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司徒華說詩詞   
頁:  1.. 2.. 3.. 4..  5..


背誦《木蘭詩》

一位任職小學校長的朋友,選輯了一些淺易的舊體詩詞,印成小冊子,發給學生在課餘背誦。我覺得,這不但是語文教育,也是國民教育。只可惜,未附有詳盡的註釋、語譯、賞析和思考問題,否則,可節省老師的教導。

我曾在《明報•三言堂》專欄,介紹過《木蘭詩》(亦稱《木蘭辭》)的民歌風格,曾提及可用來教中小學生,並讓他們背誦。雖然較長,但長詩背誦起來,更有興味。為了便利讀者剪存,用來對照著,去讀接著刊出的註釋和賞析,我不惜篇幅把全詩抄錄於下: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唯聞女嘆息。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旦辭黃河去,暮宿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勳十二轉,賞賜百千強。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願馳千里足(一作「願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出門看伙伴,伙伴皆驚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文學史列此詩為北朝樂府民歌。最早見於南朝•陳•智匠《古今樂錄》。大抵是產生於北朝,在流傳中,經過文人的加工修飾。從稱天子為

「可汗」,以及黃河、黑山頭、燕山等地名,推測木蘭的出征,是北魏與柔然(北方游牧大國)之間的戰爭。

二○○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註釋《木蘭詩》

為了讓小學生也可自行讀得懂,而且詩太長不便語譯,故在篇幅容許下,註釋盡量詳細。

木蘭:大多認為她姓花,但也有姓魏、朱,甚至姓木蘭等說。唧唧:秋蟲叫聲、織布聲或嘆息聲,聯繫下文的「所思」、「所憶」,解嘆息聲為最佳。杼:音「柱」,織布機上的梭子。所思、所憶:據吳小如分析,認為指男女之間的思憶最合理。軍帖、軍書:徵兵的文書。十二卷:不是確數,形容多,為了音節加「二」字。可汗:可音「克」;當時西北少數民族對國王的稱呼,始於漢以後。市:動詞,購買;下一段的「市」,名詞,市鎮。

韉:音「煎」,馬鞍下的墊子。轡:音「秘」,轡頭是韁繩和籠馬頭的套子。旦:早上。濺濺:流水聲。黑山頭:即今的殺虎山,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南,離黃河不遠。燕山:燕音「煙」,指燕然山,即今蒙古的杭愛山。胡騎:騎音「企」,胡人的騎兵。啾啾:馬鳴聲。

戎機:戎,軍事的;戎機,軍事的計劃;赴戎機,即參加作戰。朔氣:朔,北方;朔氣,寒冷的北風。金柝:柝,音「托」;金柝,銅製的行軍用具,又稱「刁斗」,像鍋,有柄及三腳,日間用來煮飯,夜間用來報更;北風傳來金柝報更聲。鐵衣:盔甲。「將軍」「壯士」兩句:兩句是互相參照的,「百戰」「十年」非實數,形容戰事頻繁而歷時甚長,將軍和戰士都有戰死的和生還的。

明堂:天子祭祀、受朝拜、選人才的殿堂。策勳:記錄功勳。十二轉:升一級為一轉,「十二」非確數,形容不斷晉升。百千強:百千,非常多;強,還有多一點。尚書郎:朝中比較高的官職。明駝:好的駱駝臥下,腹不貼地,屈足漏明,故曰「明駝」。

出郭句:郭,外城;互相扶持走到外城去迎接。理紅妝:梳洗打扮。霍霍:磨刀磨得很快的樣子。雲鬢:像雲一樣柔美,靠近耳邊的頭髮。花黃:當時婦女的裝飾,用黃紙剪成星、月、花或鳥,貼在額上。伙伴:一同出征的戰友。

最後四句:撲朔:頻頻跳動。迷離:朦朧的樣子。雄兔好動活躍;雌兔則害羞好靜,常瞇著眼。雄雌走在一起,便難分辨其性別了。

二○○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賞析《木蘭詩》

建議讓中小學生背誦《木蘭詩》,又作了註釋,現在來分析一些值得欣賞之處。 「唧唧」為甚麼解作嘆息聲比織布聲好呢?這是倒x懸疑的寫法,更引起讀者的興趣。她本來在織布,織布聲停了很平常,但卻傳來嘆息聲,為甚麼呢?是否有「所思」「所憶」呢?這樣,進一步引出父母的關懷,追問「何所思」「何所憶」?假如解作織布聲,便與下文脫節,而且沒有跌宕,太平淡了。

「思」和「憶」,為甚麼解作男女相戀之情,而不是一般思念和憶想呢?舊詩詞中,「思」與「憶」,大多指兩性的懷念。木蘭是青春少女,父母很容易想到,她是否因懷春而嘆息?絕不會想到,她是看見了「軍帖」「軍書」。這又是一個懸疑,促使讀者讀下去。

詩中有好幾處,以疊句排句去反覆1菕A如入伍前購備出征行裝,在黃河邊和黑山頭懷念父母,戰後回家父母、姊弟、自己的舉止。為甚麼呢?這固然是一種民歌風格,同時,也著重刻劃了:木蘭出征的毅然,忠孝矛盾中的柔情,家人見她回來的歡欣,她的女兒心態未改。相反的,對她如何英勇作戰,只用一句「策勳十二轉」,完全概括了。

與上述的反覆1蛫鴾鞢A對她的征戰的艱苦,也只說了幾句:「萬里赴戎機……壯士十年歸。」x述得很簡略,為甚麼呢?因為不是主題。
木蘭沒有哥哥,卻有姊姊。這姊姊在前文不見,直至最後妹妹戰罷歸來才出現。姊姊比她年長,卻沒有代父出征的勇氣,這更顯出木蘭的忠孝。

「出門見伙伴,伙伴皆驚惶」,原來伙伴們是送她回家的,由此可見她與戰友們的感情。另一方面,也襯托出,木蘭在行伍中全不露出女兒態,使他們毫不發覺。

最後的一段:「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千古傳誦,「撲朔迷離」成為典故成語,可謂畫龍點睛。其實,「安能辨我是雄雌」,不是因為「兩兔傍地走」,而是木蘭在征戰中與男性一樣英勇活躍(撲朔),全無妞妮嬌氣(迷離)。一回到家,她又是一個女性了,一個多麼傑出的女性!

二○○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唐詩三百首》不選李賀

約四十年前,入讀文商夜學院,寫了一首七律《述懷》,呈蘇曾懿老師乞教。他的評語是:「風格似李賀,少壯不宜學」。大抵是針對尾聯:「馬閬風華漸落,高丘躑躅有孤魂」(典出自《離騷》:「朝吾將濟於白水兮,登閬風而馬。忽反顧以流涕兮,哀高丘之無女」)。李賀(790-816)短壽,僅享年二十六,所以,以此規勸。幸而此評語,沒有成為語讖,我一直活到今天來了。

毛澤東的七律《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第七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以及在發動反右時引用的「黑雲壓城城欲摧」,各出自李賀的《金銅仙人辭漢歌》和《雁門太守行》。看來,毛是喜愛和熟讀李賀的詩的。

魯迅也愛讀李賀詩。現存他手書古代詩文贈給朋友的,共二十餘幅,其中有四幅寫的是李賀詩,比任何古代作家都多。這四幅是:《感諷五首(其三)》、《南園十三首(其七 )》、《綠章封事》(節錄其中兩句)、《開愁歌》。

李賀字長吉,唐宗室鄭王之後,但已沒落。其父名「晉肅」,「晉」字與進士的「進」字同音,因避諱而不能舉進士,只做過小官,一生不得志。少有詩名,出外,常有一家僮驅驢隨後,背一大布袋,他有所見所聞所感,即作詩投入袋中。回家取出,再修訂,投入另一布袋;除大醉或弔喪,大都如此。

他的詩富想像力,立意新奇,構思精巧,用辭瑰麗,在當時或後世,足與名家並列。

《唐詩三百首》的編選水平很不錯,所收錄的詩人很廣泛,各種流派都有,各種體裁完備,能反映出當時的社會生活和人的思想感情,可說是全部唐詩的縮影。所以,書成後一直流傳。各種版本所收篇數不同,有321、317或310首的。但奇怪的是,李賀竟然一首也沒有。我不明白其故,不能不替李賀叫屈!

多年前,我在《明報•三言堂》專欄寫過一篇《〈琵琶行〉與〈箜篌引〉》(見拙作結集三《胸中海嶽》),比較白居易與李賀對樂聲的不同描寫手法,一是寫實的現實主義,一是浪漫的唯美主義。此外,似乎再沒有談過李賀的詩。現在,要在以後來談一談了。

二○○七年十二月三十日


「尋章摘句老雕蟲」

來介紹中唐李賀的詩。

《南園》(其五):「男兒何不帶吳ヾA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註釋。吳ヾG吳,地名,今江蘇南部,所產之刀鋒利,刀身略彎如ヾA故名。關山五十州:指當時唐代中央政府,未能控制的藩鎮所管轄的黃河南北一大片土地。暫:試一試。凌煙閣:唐代皇宮內的殿閣,內供奉二十四名開國功臣的畫像。若個:哪一個。

語譯。男兒大丈夫,為甚麼不佩戴吳ヾA去收復那一大片被藩鎮所割據的土地?請你試一試到凌煙閣上去,看看那些曾為國立功的功臣的畫像,他們有哪一個,是書生出身而成為了顯赫的立功封地的侯爵的呢?

「南園」是李賀在家鄉讀書的地方。他以此為題,寫了一組詩共十三首,上述的是第五首,下面的是第六首。詩包含兩個意思:一是對中央政府權力衰落,藩鎮割據,必然會帶來外患和人民的災難,因而感到憂慮;二是不願在窗下苦讀而白首,有投筆從戎,馳騁沙場,為國建功立業之志。首句的「何不」,末句的「若個」,都有詰問的語氣,抒發出激越和悲憤的情緒。以讀書的地方為詩題,而又寫出這樣的詩,反映出他不甘心這樣生活下去。

《南園》(其六):「尋章摘句老雕蟲,曉月當窗掛玉弓。不見年年遼海上,文章何處哭秋風?」

註釋。尋章摘句:在文章的字裡行間鑽牛角尖。老雕蟲:雕蟲,小技也;老,總是,終究是。玉弓:形容天將破曉的殘月。遼海:東北邊境,唐憲宗時曾發生多次兵變,屢次征伐都戰敗,藩鎮割據如故。末句:只懂得寫文章去慨嘆這樣的國家災難,雖然寫得像秋風那麼悽慘,又有甚麼用呢?

語譯。通宵在窗前苦讀,鑽研文章的字句。抬頭一望,天將破曉,西沉的月亮,像一把玉弓掛著。這樣學得的知識本領,又有甚麼用呢?且看看年年在東北邊境的叛變,征伐屢敗,文章寫得再好,悽切得像秋風那樣去哀悼,於事何補?

第三、四句也是詰問語氣,強化了感情。

二○○八年一月二日


「提攜玉龍為君死」

再來介紹李賀的兩首詩。

《雁門太守行》:「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角聲滿天秋色裡,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報君黃金台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註釋:《雁門太守行》:樂府舊題;雁門,秦漢時郡名,在今山西省。黑雲:指天上的黑雲,亦可指敵軍圍城如黑雲那麼密。甲光:盔甲反射的光。金鱗:金光閃閃的魚鱗。角聲:號角聲。塞上:長城一帶。燕脂:即胭脂,紅色的暮霞。夜紫:一解暮色漸深,暮霞變了紫色;一解長城附近,泥土多紫色。易水:河名,在今河北省。黃金台:戰國時燕昭王所築,置千金於台上,以招賢能,在今河北省。玉龍:劍的代稱。

語譯。天上黑雲滿佈,圍城的敵人也像黑雲般密集,那氣勢彷彿要把城摧毀。陽光偶然從雲隙照下來,照得盔甲像片片魚鱗般發出金光。暮色漸深,紅色的晚霞變作紫色,把長城附近的紫色泥土,變了更深的紫色。我們的援兵,舉著半捲的紅旗,已來到易水。寒冷的霜雪,把鼓也冰凍得敲得不響。為了報答你,像燕昭王於黃金台賞識賢能的美意,我願意拿著劍為你戰死。

全詩畫像鮮明,色調奪目,詞藻瑰麗,意氣高昂,可謂文情並茂。

《夢天》:「老兔寒蟾泣天色,雲樓半開壁斜白。玉輪軋露濕團光,鸞珮相逢桂香陌。黃塵清水三山下,更變千年如走馬。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

這是詩人夢遊月宮之作,極富想像力。因篇幅所限,只作語譯而不註釋。

月宮裡的玉兔和蟾蜍,哭泣著,下了雨,天色暗淡。雨停了,雲層裂開,現出月宮中樓閣斜斜的白色的牆壁。雨後的水氣未散,凝成一團一團的光,弄濕了輾過的像玉輪一般的月亮。我在月宮飄著桂花香氣的小路上,遇見了帶著雕了鸞鳳玉珮的仙女們。仙女們對我說及,與葛洪在《神仙傳》中同樣的話:蓬萊三山下,滄海桑田,人間千年的變化,在天上只如走馬般那麼快。我遙望大地,整個中國像九點煙火,茫茫大海像傾倒了的一杯水。

二○○八年一月五日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