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俞平伯詩餘閒評    吳小如談寫詩    許魂說詩    古典詩歌寫作入門    王力說詩詞格律

 

黄如卉 詩人與詩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957年   香港上海書局


3/2013

正始詩人竹林名士

      在魏末晉初,另外一個詩人集團又出現了。因為是由魏廢帝正始年號時開始,因此被稱為正始詩人。這一個時代的詩人 ,和建安詩人是前後輝映的。

      這批人是:嵇康寓居河南之山陽縣,與之遊者未嘗見其喜慍之色 。與陳留阮籍,河內山濤,河南向秀,籍兄子咸,瑯琊王戎,沛人劉伶相與友善,遊於竹林,號為七賢。」《魏氏春秋》後人因稱他們為「竹林七賢」或「竹林名士」。其中主要人物是阮籍與嵇康。

      這些人生當亂世之中,深感時光的飄忽和人生的短促,因此充滿了頹廢和享樂的思想,頹廢是因為逃避現實,而享樂却是因為深感人生的無常。這種思想,由正始開其端 ,一直到晉代,形成了嚴重的風氣。同時,在相同的思想基礎上,又有很多人受了道家的影響,追求服藥長生,弄到一團糟 。在文學史上,這也是一個特殊的時代。

      因此,正始詩人的逸聞也特別多。

      阮籍字嗣宗,這個人曠達不羈,嗜酒,能嘯,善彈琴。曾為魏的散騎常侍,做官時以酣飲度日 ,實際上是想借此避禍。少年時,曾有一家人的少女美而有才,不幸早死。阮籍並不識她父兄,竟然去她家中痛哭,盡哀而還。後來司馬昭想為兒子司馬炎向他的女兒求婚,他一醉就是六十天 ,竟然使司馬昭找不到機會提出。他的眼睛可以隨便翻為青(見眼珠)白(不見眼珠)眼,見了合意的人,就以青眼相向;見了俗人,則以白眼相加。他聽說步兵廚營的人善釀酒,於是求為步兵校尉 ,後人因此叫他阮步兵。他常自己駕了車 ,不由正路,隨意所之,到了沒路可行時,便痛哭而返。這些事情,都可以看到他的性格。其實主要一點就是在生命最無保障的時代,一方面憤世嫉俗,一方面佯狂自保而已。這種苦悶在他的詩中也可以見到:

     嘉樹下成蹊,東園桃與李。秋風吹飛藿,零落從此始。繁華有憔悴,堂上生荊杞。驅馬舍之去,去上西山趾 。一身不自保,何况戀妻子。凝霜被野草,歲暮亦云已。詠懷

     嵇康字叔夜,是魏的中散大夫。可是他做官等於不做 ,只是整天講求修養服藥之事。山濤曾經想舉他做吏部尚書,他寫信去大罵一頓,與之絕交。魏的名將鍾會曾去拜訪他,他不為禮。鍾會十分不高興,要走了。嵇康問:何所聞而來 ,何所見而去?鍾會答:聞所聞而來 ,見所見而去!鍾會回去向司馬昭進讒,借故把他殺了。嵇康善援琴,臨死時神色不變,彈琴而歌,說:廣陵散(曲名)從此絕矣!他寫的詩現存的有五十三首 ,以四言的為多,風格很受詩經和楚辭的影響。

     竹林七賢除阮,嵇之外,其他五人傳詩不多。

     劉伶字伯倫。常携酒乘鹿車,使人帶了鋤頭跟着他,說:死便埋我。他的妻子勸他不要再飲 ,以免傷生。他說:當具酒肉,祝鬼神自誓。他的妻子以為他要戒酒了 ,便買了酒肉拜神。他跪祝道:天生劉伶,以酒為名。一飲一石,五斗解酲。婦之之言,慎不可聽。於是飲酒食肉 ,又復醉倒。他寫了一篇酒德頌,詩作現知的僅有一首北芒客舍詩

     山濤字巨源。在晉代做到僕射,後來升侍中。著有文集十卷,山公啓事三卷。詩作不傳。

     向秀字子期。與嵇康最友善。康被殺後,作思舊賦以悼之。有文集,詩不傳。

     阮咸是阮籍的侄子,在晉代做散騎侍郎,也精音律。

     王戎是七人中品質最差的一個。他在晉代官至司徒,但貪婪自私特甚。他家中有一株好李樹,他恐怕人家得了他的樹種,要把李核都鑽破了,才出賣李子。此人的品格很差,因此為其六人所不齒。


7/2013

南山下的陶靖節

        晉代的國勢是最弱的,建國不久就有八王之亂,接着是五胡亂華,到東晉時又有藩振之亂,結果弄出一個南北朝 。南朝是宋,齊,梁,陳;北朝是「五胡十六國」。這段期間,混亂達二百多年。戰爭不絕,禍害頻仍,人民生活陷入極苦的境况。因此 ,承接正始之後,更形成了消極,隱逸的風氣。甚至連死人時才唱的「輓歌」,也居然流行起來。文人范曄,在晚上酣飲,以聽挽歌為樂。同時飲酒,食藥之風更盛行;平日不談國家大事 ,競尚清談。這時的人們的思想,可以說是極不健康的。

    其他詩人不談了。要談的是著名而有代表性的大詩人陶淵明。他是「田園詩人」之祖 ,晉代唯一的大名家。

    陶淵明名潛,約生在晉簡文帝時。他壯年時。因為親老家貧,做過州中的祭酒,但又討厭作小吏而辭職 ,自己耕田自給。後來做過兩任參軍,最後做彭澤令。傳說當時郡中派督郵(官名)到縣,縣吏叫他衣冠束帶去迎接。他嘆道:「我不能為五斗米折腰向鄉里小兒!」即日辭官不做 ,到五十六歲時逝世。

    生在晉室衰微,戰亂頻仍的時代中,陶淵明對世道看不順眼,也不甘受束縛,更不想受牽連,因此,形成了他不慕榮利 ,隱退自安的性格。由於這樣,他的詩也和別的詩人不同。早年時,未知世道險阻,還有很振發的豪氣;中年以後,做官既不順利,生活又趨困難,從不滿現狀出發,轉而響往於與世無爭的田園生活 。但田園生活其實也並不好過,只要稍為深入觀察一下,就會察覺到農民的痛苦,有良心的詩人,就不能不在創作中反映出來。這些,都是陶詩的特點。

    像「竹林七賢」的傳統一樣,要逃避現實,往往就寄情於酒。陶淵明也是以飲酒出名的,單是以「飲酒詩」為題的作品就有不少 。正如他自己在自傳性的文章《五栁先生傳》中說:「性嗜酒,家貧不能常得。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飲輒盡,期在必醉。但這並不能說是健康的現象。忘懷得失,以此自終。」在有志氣的人看來 ,原是不得已的態度啊!

    他的飲酒詩二十首,是最有代表性的組詩。在這組詩之前,有一段短叙,也可以看到他的生活和思想 。這篇短叙說:「余閑居寡歡,兼比夜已長。偶有名酒,無夕不飲。顧影獨盡,忽然復醉。既醉之後,輒題數句自娛。」其心境冷漠 ,足見一斑。這組詩的第一首是: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後來的人通常就用這首詩來解釋陶淵明的心境 。當然這首詩也的確寫得好,在陶集中也是出色的。後來的王安石讚他說:「自詩人以來無此句。」好的地方是詞句平易而寄語深遠,能把這兩點統一起來而又自然,是不容易的 。但陶淵明也不是首首詩如此。比如他的《詠荊軻》中的:「登車何時顧,飛蓋入秦庭。凌厲越萬里,逶迤過千城。圖窮事自至,豪主正怔營。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 。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在《讀山海經》之十中的:「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在《擬古》之八中的:「少年壯且厲,撫劍獨行遊。誰言行遊近,張掖至幽州。」這些詩句,都在不同的時期中,反映了陶淵明思想中積極的一面。可是客觀的環境不容許他實現自己的理想,迫使他從積極方面退却,這才只能使他這樣慨歎:「若復不快飲,空負頭上巾。但恨多謬誤,君當恕醉人。」這又豈是他真心所願呢?

   他在將死之前,曾自己作了《擬輓歌詞》和《自祭文》,這是經歷已盡,看破人生,充分表明出來的曠達態度。《擬輓歌詞》的第三首是這樣的:

荒草何茫茫白楊亦蕭蕭嚴霜九月中送我出遠郊四面無人居高墳正嶕嶢馬為仰天鳴風為自蕭條幽室一已閉千年不復朝千年不復朝賢達無奈何向來相送人各自還其家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託體同山阿

     這堿搢鴘漪O詩人對死的輕蔑和對自己的信心。「託體同山阿」,意味着詩人精神的不朽。

   陶淵明的詩極為後人傳誦,據說注釋之多,僅次於杜甫。宋代大詩人蘇東坡對他尤為傾倒,曾將陶詩一一和作。這應是陶淵明的光榮。


11/2013

沈約的「八病」和鍾嶸的「詩品」

       從古詩起一直到東晉,古體詩和樂府詩都是詩的主流。但到了南北朝時,詩人們已經逐漸注意到進一步發展詩歌的形式。原來在樂府中,對偶已漸有出現 ,例如 陶潛的榮榮窗下蘭,密密堂前柳。」,只是未有成為定律;詩的整體也傾向於短 ,每句的字數又却由四言漸變為五言。這些都是慢慢形成的。到了永明詩人(永明是南朝齊代的年號)出 ,過去的進展就受到了注意,而且發展起來。其中最為被重視的是沈約八病之說。南史中說:

   永明時盛為文章。吳興沈約........等文俱用宮商,將平上去入四聲,以此制韻,有平頭,上尾,蜂腰,鶴膝,五字之中音韻悉異,兩句之內角徵不同,世呼為「永明體」。

       沈約是齊的步兵校尉,管書記,後來和蕭衍(梁朝第一個皇帝)友善,鼓吹蕭衍自立為帝。到了梁朝建立,他做了尚書令,太子太傅。但後來因為得罪了蕭衍,竟因害怕而死。他精於音律 ,認為作詩要更嚴格一些,提出有八病之忌 。這八病及其簡單的解釋是:

一) 平頭 : 五言詩第一字不得和第六字(即第二句第一字)同聲,第二字不得和第七字同聲。(聲指平,上,去,入四聲。)
二) 上尾 : 五言詩第五字不得和第十字同聲。
三) 蜂腰 : 五言詩一句之中第二字不得和第五字同聲。
四) 鶴膝 : 五言詩第五字不得和第十五字同聲。
五) 大韻 : 五言詩前兩句所用九個字不得和第十字同韻。
六) 小韻 : 五言詩每兩句中各字不得同韻。
七) 旁紐 : 五言詩中一句內不得用同聲的字。(如用月字即不用魚字,因發音相同。)
八)) 正紐 : 五言一句中不得用某一個字的其他四聲字。(如用了壬字,則不用衽,任,入等字。)

     「八病」 看起來似乎十分煩難。這樣定出來的目的是什麽?是使「一簡之內音韻盡殊,兩句之中輕重悉異」,也就是說要使詩句更加鏗鏘可誦,讀起來不會含糊,更為動聽。這是完全從形式出發的要求,是詩歌經過長期發展的一個必然趨勢。永明詩人大部份擁護沈約的意見,按照這些規定來寫詩,開了和「古體」有別的「新體詩」的先河。

    何以新體詩要特別注意這些細微的音律?這因為古體詩接近口語,而長短不論,寫起來如長江大河,挾泥沙以俱下,自不必拘拘於小節;而新體詩篇幅簡短,在創作上要更精練,也不一定和口語相同。聊聊數句而音韻不諧,就會變成大毛病。

    但在當時也不是沒有人反對沈約這種意見。其中反對最力的是鍾嶸。

    鍾嶸是齊,梁之間的文藝批評家,著有《詩品》。鍾嶸認為:

    第一,現在的詩已不像古代那樣是配合音樂來唱,何必非合音律不可?(不被管絃,亦何取於聲律?)
    第二,過於拘束了,反而損害了作品的藝術的美。(文多拘忌,傷其真美)。

    如果在形式應當與內容結合,不應純粹追求形式方面來看,鍾嶸的意見有對的一面;但是詩歌寫作技術的    進一步提高,也是大勢所趨。因此,新體詩到底是發展起來,沈約的「八病」 之說,也為大家所公認了。

   《詩品》是一本評選和品第優劣的批評五言詩的論文。過去雖然也有不少談論文藝的文章,但是通常都是只談長處,不講缺點,只有從《詩品》開始,批評家對作品才有了明確的態度。《詩品》把前人寫的詩分為上,中,下三品,雖然所見往往不免流於主觀,可是到底是開了一種好的風氣。從此詩人的創作態度,也由於文藝批評的出現而更趨於嚴肅,有助於發展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