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季羨林散文選   頁:  1..   2..   3..   4..   5..   6..

林語堂生活的藝術  何滿子桑槐談片  王力龍蟲並彫齋瑣語      季羨林散文選      黄苗子散文鈔      豐子愷散文鈔     梁實秋散文


傻瓜

  天下有沒有傻瓜?有的,但卻不是被別人稱做"傻瓜"的人,而是認為別人是傻瓜的人,這樣的人自己才是天下最大的傻瓜。

   我先把我的結論提到前面明確地擺出來,然後再條分縷析地加以論證。這有點違反胡適之先生的"科學方法"。他認為,這樣做是西方古希臘亞里斯多德首倡的演繹法,是不科學的。科學的做法是他和他老師杜威的歸納法,先不立公理或者結論,而是根據事實,用"小心的求證"的辦法,去搜求證據,然後才提出結論。我在這媢篕琱W並沒有違反"歸納法"。我是經過了幾十年的觀察與體會,閱盡了芸芸眾生的種種相,去粗取精,去偽存真以後,才提出了這樣的結論的。為了凸現它的重要性,所以提到前面來說。

   閑言少敘。書歸正傳。有一些人往往以為自己最聰明。他們爭名於朝,爭利於世,錙銖必較,斤兩必爭。如果用正面手段,表面上的手段達不到目的的話,則也會用些負面的手段,暗藏的手段,來矇騙別人,以達到損人利己的目的。結果怎樣呢?結果是:有的人真能暫時得逞,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遍長安花"。大大地輝煌了一陣,然後被人識破,由座上客一變而為階下囚。有的人當時就能丟人現眼。 《紅樓夢》中有兩句話說:"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這話真說得又生動,又真實。我絕不是說,世界上人人都是這樣子,但是,從中國到外國,從古代到現代,這樣的例子還算少嗎?

  原因何在?原因就在於:這些人都把別人當成了傻瓜。 我們中國有幾句盡人皆知的俗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皆報。"這真是見道之言。把別人當傻瓜的人,歸根結底,會自食其果。古代的統治者對這個道理似懂非懂。他們高叫:"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想把老百姓當傻瓜,但又很不放心,於是派人到民間去采風,采來了不少政治諷刺歌謠。楊震是聰明人,對向他行賄者講出了"四知"。他知道得很清楚: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之外,不久就會有一個第五知:人知。他是不把別人當作傻瓜的。還是老百姓最聰明。他們中的聰明人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他們不把別人當傻瓜。

   可惜把別人當傻瓜的現象,自古亦然,於今尤烈。救之之道只有一條:不自作聰明,不把別人當傻瓜,從而自己也就不是傻瓜。哪一個時代,哪一個社會,只要能做到這一步,全社會就都是聰明人,沒有傻瓜,全社會也就會安定團結。 譽好譽而惡毀,人之常情,無可非議。古代豁達之人宣導把毀譽置之度外。我則另持異說,我主張把毀譽置之度內。置之度外,可能表示一個人心胸開闊,但是,我有點擔心,這有可能表示一個人的糊塗或顢頇。 我主張對毀譽要加以細緻的分析。首先要分清:誰毀你?誰譽你?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由於什麼原因?這些情況弄不清楚,只談毀譽,至少是有點模糊。 我記得在什麼筆記上讀到過一個故事。一個人最心愛的人,只有一隻眼。於是他就覺得天下人(一隻眼者除外)都多長了一隻眼。這樣的毀譽能靠得住嗎?還有我們常常講什麼"黨同伐異",又講什麼"臭味相投"等等。這樣的毀譽能相信嗎?

  賢人子路"聞過則喜",古今傳為美談。我根本做不到,而且也不想做到,因為我要分析:是誰說的?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點,因為什麼而說的?分析完了以後,再定"則喜",或是"則怒"。喜,我不會過頭。怒,我也不會火冒十丈,怒髮衝冠。孔子說:"野哉,由也!"大概子路是一個粗線條的人物,心堥S有像我上面說的那些彎彎繞。

   我自己有一個頗為不尋常的經驗。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某一位學者,過去對於他的存在,我一點都不知道,然而,他卻同我結了怨。因為,我現在所佔有的位置,他認為本來是應該屬於他的,是我這個""把他這個""""給佔據了。因此,勃然對我心懷不滿。我被蒙在鼓堙A很久很久,最後才有人透了點風給我。我不知道,天下竟有這種事,只能一笑置之。不這樣又能怎樣呢?我想向他道歉,挖空心思,也找不出絲毫理由。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由於各人稟賦不同,遺傳基因不同, 生活環境不同,所以各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好惡觀等等,都不會一樣,都會有點差別。比如吃飯,有人愛吃辣,有人愛吃鹹,有人愛吃酸,如此等等。又比如穿衣,有人愛紅,有人愛綠,有人愛黑,如此等等。在這種情況下,最好是各人自是其.是,而不必非人之非。俗語說:"各人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這話本來有點貶義,我們可以正用。每個人都會有友,也會有"非友",我不用""這個詞兒,避免誤會。友,難免有譽;非友,難免有毀。碰到這種情況,最好抱上面所說的分析的態度,切不要籠而統之,一鍋糊塗粥。好多年來,我曾有過一個"良好"的願望:我對每個人都 潮好,也希望每個人對我都好。只望有譽,不能有毀。最近我恍然 大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真有一個人,人人都說他好,這個人很可能是一個極端圓滑的人,圓滑到琉璃球又能長只腳的程度。

1997623日於同仁醫院


談 孝

   孝,這個概念和行為,在世界上許多國家中都是有的,而在中國獨為突出。中國社會,幾千年以來就是一個宗法倫理色彩非常濃的社會,為世界上任何國家所不及。

   中國人民一向視孝為最高美德。嘴堭`說的,書上常講的三綱五常,又是什麼三綱六紀,哪裡也不缺少父子這一綱。具體地應該說"父慈子孝"是一個對等的關係。後來不知道是怎麼一來,只強調"子孝",而淡化了"父慈",甚至變成了"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古書上說:"身體膚 髮,受之父母",一個人的身體是父母給的,父母如果願意收回去,也是可以允許的了。

  歷代有不少皇帝昭告人民:"以孝治天下",自己還裝模作樣,儘量露出一副孝子的形象。儘管中國歷史上也並不缺少為了爭奪王位導致兒子弑父的記載。野史中這類記載就更多。但那是天子的事,老百姓則是絕對不能允許的。如果發生兒女殺父母的事,皇帝必赫然震怒,處兒女以極刑中的極刑:萬剮淩遲。在中國流傳時間極長而又極廣的所謂"教孝"中,就有一些提倡愚孝的故事,比如王祥臥冰、割股療疾等等都是迷信色彩極濃的故事,產生了不良的影響。

   但是中華民族畢竟是一個極富於理性的民族。就在已經被視為經典的《孝經·諫諍章》中,我們可以讀到下列的話: 昔者天子有諍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諸侯有諍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諍臣三人,雖無道,不失其家;士有諍友,則身不離於令名;父有諍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諍 於父,臣不可以不諍於君;故當不義,則諍之,從父之令,又焉得為孝乎?這話說得多麼好呀,多麼合情合理呀!這與"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一句話形成了鮮明的對立。後者只能歸入愚孝一類,是不足取的。

   到了今天,我們應該怎樣對待孝呢?我們還要不要提倡孝道呢?據我個人的觀察,在時代變革的大潮中,孝的概念確實已經淡化了。不贍養老父老母,甚至虐待他們的事情,時有所聞。我認為,這是不應該的,是影響社會安定團結的消極因素。我們當然不能再提倡愚孝;但是,小時候父母撫養子女,沒有這種撫養,兒女是活不下來的。父母年老了,子女來贍養,就不說是報恩吧,也是合乎人情的。如果多數子女不這樣做,我們的國家和社會能負擔起這個任務來嗎?這對我們迫切要求的安定團結是極為不利的。這一點簡單的道理,希望當今為子女者三思。

1999514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