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廖恩燾  影樹亭詞    頁:  1..   


廖恩燾,(1863-1954)字鳳舒。廣東惠陽人,清同治二年生,為廖仲凱之胞兄。九歲赴美就學,十七歲回國。 光緒十三年(1887)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任職,先後出任多國使館代辦,總領使等職。從事外交工作凡五十年之久,退休後居香港。

廖恩燾以珠海夢餘生筆名,創作"粵謳新解心"等二十二篇,刊登於(1902-1905)"新小說",喚醒同胞,挽救祖國危亡。 梁啟超飲冰室詩話: 鄉人有珠海夢餘生者,熱誠愛國之士也,今不欲署其名,頃仿粵謳格調成(新解心)數十章,吾絕愛誦之,有自由鐘,自由車,呆佬拜壽,中秋餅,學界風潮,唔好發夢,天有眼,地無皮 ,趁早乘機等篇,皆絕世妙文,視子庸之作有過之無不及。

 

廖恩燾 廖恩燾影樹亭詞  
劉伯端滄海樓詞
廖恩燾粵謳解心       南音 粵謳  龍舟
幼年廖恩燾與父廖竹賓 晚清時期廖恩燾 民國時期廖恩燾 1926年廖恩燾時任古巴公使
1926年與夫人邱琴(後排左一)九女十女八兒子 三十年代與夫人廖邱琴女婿許崇清 胞弟廖仲愷 1915年  廖仲愷(右二)孫中山(右五)胡漢民(右四)

影樹亭詞       廖恩燾     廖恩燾新粵謳解心

廖恩燾,(1863-1954)字鳳舒。廣東惠陽人,清同治二年生,為廖仲凱之胞兄。九歲赴美就學,十七歲回國。 光緒十三年(1887)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任職,先後出任多國使館代辦,總領使等職。從事外交工作凡五十年之久,退休後居香港。

廖恩燾以珠海夢餘生筆名,創作"粵謳新解心"等二十二篇,刊登於(1902-1905)"新小說",喚醒同胞,挽救祖國危亡。 梁啟超飲冰室詩話: 鄉人有珠海夢餘生者,熱誠愛國之士也,今不欲署其名,頃仿粵謳格調成(新解心)數十章,吾絕愛誦之,有自由鐘,自由車,呆佬拜壽,中秋餅,學界風潮,唔好發夢,天有眼,地無皮 ,趁早乘機等篇,皆絕世妙文,視子庸之作有過之無不及。

小令

浪淘沙   除夕口占
明日是新年,壓歲愁錢。老妻含笑獨嫣然。為道潮流今尚樸,髻卸釵鴛。   漫信餼羊蠲,不貼春聯。笙簫爆竹鬧蠻天。舊賸血般紅賀柬,化作飛鳶。

小重山   碧桐君以桃花枝供綠琉璃瓶中,嬌艷似人,因賦。
碧浸壺天漾曉霞,瑩然源堥ㄐA舊仙娃。笑紅微減去年些。知換盡,塵世幾繁華。   浴罷絳籠紗,凝妝窺寶鏡,嚲鬟斜。今宵夢擁泛虹艖。嘗櫻顆,香滑似胡麻。

點絳唇   久不晤伯端,前題戲成一解却寄。
不見劉郎,黛蛾顰損春風面。瓏璁一片,翠影橫波翦。   痕漲前溪,細浪搖歌扇。匳漪濺。燭光寒顫,約鬭紅深淺。

夢江南
搊錦瑟,搊罷玉纖冰。冰賸柔腸渾寸熱,鑄金為淚不妨成。只問向誰傾。
吹翠笛,吹罷口脂香。香記年時新浴後,幾回吞吐語荀郎。熨體勝蘭湯。

菩薩蠻   山園桃花盛開,明霞返映作深紫色。前輩句云花近霞光不敢紅,殆不盡然矣,感拈此令。
天公惡紫將朱奪。肯教霞礙花光發。靧面記唐宮。桃花色特紅。   人憐花命薄。不見仙源落。扇底使翻歌。酡顏添笑渦。

鷓鴣天
劫避秦灰問水濱,帽簷猶擁故山雲。眼光搖盡棋枰舊,心影彫殘篋稿新。   温李髓,晏周神。老難拋斷是愁根。郎潛髮入梅谿句 ,崛起天南更有人。

鷓鴣天   伯端石塘晚眺,夕飲市樓,口占此令,依均和之。
風不雄當負此襟,忍從瓜李問浮沈。病消艾蓄三年妙,居卜荷香十里深。   低漫唱,淺須斟。笑桃人面夢邊尋。重來崔護春何在,腸斷殘枝拂碎陰。

病消艾蓄三年妙: 自注:君抱沉疴十三年,勿藥有占久矣。

攤破浣溪沙   伯端曩示山花子令,即此調。述其數年前騎省之戚,再寄鷓鴣天一闋,蓋重過玉蕊翁觴詠地感而作者。讀之黯然,拈南唐李主均答其意。詞成擲筆欷歔欲涕也。
猶記掀髯賦翁殘,翁歌何處不花間。無那浮生竟曇泡,一般看。   燕社霧迷鐘報斷,鯉門風急角聲寒。消長故知潮汎事,與誰干。

猶記掀髯賦翁殘: 自注:見前水龍吟挽翁詞,翁雪髯垂頷,故云。
燕社霧迷鐘報斷: 自注:翁在日每有詩鐘之約。
鯉門風急角聲寒: 自注:香港月來籌備軍事甚囂塵上。

夜游宮   庚寅香港山居度中秋依聲君特
山館敲窗雨止。聽窗外鶴笙喧耳。環海煙光燦鴛綺。甚琱戈,絳河邊,不教洗。   擲杖成橋未。飛鞚倒,詠霓仙屐。桂伐年年尚飄子。料吳剛,力應疲,斧收矣。

思越人
枝到花殘尚傲霜,寄籬何損性根强。秋深百卉誰存者,賴伴蚪松守徑荒。   色有白 ,種偏黃。人如汝淡更宜妝。折腰學得陶公恥,態斥門前五柳狂。

網主按: 思越人鷓鴣天思佳客

釆桑子   昨過伯端滄海樓,以有別約。望門未能投止。歸寓得君書索錄三十年前舊作粵謳,並示此調小令二首,和均答之。
危樓聳翠臨滄海,歌嘯移時,睡足英姿。高卧元龍起每遲。   平居故國秋風堙A爾我相期。別有因依。冶蝶游蜂那得知。
卅年前泛鵞潭水,槳乍停雙。鐙補殘陽。茉莉熏人髻朶香。   越吟重為箋莊舄,分付珠孃。唱徹船廂。緩得雲東放曙光。

玉樓春   伯端示此調,擬小山甚饒神韻。旋又示朝中措云:人生有酒莫遲留,老去對花羞。」廣其意,步前作均答之。
頭上禿殘霜幾縷。底又愁絲心絆住。我偏花愛老來嬌,人却美傷遲便暮。   千金不買長門賦。肯為蛾眉文字誤。多情只作壽徵看,記取青衫曾濕處。

朝中措   和伯端均
枝花搯處早名留。老未覺簪羞。前度劉郎應記,觀桃一笑迴眸。   嬌真不在,歌筵勸酌,醉後方休。在怕三生狂杜,真成薄倖青樓。

小令

浣谿沙   人日漫成
忍更題詩寄草堂。羅浮梅訊報年荒。甚時高臥話羲皇。   世事形同花勝看,人生味似菜羹嘗。黏鷄庭户又殊鄉。

虞美人
六月二十一日大暑,入夜得雨放涼,翌晨火傘又復張天,天時變幻,豈亦猶人事之叵測耶,依花間體口占四首

傾盆一雨霄無暑。紈扇拚收去。曉來寒箔見驕陽。趦趄重檢鏤金箱。嫁時裳。   沼荷遮斷波還熱。垂釣魚蹤絕。愔愔六曲畫闌邊。半絲風盪夢痕圓。穩棲鴛。
籟和簷溜籤聲下。正躲愁無罅。襲人花氣釅如春。好教扶夢作棃雲。沒須根。   隔簾鸚鵡猜凉訊。堂竹新難料。(成筍)添衣昨記侍兒呼。而今粉汗透羅襦。屑真珠。
世情暗堣d端變。掩映華鐙見。錦箏彈徹枉娛賓。綠鬟羞向白頭人。勸青樽。   東勞西燕分飛了。行止渾□□。喁喁窗雨背烟紗 。相思忽在海之涯。暮雲遮。
化為萍後同生活。絮本飄零物。前身只是太形單。故離偏易合偏難。箇儂般。   繡衾如鐵憑誰煖。湘簟猶堪戀。西風雁字未曾排。不知園菊幾時開。報秋來。

鷓鴣天
俱樂部在天台大厦,伯端日必一至。升降機女郎識之稔,一見即予送達。詠以此調云:劉郎已熟看花眼 ,不問天台第幾重。余步均調侃之。
莫訝飛鶯困繡籠。語紗妝鏡罩璁瓏。笋般隻手支迎送,犀點靈心待貫通。   機戶啓,靨桃逢。劉郎老向笑聲中。天台更上層樓是 ,不隔巫山一萬重。

虞美人
外姪孫婿尹德華任某播音臺青年講席,著小說多種行世。黃金美人其最近作也 。索余贈詞,以此令應之。
胸羅自有千史。述作稗官例。滔滔不絕似懸河。憨笑喧堂圍坐幾鶯雛。   筆歌墨舞供游戲。諷刺尋常事。談天騶衍認前身。我愛尹源唐說十篇文。

中調 / 長調

東風第一枝   己丑歲不盡十二日立庚寅春和史梅溪均
早洩穠春,猶猜稚柳,風光一例塵土。凍消菰鴨嬉池,極入網蛛罥戶。青旛插髻,久絕小,溪湔裙處。賸影轉,日轂花甎,繫得駟韶如縷。   思自覓,送愁妙句。撩不起,偷香幽緒。雁箏膠柱鄰娃,燕幕換巢社侶。霎陰疑暝,怕薺誤,空教挑雨。待載酒,約結鶯盟,玉笛趁晴吹去。

風流子   詠錢
依約點蜻蜓,飛蚨處,苔傍古榆生。笑簸向華堂,寧愁貫朽,癖來和嶠,叵耐星零。纏十萬,沈郎腰瘦甚,眼却阮郎青。玉燕分釵,辛翁腸斷,銀蟾縮影,杜老詩成。   無端憑蝶化,兒家樹倒
,誰為扶傾 。一况文章不值,臭逐仍蠅。歎銅山空帶,餘桃氣味,莢階難乞,阿堵神靈。何物癩仙呼出,猶孔方兄。

水龍吟
玉絫翁挽詞,翁去冬詠殘菊,有佳色付雲煙過了句 ,余閱之不懌,未幾翁病,元旦不能執筆,口授其子錄示
春從天上來詞云:關 心花信從商畧,今後陰晴甫兼旬,遽歸道山,重展遺牋,益不禁哀高丘之無女已。
春從天上來詞,悲哉絕筆真成讖。關心花信,陰晴今後,渾商畧甚。老不憗遺,茫無由問,彼蒼聾噤。只問吟殘菊,云佳色付,雲煙過,胡為恁。   海捲綃收狂浸(謂述叔)妙高臺(翁居)孤星又黮。人韁世網,佛言解脫,儒憂放任。吾道干城,未流鼓吹,和誰接袵。但聲蜚玉絫,霄修樓鳳,召翁擒錦。

惜奴嬌
陳蘭甫先生登華首臺賦詞,得
羅浮睡了四字 。潘老蘭為依梅溪均足成雙雙燕一闋 ,人境廬主人與余皆有和作,此五十年前事矣。近鄉人告以羅浮寺觀為雈苻盤踞作巢穴,不禁喟然,拈梅溪此調聲均成吟示伯端粟秋。
鞭叱飛雲,喚熟睡、山靈醒。騷魂跨、烟藤躡嶺。齅得梅香,正怯問、梅開信。難靜。見髯龍、寒潭怒影。   鬟亂釵欹,似酒後、嬌扶病。懸崖上、空教引領。洞蝶慵迎,蝠嬾是、巖棲性。厭聽。雷鼓與、泉琴響並。

寒潭怒影,自注: 五龍潭在華首臺側。   洞蝶慵迎,蝠嬾是、巖棲性,自注: 胡蝶洞蝙蝠巖皆在羅浮。

史達祖   惜奴嬌
香剝酥痕,自昨夜、春愁醒。高情寄、冰橋雪嶺。試約黃昏,便不誤、黃昏信。人靜。倩嬌娥、留連秀影。   吟鬢簪香,已斷了、多情病。年年待、將春管領。鏤月描雲,不枉了、閒心性。謾聽。誰敢把、紅兒比並。

梅溪,即史達祖。

燭影搖紅   庚寅三月初三夜紀事寓意
隔斷橫波,絳河一線紅牆迴。悄然飛櫂到橋邊,眉月猜弓影。鐵馬簷聲寂靜。過花陰,驚魂乍定。彭郎偏記,奪小姑回,那時門徑。   直入犀帷,降如青鳥無人省。相思幾度倚幽欄,今也鴛同命。只是雲殘雨冷。又妨伊,墜缾恨井。海棠春睡,亂叫鄰鷄,爭堪不醒。

三姝媚   送春
江山殘畫稿,換嘶驄,年年王孫荒草。故國春光,被等閒鶯燕,夢邊催老。過眼飛紅,血淚盡,啼鵑應杳。叵耐通波,眉柳臺池,送青難了。   容易成陰休道。只景物,當前足傷懷抱。剗地東風,記海棠嬌態,為伊顛倒。彩扇新蟬,桃李尚,無言爭噪。淨洗塵霏拚任,封夷蒞早。

自注: 瀕海春夏間颶風常發。

玉燭新   雨夜不寐依聲美成漫賦
波簾收宿酒。帶雨影鐙搖,冷魂侵透。正思健筆,箋天問,熨體荀香拋舊。屏開六扇,斷夢隔眠鶯庭甃。驚乍見,蛛網縈簷,愁絲萬丈抽又。   風和漏轉花遲 ,奈枕畔,聲聲鬧禽先後。為巢夜鬭,鳩不是,占了鵲飛偏驟。山窗伴守,只素魄殘更還有。槐蟻便,招我明堂,仙班那就。

滿江紅   和伯端春暮懷人均
莊蝶飛回,蘧然覺,簾猶窣地。夢不放春,魂消向,笙歌叢堙C顰柳綠添陶宅令,笑桃紅減樊姬里。甚劉琨按劍舞殘年,聞鷄起。   多少事,憑珠記。愁更重,空謀醉。問恁般頭白池鴛知未。風月銷磨天易老,冰霜摧折情難死。只落花流水太怱忽,人間世。

夜合花   淺水灣消夏聲均依夢窗
影轉蟬槐,光浮魚藻。裊閣沈水熏香。風亭霧箔,花魂戀蝶仙鄉。蒲帶窄,柳鞭長。有掠波,巢燕飛忙。歎新來瘦,匳窺正怯,行近迴塘。   習池昔記追涼。早呼鐙臺_,携杖橋荒。臨邛佳久,釵猶貰酒瑤罌。吹管急,臥箏狂。換而今,瞻顧蒼茫。醉荷筩了,湖禽想也,顛倒殘陽。

自註: 罌應讀作缸。

吳文英   夜合花
柳暝河橋,鶯晴臺苑,短策頻惹春香。當時夜泊,溫柔便入深鄉。詞韻窄,酒杯長。翦蠟花、壺箭催忙。共追遊處,凌波翠陌,連棹橫塘。   十年一夢淒涼。似西湖燕去,吳館巢荒。重來萬感,依前喚酒銀罌。溪雨急,岸花狂。趁殘鴉、飛過蒼茫。故人樓上,憑誰指與,芳草斜陽。

夢窗: 吳文英,號夢窗。

詞題中均字(即韻,韵字)

中調 / 長調

風入松   清明集方回梅谿句三期社課
梅花芳草遍天涯,
(梅谿西江月)時節也思家。(方回翦征袍)今年自是清明晚,(梅谿杏花天)暗歸期路指煙霞。(方回思越人)綵筆倦題繡戶,(梅谿東風第一枝)春風消盡龍沙。(方回石州引)   過雲時送雨些些,(方回浣溪沙)誰駕七香車。(梅谿菩薩蠻)江南有雁無書到,(方回鳳棲梧)怕看山眉黛憶他。(梅谿夜行船)粉面不知何處,(方回定風波)東窗一段月華。(梅谿一翦梅)

前調   前題和伯端均
平沙淺草綠鋪茵,不掩馬蹄痕。戰龍原野飛來血,甚南天花雨繽紛。空賸禁煙萬竈,未忘插柳千門。   溪山魚鳥舊相親,夢影隔游塵。殘年取次清明到,取次拚酒暝詩昏。恐百醉一回醒,者回淒斷吟魂。

前調   再和前均
墮紅休管溷和茵,苔沒瘞花痕。年年行近邨帘外,雨惱人總是紛紛。繡屧况橋南路,雕鞍又國西門。   浮雲世態孰交親,肝胆已成塵。千迴百轉思量費。更能消幾箇黃昏。冷引泉華一掬,空山酹杜鵑魂。

前調   餘意為媵一解
清明影事未全虛,鳥又喚提壺。水村山郭依然在,買醉聽閒話樵漁。借得圈花柳眼,撩將罥草蜂鬚。   笙樓鐙榭近何如。欲且遂夷居。風馳電逐雷聲走,樣翻新油壁香車。到處銅駝陌有,當年金馬門無。

廖恩燾     廖恩燾新粵謳解心

民初粵謳南音龍舟   粵韻絃歌    藝海光華  星影浮沉    經典名曲120     歌影東瀛     歌壇憶舊    好歌百回聽  經典歐美流行曲   經典歐美電影 一覧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