
為楊為墨人殊科,萬物寧逃天網羅。敗草飲霜日不出,寒雲度樓風更多。移花就暖無處所,拔劍斫地而誰何?  華年走過兵烽快,容我回車浪放歌。

麻韻
獨立山亭手自叉,落餘鳴葉怨年涯。樹猶如此何況我,天有同雲將雨化。一為思鄉惱乾鵲,幾曾舒氣似蝦蟆?  長卿遊倦歸來是,莫問平臺路可賒。

陽韻
皇皇載質入蠻荒,恰似青蓮到夜郎。月與星朋天戒旦,書歸魚餌水沈香。折榮但感經時別,使酒難回向日狂。袖手虛庭了無謂,夜遙風落一琴霜。

庚韻
懇款看天歲且更,尋常聞樂意還驚。窗前冊葉風檢讀,戶外客心江樣橫。冷觸雲屏無病灸,陣來霜雨有涯生。癡兒久罷揮斤枝,垂手人前氣豈平。

青韻
長林疏脫雨冥冥,遠有江山氣已腥。日月運天疑失路,膽肝懸腹的如星。無人可挽春徑至,待我尋詩風暫停。倘得衝寒歸便好,杜陵難忍是伶俜。

蒸韻
歲云暮矣歸未能,河不容刀勢且冰。未免憂生人失睡,都來此事興難乘。及門車馬還馳去,是處樓臺莫更尋。萬竅怒號寒日落,山城燈火又層層。

侵韻
客子光陰坐滯淫,排愁無力嘔無心。多情山月還留眼,如我文章欲碎琴。文黨虛投問經斧,嵇康休鍛不祥金。舉頭都沒登臨地,便有梅花懶得尋。

覃韻
可笑寒儒食苦甘,即時風物正難堪。前溪水響月未上,側道霜多花自含。塵事於人無盡累,詩肩從古不宜擔。一陽初動莫消息,吾道西來春在南。

鹽韻
風天不管費言甜,楊柳枝乾冷鵲占。零雨有鋒來插髮,寒風如刃與投鐮。士思沈陸胸原隘,頭不劖愁角枉尖。薺麥似羞君子守,浸誇詩律十分嚴。

咸韻
風急天高日半銜,冷殘奇夢鎮呢喃。並無沸鼎煎紅淚,錯向來禽索素緘。與筆硯盟歸永好,仍天地食有餘饞。肝腸欲借霜刀割,不畀生枝裂繡衫。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