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高旅   頁:  1..   2..


時事五首
危弦繁緒惜春時,露拂金城柳似絲。劍仗九門添虎落,燎庭一夜樹龍旗。愁銷錦衣成灰燼,怒決黃河作史詩。不向匈奴收失地 ,登樓何必着戎衣。
未舉抗疏已逆鱗,判他永世不翻身。帝威赫戲猶嘗夏,民主空華賴劇秦。九地死生拋契闊,三家分合說沉淪。將軍今日向南面,為道此時又立新。
板上擘窠名繫頸,籮中翹首脚朝天。醬缸打碎豈無礙,紙帽飛來總有緣。合眼參禪聊養性,流涎作雨輔揮鞭。捲堂大散差嫌旱,東倒西歪醉八仙。
撐天高帽壓眉低,聲動九衢逐鬥雞。忽厭舊臣吃老本,方開新第佈雲梯。弄文筆帖盡濡血,重武座師先破題。生死存亡憑劇博,如何丞相和稀泥。
獨木焉支崇廈傾,老頭策杖又長征。往早同吃大鍋飯,今日恭逢紅衛兵。小將寶書新武器,元戎微意故人情。單衣戰士今猶在,夜夜高呼殺賊聲。

夜夜高呼殺賊聲: 朱德於抗戰時有詩:戰士怯衣單,夜夜呼殺賊。

懷翦伯贊三首
欲正難題值楚咻,先生若為匈奴憂。前年作動昭君案,太學疑存婁敬裘。異說連篇白虎觀,何來一卷黃公書。終憐當日平城恥 ,不信空傳卻鼠符。
新詞豈為忘憂憤,念有勝情與舊連。師友全軍盡染墨,冰泉滿盒方離弦。煤油燈下說開世,橘樹園邊聞變天。風雪燕台人未遠,殘陽猶照祖生鞭。
曾見師門稿滿床,荷花池路到培塘。裹創冒雨趨庭夜,轉眼來書歇馬場。三字生涯讀吃寫,幾行手跡雪風霜。今秋苦憶少年事,但記瀟湘似故鄉。

三字生涯讀吃寫: 去復旦任教時曾函告近况,有云:讀歷史,寫歷史,吃歷史。

   高旅      翦伯贊

閒書四絕
萬千事物說新生,語到雌黃處便驚。重定左聯榜一甲,須推魯迅與江青。
列寧當日掌紅旗,歧見不嫌高爾基。覆轍難明生死外,中華今為夜郎悲。
為覺胸中奇氣少,方謀鞭底響雷多。夫人買盡宣城紙,字屬塗鴉又奈何。
大荒路上作先驅,未入牛欄不丈夫。忍恥包差逢際會,當頭迎取臭漿糊。

聞諸友又遭遣放二首
一行入世說翻身,不道翻身化逐臣。高帽尖頭誠出眾,大荒路上素通津。變天求亂輕民瘼,廢卷厭治護帝鈞。記得西方有異俗,阿拉伯罕作郊禋。
謫臣逐客事田耕,詔攝將軍鎮上京。垂老高賢磨磧礫,食恩曲故揚聲名。登天雞犬相偕去,下地牛蛇自送行。好在山中無出處,逢人不必問前程。

為林彪題字詩
似曾相識讀聽照,忽憶錢編聖蹟圖。副帥胸羅三國志,亭侯廟祀四張符。妖言惑眾久從古,神道設教時反芻。破舊立新新樣立,斯人果比愚公愚。

錢牧齋編刊關帝全集,載所謂聖蹟圖,有關羽篆書十二字:讀好書 ,說好話,行好事,作好人。朱熹為撰銘 ,關廟每刻石陳之。每句一行,似符籙焉。舊時代軍人多崇關羽,清代武衙門無不供祀,武人受其影響不足異。題字・・・・・・・・・・・・・・・余意係從此脫胎而來 ,蓋神貌俱似也。

示友二首
無語說端復道詳,三忠同志緊跟忙。並時師友盡罹禍,來日英雄終斷腸。幸未吃光三擔穀,還能充作十年糧。憑窗即景牆頭草,掩戶神遊北大荒。
疾風掃地復朝堂,秋葉飄黃更墜紅。大火可憐燒隔岸,故人不死苦持躬。報銷遺產化糟粕,收盡今文餧蛀蟲。萬事虛無友道在,天教抱節守窮終。

偶成
永巷彘人尚易辨,阿房鹿馬總難分。東西指向容顛倒,左右窺風互屈伸。震爍乾坤少突兀,平常歷史多輪囷。時行構會休云怪 ,可備來年作異聞。

懷荃麟葛琴聞已遣張家口
萬全喜有意頭好,日落陰山木葉老。大漠駝鈴永晝長,邊城雁影隨風小。殘餘刁斗轅門傾,隔絕音書道路杳。京國故人日見稀,年來爭沒寒煙草。

百字令   弔左聯
北門多變,任侏儒弄笑,雕龍無寄。瞬息年光,過二八,蕭索金台沉翠。吹倒東風,飄零芳樹,問落英餘幾? 奠來尊酒,淚流南北煙水。
知否狼顧豺嗥,燕樓空矣,肅殺長安市。大好河山,徒悵望凌亂星辰天際。怎許忘情,襟懷男子,心曲今猶是。信耶秀筆,江城空寫悲喜。

珍寶島事件有感欲寄友人未果   1969年
長江後浪推前浪,中局紅旗換白旗。往日預言曾立照,此情猶記在當時。願虛應驗無人說,復恐流光不我欺。嘆息今年真到眼,北疆萬里動蘇師。

感時念彭德懷1969年
刺面胡沙勝墨黥,千秋功罪諫書名。休憐壯士無顏色,但念忠腸有甲兵。負手看雲閒料敵,何時奉韶忽回京。乾坤整頓輕良將,未失人間月旦評。

滿江紅   珍寶島事件有感   1969年
黑土玄水,最難忍,橫江極目。想當日,倚樓北顧,盛唐林簇。事起沙皇窺指向,冠連禹甸施屠戮。未敢忘,六十四屯秋,伊犁辱。   哥薩克,分人肉。伯力下,家家哭。自將軍戰成,更番荼毒。輕取山川收玉帛,潛謀子女效臣僕。可記得,一笑泯恩仇,迎南牧。

登山見杜鵑盛開懷馮雪峯   1970年
二十四番花信風,無非南北與西東。何須讀易論成敗,自苦臨蓍問吉凶。懶到竟忘楊柳綠,遲登偏見杜鵑紅。此花只是尋常樹,佔盡名山第一峯。

集杜句懷故人十首   1970年
曾閃朱旗北斗殷,揚眉結義黃金台。炎風朔雪天王地,恐失佳期後命催。
城闕初生畫角堙A茫茫世事使人猜。青山落日江潮白,欲問平安無使來。
昨夜東風吹血腥,地分南北任流萍。由來人事何嘗定,擬絕天驕拔漢旌。
風妬紅花都倒吹,雞蟲得失無已時。三年笛媄鬗s月,為政風流今在茲。
懶朝真與世相違,五陵裘馬自輕肥。天開地裂長安陌,嘆息人間萬事非。
雖未成龍亦成神,祇緣恐懼轉須親。春天衣着君前舞,聖壽宜過一萬春。
不覺前賢畏後生,子知出處必須經。世人那得知其故,我與汝曹皆眼明。

椎鼓鳴鐘天下聞,濁涇清渭何當分。國家成敗吾豈敢,四海八荒同一雲。
正思戎馬淚沾巾,萬里平沙聚一塵。死為星辰當不滅,英雄見事若通神。
青史無勞數趙張,天威已息陣堂堂。故人情義晚誰似,日滿樓前江霧黃。

獸之窮   柳宗元鼓吹曲之一,今用其題。   1971年
昔拋絕漠掩邊關,嫁禍江東無意間。負隴虜雲濃似墨,窺庭兵氣高於山。明城驟馬競呼友,歷史流光終發姦。忽見獸窮奔大麓 ,匈奴可作故鄉還。

七七懷師友二首   1973年
白雲又作亂峯堆,此日蘆溝起怒雷。城郭倉皇經百劫,疆場聚散逾千回。但餘意氣重師友,一任文章付土灰。誰領中權非我問 ,高樓日滿動秋懷。
乾元倒轉六龍瘖,師友遭逢爍古今。來日堅冰期化水,曩時野草早成林。馮公縱在不言事,鍾子偏能自鼓琴。座客斂容長嘆息,悠悠終是路人心。

紙鳶   1973年
糊漿紮紙充肌骨,着色敷光比鱗鴻。豎子成品賴引線,青雲有路須乘風。攬收三界好白相,贏得萬頭仰碧空。一夕狂飆兼細雨 ,飄零不讓九秋蓬。

紙風車   1973年
茶罷閒裁數寸紙,剪成恰對一窗風。為行好運周身勁,此是平生命世功。托豆依枝堪借力,植針捲翅任穿胸。守株短見嗤檐雀 ,戀棧不飛笑野蓬。


高旅(1918~1997),學名邵元成,字慎之,新聞工作者,小說家,文史專欄作家,江蘇常熟人。

戰時吟   虞山邵慎之   一九三六年至一九四九年

自題戰時吟並記

收卻喻經李誡書,津關徒付駕長車。白楊古道英雄骨,紫塞荒煙城旦居。身試及鋒兵動後,時移更事雁飛初。十年蟲鶴爭同廢,詩在空雲夢在虛。

僕一記者耳,偶事吟咏,而不審其可,隨手棄置,未嘗謀編。今偃病無俚,乃窮索之,得一九三六年至一九四九年間數百首。事過境遷,情異意易,每感不似己有,方悟自悔其少作者 ,設非全是,亦非全非也。茲取三百首。更錄詩餘廿二首於後,題《戰時吟》,一仍故懷,泥於蹄筌,莫致遠大,不涉文流,存其鴻迹,以呈於家母。是為記 。一九六八年於香港。

新製戎裝   (1936年)
日久磨穿老虎皮,戎裝新製向風披。時驚敵騎連幽薊,夜見兵虹貫斗箕。制式三操聊有備,實彈百發自無奇。中華不戰人爭議,何得從流更自稀。

西湖訪友   (1936年)
千古一人民族魂,棲霞勝地鄂王墳。湖山洵美成餘事,寺觀爭奇立異聞。危檻飼魚臨淺水,空亭失鶴渡閑雲。秋來豈作尋梅客,為訪筧橋飛將軍。

戰後吟   虞山邵慎之   一九五零年至一九七零年

丸泥宇宙能轉,璅屑風雲自吹。岱嶽高碑屢植,離騷細字紛披。長河永奠玄酒,明月長穿白衣。撥草埋憂散髮,仰天噴血成詩。

《偶成》一首代作題記

別北京   (1950年)
長笛一聲動玉塵,寒鴉相送倚樓人。舊關將帥充廊廟,末世公卿化縉紳。遂令魚龍混雜地,爭安風雨縱橫身。城邊白草迎回首 ,疑是雲翻陌上春。

南京街頭漫步   (1950年)
從來吟客慨興亡,金粉六朝煙水長。人去城空存建業,花過葉落謝河陽。街聲未就殘潮歇,月色還依舊殿橫。今夜秦淮寒意淡 ,冬雲伴我任徜徉。

己丑除夕四妹自楊雲史故居索梅歸   (戰後吟 1950年)
十載戰雲今欲盡,寒花折向寶瓶栽。隔牆呼友衝風去,臨水聞香踏雪來。古幹低矬容易取,新枝柔弱等閑摧。居人差幸尚珍惜 ,留得詩人幾樹梅。

禁詩

論歷史必然性   (1971年)
歷史從來不由人,長城圮後運河堙。九天摩翅何飄忽,四海知名奈隱淪。正逆非關鐘室恨,興亡莫問銅駝榛。楚材語有回天力,此是傳言豈作真。

傳元世祖欲殺盡漢人,賴耶律楚材語得免。

上山下鄉小將千萬   (1971年)
小將下鄉老將推,上山更有眾人抬。風光各向衡門送,月色已隨錦衣來。國古方多新事物,途窮莫望舊樓臺。鍍金貴胄開東閣,有勢有權復有財。

辛亥革命六十周年   (1971年)
一閉瀛臺帝制盡,南人掣劍起蒼苔。三千兵發彌天雨,六十年來繞屋雷。雪滿景山雲殿暖,風吹牧野笛聲哀。當時童稚龍鍾後,甲子再逢淚更催。

拾遺

送三十六赴陝贈宋希濂將軍   (自戰時吟刪出 1936年)
欲挽陵夷重國魂,我聞賢者在軍門。千人石上群情沸,萬里橋邊日色昏。謝氏雷霆休自擊,燕山羽檄正飛奔。潼關不作榆關計,民族英雄即世尊。

新華日報看秧歌戲見若干名流在場歸途口占   (自戰時吟刪出 1945年)
秧歌信比巴人曲,兄妹開荒唱發家。為饗衣冠濟楚士,來年擊鼓歷三撾。

慰張先疇途中殤女   (自戰時吟刪出 1945年)
八桂倉皇日色昏,相逢蜀道喜身存。我疑詩讖佛言劫,語未成詩和淚吞。

余曾有詩奉軀豈謝小孩子,致先疇 ,疑即所謂詩讖也。

回鄉探母妹舟中口占
   (自戰時吟刪出 1948年)
一路鄉音滿客船,青山不盡夢中妍。古城寂寞生秋雨,猶是江南八月天。

回鄉四絕句   1948年

一   遙見虞山
看山每覺有鄉關,五岳歸來更看山。十里青山翻似夢,劍門壁陡不再攀。
二   夜晴聞笛
簷頭鐵馬不平鳴,寂寞故山秋雨山。隔院又聞中夜笛,起看簾外月盈盈。
三   燈前口占   (自戰時吟刪出 1948年)
水巷鄉音雜櫓聲,浸江戰氣擁孤城。歸來有語惟言別,母妹燈前又計程。
四   故人
故人相見秋風堙A道盡平生不得意。日暮小橋送別回,愁思又隔幾千里。

願學堂詞存

蝶戀花   宿贛北山中野店   一九三九年
雨媔孺天欲霽。忽見山村,更有溪橋對。數點紅榴分外媚。這般光景幾回醉。   熄了風燈人語碎。殺陣蚊雷,翻令蛙聲細。店婦慇懃疑作態。中宵動問可能睡。

木蘭花   贈陸川羅曼士   一九四二年
奇峰綠減霜天曉。客堶奕{江柳裊。喜君病骨陟岡飛,嗟我愁懷和夢抱。   為語留東身似草。棘寺刑傷三日老。索居野圃看蒼雲,猶作啼春秦吉了。

長相思令   衡陽空軍基地撤退   一九四四年
千里關。萬重山。不是關山月一彎。曳光訊號彈。   雲自閑。機正還。今夜軍情非一般。退兵令已頒。

虞美人   一九四五年
渝州初漲人歸去。莫道青春誤。少陵涕淚古今同。誰說山河無恙大江東?   江東多有清圓樹。只向紅樓駐。簫索你我自倉皇。總為一家柴米要相商。

高旅詞選

蝶戀花   宿贛北山中野店
雨媔孺天欲霽。忽見山村,更有溪橋對。數點紅榴分外媚,這般光景幾回醉。   熄了風燈人語碎。殺陣蚊雷,翻令蛙聲細。店婦慇勤疑作態,中宵動問可能睡。

一九三九年

一剪梅   桂林病中偶成
病堿謆楞B打窗。一盞孤燈,刺斷肝腸。唱窮道苦我何曾,最怕傷情,遠念家鄉。   老母時愁隔宿糧,誰與商量,除卻寒螿。社公岩下曉雞聲,風也淒涼,雨也凄涼。

一九四一年

木蘭花   贈陸川羅曼士
奇峰綠減霜天曉,客堶奕{江柳裊。喜君病骨陟岡飛,嗟我愁懷和夢抱。   為語留東身似草,棘寺刑傷三日老。索居野圃看蒼雲,猶作啼春秦吉了。

一九四二年

長相思令   衡陽空軍基地撤退
千重關,萬重山。不是關山月一彎,曳光訊號彈。   雲自閑,機正還。今夜軍情非一般,退兵令已頒。

一九四四年

虞美人   南京示友
渝州初漲人歸去,莫道青春誤。少陵涕淚古今同,誰說山河無恙大江東。   江東多有清圓樹,只向紅樓駐。蕭索你我自倉皇,總為一家柴米要啇量。

一九四五年

浣溪沙   獨行黄龍山懷故人
寂寞關河戰馬驕,望中風雪倍程遙。黃龍山下亂蓬蒿。   黃土高原無麥秀,白楊深處有兵操。少年舊侶影全銷。

一九四六年

少年遊   常熟訪楊雲史故居
梅花開罷,詩人逝去,凋盡舊時光。半畝荒園,一樓落照,無語漸移牆。   回塵曲水垂楊路,負笈少年郎 。傲立中庭,嗤人言笑,幾許未思量。

一九四七年

阮郎歸   蘇州訪沈聖時不知下落
蘇臺舊夢逐雲飛,小橋燕子歸。春寒伴客弔斜暉,行人深巷稀。   檐牙短,市聲微,東風將我欺 。空庭敗草怯疑非,踏過吳苑西。

一九四七年

水調歌頭   有和平代表團過青島北去滯青多日有感
勁箭急弦發,不發待何時。大江飲馬過後,遍地樹紅旗。形勢洞明如火,全國人心向左,此事似周知。總為刀兵久,便作太平期。   笑嬌客,寄舊驛,折梅枝。春光奈謝南國,齊己豈能師。若使風雲翻覆,也怕江湖侷促,君等可相欺。世事非難測,言旨莫支離。

一九四九年

浪淘沙   舊雨
重到故人堂,滿面風霜。肩頭猶是舊行囊。萬里相尋惟有別,明日茫茫。   窗外臘梅香,豈道滄桑。魚龍春雨洗長江 。草在姑蘇臺畔長,楊柳池塘。

一九五零年

浣溪沙   春節以大碗裝水仙並插梅一枝
欲寫近春一碗花,詞牌先取浣溪沙。舉燈更試影橫斜。   幾朵水仙傍劍器,一桿槍刺貫梅花 ,引人亂夢到天涯。

一九五二年

虞美人   百花齊放
百花齊放知誰見,艷色隨風變。秋冬春夏鬥芳妍,二十四番花信自年年。   自然法則忙行迹,人老心常怯 。恨難朝夕攪朱黃,宜有唐宮把戲報明皇。

一九五六年

釆桑子令   落第舉子
寒窗寂寞荒江靜,折了清琴,罷了高吟,收拾從頭夜色深。   長亭月小辭鄉國,雪滿長林,淚濕孤衾 ,往事思量直到今。
頻年舉業勤耕筆,調弄簫笙,故道班荊,好語千般頌帝京。   盤根老樹撑天闊,任由公卿,取捨功名,不許哥兒自己評。
蕭蕭落葉關山路,欲去還留,欲語還休,悵望彤庭十二樓。   歸來遼鶴知何處,正是清秋,卻有新憂,信步閑庭也覺羞。

一九五七年

月中行   中秋即景
黃昏雨歇市聲輕,窗下彩燈明。淡雲乍吐最娉婷,且向月中行。   廣寒近况何須問,更休道 ,一片虛名。只今依舊有人迎,芳炷繞秋庭。

一九五九年

攤破浣溪沙   太平天國遺事
天國興亡論是非,東王死後不能提。帷影刀光曾未息,月淒迷。   天父忍將同志殺,人心苦共戰魂啼。浪打金陵城下石 ,夕陽低。

一九六七年

燕歸梁   爛柯故事
棋局紛紛六合開,袖手苦疑猜。斧柯爛盡忽歸來,滄海變,夕陽催。   著書述異,悄然問你,人生有幾回 。未忘肩上擔風雷,待重拾,已成灰。

一九七一年

釆桑子   蘇顧問撤退
三千顧問齊回國,兀自咻咻,十載悠悠,方信同盟玉帛收。   紅旗若滿全球日,做了頭頭,它更幽幽 ,卅億人民榨盡油。

一九六零年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