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季羨林散文選   頁:  1..   2..   3..   4..   5..   6..

林語堂生活的藝術  何滿子桑槐談片  王力龍蟲並彫齋瑣語      季羨林散文選      黄苗子散文鈔      豐子愷散文鈔     梁實秋散文


論壓力

      《參考消息》今年7日以半版的篇幅介紹了外國學者關於壓力的說法。我也正考慮這個問題,因緣和合,不免嘮叨上幾句。

        什麼叫"壓力"?上述文章中說:"壓力是精神與身體對內在與外在事件的生理與心理反應。"下面還列了幾種特性,今略。我一向認為,定義這玩意兒,除在自然科學上可能確切外,在人文社會科學上則是辦不到的。上述定義我看也就行了。

        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壓力呢?我認為,是的。我們常說,人生就是一場拼搏,沒有壓力,哪來的拼搏?佛家說,生、老、病、死、苦,苦也就是壓力。過去的國王、皇帝,近代外國的獨裁者,無法無天,為所欲為,看上去似乎一點壓力都沒有。然而他們卻戰戰兢兢,時時如臨大敵,擔心邊患,擔心宮廷政變,擔心被毒害被刺殺。他們是世界上最孤獨的人,壓力比任何人都大。大資本家錢太多了,擔心股市升降,房地產價波動,等等。至於吾輩平民老百姓, "家家有一本難念的經",這些都是壓力,誰能躲得開呢?

        壓力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認為是好事。從大處來看,現在全球環境污染,生態平衡破壞,臭氧層出洞,人口爆炸,新疾病叢生等等,人們感覺到了,這當然就是壓力,然而壓出來卻是增強憂患意識,增強防範措施,這難道不是天大的好事嗎?對一般人來說,法律和其他一切合理的規章制度,都是壓力。然而這些壓力何等好啊!沒有它,社會將會陷入混亂,人類將無法生存。這個道理極其簡單明瞭,一說就懂。我舉自己做一個例子。我不是一個沒有名利思想的人--我懷疑真有這種人,過去由於一些我曾經說過的原因,表面上看起來,我似乎是淡泊名利,其實那多半是假像。但是,到了今天,我已至望九之年,名利對我已經沒有什麼用,用不著再爭名於朝,爭利於市,這方面的壓力沒有了。但是卻來了另一方面的壓力,主要來自電臺採訪和報刊以及友人約寫文章。這對我形成頗大的壓力。以寫文章而論,有的我實在不願意寫,可是礙於面子,不得不應。應就是壓力。於是"撥冗"苦思,往往能寫出有點新意的文章。對我來說,這就是壓力的好處。

        壓力如何排除呢?粗略來分類,壓力來源可能有兩類:一被動,一主動。天災人禍,意外事件,屬於被動,這種壓力,無法預測,只有泰然處之,切不可杞人憂天。主動的來源於自身,自己能有所作為。我的"三不主義"的第三條是"不嘀咕",我認為,能做到遇事不嘀咕,就能排除自己造成的壓力。

199878


論朋政

        人類是社會動物。一個人在社會中不可能沒有朋友。任何人的一生都是一場搏鬥。在這一場搏鬥中,如果沒有朋友,則形單影隻鮮有不失敗者。如果有了朋友,則眾志成城,鮮有不勝利者。

        因此,在人類幾千年的歷史上,任何國家,任何社會,沒有不重視交友之道的,而中國尤甚。在宗法倫理色彩極強的中國社會中,朋友被尊為五倫之一,日"朋友有信"。我又記得什麼書中說:"朋友,以義合者也。"""""涵義大概有相通之處。後世多以""字來要求朋友關係,比如《三國演義》"桃園三結義"之類就是。

      《說文》對""字的解釋是"鳳飛,群鳥從以萬數,故以為朋黨字"""""大概只有輕唇音重唇音之別。對""的解釋是"同志為友"。意思非常清楚。中國古代,肯定也有"朋友"二字連用的,比如《孟子》。《論語》"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卻只用一個""字。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朋友"才經常連用起來。

        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重視友誼的故事不可勝數。最著名的是管鮑之交,鐘子期和伯牙的故事等等。劉、關、張三結義更是有口皆碑。一直到今天,我們還講究"哥兒們義氣",發展到最高程度,就是"為朋友兩肋插刀"。只要不是結黨營私,我們是非常重視交朋友的。我們認為,中國古代把朋友歸人五倫是有道理的。

        我們現在看一看歐洲人對友誼的看法。歐洲典籍數量雖然遠我們喜歡交友勝過其他一切,這可能是我們本性所使李然。亞里斯多德說,好的立法者對友誼比對公正更關心。荔茹三二情自古就有四種友誼:血緣的、社交的、待客的和男女情愛的。


三思而行

        "三思而行",是我們現在常說的一句話,是勸人做事不要魯莽,要仔細考慮,然後行動,則成功的可能性會大一些,碰壁的可能性會小一些。

        要數典而不忘祖,也並不難。這個典故就出在《論語·公冶長第五》:"季文子三思而後行。子聞之日: '再,斯可矣。"'這說明,孔老夫子是持反對意見的。吾家老祖宗文子(季孫行父)的三思而後行的舉動,二千六七百年以來,歷代都得到了幾乎全天下人的讚揚,包括許多大學者在內。查一查《十三經注疏》,就能一目了然。《論語正義》說:"三思者,言思之多,能審慎也。"許多書上還表揚了季文子,說他是"忠而有賢行者"。甚至有人認為三思還不夠。 《三國志·吳志·諸葛恪傳注》中說:有人勸恪"每事必十思"。可是我們的孔聖人卻冒天下之大不韙,批評了季文子三思過多,只思二次()就夠了。

        這怎麼解釋呢?究竟誰是誰非呢?

        我們必須先弄明白,什麼叫"三思"。總起來說,對此有兩個解釋。一個是"言思之多",這在上面已經引過。一個是"君子之謀也,始衷()終皆舉之而後入焉。"這話雖為文子自己所說,然而孔子以及上萬上億的眾人卻不這樣理解。他們理解,一直到今天,仍然是"多思"

        多思有什麼壞處呢?又有什麼好處呢?根據我個人幾十年來的體會,除了下圍棋、象棋等等以外,多思有時候能使人昏昏,容易誤事。平常罵人說是"不肖子孫",意思是與先人的行動不一樣的人。我是季文子的最""子孫。我平常做事不但三思,而且超過三思,是否達到了人們要求諸葛恪做的"十思",沒做統計,不敢亂說。反正是思過來,思過去,越思越糊塗,終而至於頭昏昏然,而仍不見行動,不敢行動。我這樣一個過於細心的人,有時會誤大事的。我覺得,碰到一件事,決不能不思而行,魯莽行動。記得當年在德國時,法西斯統治正如火如荼。

        目崇拜希特勒的人,常常使用一個詞 Darauf-galngertum,意思各是"說幹就幹,不必思考"。這是法西斯的做法,我們必須堅決夏揚棄。遇事必須深思熟慮。先考慮可行性,考慮的方面越廣越好。然後再考慮不可行性,也是考慮的方面越廣越好。正反兩面仔細考慮完以後,就必須加以比較,做出決定,立即行動。如果你考慮正面,又考慮反面之後,再回頭來考慮正面,又再考慮反面,那麼,如此循環往復,終無寧日,最終成為考慮的巨人,行曩動的侏儒。所以,我贊成孔子的"再,斯可矣。"


壞 人

        積將近90年的經驗,我深知世界上確實是有壞人的。乍看上去,這個看法的智商只能達到小學一年級的水準。這就等於說"每個人都必須吃飯"那樣既真實又平庸。

        可是事實上我頓悟到這個真理,是經過了長時間的觀察與思考的。

        我從來就不是性善說的信徒,毋寧說我是傾向性惡說的。古書上說"天命之謂性" ""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本能",而一切生物的本能是力求生存和發展,這難免引起生物之間的矛盾,性善又何從談起呢?

        那麼,什麼又叫做"壞人"?記得魯迅曾說過,幹損人利己的事還可以理解,損人又不利己的事千萬幹不得。我現在利用魯迅的話來給壞人作一個界定:于損人利己的事是壞人,而幹損人又不利己的事,則是壞人之尤者。

        空口無憑,不妨略舉兩例。一個人搬到新房子堙A照例大事裝修,而裝修的方式又極野蠻,結果把水管鑿破水往外流。住在樓下的人當然首蒙其害,水滴不止,連半壁牆都浸透了。然而此人卻不聞不問,本單位派人來修,又拒絕入門。倘若牆壁倒塌,樓下的人當然會受害,他自己焉能安全!這是典型的損人又不利己的例子。又有一位元"學者",對某一種語言連字母都不認識,卻偏冒充專家,不但在國內蒙混過關,在國外也招搖撞騙。有識之士皆嗤之以鼻。這又是一個典型的損人而不利己的例子。根據我的觀察,壞人,同一切有毒的動植物一樣,是並不知道自己是壞人的,是毒物的。魯迅翻譯的《小約翰》媮縐鴗@個有毒的蘑菇聽人說它有毒,它說:這是人話。毒蘑菇和一切蒼蠅、蚊子,臭蟲等等,都不認為自己有毒。說它們有毒,它們大概也會認為:這是人話。可是被群眾公推為壞人的人,他們難道能說:說他們是壞人的都是人話嗎?如果這是"人話"的話,那麼他們自己又是什麼呢?

        根據我的觀察,我還發現,壞人是不會改好的。這有點像形而上學了。但是,我卻沒有辦法。天下哪里會有不變的事物呢?哪里會有不變的人呢?我觀察的幾個"壞人"偏偏不變。幾十年前是這樣,今天還是這樣。我想給他們辯護都找不出詞兒來。有時候,我簡直懷疑,天地間是否有一種叫做"壞人基因"的東西?可惜沒有一個生物學家或生理學家提出過這種理論。我自己既非生物學家,又非生理學家,只能憑空臆斷。我但願有一個壞人改變一下,改惡從善,堵住了我的嘴。

1999724


論恐懼

        法國大散文家和思想家蒙田寫過一篇散文《論恐懼》。他一開始就說:

        我並不像有人認為的那樣是研究人類本性的學者,對於人為什麼恐懼所知甚微。

        我當然更不是一個研究人類本性的學者,雖然在高中時候讀過心理學這樣一課,但其中是否講到過恐懼,早已忘到爪哇國去了。

        可我為什麼現在又寫《論恐懼》這樣一篇文章呢?

        理由並不太多,也談不上堂皇。只不過是因為我常常思考這個問題,而今又受蒙田的啟發而已。好像是蒙田給我出了這樣一個題目。

        根據我讀書思考的結果,也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恐懼這一種心理活動和行動是異常複雜的,絕不是三言兩語所能說得清楚的。人們可以從很多角度來探討恐懼問題,我現在談一下我自己從一個特定角度上來研究恐懼現象的想法,當然也只能極其概括,極其籠統地談。

        我認為,應當恐懼而恐懼者是正常的。應當恐懼而不恐懼者是英雄。我們平常所說的從容鎮定,處變不驚,就是指的這個。不應當恐懼而恐懼者是孱頭。不應當恐懼而不恐懼者也是正常的。

        兩個正常的現象用不著講,我現在專講三兩個不正常的現象。要舉事例,那就不勝枚舉。我索性專門從《晉書》堶掄|出兩個事例,兩個都與苻堅有關。 《謝安傳》中有一段話:

        玄等既破堅,有驛書至,安方對客圍棋,看書既,競便攝放床上,了無喜色,棋如故。客問之,徐答日:"小兒輩遂已破賊。"

        苻堅大兵壓境,作為大臣的謝安理當恐懼不安,然而他竟這樣從容鎮定,至今傳頌不已。所以我稱之為英雄。

      《晉書·苻堅傳》有下麵這幾段話:

        謝石等以既敗梁成,水陸繼進。堅與苻融登城而望王師,見部陣齊整,將士精銳,又北望山上草木皆類人形,顧謂融日:"此亦勁敵也,何謂少乎!"憮然有懼色。

        下面又說:

        堅大慚,顧謂其夫人張氏日:"朕若用朝臣之言.豈見今日之事耶!當何面目 復臨天下乎!"潸然流涕而去,聞風聲鶴唳,皆謂晉師之至。

        這活生生地畫出了一個孱頭。敵兵壓境,應當振作起來,鼓勵士兵,同仇敵愾,可是苻堅自己卻先泄了氣。這樣的人不稱為孱頭,又稱之為什麼呢?結果留下了兩句著名的話:"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至今還流傳在人民的口中,也可以說是流什麼千古了。

        如果想從《論恐懼》這一篇短文塈l取什麼教訓的話,那就是明明白白地擺在眼前的。我們都要鍛煉自己,對什麼事情都不要驚慌失措,而要處變不驚。

2001313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