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薛福成  庸庵隨筆     頁:  1..  2..  3..  4..  5..
 

日本狡謀

     古之豪傑,論交鄰之道,不外兩端。諸葛亮之以蜀抗魏也,知吳之可結為援也,故曰:" 釋怨以聯和。"伍員之為吳謀越也,以其同壤而世為仇讎也,故曰:"去疾莫如盡。"

     今與中國同處一洲之內,而國勢稍足自立者,莫如日本。論外侮之交侵,不能不樹援以自固也,宜有吳,蜀相親之勢。然日本人性桀黠,蔑視中國,彼將以遠交近攻之術,施之鄰邦也 。實有吳,越相圖之心。其機甚迫,而其情甚可見也。

     蓋日本在唐,宋以前,未嘗不朝貢中國。其後平氏,源氏,北條氏,足利氏,織田氏,豐臣氏,德川氏,迭執兵柄,倔强東海之中,國主虛擁神器者,逾七百年。元代誤用駑將 ,突遇颶風,棄師海外,是天意欲存日本,非其戰勝之功也。

     明之中葉,邊備日弛,海濱奸民,誘倭人為寇掠,而彼常有輕中國之心。十數年前,彼國中多故,諸侯群起而力爭,德川氏狼狽失據 ,因以黜大將軍,而列藩亦廢,盡改郡縣,浸浸乎有强幹弱枝之勢;又大開互市,崇尚西法,甚至改正朔,易服色,建置鐵路,電線,機器之屬,不遺餘力,國債至二萬萬以外;近又購鐵甲船於英國。西人嘖嘖稱許,而彼之氣焰益張。

     夫彼之所以不惜重費,經營如此其勤者,必曰有所取償也。彼之所以敬事西人,交際如此其密者,必曰可以求助也。然彼有所益,則必有損者在矣。彼既曰强,則必有弱者在矣。竊嘗為日本躊躇審度,知其志必不僅在朝鮮,琉球,何也?

     朝鮮,琉球壤地之博,民物之豐,不逮中國之百一也。且日本之在海濱,亦多事矣。數年之中,一入台灣,再議朝鮮,三廢琉球。今其兵船且游歷至福建,隱有耀武之意。

     彼蓋自謂富强之術,遠勝中國,故欲迫中國以所難堪,使我怒而啓衅,而彼乃得一試其技。幸而獲勝,彼固可任其取求,萬一不勝,彼恃西人為排解,决無虧損於其國。其為謀亦狡矣。

     故此時琉球之廢,非謂其地足貧,民足用也,彼特以此試中國也。中國而力與之校,固借為開衅之端;中國而不與之校,亦愈知中國之弱。漸且南犯台灣,北攻朝鮮,浸尋達於內地,殆必至之勢矣。

《籌洋芻議》卷一


赤道下無人才說

    光緒庚寅 ,福成出使泰西。乘輪舶駛大洋,越香港而西,歷觀西貢,新嘉坡,錫蘭諸巨鎮,知西人墾闢之效捷矣。然其土民蠢蠢與鹿豕無異,仍有榛狉氣象。即所見越南,暹羅,緬甸諸國人,及印度,巫來由,阿喇伯諸種人,無不面目黝黑,形體短小。以視中國人民之文秀,與歐州各國人之白晰魁健者,相去何懸絕哉!

    余始悟南洋諸島國,皆在赤道下,自古未聞有傑出之人才。獨其物產豐饒,如再熟之嘉谷,千尋之名材,暨夫沉香,檀香,荔枝,豆蔻,肉桂,金,銀,鉛,錫,水銀,丹沙,明珠,美玉,寶石,珊瑚,琥珀,金剛鑽,馴象,文犀,孔雀,翡翠,錦鷄,大貝,玳瑁之族,往往挺秀孕珍,以供天下不竭之用。

    蓋其四時,皆如盛夏,陽氣發生無窮,故育萬物為最宏。然天地精英只有此數,終歲舒而不斂,一泄無餘,所以人之筋力不能勤,神智不能生,頹散昏懦,末由自振。大抵造物之靈氣,鍾於物,不鍾於人也。人才既衰,雖有物產不能自用,終古受制於人。

    今乃為歐羅巴諸國所蠶食,無一島能自立者。即如五印度,地方萬里,在昔未聞有强盛之國。元,明以後,蒙古翦之,近者英吉利鰍之。至瞿氏之所生長,竊意當在中,北兩印度,離赤道稍遠之地。雖錫蘭亦有佛迹,不過游踪偶到而已。

    且其教未能經緯區宇,究違聖人之中道,不足尚也。大抵地球温帶,為人物精華所萃。寒帶之極北,則人物不能生,熱帶之下,人物雖繁,而人才不生。而温帶近寒帶之地,往往有鍾毓神靈,首出庶物者。則以精氣凝斂之故也。

(庚寅,1890年)   《海外文篇》卷三


南洋諸島致富强說

   南洋諸大島,星列棋置。固有千餘年前入貢中國,自齒外藩,迄今轉式微者,亦有亘古荒穢,廣莫無垠,人迹不到者。

   自西人相繼南來,占踞諸島,僅閱一,二百年。而疆理恢 闢,民物蕃昌,無不有蒸蒸日上之勢。將謂恃西人之經理乎?則離其本國數萬里,究竟來者不甚多也。謂借土人之奮興乎?則狉榛之俗,囿於方隅,風氣未大開,智慧未盡牖也。

   然則,其所以漸樹富强之基者,不外招致華民,以為之質幹而已矣。大抵古今謀國之經,强由於富,富生於庶,所以昔人有生聚教訓之說。然謀庶富,而欲自生之 ,自教之,已覺其迂矣。

   今彼乘中國之患人滿,而鳩我閒民,闢彼曠土,數十萬人,無難驟集也,不待生也。中國之人秀者,良者,精敏者,勤苦耐勞者,無不有之,稍以西法部勒之,而成效自著矣,非若土人之顓蒙難教也 。西人所留意經營者,惟聚之之法而已矣。

   泰西 諸國用此術者,獨英人為最精。自香港,新加坡,以及北般鳥,澳大利亞,皆能驟變荒島為巨埠。荷蘭,西班牙,亦知華民之可用,始則勉招之,繼則虐待之,甚有羈禁之使為奴,誘脇之使入籍者。而其功效,乃終遜於英遠甚。然所以能自立於南者,莫非借華民力也。

   余嘗考越南,暹羅,柬埔寨等國,雖往往多受西人約束,而貿易,開礦諸利權,華人操之者六,七,西人操之者二,三,土人則闃然無與焉。至若呂宋,噶羅巴,婆羅洲,蘇門答臘,澳大利亞等處,商礦,種植之利,華人約占其大半。惜乎受人統轄,中國又無領事官以保護之,以至失勢被侮。若使中國仿西人之法,早為設官保護,則南洋諸島之利權,未嘗不隱分之。惜乎失機者數十年,一旦覺悟,已多牽制。惟英之屬島已允我設領官,而當事者猶以費絀為詞,不願多設。是中國有可富强之機,而不知用也,亦終於貧弱而已矣。謂之何哉!

(壬辰,1892年)   《海外文篇》卷三


澳大利亞可自强說

        往嘗論南洋諸島,終古不生人傑,至今為西人所鈐制,亦必終古無自立之時,以其在赤道下,有發泄而無收斂,生人皆頹散昏儒,才智不生也。若數百年後,可以興人才,可以張國勢者 ,其惟澳大利亞乎?

        澳大利亞一洲,職方外紀謂之第五大洲。海國聞見錄所繪之圖 ,署曰:人迹不到處。瀛環志略稱:其地亘古窮荒 ,不通別土。」明代西班牙人始尋得之。荷蘭,法蘭西旋據旋棄。最後,英吉利得之,謂其地廣莫無垠,百餘年後,當成大國,南洋諸島當聽役屬如附庸 。於是,極意經營墾闢。迄今氣象振興,其言果大驗矣。

    大抵地在温帶,非極寒,極熱之區,如亞州之中國,日本,及歐洲,美洲諸大國,氣運循環,周流往復,無不可以盛,可以衰而復盛,惟寒帶,熱帶之下,則無望焉。

        澳大利亞實與南洋諸島不同。地處極南,其北境雖稍近赤道,其中路及南境,已在南黃道之下,實與中國之吳,越,楚,蜀相等。惟五,六月,則為彼之嚴寒,十一,二月,則為彼之盛暑,不過互易其序耳。而天氣和平,土脉膏膄,固大有可為之地也。

        此地雖為英吉利所開闢,然西人居此者,尚不甚多,土人則昏蒙樸陋,風氣究未大開。是以種植,商礦之權,半為華人所操。西人與土人雖皆忌之,而終不能盡驅之也。澳洲如有自强之一日,其必華人之種也夫!其必華人之種也夫!

(壬辰,1892年)   《海外文篇》卷三


使才與將相並重說

        昔漢武帝詔舉茂才異等,可為將相及使絕國者,使才與將相並重,久矣。孔子亟稱子產,其相鄭,以潤色詞令為功。管仲天下才,而平戎之役,文詞彬雅,為周天子所賓敬。秦,漢而後,中國疆宇廣矣,即令日拓日遠,不能無與並立之國。有並立之國,不外戰,守,和三事。戰資乎將,守資乎相,和資乎使。殆有交相為用,而不可缺者。且相臣主內政,使臣主外務,綏外則內方可治,外與內相表堣] ; 將臣尚武力,使臣尚文辯,辯勝則力可勿用,辯與力相補救也。

        是故,有百年安邊之計,定於三寸舌者,富弼之使契丹是也。有一介行李之馳,賢於十萬兵者,陸賈之使南粵是也。近數十年以來,火輪舟車無阻不通,瀛環諸國互為比鄰,實開宇宙之奇局。英,法,俄,德,美數大國,各挾勝勢,以相陵相伺。彼與我通商,定界立約,應之稍一不審,往往貽患無窮,而使臣之責乃益重。

        吾觀西洋諸國,或以宰相及外部大臣,出為全權公使。其視將相與使臣無纖毫軒輊焉。大抵使臣宣國威,覘敵勢,恤民瘼,宜與廟堂謀議,翕然相通。至於造船,制炮之法,練兵,儲才之要,或考其新式,或偵其密計,以告我將帥而為之備,繄惟使臣是賴。

        是故無賢相之識與度,不可以為使臣 ; 無賢將之胆與智,亦不可以為使臣。鬙G艱哉! 中國可膺此選者尚寡,安能應變而不受人侮?然非士大夫之才力不如西人也,亦在有權力者之開其風氣而已矣。

(壬辰,1892年)   《海外文篇》卷三


治術,學術在專精說

        中國上古之世,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餮而治。孟子譏其以大人,小人之事,并而為一。蓋鴻荒樸略之時,文明尚未啓也。厥後,耕織,陶冶之事,不能不分。分之愈多 ,術乃愈精。

        是故,以禹之聖而專作司空,皋陶之聖而專作士師,稷,契之聖而專作司農,司徒,甚至終其身,不改一官。此唐,虞之所以盛也。管子稱天下才,其所以教民之法,不外士之子甯陘h ,農之子甯偎A,工之子甯陘u,商之子甯偽荂C此齊國之所以霸也。

        宋,明以來,漸失此意。自取士專用時文,試帖,小楷,若謂工於藝者,即無所不能。究其極,乃一無所能。仕於京者,忽户部,忽刑部,忽兵部,迄無定職。仕於外者 ,忽齊,魯,忽吳,楚,忽蜀,粵,迄無定居。忽治河,忽督糧,忽運鹽,亦迄無定官。夫以古之聖人,所經營數十年,而不敢自謂有成效者,乃以今之常人,於歲月之間,而望盡其職守 ,豈不難哉!

        泰西諸國頗異於此。出使一途,由隨員而領事,而參贊,而公使,洊升為全權公使,或外部大臣,數十年不改其用焉。軍政一途,由百總而千總,而都司,而副將 ,洊升為水陸軍提督,或兵部大臣,數十年不變其術焉。他如,或嫻工程,或精會計,或諳法律,或究牧礦,皆倚厥專長,各盡所用。不相攙也,不相撓也。士之所研,則有算學,化學,電學,光學,聲學,天學,地學,及一切格致之學,而一學之中,又往往分為數十,百種,至累世莫殫其業焉。工之所習,則有攻金,攻木,攻石,攻皮,攻骨角,攻毛羽,而設色搏埴,而一藝之中,又往往分為數,百種。即如造砲,攻金之一事也,而砲膛,砲門,砲彈,砲架,所析不下數十件,各有專業,而不相混焉。造船,攻木之一事也,而船板,船桅,船輪,船機,所分不下數十事,各有專家,而不相侵焉。所以近年訂購船,砲,每由承辦之一廠,向諸廠分購各料,滙集成器,而其器乃愈精。

        余謂,西人不過略師管子之意,而推廣之。治術如是,學術亦如是,宜其驟致富强也。中國承宋,明以來之積弊,日趁貧弱,貧弱之極,恐致衰微。必也籌興之善策,求自治之要圖,亦惟詳考唐,虞以後,宋,明以前之良法,而漸擴充之,而稍變通之,斯可矣。

(壬辰,1892年)   《海外文篇》卷三


印度烟土入中國

        印度烟土,販入中國,至今已七,八十年。英國統收印度諸部,略地數萬里,在此三,四十年內。販運者英商,而栽種,製造,則皆印度人。印度烟土,散入南洋,及諸回部,不過二,三分,販運中國,常七,八分。荷蘭所屬南洋諸島,近皆以栽罌粟為業,多販運中國。

        印度,西藏,往來商務漸見暢旺,西藏出口貨,以碯砂,羊毛,生鹽為大宗。

(八月十十四日,9月27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四

廣東鑄銀元

        外洋銀錢之流入中國者,向惟日斯巴尼亞所鑄,華人名之曰本洋。咸豐年間,始行墨西哥銀餅,以其面鑄一鷹,呼為鷹洋。

        近來廣東購機器,鑄銀錢,已有成數。所鑄銅模,將洋文改鏨蟠龍文外,正面改刻廣東省造等字。一面由善後陸續撥給文銀。本年四月,開爐試鑄,每一元重庫平七錢二分,配九成足銀;次則三錢六分,減配八六成足銀,再次,則一錢四分四厘,七分二厘,三分六厘三種,均配八二成足銀,陸續解還善後局搭用。今津,閩等處,均已行用。

(八月二十四日,10月7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四

香港情形

        英屬香港,洋人不及華民十分之一,然華民亦歸英官治理。英設總管一員,統屬文武。譯者遂以總督,或以巡撫稱之。其副為輔政司,代行案牘,職如古之長史。次為庫務司,又次工務司,又次理刑司,次巡理廳,華民政務司,次總緝捕官,又有船務廳。

        香港地價,每一畝洋銀三,四萬元至六,七萬元不等。每畝歲收地稅數十元至百餘元不等。沿海各船,編列字號,每歲收稅十八元至二十元不等。此外,有房屋稅,票稅,而鴉片烟稅極重。

        歲入之款,除津貼兵船外,其餘作本處公用,如官俸,巡役工食,修理街道,衙署等費。故稅雖重,而人樂輸,商務日旺焉。

(八月二十六日,10月9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