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季羨林散文選   頁:  1..   2..   3..   4..   5..   6..

林語堂生活的藝術  何滿子桑槐談片  王力龍蟲並彫齋瑣語      季羨林散文選      黄苗子散文鈔      豐子愷散文鈔     梁實秋散文


知足知不足

        曾見冰心老人為別人題座右銘:"知足知不足,有為有不為。"言簡意賅,尋味無窮。特寫短文兩篇,稍加詮釋。先講知足知不足。

中國有一句老話:"知足常樂。"為大家所遵奉。什麼叫"知足"?還是先查一下字典吧。《現代漢語詞典》說:"知足滿足於已經得到的(指生活、願望等)"如果每個人都能滿足於已經得到的東西,則社會必能安定,天下必能太平,這個道理是顯而易見的。可是社會上總會有一些人不安分守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樣的人往往要栽大跟頭的。對他們來說, "知足常樂"這句話就成了靈丹妙藥。

        但是,知足或者不知足也要分場合的。在舊社會,窮人吃草根樹皮,闊人吃燕窩魚翅。在這樣的場合下,你勸窮人知足,能勸得動嗎?正相反,應當鼓勵他們不能知足,要起來鬥爭。這樣的不知足是正當的,是有重大意義的,它能伸張社會正義,能推動人類社會前進。

        除了場合以外,知足還有一個分(fhn)的問題。什麼叫分?籠統言之,就是適當的限度。人們常說的"安分""非分"等等,指的就是限度。這個限度也是極難掌握的,是因人而異、因地而異的。勉強找一個標準的話,那就是"約定俗成"。我想,冰心老人之所以寫這一句話,其意不過是勸人少存非分之想而已。

        至於知不足,在漢文中雖然字面上相同,其涵義則有差別。

        這堜瓵"不足",指的是"不足之處" "不夠完美的地方"。這句話同"自知之明"有聯繫。

        自古以來,中國就有一句老話:"人貴有自知之明。"這一句話暗示給我們,有自知之明並不容易,否則這一句話就用不著說了。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就拿現在來說,我所見到的人,大都自我感覺良好。專以學界而論,有的人並沒有讀幾本書,卻不知天高地厚,以天才自居,靠自己一點小聰明--這能算得上聰明嗎?--狂傲恣睢,罵盡天下一切文人,大有用一管毛錐橫掃六合之概,令明眼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憐。這種人往往沒有什麼出息。因為,又有一句中國老話:"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還有一句中國老話:"學海無涯。"說的都是真理。但在這些人眼中,他們已經窮了學海之源,往前再沒有路了,進步是沒有必要的。他們除了自我欣賞之外,還能有什麼出息呢?

        古代希臘人也認為自知之明是可貴的,所以語重心長地說出了:"要瞭解你自己!"中國同希臘相距萬里,可竟說了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話,可見這些話是普遍的真理。中外幾千年的思想史和科學史,也都證明了一個事實:只有知不足的人才能為人類文化做出貢獻。

2001221


有為有不為

        "",就是""。應該做的事,必須去做,這就是"有為"。不應該做的事必不能做,這就是"有不為"

        在這堙A關鍵是"應該"二字。什麼叫"應該"?這有點像仁義的""字。韓愈給""字下的定義是"行而宜之之謂義" ""就是"",而""就是"合適",也就是"應該",但問題仍然沒有解決。要想從哲學上,從倫理學上,說清楚這個問題,恐怕要寫上一篇長篇論文,甚至一部大書。我沒有這個能力,也認為根本無此必要。我覺得,只要訴諸一般人都能夠有的良知良能,就能分辨清是非善惡了,就能知道什麼事應該做,什麼事不應該做了。

        中國古人說:"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可見善惡是有大小之別的,應該不應該也是有大小之別的,並不是都在一個水準上。什麼叫大,什麼叫小呢?這堣]用不著煩瑣的論證,只須動一動腦筋,睜開眼睛看一看社會,也就夠了。

        小惡、小善,在日常生活中隨時可見,比如,在公共汽車上給老人和病人讓座,能讓,算是小善;不能讓,也只能算是小惡,夠不上大逆不道。然而,從那些一看到有老人或病人上車就立即裝出閉目養神的樣子的人身上,不也能由小見大看出了社會道德的水準嗎?

        至於大善大惡,目前社會中也可以看到,但在歷史上卻看得更清楚。比如宋代的文天祥。他為元軍所虜。如果他想活下去,屈膝投敵就行了,不但能活,而且還能有大官做,最多是在身後被列入"貳臣傳" "身後是非誰管得",管那麼多幹嘛呀。然而他卻高賦《正氣歌》,從容就義,留下英名萬古傳,至今還在激勵著我們全國人民的愛國熱情。

        通過上面舉的一個小惡的例子和一個大善的例子,我們大概對大小善和大小惡能夠得到一個籠統的概念了。凡是對國家有利,對人民有利,對人類發展前途有利的事情就是大善,反之就是大惡。凡是對處理人際關係有利,對保持社會安定團結有利的事情可以稱之為小善,反之就是小惡。大小之間有時難以區別,這只不過是一個大體的輪廓而已。

        大小善和大小惡有時候是有聯繫的。俗話說:"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拿眼前常常提到的貪污行為而論,往往是先貪污少量的財物,心媮晹麻I打鼓。但是,一旦得逞,嘗到甜頭,又沒被人發現,於是膽子越來越大,貪污的數量也越來越多,終至於一發而不可收拾,最後受到法律的制裁,悔之晚矣。也有個別的識時務者,迷途知返,就是所謂浪子回頭者,然而難矣哉!

        我的希望很簡單,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有為有不為。一旦""錯了,就毅然回頭。

2001223


談禮貌

        眼下,即使不是百分之百的人,也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抱怨現在社會上不講禮貌。這是完全有事實做根據的。前許多年,當時我腿腳尚稱靈便,出門乘公共汽車的時候多,幾乎每一次我都看到在車上吵架的人,甚至動武的人。起因都是微不足道的:你碰了我一下,我踩了你的腳,如此等等。試想,在擁擁擠擠的公共汽車上,誰能不碰誰呢?這樣的事情也值得大動干戈嗎?

        曾經有一段時間,有關的機關號召大家學習幾句話:"謝謝!""對不起!"等等。就是針對上述的情況而發的。其用心良苦,然而我心堳o覺得不是滋味。一個有五千年文明的堂堂大國竟要學習幼稚園孩子們學說的話,豈不大可哀哉!

        有人把不講禮貌的行為歸咎於新人類或新新人類。我並無資格成為新人類的同黨,我已經是屬於博物館的人物了。但是,我卻要為他們打抱不平。在他們誕生以前,有人早看了先鞭。不過,話又要說了回來。新人類或新新人類確實在不講禮貌方面有所創造,有所前進,他們發揚光大了這種並不美妙的傳統,他們(往往是一雙男女)在光天化Et之下,車水馬龍之中,擁抱接吻,旁若無人,洋洋自得,連在這方面比較不拘細節的老外看了都目瞪呆,驚詫不已。古人說:"閨房之內,有甚於畫眉者。"這是兩口子的私事,誰也管不著。但這是在閨房之內的事,現在競幾乎要搬到大街上來,雖然還沒有到"甚於畫眉"的水準,可是已經很可觀了。新人類還要新到什麼程度呢?

        如果一個人孤身住在深山老林中,你願意怎樣都行。可我們是處在社會中,這就要講究點人際關係。人必自愛而後人愛之。沒有禮貌是目中無人的一種表現,是自私自利的一種表現,如果這樣的人多了,必然產生與社會不協調的後果。千萬不要認為這是個人小事而掉以輕心。

        現在國際交往日益頻繁,不講禮貌的惡習所產生的惡劣影響已經不局限於國內,而是會流布全世界。前幾年,我看到過一個什麼電視片,是由一個義大利著名攝影家拍攝的,主題是介紹北京情況的。北京的名勝古跡當然都包羅無遺,但是,我的眼前忽然一亮:一個光著膀子的胖大漢子騎自行車雙手撒把做打太極拳狀,飛馳在天安門前寬廣的大馬路上。給人的形象是野蠻無禮。這樣的形象並不多見。然而卻沒有逃過一個老外的眼光。我相信,這個電視片是會在全世界都放映的。它在外國人心目中會產生什麼影響,不是一清二楚了嗎?

        最後,我想當一個文抄公,抄一段香港《公正報》上的話:富者有禮高質,貧者有禮免辱,父子有禮慈孝,兄弟有禮和睦,夫妻有禮情長,朋友有禮義篤,社會有禮祥和。

2001129


成功

    什麼叫成功?順手拿來一本《現代漢語詞典》,上面寫道:"成功:獲得預期的結果",言簡意賅,明白之至。

    但是,談到"預期",則錯綜複雜,紛紜混亂。人人每時每刻每日每月都有大小不同的預期,有的成功,有的失敗,總之是無法界定,也無法分類,我們不去談它。

    我在這堨u談成功,特別是成功之道。這又是一個極大的題目,我卻只是小做。積七八十年之經驗,我得到了下面這個公式:

    天資 + 勤奮 + 機遇 =成功

    "天資",我本來想用"天才";但天才是個稀見現象,其中不少是"偏才",所以我棄而不用,改用"天資",大家一看就明白。這個公式實在是過分簡單化了,但其中的含義是清楚的。搞得太煩瑣,反而不容易說清楚。

    談到天資,首先必須承認,人與人之間天資是不相同的,這是一個事實,誰也否定不掉。十年浩劫中,自命天才的人居然號召大批天才,葫蘆婼瑼漪O什麼藥,至今不解。到了今天,學術界和文藝界自命天才的人頗不稀見,我除了羡慕這些人"自我感覺過分良好"外,不敢贊一詞。對於自己的天資,我看,還是客觀一點好,實事求是一點好。

    至於勤奮,一向為古人所讚揚。囊螢、映雪、懸樑、刺股等故事流傳了千百年,家喻戶曉。韓文公的"焚膏油以繼晷,琱a兀以窮年",更為讀書人所嚮往。如果不勤奮,則天資再高也毫無用處。事理至明,無待饒舌。

    談到機遇,往往為人所忽視。它其實是存在的,而且有時候影響極大。就以我自己為例,如果清華不派我到德國去留學,則我的一生完全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

    把成功的三個條件拿來分析一下,天資是由""來決定的,我們無能為力。機遇是不期而來的,我們也無能為力。只有勤奮一項完全是我們自己決定的,我們必須在這一項上狠下工夫。在這堙A古人的教導也多得很。還是先舉韓文公。他說:"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于思毀於隨"。這兩句話是大家都熟悉的。

    王靜安在《人間詞話》中說:"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眾奡M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靜安先生第一境寫的是預期。第二境寫的是勤奮。第三境寫的是成功。其中沒有寫天資和機遇。我不敢說,這是他的疏漏,因為寫的角度不同。但是,我認為,補上天資與機遇,似更為全面。我希望,大家都能拿出"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精神來從事做學問或幹事業,這是成功的必由之路。

200017


容忍

        人處在家庭和社會中,有時候恐怕需要講點容忍的。

        唐朝有一個姓張的大官,家庭和睦,美名遠揚,一直傳到了皇帝的耳中。皇帝讚美他治家有道,問他道在何處,他一氣寫了一百個""字。這說得非常清楚:家庭中要互相容忍,才能和睦。這個故事非常有名。在舊社會,新年貼春聯,只要門楣上寫著"百忍家聲"就知道這一家一定姓張。中國姓張的全以祖先的容忍為榮了。

        但是容忍也並不容易。1935年,我乘西伯利亞鐵路的車經前蘇聯赴德國,車過中蘇邊界上的滿洲里,停車四小時,由前蘇聯海關檢查行李。這是無可厚非的,人國必須檢查,這是世界公例。但是,當時的蘇聯大概認為,我們這一幫人,從一個資本主義國家到另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恐怕沒有好人,必須嚴查,以防萬一。檢查其他行李,我決無意見。但是,在哈爾濱買的一把最粗糙的鐵皮壺,卻成了被檢查的首要物件。這媞V敲,那媞V敲,薄薄的一層鐵皮決藏不下一顆炸彈的,然而他卻敲打不止。我真有點無法容忍,想要發火。我身旁有一位年老的老外,是與我們同車的,看到我的神態,在我耳旁悄悄地說了句:Patience is the great virtue(容忍是很大的美德)。我對他微笑,表示致謝。我立即心平氣和,天下太平。

        看來容忍確是一件好事,甚至是一種美德。但是,我認為,也必須有一個界限。我們到了德國以後,就碰到這個問題。舊時歐洲流行決鬥之風,誰污辱了誰,特別是誰的女情人,被污辱者一定要提出決鬥。或用手槍,或用劍。普希金就是在決鬥中被槍打死的。我們到了的時候,此風已息;但仍發生。我們幾個中國留學生相約:如果外國人污辱了我們自身,我們要揣度形勢,主要要容忍,以東方的恕道克制自己。但是,如果他們污辱我們的國家,則無論如何也要同他們玩兒命,決不容忍。這就是我們容忍的界限。幸虧這樣的事情沒有發生,否則我就活不到今天在這婸R筆弄墨了。

        現在我們中國人的容忍水準,看了真讓人氣短。在公共汽車上,擠擠碰碰是常見的現象。如果碰了或者踩了別人,連忙說一聲:"對不起!"就能夠化干戈為玉帛,然而有不少人連"對不起"都不會說了。於是就相吵相罵,甚至於扭打,甚至打得頭破血流。我們這個偉大的民族怎麼競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在自己心中暗暗祝願:容忍兮,歸來!

19961217


謙虛與虛偽

        在倫理道德的範疇中,謙虛一向被認為是美德,應該揚。而虛偽則一向被認為是惡習,應該抑。

        然而,究其實際,二者問有時並非涇渭分明,其區別間不容髮。謙虛稍一過頭,就會成為虛偽。我想,每個人都會有這種體會的。

        在世界文明古國中,中國是提倡謙虛最早的國家。在中國最古的經典之一的《尚書·大禹謨》中就已經有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這樣的教導,把自滿與謙虛提高到"天道"的水準,可謂高矣。從那以後,歷代的聖賢無不張惶謙虛,貶抑自滿。一直到今天,我們常用的辭彙中仍然有一大批與""字有聯繫的詞兒,比如"謙卑""謙恭""謙和""謙謙君子" "謙讓" "謙順" "謙虛" "謙遜"等等,可見""字之深入人心,久而愈彰。

        我認為,我們應當提倡真誠的謙虛,而避免虛偽的謙虛,後者與虛偽間不容髮矣。

        可是在這塈畯抴N遇到了一個攔路虎:什麼叫"真誠的謙虛"?什麼又叫"虛偽的謙虛"?兩者之間並非涇渭分明,簡直可以說是因人而異,因地而異,因時而異,掌握一個正確的分寸難於上青天。

        最突出的是因地而異, ""指的首先是東方和西方。在東方,比如說中國和日本,提到自己的文章或著作,必須說是"拙作""拙文"。在西方各國語言中是找不到相當的詞兒的。尤有甚者,甚至可能產生誤會。中國人請客,發請柬必須說"潔治菲酌",不瞭解東方習慣的西方人就會滿腹疑團:為什麼單單用"不豐盛的宴席"來請客呢?日本人送人禮品,往往寫上"粗品"二字,西方人又會問:為什麼不用"精品"來送人呢?在西方,對老師,對朋友,必須說真話,會多少,就說多少。如果你說,這個只會一點點兒,那個只會一星星兒,他們就會信以為真,在東方則不會。這有時會很危險的。至於吹牛之流,則為東西方同樣所不齒,不在話下。

        可是怎樣掌握這個分寸呢?我認為,在這堙A真誠是第一標準。虛懷若谷,如果是真誠的話,它會促你永遠學習,永遠進步。有的人永遠"自我感覺良好",這種人往往不能進步。康有為是一個著名的例子。他自稱,年屆而立,天下學問無不掌握。結果說康有為是一個革新家則可,說他是一個學問家則不可。較之乾嘉諸大師,甚至清末民初諸大師,包括他的弟子梁啟超在內,他在學術上是沒有建樹的。

        總之,謙虛是美德,但必須掌握分寸,注意東西。在東方謙虛涵蓋的範圍廣,不能施之於西方,此不可不注意者。然而,不管東方或西方,必須出之以真誠。有意的過分的謙虛就等於虛偽。

1998103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