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薛福成  庸庵隨筆     頁:  1..  2..  3..  4..  5..
 

資源堪憂

        余聞西士之精礦學者稱:地中之金,玉,銀,銅,鉛,鐵,錫,煤等物,多係太古以來所含孕,非若五谷,草木之隨取隨產也。

        余於是知宇宙間開闢日久,人民日多,攻取日繁,千萬年後,必有銷竭之時。

        即就中國而論,古之諸侯營築宮室,椅,桐,梓,漆皆可就地取材。今則中原千里,濯濯未聞有巨材可伐;東南數省,民間營造,皆用江西 ,閩,廣之木,遠者遠自南洋諸島,足徵腹地之無材。漢蕭何造未央宮,規模宏麗,而終南山巨木,用之不窮,不過借民力伐之,運之而已。明代營造宮殿,始采木於黔,楚,川,滇諸省 。迄今觀明舊殿,有嘆其無從再得此巨材者。竊恐數百年後,川,滇,黔,楚以及江西,閩,廣,采伐又將罄竭矣。

        古者圭璧,璜琥,禮數綦詳;雍州貢球琳,琅玕,梁州貢璆,而大夫皆佩玉。若不產於中國,豈能供用如此之廣?今遍稽十八行省,未聞有產玉之地。惟雲南尚出翠玉。此外,玉料則須采之緬甸,和闐矣。

   禹貢荊,揚二州,貢金三品,今則湖廣,江浙等省,未聞有著名產金之地,户部鑄錢,專恃滇銅,倭銅。而西洋鋼鐵之歲運中國者,至值銀六百餘萬兩。山西,湖南雖稍出鐵,甚屬寥寥。昔漢惠帝娶宣平侯女,聘以黃金二萬斤。夫二萬斤,則今之三十二萬兩也。當時,寶幣之充羨若此。迨平帝立配,一依孝惠故事,然黃金似已不足,以錢代之,錢至二萬萬。夫二萬萬,則今之二十萬緡也。若論近今三十二萬兩之金價,約可得錢一千萬緡。其價之高下懸殊,又若此。

        竊意二千年來,中國出金甚寡,僅以前古所有,輾轉相嬗。而銷磨熔鑠,日用日少,日少日貴,勢所必然。其尚不至於罄絕者,或以新,舊金山,及俄羅斯與南美洲諸國出金甚富,外洋時有流入也。

        又如鶴之為品,屢稱之,衛懿公好之,歷代高人逸士亦多畜之,殆非難致之物。江南之華亭,江北之葦蕩,古稱產鶴,今皆竭絕。余在寧波時,托友購鶴一隻。久之,始得自朝鮮,用費百金,尚非佳者。古之時,恐不如是也。夫鶴,固羽族之靈物,往來無常。或因今人好之者寡,不能多致,固未可知。

        若寶物之稀,蓋因中國開闌最早,取之愈盡,用之愈竭。雖西洋礦師謂中國寶藏甚富。然其上層,古法所能取者,殆已罄竭無餘。若用機器開挖之力,則中國未泄之寶氣,猶多於外洋。蓋因千餘年來,此政不修,轉得藏富於地之道。邇來覬覦者多,勢難久秘,是礦務必將陸續興辦。

        再到四,五千年後,當有告罄之勢,而外洋則必已先罄。彼時物產精華,中外并耗,又將如何?此余所以不能不為地球,抱杞人之憂也。

(六月初十日,726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三

查抄和珅

        嘉慶四年正月初八日,江南道監察御史廣興兵科給事中廣泰吏科給事中王念孫等 ,參奏和坤弄權舞弊,僭妄不法。

        本日奉旨: 將和珅福長安拿交刑部嚴訊 ,並查抄家產。

        本日奉旨: 派八王爺,七額駙劉中堂董中堂訊問 ,隨上刑具監禁。刑部派十一王爺慶桂盛住同抄和珅住宅 ,派綿二爺抄和坤花園。

        十一日,奉上諭:

    昨將和珅家產查抄,所蓋楠木房,僭侈逾制。其多寶閣及隔段式樣,皆仿照寧壽宮制度。其園寓點綴,竟與圓明園蓬島瑶台無異。不知是何居心? 又所藏珍寶內,珍珠手串二百餘串,較之大內多至數倍,並有大珠,較御用冠頂珠尤大。又有真寶石頂數十顆,並非伊應戴之物。而整塊大寶石,不計其數,且有內府所無者。所藏金銀玉石古玩等類 ,尚未抄畢。

    似此貪黷營私,從來罕見罕聞 。除交在京王大臣會審定擬外 ,著通諭各督撫 ,將指出和珅各款,應如何議罪? 並此外有何款迹,據實迅速覆奏。

        同日 ,奉上諭: 據十一王爺綿二爺盛住慶桂 等,具送查抄和珅住宅及花園,並劉馬二家人宅子等處,金銀古玩清單進呈。

        十六日奉旨: 將和珅罪狀二十款,傳諭王、大臣,及在京文武三品以上官員,並翰詹科道閱看。

        十七日,奉上諭:

    前令十一王爺盛住慶桂等 ,查抄和珅家產,呈送清單。朕已閱看,共有一百零九號,內有八十三號,尚未估價,將原單交八王爺綿二爺劉中堂盛住會同户、工二部 ,悉心共同估價,另單具奏。已估者二十六號,合算共計銀二萬二千三百八十九萬五千一百六十兩,著存户部外庫,以備川、陝、楚、豫,撫恤歸農之需。

        十八日,奉上諭: 和珅悖逆專擅,罪大惡極,姑免肆市,賜令自盡。固倫十額駙暫留伯爵,在家閑住,不許出外滋事。欽此。       

庸庵筆記

七部書

        昔曾文正公嘗教後學云:人自六經以外,有不可不熟讀者,凡七部書,曰:史記漢書莊子說文文選通鑒韓文也。

    余嘗思之: 史記漢書,史學之權輿也。莊子,諸子之英華也。說文》小學之津梁也文選,辭章之淵藪也。》時代所限,恐史事尚未全,故以通鑒》廣之文選》駢偶較多,恐真氣或漸漓,故以韓文》振之

    曾公之意,蓋注於文章者為重。此七部書,即以文章而論,皆古今之絕作也。人誠能於 六經而外,熟此七部書,或再由此而擴充之,為文人可,為通儒可,為名臣亦可也。

庸庵筆記

慈安皇太后

        慈安皇太后以咸豐初年,正位中宮。當時已有聖明之頌。顯皇帝萬幾之暇,偶以游宴自娛。聞中宮婉言規諫,未嘗不從。外省軍報及廷臣奏疏寢閣者 ,聞中宮一言,未嘗不立即省覽。妃嬪偶遭譴責,皆以中宮調停,旋蒙恩眷。

        顯皇帝幸熱河。逾年,龍馭上賓。當是時,肅順專大政,暴橫不可制。太后與慈禧皇太后俯巨缸而語,計議甚密。於是羈縻肅順,外示委任 。而急召恭親王至熱河,與王密謀兩宮及皇上,奉梓宮先發,俾肅順部署後事。

        既至京師,則降旨,解肅順大學士之任。旋革職拿問,遂誅之。肅順素蓄異謀,以皇太后渾厚易制,故忍而少待。不意其先發制之,臨刑時 ,頗自悔恨云。於是,兩宮太后垂簾聽政,首簡恭親王入軍機處議政事。

        當是時,天下稱東宮優於德。而大誅賞,大舉錯,實主之。西宮優於才,而判閱奏章,裁决庶務,及召對時,諮訪利弊 ,悉中窾會。東宮見大臣,吶吶如無語者。每有奏牘,必西宮為誦而講之。或竟月不决一事。然至軍國大計所關,及用人之尤重大者,東宮偶行一事 ,天下莫不額手稱頌。

        同治初元,鑒曾文正公之賢,自兩江總督簡授協揆。以正月朔日下詔,凡天下軍謀,吏治,及總督,巡撫之黜陟,事無不諮,言無不用 。中興之業,於是乎肇矣。

        何桂清失憤岋式A厥罪甚重,刑部已論斬矣。陰祈同鄉,同年及同官京朝者十七人,上疏救之。朝廷幾為所惑。東宮太后獨納太常寺卿李棠階之奏 ,命斬桂清,以警逃將。天下為之震肅。

        尋以李棠階碩望名儒,命為軍機大臣,一歲中遷至尚書。其後頗多獻替。勝保以驕蹇貪淫,逮下刑部獄,亦用棠階言賜死。天下頗以為宜 。金陵,蘇,浙之復也,曾,李,左三公錫封侯伯,實出東宮之意。而西宮亦以為然。

        及太監安得海稍稍用事,潛出,過山東境,巡撫丁公寶楨劾奏之。東宮問軍機大臣以祖制。大臣對言當斬。即命就地正法 。天下皆服丁公之膽,而頌太后之明。

        西宮太后性警敏,銳於任事。太后悉以權讓之,頹然若無所與者。後西宮亦感其意,凡事必諮而後行。

        毅皇帝孝事太后,能先意承志。太后撫之,亦慈愛備至。故帝終身孺慕不少衰,雖西宮為帝所自出,無以逾也。毅皇后之立,實太后以其端淑選中之 。蓋其聖德為相近云。邇年以來,太后益謙讓未遑。事無鉅細,必待西宮裁决,或委樞府主持。或者以天下大定,可以垂拱而治,故益務韜晦歟?

庸庵筆記卷二

嘉順皇后

        國朝家法,遠軼漢,唐,宋,明之上。而尤有亘古所未睹者,一則開創之功,與中興之業,皆出皇太后訓政之力 ; 一則以椒房之貴,而殉大行皇帝於百日之內,如穆宗毅皇后是也。

        后為今承恩公崇文山尚書之女,幼時即淑靜端慧,崇公每自課之。讀書十行俱下,容德甚茂。一時滿洲,蒙古右族,皆知選婚時,必正位中宮。

        同治十一年,穆宗皇帝將行大婚禮,後與鳳秀之女俱選入宮。當是時,后年十九。慈安皇太后愛其端莊謹默,動必以禮,欲立之。鳳秀之女年十四,慈禧皇太后愛其姿性敏慧,容儀婉麗 ,欲立之。

        兩宮意雖各有所屬,而相讓未決。乃召穆宗,俾自定之。穆宗對如慈安旨,於是乃立后為中宮,而封鳳秀女為慧妃。大婚之夕,后應對頗稱旨。穆宗使后背誦唐詩,無一疐字 ,穆宗甚悅。

        慈禧皇太后憐慧妃之未得尊位也,召穆宗諭以慧妃賢慧,雖屈在妃位,宜加眷遇。皇后年少,未嫻宮中禮節 ,宜使時時學習。帝毋得輒至中宮,致妨政務。」穆宗性至孝,重違太后意,而又憐皇后之不得寵於太后也,乃不敢入中宮。亦竟不幸慧妃 。常在乾清宮,獨居無聊。

既而有疾。慈安皇太后偵知諸太監越禮狀,於是兩宮太后輪流省視。帝疾稍瘳,太后回宮 ,亦召皇后留視之。皇后權素輕,不能以威懾諸太監。又性羞澀,守禮法。帝亦命皇后回宮。每苦口極諫,然後去。無何,疾復大作,龍馭上賓。

慈禧皇太后召皇后訓責備至,蓋本朝家法最嚴,又值太后哀痛之餘,故不覺有疑於皇后,而責之過深也。今上即位,皇太后懿旨封嘉順皇后。而后自穆宗之崩,慟極,誓以身殉 ,遂不復食。以光緒元年二月二十日崩,年二十二。距穆宗大行,未百日也。

嗟乎! 自古烈婦殉夫者多矣,若以椒房之貴,猝遭變故,攀龍偕逝,則前古所未聞世。豈不懿歟!

庸庵筆記卷二

曾,左封侯

    曩聞粵寇之據金陵也,文宗顯皇帝顧命,頗引為憾事。謂有能克復金陵者,可封郡王。及曾文正公克金陵,廷議以文臣封王,似嫌太驟,且舊制所無 。因析而為四 : 封侯,伯,子,男各一,曾文正公封一等毅勇侯,世襲罔替 ; 曾沅甫宮保封一等威毅伯 ; 提督李臣典封一等子 ; 提督蕭孚泗封一等男。

    左文襄公之肅清甘肅,新疆也,廷議援文襄公長齡,平張格爾封公之例,擬封一等公爵。皇太后謂:「從前曾國藩克復金陵 ,僅獲封侯。左宗棠係曾國藩所荐 ; 其所用得力之老湘營,亦係曾所遣 ; 將領劉松山等,又曾所舉也。若左宗棠封公,則前賞曾國藩為太傅矣。」乃議左公以一等恪靖伯,晉二等恪靖侯。所以不獲一等者,示稍遜於曾公也。

    聖明燭照,纖悉靡遺,權衡輕重,適劑其平。雖前後事隔十年,而評量猶不爽銖寸,若此。此其所以成中興之業歟? 余昔游京都,聞談時事者,皆有此說。因憶而錄之。

庸庵筆記卷二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