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黃苗子   散文鈔   頁:  1..  2..  3..

  林語堂生活的藝術  何滿子桑槐談片  王力龍蟲並彫齋瑣語      季羨林散文選      黄苗子散文鈔    豐子愷散文鈔


希遷三問

一日,有一僧來問六祖慧能大師的法嗣石頭希遷:如何是解脫?
希遷反問:誰捆住你?
僧又問:如何生淨土?
希遷再反問:誰污垢你?
僧更問:如何證涅槃?(超脫生死之意)
希遷還是反問:誰將生死來給你?

這一問一答,很有深意。你自己不做股票,股票漲落,就絕對不會使你忐忑不安;你不抽烟,就絕不會一心想過烟癮;你不投資房產,就不會為樓價漲跌煩惱,可以使你心神安定地睡一晚好覺。不執著生死,便不求涅槃;不沾染污垢,便是身在淨士;不為名繮利索束縛,便無所謂解脫。希遷這三個反問,也就是六祖的一句禪偈: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希遷所問的,當然是提問者本人。你想從烟癮上解脫,你自己就不要用吸烟來捆住你。你想得淨土,就不要用聲色貨利污垢你自己。

但這是最大的予盾,很難解决。因為人類的靈和肉,都有無厭的要求,文明越進步,欲求就越擴張。人不能個個六根清淨,但是在現實環境中,常常想起石頭希遷的故事,要減少一點人生的煩惱,未始不是在炎濁的大千世界中,服下一帖清涼散。人不一定成彿作祖,但使自己本身生活得安樂,也就是接近極樂世界一步。常見自己過,與道即相當。」(《壇經》),希遷的三個反問,正是提醒你要自我反省

石頭希遷,俗姓陳,廣東高要人,唐代禪宗大師,世壽九十一,被稱為石頭宗。

石頭希遷禪師


拜神

        多倫多伍貽業教授有一篇文章,引用道藏呂祖全書堛漱@梵文咒語 。伍教授說:這段文字若以古叙利亞文還其原意,則是誠哉 ,基督是從天降臨者。道教的呂祖,怎麽會把耶穌基督的頌詞變為咒語?令人嚇了一跳!伍教授認為是唐朝道士從西方傳入的聖經那媗坏峈 。這就難怪印度佛教的觀世音菩薩,被請進道教,奉為觀音大士”來頂禮膜拜了。

        我說中國人對宗教不甚認真,不像西方人誠篤。西方的天主教,基督教以及阿拉伯人的伊斯蘭教都有定時的聚會,有牧師,神父,阿訇向教徒傳道講經,勸人向善。中國的佛教,道教 ,在古代是常有集會的,但近代,除了少數高僧大剎,有向信徒講道外,一般寺廟,只是供人燒香祈福,占卜求簽用,不必去追求什麽教義和信仰宗旨。

        關雲長是人不是神,但道教把他老人家請入神列,並且不知什麽原因,又奉為財神,於是許多關帝廟之外,商人又把他的畫像,請入店,宅,是目前香火最旺的一尊神。

        中國人只要相信某一位神(例如黃大仙)的靈,便異常虔敬地燒香叩頭,目的簡單,只要求這位菩薩保佑得財得子,姻緣成就,得福得壽,有求必應。所以,這是功利主義的信仰,而不像西方和阿拉伯人那樣,把上帝,真主,作為主宰自己生命的神來信仰。

        一尊土地,大家發現它有靈,就香火鼎盛,百般信仰。一旦覺得無靈就棄之如敝屣。這就是中國一般老百姓的宗教觀。


飢來吃飯

        明朝王象坤有一首詩,頗可一讀:

        問予何事容顏好?曾受高入秘法傳。打叠身心無一事,飢來吃飯倦來眠。

      “飢來吃飯倦來眠,似乎容易做而實在很難做得到 ,前提應是上一句,打叠身心無一事”。

        人生活在複雜的社會中,能夠把身心“打叠”得“無一事”,可真不容易,即使不做官,不經營商業,當一個老百姓,也要開門七件事,也有父母妻兒的牽掛。至于夏娃吃了禁果以後還有飲食男女 ,無窮無盡的七情六欲。

        不要以為出家當了和尚就好,袈裟未着嫌多事,着了袈裟事更多,試看多少佛門子弟 ,哪一個不是奔波籌錢,擴充廟宇,施賑宏佛,忙個不了?

        打叠身心無一事,換言之就是清心寡欲,有錢沒錢隨遇而安。這似乎和現代人處於競爭劇烈社會中的人生觀背道而馳,但物極必反 ,放眼若干年後,人類未來世界的變化,必然是每個人自覺放棄私欲,開始追求生活的寧靜平適,那時候回顧一下二十世紀人們瘋狂追求窮奢極侈,除了金錢以外,其他一無所有,就覺得當今時代的人類,太過愚蠢。

      “飢來吃飯倦來眠”這句話,原出自傳燈錄義海禪師語,王陽明也引用過。王象坤只是把它更豁達地寫成一首詩而已。


自然

       前見亡友黃般若所繪山水,自題云:昔黃龍大師,登峨眉絕頂,曰:身到此間,無言可說,唯有太息流涕,以酬之耳。

       人是自然之子,看到自然具有如此無限無窮博大之美,對照自己在自然面前的渺小,醜惡,必然生出無名的感嘆或哀愁,無言可說,正是心靈和大自然交感時,無從表達的表達。沉默,比一切語言更有表達力。

       清人洪應明,生卒年代及生平事不詳,遺作有菜根譚,也有談到人和大自然的關係的文字:

     天地景物,如山間之空翠,水上之漣漪,潭中之雲影,草際之烟光,月下之花容,風中之柳態。若有若無,半真半幻,最是以悅人心目而豁人性靈,真天地間一妙境也。

       空翠,漣漪,雲影,烟光.....這些自然界的形態,却和某些人毫無關係,他們醉心的,只是名場利窟,白銀金錢,權勢富貴。本來心靈和自然文感,是上帝賜給人的無量幸福,無限美妙。硬把心靈泯滅,投身於血淋淋的所謂“鬥爭”中,人失去了天性,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某一時期,人曾把山水花鳥的欣賞,一律視作“小資情調”,主張不種花草,改種“有經濟價值的植物”。

       即使是“超人”和“天才”,不可以失去人性,同時也不可以沒有天性,因為人與自然,天性和人性,是統一的。


       孔老夫子最寵愛的弟子顏回死了。

       平日"一簞食,一瓢飲"的顏家貧無立錐,喪葬費立刻成問題,他老子顏露便向孔夫子打主意,但孔子雖然做過會計,當過公安部長(司寇),却因為是聖人,不好意思貪污,手頭沒有現錢。顏露居然要孔子把車賣了,給顏回買副外棺,惹得夫子很不高興,就用話頂回去:"我親生兒子阿鯉死了,還只是四塊木板葬了算數,我不能為了給你兒子買外棺而天天用兩腿走路,何况我是離休高幹,怎可以和普通人一樣在街上溜達呢!"老顏露碰了個大釘子,沒趣地走了。

       我們早期只有"高官",沒有"高商",汽車是由高官壟斷的,高官也按級分配,主席,總理一級,才能坐又大又笨的國產"紅旗",車牌也有區別,最高級別官員的車號,任何交通警見到必須馬上開綠燈放行。其他如外交官,軍警要人,都有特別標識,交通警一見,就要"識相"。那時,即使你坐一破舊豐田,至少出入一般機關可以長驅直入,不必與傳達室進行半個小時以上的扯皮。

       因為汽車是權力,地位的象徵,某些社會認車不認人。我才恍然悟出夫子為什麽死也捨不得賣掉他那部老爺車的緣故。


禮貌日本

       日本人以"禮貌"著稱於世。眾所周知,大百貨公司在早上開門時,總經理必率領全體職工,恭敬地向進來的客人鞠躬,多謝客人的光臨。

       有人說:兩個中國人騎脚踏車東西相撞,下車後不是扭打一場至少也得吵駡幾句 ; 兩個日本人騎脚踏車東西相撞,則是各人扶起脚踏車一路道歉,一路鞠躬而退。這種國民性的養成,使全世界欽佩。

       在東京茶座,我和一位老年的日本學者談天,他感慨地說:"在我們,過去的禮貌是出自內心,是出於對人的尊重和對自己人格的尊重 ; 現在世風變了,近日日本人的禮貌,逐漸成為推銷商品的公式。

       這位老者的坦言,相信是由衷的。


       從孔夫子以來,中國就一向講究禮貌,自稱是禮儀之邦。五十年代初,外國人到中國大陸旅行,也感到賓館飯店服務員,彬彬有禮。好像中國民族的優秀傳統並沒有消失。一九五七年以後,講階級鬥爭多,講禮就少。

       禮,確實是維持社會和善,人類文明的好方式,但禮必須發自內心,人如果沒有高尚情操,必然待人無禮。政府的公告,由於習慣把自己當統治者而忘了自己是公僕,所以經常以命令方式出之,對人民經常表現無禮。自己無禮,要人民有禮也就很難。此之謂"戾氣"也。前幾年偶見報載馬來西亞某地方的交通公告。實在是既禮貌又幽默的典範:

       "閣下,駕駛汽車時速不超過三十英里,您可以飽覧本地的美麗景色 ; 超過六十英里,請到法庭做客 ; 超過八十英里,歡迎光顧本地設備最新的急救醫院 ; 上了一百英里,上帝將請君安息。"

       這種公告,比起"時速不得超過三十里,如違嚴罰不貸"禮貌得多。


       一般地說,窮人忍飢受凍,不能享妻兒温飽之福,是一生遺憾。但窮人兩袖清風,沒有股市,樓價,金鈔漲落,沒有市面榮衰,妻妾爭風,兒女爭財,應酬當道,激戰同行等辛苦以至痛苦。窮人在某一角度看,比富人舒服。所以一個人不能沒有一定程度的生活保障,但不可認為大富之家,就甚麽都完美無缺。

       窮是富的對立,有了富人之富,才顯出窮人之窮,如果全世界人的生活都一窮二白,那麽大家也自然安貧樂道,問題是今天的世界,還有嚴重的貧富之分。

       現代社會,有一奇怪現象,窮人忌諱說窮,再窮也打扮得西裝筆挺,原因是社會風氣看不起窮人,你越窮,謀事越難,高升的機會越少,穿着貧子衣服走過富家,連狗都向你狂吠。

       於是窮人不肯言窮,要充"闊" ; 富人相反,忌諱說自己有錢,一怕朋友借錢,二怕社會勸捐,三怕搶劫綁票。

       於是闊佬裝窮,窮人扮富,扭曲了社會的形象。


趕鴨游

       不要以為現代文明樣樣都好,單拿游山玩水來說,古時候的出游,就比現代的旅行舒服且有趣得多。

       有人把論語中曾點對孔夫子"言志"的一段話翻譯成鼓兒詞;

年年有個三月三,穿件寬袍大袖衫,大的大,小的小,都到沂河去洗澡,洗完澡,再乘涼,回家一路梆子腔。(原文:暮春者 ,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武雩,咏而歸,)

       這種春游舒舒服服,無拘無束,十分愜意。現代旅游,先要到旅行社登記付款,辦簽証手續。雖然也有"大的大,小的小",但都是互不相識的各式人等 。還有坐飛機嘔吐,坐輪船暈浪的。吵吵鬧鬧,到達目的地,趕到一座山,一條河,指指畫畫,你還未回過味來,就叫你走人,又趕到另一古迹,你看不到十分之一,一切景物 ,朦朦朧朧,又趕到另一處殿堂廟宇..........這種旅行,把人當趕鴨子一樣趕來趕去,就算參加一次旅行了。

       古代旅游,不趕時間,所以才寫出"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那麼有情調的詩句。現代人十點半從上海坐旅行車到蘇州,一路沙塵滾滾,滾到蘇州已經口渴臉黑,游客都變成曹操或包拯,到了停着十多部大車,幾百人填滿寒山寺,人聲嘈雜,寒山寺變成"熱"山寺,不車限二十分鐘游覽,什麽"江楓漁火"自然都看不見。又到了喧鬧擠擁的松鶴樓,站着排隊半小時,方得就餐。下午再被趕到了拙政園,留園,一樣人山人海。在寒山寺月落烏啼的時候,我們於是回到家堨h"對愁眠"。


現代生活

       從前人出門坐遠洋船,從上海到巴黎,沿途要經過香港,越南西貢,新加坡和斯里蘭卡,經紅海,通過蘇伊士運河,入地中海,從馬賽到巴黎,這就要三十多天時間。船上有閒,可以懷念故鄉 ,回憶親友和兒時往事,寫信或作詩寫文章。許多空日子任你安排,這也是人生一樂。 

       現在人出門坐飛機,睡一夜便到了巴黎,倫敦,沒有足夠時間讓你咀嚼鄉情,緬懷往昔,現代生活縮短了人類的時光,壓縮了人們的感情感生活。

       古人在得得蹄聲,慢得要命的驢背上尋詩,分花拂柳之中,詩意盎然。現代幾十人坐在旅游車上,三五十分鐘趕到一個景點,這是蘭亭,那是越王台,那是魯迅的故居,這是陸放翁"紅酥手 ,黃縢酒...."的沈園。....還沒有看清楚弄明白,一聲哨響,就又把你催上長長的旅游車,從紹興趕回杭州。你作詩? 你流連光景? 對不起 ,現代化生活向你催命。

       馬克思早就說過: 資本主義撕破了人類温情脉脉的面紗。現代化的一切,用金錢把人拖在時間的賽車場上飛奔,毫不留情,無法享受人生的休閒情趣。

       攤開報紙,先把新聞的大題目過一眼,然後是財經消息大體一溜。三五張明星照片或選美新姿。三五百字的副刊文字,都嫌麻煩,不肯抽出時間去欣賞。都市的時速 ,用秒表計算着飛馳。

       但是在某些地方,上班後抽烟泡茶看報紙,一年半載起草一個合同的事是目前常有的。他們也正在"走向現代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