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薛福成  庸庵隨筆     頁:  1..  2..  3..  4..  5..

 
公司不舉之病

        蓋嘗閱制器之廠矣。鑄千鈞之鐵為大錘,運機一擊,無剛不柔。假令其錘減輕四,五,則雖日役千人,閱歲逾時,而器有不能成者矣。

        又嘗乘渡之艦矣。采十拱之木為大桅,張帆駕風,日駛千里。假令其桅減小四,五,則雖廣集篙師,船堅風順,而程有不能進者矣。

        夫人之生於天地間也,固無不可為,無不可成,所以能與天地參。然制事,御物之機勢,充其量則以一勝百。減其力,刖雖有若無。淮南子曰:"千人之群,無絕梁。萬人之聚 ,無廢功。"

        迄於今日,西洋諸國開物成務,往往有萃千萬人之力,而尚虞其薄且弱者,則合通國之力以為之。於是,有鳩集公司之一法。官紳商民各隨貧富,為買股多寡,利害相共,故人無異心 ; 上下相維,故舉無敗事。由是糾眾智以為智,眾能以為能,眾財以為財。其端始於工商。其究可贊造化,盡甚能事。移山可也,填海可也,驅駕風電,制御水火亦可也。

        有拓萬里膏腴之壤,不借國帑公司者,英人初辟五印度是也。有終通古隔閡之途,不倚官力倚公司者,法人創開蘇彝士河是也。西洋諸國所以橫絕四海,莫之能御者,其不以此也哉!

        中國地博物阜,迥異諸國。前此善通有無者,有徽商,有晉商,有秦商,皆以忠實為體,勤儉為用,亦頗能創樹規模,相嬗不變者數世。而於積寡為多,化小為大者,尚缺焉。

        邇者中外通商,頗仿西洋糾股之法。其經理獲效者,則有輪船招商局,有水陸電報局,有開平煤礦局,有漠河金礦局。然較外洋之大者,不過什百之一耳。氣不厚,勢不雄,力不堅 ,末由轉 移全局。

        曩者,滬上群商亦嘗汲汲以公司為徽志矣。貿然相招,孤注一擲,應手立敗。甚且乾沒人財,為飲博,聲伎之資,置本計於不顧。使天下之有餘財者,相率以公司為畏途。非但西洋絕大公司 ,終無可冀幸之一日,即向所謂招商,電報,開礦,三,四局者,亦遂畫於前基,難再蘄恢張之策。如此,而望不受制於人,其可得乎!

        夫外洋公司所以無不舉者,眾志齊,章程密,禁約嚴,籌畫精也。中國公司所以無一舉者,眾志漓,章程舛,禁約弛,籌畫疏也。四者側不如人,由於風氣之不開 ; 風氣不開,由於朝廷上精神之不注。

        西洋舊俗各視此為立國命脉,有鼓舞之權,有推行之本,有整頓之方,明效應之捷於影響。中國驟行此法,無力者既瞢然試之。當軸者,輒憆然置之。風氣豈有自開之理?是故,風氣不變,則公司不舉。公司不舉,則工商之業無一能振。工商之業不振,則中國終不可以富,不可以强。

(癸巳,1893年)     

洋務海外文編卷三


用機器殖財養民說

        凡人用物蘄其質良,價廉,此情之所必趨,勢之所必至。非峻法嚴刑之所能禁也,非令名美譽之所能勸也,非善政温詞之所能導也。西洋各國工藝日精,製造日宏,其術在使人獲質良 ,價廉之益,而自亨貨流,財聚之效。彼此交便,理無不順。所以能致此者,恃機噐為之用也。

        有機噐,則人力不能造者,機噐能造之,十人,百人之力所僅能造者,一人之力能造之。夫以一人兼百人之工,則所成之物必多矣。然以一人所為百人之工 ,減作十人之工之價,則四方必爭購之矣。再減作二,三人之工之價,則四方尤爭購之矣。

        然則論所成之物,一人可兼十,百 ; 其物視如減十減百之便利。而謂商務有不甚殷,民生有不富厚,國勢有不勃興者哉!

        中國人民之眾,十倍西洋諸國。議者謂廣用機器,不啻奪貧民生計,俾不能自食其力。西洋以善用機器,為養民之法。中國人以屏除機器,為養民之法。然使行是說也,必有人所能造之物 ,而我不能造者,且以一人所為之工,必收一人之工之價,則其物之為人所爭購,必不能與西人之物相抗也,明矣!

        自是中國之貨,非但不能售於各國,并不能售於本國 ; 自是中國之民,非但不能自食其力,且知用力之無益,亦遂不自用其力 ; 自是中國之民,非但不能成貨而與西人爭利,且爭購彼貨以自供其用,而厚殖西人之利。然則商務有不衰歇,民生有不凋敝,國勢有不陵替者哉!

        是故,守不用機器,調劑貧民之說者,皆飢寒斯民,困厄斯民者也。此從前關閉獨治之說者,非所施於今日也。必也研精機器,以集西人之長 ; 兼盡人力,以收中國之用。斟酌變通,務使物質益良,物價益廉,如近年日本之奪西人利者。則以中國之大,何圖不濟?

        余觀西洋用機器之各廠,皆能養貧民數千人,或數萬人,蓋用機器以造物,則利歸富商,不用機器以造物,則利歸西人。利歸富商,則利猶在中國,尚可分其餘潤,以養我貧民。利歸西人,則如水漸涸,而禾漸萎,如膏漸銷,而火自滅,後患有不可言者矣!

(s辰,1892年)

洋務海外文編卷三


西洋諸國為民理財說

        英吉利三島,及法,德等國,皆不過中國兩行省地耳。然其歲出,歲入之款,大都在白金四,五萬萬兩以外,不啻六,七倍於中國。

        蓋諸國之取諸民也,百餘倍於中國矣。其在民家畜一狗馬也有稅,置一器具也有稅,佩一環釧也有稅,而田產,房屋更無論焉。於商則稅之於貨物,又稅之於市廛,又稅之於契票,而舟車之過關津者,更無論焉。關稅有值百取四十者,取六十者,甚有值百取百,取二百者,征斂若此,民必不堪命矣。

        而民不甚以為病者何也?以其取之於民,而仍用之於民也。古者中國制用之經,每量入以為出。今之外國,則按年預計國用之大者,而量出以為入。其入焉者,無不旋出焉者也;其出焉者,又無不旋入焉者也。

        余觀諸國出款,以水陸兵費為最巨,實皆自養本國之民。他如養老濟貧之費,貧民子弟入學堂之費,歲支不下一,二千萬兩。水陸兵丁贍老恤傷之費,文武官致仕後,半俸之費,歲支亦不下一,二千萬兩。用意可謂至厚。

        其或造一炮台也,製一鐵甲船也,動費千百萬金,而金工,木工,石工,開礦之工,熔煉之工,無不獲利矣。而巧者,樸者,富者,貧者,學通格致者,無不仰食矣。至如造一橋梁,闢一園林,而且收眾人之費,無不有所取償焉。起一師旅,興一水利,而責敵以酬兵費,勸民以增田賦,無不有所取償焉。

        且彼取諸貧民者,較富民為輕。所以養護貧民者,則甚備平時。謀國精神,專在藏富於商,其愛之也若子,其汲之也若水。

        蓋其綢繆商政,所以體恤而扶植之者,無微不至,宜其厚輸而無怨也。大抵天地生財,欲其川流不息。苟有壅之,而勿流者,造物惡之。如隋文帝之積粟於倉,明神宗之積金於庫,將有睨而思攘之者矣。若西洋諸國之為民理財,雖有重斂之實,而無厲民之迹者,無他,以其能聚,亦能散之。

洋務海外文編卷三


西洋諸國導民生財說

        西洋富而中國貧,以中國患人滿也。然余考歐洲諸國,通計合算,每方十里(每英方里合中國十方里),居九十四人。中國每十方里,居四十八人,是歐洲人滿實倍於中國矣。而其地之膏腴 ,又多不逮中國。以遜於中國之地,養倍於中國之人,非但不至如中國之民窮財盡,而英,法諸國多有饒富景象者,何也?為能浚其生財之源也。

        蓋西人之藝植之法,畜牧之方,農田水利之益,講求至精,厥產已頗勝於膏腴之地。其人多研礦學,審礦苗,興礦利,金,銀,銅,鐵,錫,鉛,煤之屬,日出不窮,是不但孳之地上 ,又鏟之地下矣。工藝之興,新奇日著,又能切於民生日用,質良價廉,為遐邇所必需。是不但不遺餘力,又善用人力矣。

        商務為上,下所注意,風氣既開,經營盡善,五洲萬國無貨不流,各挾巨貲,以逐什一之利,是不但鳩之境內,又輦自境外矣。凡諸要端,國家皆設官經理之,又立法以鼓舞之。

        夫然則以歐洲之人 ,用歐洲之地,而其導民生財之道,殆不啻有三,四歐洲也。且其人又善尋新地,天涯海角,無阻不通,無荒不墾。其民遠適異域,視為樂土者,無歲無之。噫!彼以此法治民,雖人滿何嘗不富也?而况其能使不滿也!

        若中國之礦務,商務,工務,無一振興,坐視民之困窮,而不為之所,雖人不滿,奚能不病也?而况乎日形其滿也!

(辛卯,1891)

洋務海外文編卷三


法國概况

        法國東界比利時,日爾曼,瑞士,義大利,西界大世洋,北界英吉利海海峽,南界地中海,西南界西班牙。地土肥沃,天氣温和,產麻,絲,棉花,金綫,絨毡,寶石,磁器。酒則有葡萄,白蘭地兩種,為土產。萄萄,養胃滋生 ; 白蘭地,提神化食。

        巴黎跨賽那(一譯作赦尼)江上,閎整鉅麗,稱於歐洲。教堂,技藝館,博物院,藏書閣,無不美備,而服用之精,器具之巧,為他國所效法。里昂居民大半業繅絲。抱度(一譯作保朵)產酒,金范,產磁。馬賽臨地中海,為法國第一貿易口岸。

        泰西立國有三類:曰藹姆派牙,譯言王國,主政者或王或皇帝。曰愷痕特姆,譯言侯國,主政者侯或侯妃。二者皆世及。曰而立潑勃立克,譯言民主國,主政者伯理璽天德,俗稱總統,民間公舉,或七歲,或四歲而一易。法向稱侯國。咸豐二年,拿破倫抱那怕脫之侄,拿破倫第三始稱王,改國制。至同治九年,又廢王改民主焉。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閏二月十六日,1890年4月5日記)

登巴黎鐵塔

        與世益三,同登法國新造之鐵塔,高三百邁當,合中國之一百丈。乘機器而上,凡四換機器而至頂。每高一層,則下見川原廬舍,人物車馬,愈小一倍。俯視巴黎,全城在目,飄飄乎,有凌虛御風,遺世獨立之意。

        法國陸兵近六十萬,户口三千六百萬。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閏二月二十三日,1890年4月12日記)


觀蠟人,油畫   法國

        赴蠟人館觀蠟人。其法以蠟仿製生人之形,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藝雜流,無不可立像於館。或立,或坐,或卧,或俯,或笑,或哭,或飲,或博,無不畢具。凡人之髮膚 ,顏色,態度,長短,豐瘠,無不畢肖。殆所謂神妙欲到秋亳巔者。聞其法係一老媼創之,今盛行於歐洲各國,未百年也。

        又赴油畫院,觀普法交戰畫圖。其法:為一大圜室,以巨幅懸之四壁,由屋頂放進光明。人入其中,極目四望,則見:城堡,岡巒,溪澗,樹林,森然布列;兩軍人馬雜遝,放槍者,點炮者 ,搴大旗者,挽炮車者,絡繹相屬;各處有巨彈墜地,則火光迸裂,烟焰迷漫;其被轟擊者,則斷壁危樓,或黔其廬,或赭其垣,而軍士之折臂斷足,血流殷地,偃仰僵仆者 ,令人目不忍睹。仰視天,則明月斜掛,雲霞掩映,俯視地,則綠草如茵,川原無際。情景靡不逼真。幾自疑身外即戰場,而忘其在一室中者。迨以手捫之,始知其為壁也,畫也 ,皆幻也。

        夫以西洋油畫之奇妙,則幻者可視為真。然普法之戰,逾二十年,已為陳迹,則真者亦無殊於幻矣。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閏二月二十四日,1890年4月13日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