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司徒華說詩詞   
頁:  1.. 2.. 3.. 4..  5..


詠蠶婦詩四首

描述同一事物,可以有不同的角度和手法。現舉出四首都是詠蠶婦的詩,以供比較。

一、《蠶婦》: 「粉色全無饑色加,豈知人世有榮華!年年道我蠶辛苦,底事渾身着苧麻。」作者杜荀鶴,晚唐人,詩風樸質自然,淺近明快,富有激情,有不少反映民間疾苦詩作。

語譯。蠶婦窮得無錢買脂粉,那皮黃骨瘦的容貌更加明顯了。她怎會知道,人世間有榮華富貴!人們都說我養蠶年年辛苦,但為什麼全身所穿的,都是粗劣的麻布衣服呢?

二、《蠶婦》: 「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作者張俞,北宋人,多次應試進士不第,後隱居四川青城白雲溪,自號白雲先生。

語譯。昨天進城去,回來時淚眼濕透了手巾。因為我看見,城堥漕ル身穿著綾羅綢緞的人,都不是像我一樣的養蠶的人。

三、《蠶婦吟》: 「子規啼徹四更時,起視蠶稠怕葉稀。不信樓頭楊柳月,玉人歌舞未曾歸。」作者謝枋得,南宋人,曾率兵抗元,兵敗,流亡,以賣卜教書度日;後元朝迫他出仕,不從,被押送元京大都,堅貞不屈,絕食而死。

語譯。杜鵑鳥一直啼到深夜四更,這時候,蠶婦便要起來照顧春蠶,擔心蠶多而桑葉少,蠶吃不飽,不能快快長大。楊柳梢頭西沉的月亮,照着高樓大廈,不相信那堿偎F官貴人歌舞的妓女們,也仍沒有回家去呀!

四、《飼蠶詞》: 「阿娘辛苦養蠶天,嬌女陪娘瞋不眠。含笑許縫新襪褲,待娘五月賣絲錢。」作者金和,清末人,《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的外曾孫,詩與黃遵憲、康有為齊名。

語譯。養蠶季節,母親餵蠶很辛苦;女兒陪着母親,睜大眼睛,不肯去睡。母親勸她上牀,含着笑對她說:待五月蠶結繭,賣了絲,媽媽有了錢,會給你縫製新襪新褲。

第一首,突出蠶婦的貧窮。第二首,強調蠶婦不能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的悲哀。第三首,以歌舞的妓女比較,蠶婦要早起,生活是更辛苦的。第四首,以描寫母女親情為主。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九日


林則徐的一律一絕

1839 年,他被任命為欽差大臣,赴廣東查禁鴉片。鴉片戰爭爆發,多次擊退英帝入侵;後因被誣陷而革職,流放伊犁。這兩首詩,一寫於流放起程時;一寫於流放途中。雖面對逆境,背負冤情,但仍磊落曠達,心懷家國,且幽默自慰。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謫居正是君恩厚,養拙剛於戍卒宜。戲與山妻談故事,試吟斷送老頭皮。」

註釋。赴戍:起程往流放之地。

口占:沒有起草,隨口說出詩詞。久神疲:早已精神疲乏。衰庸:衰老無能。生死以:不計生死全力以赴。謫居:被貶下放而閒居。養拙:安份地退下來,保養自己。山妻:謙稱自己的妻子。故事:引《東坡志林》所述,北宋隱者楊樸有詩句,「今日捉將官堨h,這回斷送老頭皮」;蘇軾入獄,曾請妻子吟此詩送之。

語譯:我氣力微弱,責任卻重大,精神早已疲乏不堪。即使再竭力去付出我的衰老無能,也一定難於支撐。雖然如此,但只要有利家國的事,我將會不計生死而全力以赴;決不會因禍而逃避,因福而趨往。革職被貶,是皇帝對我的厚恩,正是我趁防守邊疆而養晦韜光的好時機。與妻子你笑談蘇軾的事,請吟出同樣的詩來與我這老人家告別而未知何時再見。

《塞外雜咏》:「天山萬笏聳琼瑤,導我西行伴寂寥。我與山靈相對笑,滿頭晴雪共難消。」

註釋:天山:林流放伊犁,即今日新疆,天山在新疆。笏:粵音忽;封建時代,大臣上朝拿着玉石或木塊造的板子,向皇帝奏事時,必須高舉在自己的面前。山靈:山神。晴雪:晴天下,天山的積雪,比喻自己的滿頭白髮。

語譯。天山群峯聳峙,好像在朝廷上,眾大臣高舉起的一根一根用玉石造成的笏。這壯麗的景色,引導着我西行進入伊犁,陪伴着我,慰解我途中的寂寞。我笑着對山神說:晴天下天山的積雪,份外耀眼,正好像我滿頭的白髮一樣,永不會消失。

律詩的第三四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是傳誦的名句。

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


龔自珍與林則徐

他們兩人是好朋友。道光十九年(1839),林被任命為欽差大臣,赴廣東禁鴉片。龔曾表示願意隨同南下,林以「事勢有難言者」而婉拒。同年,龔厭惡仕途,辭官赴杭接眷屬,在返京途中,寫了315 首七絕,總題是《己亥雜詩》,其中的第87首,表示了對林的懷念,如下:「故人橫海拜將軍,側立南天未蕆勛。我有《陰符》三百字,蠟丸難寄惜雄文。」

註釋。故人:老朋友,指林則徐。橫海將軍:漢朝官名,指林任欽差大臣,有節制水師之權。側立:林大功未成,須謹慎小心而未可正立。蕆勛:蕆,粵音「淺」;蕆勛,完成功業也。《陰符》:古兵書之名。蠟丸:古代傳遞機密文件,以蠟密封為丸,防偷拆或沉水受濕。雄文:比喻龔寄給林有關禁煙的策略。

語譯。知道了老朋友林則徐,被任命為欽差大臣,前往廣東禁煙。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尚未完成,他到了南方,定當會謹慎小心從事。我有關於禁煙的好策略,想像機密文件封在蠟丸堙A向他提出。但很可惜,因為沒有適當人選交託,沒有辦法寄去。龔是詩人、學者,一貫關心家國,深知鴉片禍害,力主嚴禁。在上述七絕之前,還有兩首,即《己亥雜詩》的第85 和86 首,也談及鴉片。

第85首:「津梁條約遍東南,誰遣藏春深塢逢?不枉人呼蓮幕客,碧紗櫥護阿芙蓉。」

註釋:津梁句:津梁,准許外國船隻貿易的港口,乾隆時只有廣州一地。但禁令鬆弛,其後,東南沿海鴉片走私甚盛。誰遣句:藏春,製鴉片的罌粟;塢,四面高山的低地,比喻鴉片煙館;逢,到處出現。不枉兩句:難怪人們稱那些幕僚做「蓮幕客」,原來他們躲在碧紗帳塈l鴉片;「阿芙蓉」,即鴉片。

第86首:「鬼燈隊隊散秋螢,落魄參軍淚眼熒。何不專城花縣去?春眠寒食未曾醒。」

篇幅所限,只作簡略語譯。吸鴉片的人一隊隊提着燈籠像秋螢,進出煙館。墮落的幕客,煙癮發作,眼淚鼻涕直流。何不叫他們到鴉片進口的花縣去做官,那麼,在禁火的寒食也不用醒來。寒食禁火比喻禁煙。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



長恨歌》與《琵琶行》,是唐代白居易的兩首七古名作,堪稱雙璧。你讀過嗎?比較過嗎?

我是欣賞《琵琶行》的。詩中對琵琶音韻的描繪,可謂妙絕。「門前冷落車馬稀, 老大嫁作商人婦」;「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更借琵琶女的遭遇,聯繫到作者被貶的處境,互相映襯,引發讀者的同情共鳴。

對《長恨歌》,我卻覺得歪曲美化了事實,大有「擦鞋」之嫌。楊貴妃本是唐玄宗十八子壽王的妃子,玄宗重色奪之而寵幸,兄弟姊妹皆列士。安祿山反, 「六軍不發無奈何」,於馬嵬驛被賜死。作者揑造了楊死後化作仙子的神話,兩人重見。「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把荒謬的戀情,歌頌為愛的典範,實在有點使人嘔吐。有人與我有此同感嗎?

清初袁枚,有一首七絕《馬嵬》:「莫唱當年《長恨歌》,人間亦自有銀河。石壕村堣狻d別,淚比長生殿上多。」

註釋。馬嵬:馬嵬驛,在陝西。

天寶十四年(755),安祿山叛亂,玄宗從長安逃亡四川,途經此地,在隨從將士脅迫下,勒死貴妃。銀河:天河。神話中,牛郎與織女被銀河所隔,每年只在七夕聚會一次。石壕村:杜甫有詩《石壕吏》,寫村民在安史之亂中,「有吏夜捉人」,受徵役之苦,家毁人亡。長生殿:「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這是《長恨歌》中的詩句,玄宗與貴妃在七夕長生殿上,作永遠相愛的誓詞。

語譯。不要再唱當年白居易所作的《長恨歌》了。好像天上一樣,人間也有銀河呀!多少夫妻,也像牛郎織女一樣,被人造的銀河分隔別離。請讀一讀杜甫的《石壕吏》,在苛政酷吏下,有多少老百姓是被迫夫妻家人分散的。他們流下的眼淚,不是比玄宗和貴妃在長生殿上,流下的更多嗎?

袁牧借詠史,關心民間疾苦,批判了《長恨歌》。詩中插入《石壕吏》作對比,含義更為深刻。寫得淺易流暢,言簡意賅。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