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薛福成  庸庵隨筆     頁:  1..  2..  3..  4..  5..
 

中土未見之動植物

        余自香港以至倫敦,所觀博物院,不下二十餘處,常有詩經所咏,爾雅所釋,山經所志鳥 ,獸,草,木之名,為近在中國所未見,及至外洋始見之者,頗足以資考證。

        惟獅子一物,中國詫為難得,而外洋處處有之。其形狀不過與虎相等,非若中國舊圖所繪之雄猛。蓋西人豢養獅子演戲為業者 ,常取初生之獅飼之,必養之三代,而其性稍馴。然後,可以演戲,可以鞭撻驅使,然皆其雌者耳。其色黃,其頭頂上,無拳毛。若雄者,則頭項皆有拳毛。波斯之種有灰色,有青色 ,尤為威猛,殆非人間所能畜也。

        若鹿之有麈也,狼之有狽也,牛之有犀兕也,魚之有鯨也,鰐也,飛也,比目也,鳥之有鷸也 ,鷂也,爰居也,獸之有狒狒也,猩猩也,玃父也,均於博物院始見之。此外,殊形異狀,不可殫述。即以犬論,已不下數十百種。惜外洋譯音詰屈,無從與古書印證。果使得暇,諦審其形聲 ,詳稽其種類,則詩經爾雅山經之名 ,當可十得五,六。

        然余竊謂:宇宙間之物,古無而今有者甚夥;即古有而今無者,當亦不少也。

(五月二十八日,714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三


外交新機

        近聽英,法官紳議論,多有聯絡中國之意,不復如昔年之一意輕藐。推原其故,厥有數端:

        一則越南一役,法人欲索賠償,竟不可得。法人咸咎斐禮之開,恨其得不償失 。各國始知中國之不受恫喝也。

        一則十餘年中,冠蓋聯翩出駐各國。漸能諳其風俗,審其利弊。情意既浹,邦交益固也。

        一則中 國於海防,海軍諸要政,逐漸整頓,風聲所播,收效無形。且近年出洋學生,試於書院,常列高等。彼亦知華人之才力,不後西人也。

        乘此振興之際,遇有交涉事件,相機度勢,默轉潛移,庶幾有裨大局。

(六月初五日,721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三


中西醫

        中,西醫理不同,大抵互有得失。

        西醫所長,在實事求是。凡人之臟腑 ,筋絡,骨節,皆考驗極微。互相授受,又有顯微鏡,以窺人所難見之物。或竟飲人以悶藥,用刀剜人之腹,視其臟腑之穢濁,為之洗刷,然後,依舊安置,再用綫縫其腹 ,敷以藥水,彌月即平復如常。如人腿,腳得不可治之症,或傾跌損折,則為截去一腳,而以木腳補之,驟視與常人無異;若兩眼有疾,則以筒取出眼珠,洗去其翳,但勿損其牽連之絲 ,徐徐裝入,眼疾自愈。此其技通造化,雖古之扁鵲,華陀,無以勝之。

        然亦間有不效者,如曾惠敏公之喪其一子 ,黎蒓齋之損其一目,人頗咎其篤信西醫之過。

        余謂,西醫之精者,其治外症,固十得七,八但治內症之法,則得於實處者多,得於虛處者少。其用藥但有温性,而無寒涼,斂散,升降,補泄之用,以視古醫書之精者 ,如張仲景,孫思邈,王叔和之方,金元四大家之論,近代喻嘉言,陳修園之說,其深妙之處,似猶未之得也。

        惟中國名醫數世之後,往往失其真傳。外洋醫學家得一良法,報明國家,考驗確實,給以憑照,即可傳授廣遠,一朝致富,斷無湮廢之虞,所以其醫學,能漸推漸精,蒸蒸日上也。

        其它諸學之能造深際,率恃此道 ,又不僅醫學也。

(五月二十四日,710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三

中國創製,西國求精。

        西國博雅之士論及創製,每推中國。如:新報之仿邸抄,化學之本煉丹,信局則採孛羅之記,印書則為馮道之遺,煤燈之本於四川火井,考試之本於歲科取士,至於南針,火藥,算學 ,天文之開於中國,更無論矣。

        惟西國日求其精 ,中國日失其傳耳。

(四月初十日,528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二


時刻盈縮

        凡乘舟車,自西而東,不啻迎日而行 ,亦即背日而行。

        由上海東行經日本,越大東洋,抵美國之三藩謝司戈城(即舊金山),計程二萬二千一百餘里。舟人測日度,準時刻,每日日遞早十七分有奇。上海午正,三藩城已交戌正。再由三藩城東行 ,一萬七百十五里,抵美國之費地里費城。則三藩城午正,為費城申正,較上海約差六時矣。

        再由費城涉大西洋,又一萬一千七百餘里,為英之倫敦。則費城辰初,英已午正。再由倫敦東行,出地中海,過新開河,歷紅海,渡印度洋,抵香港,而回上海,計程三萬六千七百餘里 。則英始卯初,上海已午正,較費城亦約差六時。

        水陸共八萬二千三百餘里。故凡環行地球一周,較之常住一處者,必增多一日。非真多也。其按日時刻較短,積之而贏一日也。若自東而西,環行地球一周,不啻逐日而行,較之常住一處者 ,必減少一日,非真少也。其按日時刻較長均之,而縮一日也。

(四月十七日,64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二


改良蠶種

         巴黎育蠶會教習郎來謁。近來 ,西國經營蠶務,先以顯微鏡,視蠶身之有黑點者,即知其所生之子,皆不可用。凡蠶子,亦可以顯微鏡辨其有用無用。各國設有養蠶學堂,講求日益精微。即如法國向不產蠶絲,近始育蠶 ,數年以來,業已增旺五倍。郎都研此甚久,談之甚精。據稱,中國數年前寄到蠶子,皆已有病。此等蠶子,約重八兩,所出之蠶,計可收絲二十五斤。現在義,法等國,揀擇精良,其蠶子約重八兩 ,所出之蠶,計可收絲七十五斤,最多有收至百斤者。

        夫飼蠶桑之費,育蠶人工之費,中 ,西相同,而中國收絲,僅得西人四分之一者,以蠶子未經揀擇也。不但此也,蠶子之病者不去,則次年所出之蠶有病,則所產之蠶子,亦皆有病。一以化百,百以化萬,恐中國之蠶務 ,日漸衰息。數十年後,將如印度之歇絕無餘矣。

        欲救其弊,莫如每年多寄蠶子,到巴黎育蠶會中,代為查驗精揀,然後寄還,分給江,浙民家,並勸令各購顯微鏡一具。華民果能漸自辨別,且知其實有明效,則互相傳習,風氣益開 ,中國蠶務方可保也。

        或謂,以中國蠶質,加重工本,則抽絲必更精良,此則可以不必。緣中轔絲質較輕,價亦甚廉。惟其價廉,故西人皆願購之,而銷路益廣。若絲質更良,則本重而價亦必昂,價昂則西人之購者更少 ,而銷路絀矣。郎都之言如此,實能切中時務。

        又考法國之立墉一鎮,戶口殷富,家家以織綢,錦,緞,縐為業,與中國之蘇,杭相等,實為歐洲絲業薈萃之區。歐,亞兩洲蠶絲,皆先到立墉,織成綢緞。然後售銷各國。郎都又稱 ,每歲立墉絲市,可銷蠶絲價值七千萬佛郎。其五千萬佛郎,皆係中國,日本之絲。二千萬佛郎,則義,法二國所產之絲。義絲得六分之五,法絲僅居六分之一云。

(十二月十九日,1月27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五


最大之城市

        地球最大之城市有八:

其一,英京倫敦,約五百餘萬人。
其二,法京巴黎,約二百七十餘萬人。
其三,美國紐約埠,約一百六十餘萬人。
其四,中國京師,約一百五十餘萬人。
其五,日本東京,約一百五十餘萬人。
其六,德京柏林,約一百四十餘萬人。
其七,美國司嘎哥埠,約一百餘萬人。
其八,美國費厘爹露費亞埠(即費地里費城),約一百餘萬人。

(正月初五日,213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六


官制

        謹率參贊,隨員等 ,向東南,望闕叩頭,遙賀元旦。

        歐,美諸洲從古與中國隔絕不通。歐洲近數百年來,稍稍能通中國。其往來通行無阻,不過在數十年之內。

        然觀各國設官之意,頗有與中國暗合者,如英,法,義,比等國,辦事亦各分厥部。每部設一尚書,有內部,戶部,學部,兵部,刑部,工部,藩部等尚書,內部即吏部,學部即禮部,藩部即理藩院也。

        又有外部,海部,中國近亦仿照其意,已設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總理海軍事務衙門矣。又戶部之外,有農部,頗見重農之意。外部之外,有商部,殆猶中國之通商大臣。惟在內,在外之不同耳。印度部尚書,軍機處尚書,惟英國有之。

        又英,法,義等國有郵部尚書,比國有所謂鐵路,驛遞,電報部者,核其義實即郵部。近年各國以此為要務,故持設專官也。

        世襲之爵,亦有王等。譯者即以公,侯,伯,子,男稱之。惟俄,德等國有君主之全權者,五等之上,又有王爵,王有二等,無異親王,郡王之分。

        丞相只有一人,往往有以首相而兼一部尚書者,或內部,或外部,或戶部,或兵部,各視其時所重而兼之,亦與中國相仿佛。

        惟出使一途,係屬專門,隨員可升參贊,或總領事。參贊,總領事可升公使,亦有由外部侍郎及總辦出為頭,二等公使者;有由宰相,外部尚書出為頭等公使者;有由侯,伯等爵簡授頭,二等公使者。必視其嫻習外務者而用之,亦間有以王爵,公爵而充參贊,隨員者,則以其自願借途,以資歷練也。蓋西人平時多好講求公法,揣摩各國形勢,故凡出任使者,多不至辱命焉。

(光緒十七年正月初一日,29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六


三綱之訓,遜於中國

        西洋各國經理學堂,醫院,監獄,街道,無不法良意美,綽有三代以前遺風。至其所奉耶之教,亦頗能以畏天克己,濟人利物為心,不甚背乎聖人之道。所設上,下議院,亦合古之刑賞與眾共之之意 。惟流弊所滋,間有一,二權臣,武將覬竊魁柄,要結眾心,潛設異謀,迫令其君退位,如近日巴西,智利之事。而數十年前,則此等事尤多,頗如孔子未作春秋以前 。列邦情勢,此其君臣一倫,稍違聖人之道者也。

        子,女滿二十一歲,即謂有自主之權,婚,嫁不請命於父母。子既娶婦,與父,母別居,異財,甚者不相闐問。雖較之中國父子賊恩,婦姑勃谿者,轉覺稍愈,然以骨肉至親,不啻推遠之 ,若途人。國家定律,庶民不得相毆。子毆父者,坐獄三月;父毆子者,亦坐獄三月。蓋本乎墨氏愛無差等之義 ,所以舛戾若此。此其父子一倫,稍違聖人之道者也。

        西俗貴女賤男,男子在道遇見婦女,則讓之先行;宴會諸禮,皆女先於男。婦人有外遇,雖公,侯之夫人,往往棄其故夫而再蘸,不以為異。夫有外遇,其妻可鳴官究治。正與古者扶陽抑陰之義相反 。女子未嫁,每多男友,甚或生子,不以為嫌。所以女子頗多終身不嫁者,惡其受夫之拘束也。此其夫婦一倫,稍違聖人之道者也。

        夫各國當勃興之際,一切政教均有可觀。獨三綱之訓,究遜於中國。即洋人亦或推中國為教化最先之邦,似未嘗不省悟及此。然一時未能遽改者,蓋因習俗相沿之故。余謂,耶穌當西土鴻荒初闢之時 ,其教化魄力甚雄。然究竟生於絕域,其道不免偏駁。失之毫釐,差以千里。不信然歟!

(十二月初十日,1月20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五


教育為興國之本

        酉洋各國教民之法,莫盛於今日。

        凡男,女八歲以上,不入學者,罪其父,母。男固無人不學,女亦無人不學。即殘疾,聾瞽,暗啞之人,亦無不有學。其貧窮無力,及幼孤無父母者,皆有義塾,以收教之。

        在鄉,則有鄉塾。至於一郡,一省,以及國都之內,學堂林立。有大,有中,有小,自初學以至成材,及能研究精微者,無不有一定程限。文則有仕學院,武則有武學院,農則有農政院,工則有工藝院,商則有通商院。非僅為士者有學,即為兵,為工,為農,為商,亦莫不有學。

        其書多曲折該備,有讀之十年,不能罄其奧者。平時所見所聞,莫非專門名家之言。是以習之而無不成,為之而無不精。近數十年來,學校之盛,以德國尤為著。德國之兵多出於學校,所以戰無不勝。推之於士,農,工,賈,何獨不然?推之於英,法,俄,美等國,何獨不然?

        夫觀大局之興廢盛衰,必究其所以致此之本原。學校之盛,有如今日,此西洋諸國所以勃興之本原歟?

(光緒十七年正月初三日,1891年2月11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五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