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明末嶺南詩   頁:  1..   2..   3..   4..    (學海書樓 - 郭偉庭老師選講)      南明政權     陳荊鴻嶺南名人遺跡


明末  陳恭尹  

陳恭尹。(1631-1700),字元孝,初號半峰,晚號獨漉。順德龍山人。父親陳邦彥(與陳子壯,張家玉並稱嶺南三忠)於永曆元年(清順治四年 ,公元1647年)起兵抗清失敗,不屈死;恭尹時十七歲,全家七口只剩出嫁姊及恭尹。難中恭尹脫身逃出,匿居父友增城堪粹家複壁之中。翌年,明叛將李成棟反正,迎永曆帝於肇慶 ,恭尹出複壁,上疏陳父殉難之狀,得蔭錦衣衛指揮僉事。廣州旋再破,恭尹避兵西樵山,嘗築樓於寒瀑洞,念國破家亡,輒痛哭欲以身殉。

永曆五年(1651),時年二十一歲,恭尹間關入閩,復往還浙江,金陵三年觀變,時魯王竄舟山,鄭成功屯兵閩海,據龍山陳氏家譜,曾任鄭成功参謀 。蕪湖兵敗後,恭尹歸嶺南葬父於增城,旋聞諸遺臣多逃避海外,出訪未果,又欲南下投奔永曆帝。永曆十五年(清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永曆帝自緬甸被獻,遭吳三桂害於昆明 ,南明覆亡,恢復無望。只得返家鄉順德,往來羅浮諸山中,自號羅浮布衣。

康熙十七年(1678),時年四十八歲,三藩變起,恭尹以嫌疑下獄,明年事解,經此,銳氣漸消磨,自念四世一絲,惟養晦賣文為活,寓居廣州城南,以詩酒自娛。著有獨漉堂文集獨漉堂詩集,與屈大均 ,梁佩蘭合稱嶺南三大家。     

崖門謁三忠祠
山木蕭蕭風又吹,兩崖波浪至今悲。一聲望帝啼荒殿,十載愁人拜古祠。海水有門分上下,江山無地限華夷。停舟我亦艱難日 ,畏向蒼苔讀舊碑。

 望帝:杜鵑鳥,古蜀帝杜宇所化。   停舟二句: 艱難日:劉斯奮,周鍚馥嶺南三家詩選詩注:當時永曆帝退處雲南一隅,清兵三路進逼,但廣東南部恩平縣文安村和沿海的龍門島等地,仍有王興,鄧耀,陳奇策等部堅持抗戰,作者友人屈士,士煌兄弟亦在其中。陳恭尹此行極可能是去拜訪他們。

永曆八年(1654)春,恭尹自吳越歸,居增城新塘。獨漉堂全集卷一(增江前集小序)云:結茅荷池之上,讀書稽古,倦則放舟仰臥荷香中。時與何絳,梁璉等密友來往。永曆十二年(1658)春,恭尹待妻子懷孕,即與何絳結伴出崖門(周錫馥語),渡銅鼓洋,訪故人於海上。詩作於此時,乃恭尹名作,崖門在新會縣南,東有崖山,西有湯瓶山,崖門延伸入海,如半掩門,故名。宋末抗元最後據點。

三忠祠紀念抗元英烈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宋史忠義傳載至元十六年(1279)二月,元將張弘範攻崖山,宋將張世傑率軍抗擊,戰敗後領十餘艦奪港出,遇颶風壞舟,溺死平章山下。左丞相陸秀夫在崖山破後,負宋帝昺蹈海死。 

懷古   十首之一
燕南燕北戰爭餘,白草漫漫雪色初。河渡堅冰通下博,關門沙路走居胥。死求馬骨言終驗,生揕秦胸計已疏。猶有興亡數行淚 ,夜來彈與樂君書。

死求馬骨: 燕照王築台尊郭隗,千金市馬骨典故。   生揕秦胸: 荊軻刺秦王故事。   樂君書:戰國時燕國將領樂毅故事 ,書,樂毅報燕惠王書,見史記樂毅列傳

古今懷古多矣,或覽古蹟而思古人,或懷古事而發幽思,多藉以抒發興亡之感,或身世之悲。恭尹懷古十詩,未必皆親歷其地,多借題發揮燕台易代。

燕台: 史記燕召公世家載燕昭王為得賢士以共國,以雪先王之恥,築台師事郭隗,名黃金台。燕昭王置千金於台上,以延天下之士。寫燕國之盛衰興亡,以傷明末國變之悲。

鄴中   其一
山河百戰鼎終分,嘆息漳南日暮雲。亂世奸雄空復爾,一家詞賦最憐君。銅臺未散吹笙伎,石馬先傳出水文。七十二墳秋草遍,更無人表漢將軍。

此詩特寫曹操事,並評騭其政治,文學。

讀秦紀
謗聲易弭怨難除,秦法雖嚴亦甚疏。夜半橋邊呼孺子,人間猶有未燒書。

此詩說太公授張良太公兵法一書事。
唐代章碣焚書坑詩:竹帛煙銷帝業虛 ,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獄中雜記   二十六首   其一
鈴柝鳴終夜,星河耿暮秋。但令圭未玷,休問杼曾投。東海仍秦帝,南冠號楚囚。此身翔不下,何處學輕鷗。

恭尹《江村集序》云:戊午(1678)秋「罹無妄之災」,陳荊鴻《獨漉詩箋》云:「恭尹下獄之故當時紀載不多,獨《龍山陳氏家譜》載偽周曾慕名致書恭尹,考吳三桂以清廷議撤藩,故康熙十三年甲寅(1674)叛於雲南,耿精忠以福建,越年丙辰尚之信以廣東應。三桂自稱周帝,疑當時尚之信薦先生於吳,或吳移書延攬均不可知。」

海珠寺
黍苗無際雁高飛,對酒心知此日稀。珠海寺邊遊子合,玉門關外故人歸。半生歲月看流水,百戰山河見落暉。欲灑新亭數行淚,南朝風景已全非。

西樵旅懷   並序(五首選一)
二十之齡,客途强半。六年度歲,各在一方。感日苦多,浮生如寄。西山冬盡,風雨昏昏。追昔傷玆 ,淒然有作。
牂牁滾滾向東流,綠浦黃龍識御舟 。初日平沙群躍馬,二年杯酒獨登樓。星連牛斗曾傳檄,寒報湘沅盡賜裘。孤棹一辭天萬里,幾回風雨吼吳鉤。

永曆二年(1648),陳恭尹由廣州到肇慶,為父求恤典後,永曆朝任錦衣衛指揮僉事。永曆四年(1650)十一月,清軍破廣州,恭尹隻身赴西樵山中。

孤棹一辭天萬里: 天,指南明朝廷。詩人憶述自肇慶回穗,從此遠離朝廷。
吼吳鉤: 吳鉤,吳國所造刀劍。吼,鳴叫。楚王命莫邪鑄雌雄雙劍,莫邪只以雄劍進獻,寶劍在匣中悲鳴。

虎丘題壁
虎跡蒼茫霸業沉,古時山色尚陰陰。半樓月影千家笛,萬里天涯一夜砧。南國干戈征士淚,西風刀剪美人心。市中亦有吹篪客 ,乞食吳門秋又深。

永曆五年(1651)秋,恭尹二十一歲,去西樵山間關入閩,遊江西,江浙一帶,伺機以圖恢復 ; 永曆七年(1653)秋,自杭州赴蘇州,遊覽著名古蹟虎丘寫成此詩,家國之感,身世之悲,融會詩中,聲情激越,意境蒼涼,傾動一時。虎丘在今江蘇市西北。原名海湧山 ,春秋時吳王闔閭葬此。吳越春秋載: 廣六十里,水深一丈 ,銅槨三重,傾水銀為池六尺,黃金珍玉為鳧雁。」「葬之三日 ,金精上為白虎踞墳。」因號虎丘。有虎丘塔,劍池,真娘墓等古蹟,有吳中第一名勝之譽。

南國干戈: 南明永曆朝壯士。
市中二句: 《史記・范雎蔡澤列傳》:「伍子胥橐載而出昭關,夜行晝伏,至於陵水,無以餬其口,膝行蒲伏,稽首肉袒,鼓腹吹箎,乞食於吳市。」吳市即姑蘇(今蘇州市)。伍子胥父伍奢被楚平王所殺 ,逃至姑蘇吹箎乞食,後被吳王闔閭重用,夫差時率軍伐楚,攻下郢都。集家仇國恨一身,與詩人身世相似。


明末  屈大均      

屈大均(1630~1696),初名紹隆,字翁山,又字介子。番禺茭塘人(據番禺縣續志)。屈姓世居沙亭鄉 。父屈宜遇,幼遭家難,寄食南海邵姓人家,大均生於邵氏家,過繼邵家,改名邵龍。弘光元年,補南海生員後,父攜回鄉祭祖,復姓屈氏。順治三年(1646年12月),廣州域破 ,大均隨父母返番禺故里,故世又有大均南海人說。

大均少聰穎,受名孝廉曾起莘(後即天然和尚函)賞識,獲薦從陳邦彥學。邦彥殉節死 ,赴肇慶行在,上中興六大典書,將官以中秘,會父疾遽歸。永曆三年(1649二十歲),父歿,大均削髮為僧 ,事函於番禺雷峰海雲寺,法名今種,顏所居曰死庵。陳伯陶勝朝粵東遺民錄卷一云:大均 復取永曆錢一枚,以黃絲繫之,貯以黃錦囊,佩肘腋間,以示不忘。

時亂後,士人多隱遁,大均與同里諸子為西園詩社。永曆十一年(1657二十八歲),秀水朱彝尊至粵 ,與大均最契,歸持其詩遍傳吳地,名遂鵲起。後遊吳越,名土俱從之遊。遺民錄云:其至諸寺剎 ,刖據上坐,為徒眾說法,時年不過三十也。又數年,返於儒。」還俗後,大均雲遊四方,廣交志士,暗圖抗清大業,適會稽(紹興)謁大禹廟 ,遊走吳,越間,與當地名士詩酒往還。時有魏耕者,浙東抗清事敗後隱居苕溪,暗與鄭成功通消息,圖策應鄭師入江反清復明,事敗被殺,大均曾與其事,潛逃。

永曆十九年(1665・三十六歲),大均到太原,與顧炎武,朱彝尊,李天生,王漁洋,毛奇齡等名士過從唱和,並娶抗清義士王壯猷遺孤為妻。永曆廿二年,偕妻出雁門 ,客居西北凡三載,縱博飲酒,走馬射生,人怪之,不顧,落寞之情《客雁門》一詩可見:「三年作客傍滹沱,聽盡哀笳出塞歌。白髮不驚明鏡滿,秋霜只怨雁門多。」復遊燕京,下吳會,於金陵秦淮河畔小住,漸意冷心灰,知事不可為,自金陵返粵,鄉居五年 ,頗貧。

永曆廿七年(1673・四十四歲),吳三桂叛清,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陷岳州,北克陝,甘,南掠浙,閩,聲威赫赫;吳以「蓄髮復衣冠號召天下 ,時有說其立明後者」(《遺民錄》),大均遂奔旗下,奔走楚,粵軍中,受署按察司副司,後知其無成,永曆三十年春謝歸,奉母避地江南,又欲居贛,未幾,歸番禺沙亭鄉定居 。永曆三十七年十二月,臺灣延平王鄭克塽降清。大均晚築祖香園,園中建騷聖堂祀屈原,居家課子,耕作著書,屢辭薦舉,拒允出仕,康熙三十五年(1696)辭世,六十七歲。

傳世有《道援堂集》,《翁山詩外》,《翁山文外》,《翁山易外》,《翁山詩略》,《屈大均詩集》,《四朝成仁錄》,《廣東新語》。其著述於雍正,乾隆年間被列入悖逆書籍 ,飭行禁燬。

魯連台
一笑無秦帝,飄然歸海東。誰能排大難,不屑計奇功。古廟千秋月,荒臺萬木風。從來天下士,只在布衣中。

永曆十一年(順治十四年・1657),時大均二十八歲,離粵北遊,翌年春抵燕京,復轉至山東,行經荏平縣,登魯連臺遺址,有感而作。
魯仲連。戰國時齊人,好奇偉倜儻之畫策,時遊於列國,為諸侯排難解紛,不願為官,晚年遁於海上。《史記・魯仲連列傳》。

同杜子入秦初發滁陽作
天曉滁陽望,蒼茫大野開。風威肅人馬,煙色慘墩台。慷慨無衣賦,艱虞不世才。平生一匕首,為子入秦來。

無衣句: 《詩經・秦風・無衣》首章: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平生二句: 用荊軻刺秦皇故事。

永曆十六年(康熙元年・1662),時三十三歲,大均返家鄉,棄僧還俗,越三年,復北遊經金陵渡江入皖(安徽),準備入秦,聯絡關中豪傑,途經安徽滁縣時作 。詩寫寒冬大野蒼茫蕭瑟,抒發悲慨。杜子,杜睎憿A號蒼野,秦人。

雲州秋望
白草黃洋外,空聞觱篥哀。遙尋蘇武廟,不上李陵台。風助群鷹擊,雲隨萬馬來。關前無數柳,一夜落龍堆。

觱篥: 西域樂器,以竹為管,以蘆為首,類胡笳。
龍堆: 白龍堆,天山南路沙磧地區,古詩中常以代指塞外,荒遠之地。

永曆廿二年(1668)秋,時年三十九歲,大均攜妻王華姜北出(代州)雁門至雲州,時居西北已三年,無所成。雲州,明清稱大同府,今山西大同一帶。

舊京感懷   二首之一
內橋東去是長干,馬上春人擁薄寒。三月風光愁裡度,六朝花柳夢中看。江南哀後無詞賦,塞北歸來有羽翰。形勢只餘抔土在,鍾山何必更龍蟠。

舊京,明初,南明福王政權皆以南京為都。永曆廿二年冬,大均至南京,賃屋暫居秦淮河畔。時清人統治已漸固。各地抗清民緒亦漸銷沉。

內橋: 地名,今南京市白下路內橋灣。   長干: 古金陵里巷名。劉逵《吳都賦》注:「建鄴南五里有山岡,其間平地,吏民雜居,號長中有大長干,小長干,皆相連。」今南京有長干橋。   六朝: 吳,東晉,宋,齊,梁,陳,皆建都南京(建康)。   江南句: 南朝梁庾信奉使西魏,西魏破梁,被强留為官 。西魏亡,轉仕北周,晚年追憶故國而寫下哀江南賦,述梁朝興亡血淚,故事猶似弘光朝覆亡。   鍾山: 紫金山,今南京市東郊。   龍蟠: 金陵圖經:石頭城在建康府上元縣西五里 ,諸葛亮謂吳大帝曰:秣陵地形,鍾山龍蟠,石城虎踞,真帝王之都也。

按:陳永正嶺南歷代詩選云:結句略近李商隱詠史:北湖南埭水漫漫 ,一片降旗百尺竿。三百年間同曉夢,鍾山何處有龍盤。』」余(郭偉庭老師)按:大均詩後漸多哀音 ,遺民之悲令讀者愴然,如五十三崴時寫:

壬戌清明作
期作輕雲暮作陰,愁中不覺已春深。落花有淚因風雨,啼鳥無情自古今。故國河山徒夢寐 ,中華人物又消沉。龍蛇四海歸無所,寒食年年愴客心。

黃鳥
依依窗柳外,黃鳥解親人。有意頻催曙,無情亦怨春。髻沾紅雨濕,衣染綠煙勻。絕似吾嬌女,綿蠻語不真。

綿蠻: 鳥叫聲。詩經小雅綿蠻》「綿蠻黃鳥,止於丘阿。

陝西榆林王壯猷舉義旗反清,戰敗投城殉,有遺腹女,養於母家侯氏。至永曆十九年,王女年屆二十,李天生為作伐,大均喜甚,娶作妻,因字王曰華姜,自字曰華夫,有《新婚即事》詩云:「豈意飄萍客,天涯得好逑。佳期中女夕,獨立鳳凰樓。玉帛迎秦塞,笙歌入代州。威儀應敬爾,拜手荷天休。」華姜誕女於雁門,取命阿雁。大均歸粵後,生活貧苦《春草堂感懷》句云:「菽水勞妻子,窗間刺繡頻。」永曆廿四年。華姜小產逝,大均為賦悼詩百首編為《悼儷集》。阿雁,不久亦以痢疾死。


屈翁山是明末廣東有名詩人,與陳恭尹,梁佩蘭並稱為"嶺南三大家"。屈翁山,初名邵龍,後改名大均,明末秀才,國變後遁迹空門。著有道援堂集廣東新語。可惜廣東新語書中頗多紕繆,或是道聽途說,甚或杜撰。朱彊村對屈翁山的詞推崇備至。 他的諸詞中,以四首望江南最為詞流所傳誦:

悲落葉,葉落落當春。歲歲葉飛還有葉,年年人去更無人。紅帶淚痕新。
悲落葉,葉落絕歸期。縱使歸來花滿樹,新枝不是舊時枝。且逐水流遲。
清淚好,點點似珠勻。蛺蝶情多元鳳子,鴛鴦恩重是花神。恁得不相親。
紅茉莉,穿作一花梳。金縷抽殘胡蝶繭,釵頭立盡鳳凰雛。肯憶故人姝。


這四首望江南雖不算好詞,不外是感往傷逝,但風格上的確是獨標一格,沒有詞家的脂粉氣,但哀艷掩抑之情活躍於紙上。 由於盡去浮詞,把真摯的情感直寫出來,所以能夠使人感動。

陳荊鴻重修屈翁山遺墓的經過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