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薛福成  庸庵隨筆     頁:  1..  2..  3..  4..

《庸盦筆記》,作者薛福成(1838-1894),字叔耘,號庸盦,江蘇無錫人,副貢生出身。同治四年(1865),因致書曾國藩,建議改革科舉、裁減綠營及師法西方科技,遂入曾氏幕府。光緒元件(1875),應詔上改革內政外交萬言書,旋被李鴻章延為重要僚員,協理外交事務達十年之久。光緒五年(1879),撰《籌洋芻議》,力主發展工商業,實行關銳自主。中法戰爭期間,任浙江寧紹台道,部署防務,協調前線官兵擊退法艦進犯。光緒十四年(1888),擢湖南按察使。次年,受命出使英、法、意、比四國,同時歷任光祿寺卿、大理寺卿、左副都禦使等職。在出使期間,進一步主張效法西方國家,發展機器工業,實行商辦,並在政治上讚賞英、德等國的君主立憲制,成為享譽一時的改良主義政論家和思想家。光緒二十年(1894)返國,即病逝於上海。

 
昔幻今實,來益難測

        乍雨乍晴。舟仍西指,風微,舟稍平。寒暑表八十四度。昨午至今午,行三百十三海里,在赤道北六度七十七分,北京西三十一度四十八分(巴黎東八十二度二十一分)。

        余觀火輪舟車之迅捷,因念人心由拙而巧,風氣由樸而華,固係宇宙間自然之理。自開闢以後,不知幾何年,古聖人始創為舟車,為弧矢。乃閱四千數百年,以迄於今,弓矢變而為槍炮 ,舟車改駛以火輪。從前中國小說家言,有所謂騰雲者,有所謂千里眼,順風耳者,謂不過荒唐悠謬之言,斷難徵之事實。今則乘氣球者,非所謂騰雲乎?電綫,德律風 ,傳數萬里之報於頃刻,不更捷於千里眼,順風耳乎?即輪船日行十餘里,輪車日行二千餘里,雖騰雲之速亦不過如是,蓋世事遞變而益奇,昔之幻者,今皆實矣。

        夫古聖人製作以來,不過四千數百年,而世變已若是。若再設想四,五千年,或萬年以後k,吾不知戰具之用槍炮,變而益猛者為何物?行車之用火輪,舟車,變而益速者為何物?但就輕氣球而論 ,果能體製日精,升降順逆,使球如使舟車,吾知行師者,水戰,陸戰之外,有添雲戰者矣!行路者,水程,陸程之外,有改雲程者矣!此外,御風,御雲,御電,御火,御水之法,更當百出而不窮 ,殆未可以意測也。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正月二十六日,1890年2月15日記)


商務當汲汲講求

        乍雨乍止。舟指正西,風大,舟甚蕩,嘔者極多。寒暑表八十四度。昨午至今午,行三百三十一海里,在赤道北六度四分,北京西二十六度三十一分(巴黎東八十七度三十八分)

        余與同人談及,昨所經之香港,新嘉坡等埠,五,六十年前,皆荒島也。洋人藉經營商務,闢荒島為巨埠,而英人尤擅能事,以英人於商務最精也。當締造之初,必審其地為水陸要冲,又有泊船避風之澳 。有險要可以扼守,有平地可以建屋。於是,招致商民,創闢市廛。未幾,而街衢,橋梁,闤,園林,無不畢具。又未幾,而電線,鐵路,炮台,船塢,無不畢具。浸至商稅之旺,民物之殷,輒與中國之上海,漢口相頡頏。

        夫商為中國四民之殿,而西人則恃商為創國造家,開物成務之命脉,迭著神奇之效者。何也?蓋有商則士可行其所學,而學益精;農可通其所植,而植益盛;工可售其所作,而作益勤。是握四民之綱者,商也。此其理,為從前四海之內所未知,六經之內所未講,而外洋創此規模,實有可操之卷,不能執中國"崇本抑末"之舊說以難之。因思神農氏,日中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以王天下。齊太公勸女紅,管子正鹽筴,而諸候斂袂朝齊,是商政之足以奔走天下,古之聖賢有有用之者矢矣。蓋在太古,民物未繁,原可閉關獨治,老死不相往來。若居今日地球萬國相通之世,雖聖人復生,豈能不以講求商務,為汲汲哉!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正月二十五日,1890年2月14日記)


新嘉坡一日

        丑正,到新嘉坡,停輪候潮。卯正,進口,泊碼頭。在赤道北一度二十分,北京西十二度 三十八分。自昨日午正至此,行二百海浬。距西貢六百三十七海浬。領事官,鹽運使銜分省知府左秉隆子興率其侄,隨員,即選知縣左棠樹南來謁,御亮紗袍褂,緯帽,翎扇。據云,經歲衣服如此 。左君在此為領事九年,精明幹練,熟諳洋語,與英官皆浹洽,辦事頗稱穩愜,蓋領事中之出色者。

        巳初,以馬車迎余,及參,隨各員登岸,行四,五哩,到領事府宴叙。午正,余率領事及翻譯那華祝,往拜英巡撫施密司。未刻,施君帶一武員,來領事府答拜。施君在廣東多年 ,熟悉中國之事,人亦練達,頗致殷勤,云須於出口時,聲炮相送。有頃,辭去。

        英國官制: 駐香港,新嘉坡等處者,謂之搿物納,猶中國巡撫也。駐印度者,曰搿物納萃乃蘭,猶中國總督也。巡撫管理新嘉坡,檳榔嶼,麻六甲全境。其下有按察司,輔政司管理民事。水陸兵房二所 ,約有兵丁三千。有機器廠大小五所;書院三所。而中國亦有一所,曰萃英書院者,商人陳金鍾所創也。設領事於此者,凡十六國,中,法,荷,義,德,美,日本,西班牙八國係特派 ,俄,奥,比,葡,瑞典,挪威,巴西,暹羅八國係商人兼充。

        新嘉坡南北十四,洋哩,東西倍之,舊名息力,本柔佛國地。嘉慶二十三年,英以兵船奪據之,其王退居近島。今國王頗有能名,通英,法語言,文字,善於酬應,常游歐洲,廣交英國名公 ,巨卿,及各國領事,所以英不廢之,認為自主之國。然與他國交涉,仍須聽英之命。

        英人不稅進口貨物,以示招徠,由是,商舶雲集。十五,六年前,華人居此者八,九萬,今則十五,六萬矣。此間,人民最雜,約有十數種,如閩,粵,瓊州,嘉應州,印度,暨噶羅巴所轄諸島 ,如西里百,爪哇(今亦稱爪華),吉寕,言語格不相入。除華民外,巫來由族及印度人約有十萬,英人三千。

        巫來由土著最久,其人黧黑,蠢陋如鹿豕,男女同畜髮,赤足,腰短褌而披紅袱,右鼻孔甯鴾@銅環,耳輪則穿六,七。負物皆以頂戴,無肩荷者;運重以雙牛挽車。英人於山南,山北,皆設兵房,炮台,因山叠壘,絕居形勝。今只抽洋藥稅,酒稅,每月可得八十五萬元,貿易之盛,歲值至千餘萬元。土產錫,鉛,蔗糖,檳榔,胡椒,椰子,沙藤,紫菜,甘密(瀛環志略謂之甘瀝,即檳榔膏,用入藥品),犀角,象牙,降香,蘇木,江珧柱,燕窩,翠羽,螺蚌,文貝之屬,不生五穀,棉花俱由他埠運來。地氣極旺,最宜養生,為南洋群島之冠。余偕子興等,往游胡家花園,前領事黃埔胡璇澤故園也。園中多蓄珍禽異物,郭侍郎使西紀程已略志之,故不復贅。

        新嘉坡,麻六甲,檳榔嶼全境,英總名司曲來脫舍脫門此。司曲來脫譯言海峽,舍脫門此譯言埠也。各國領事皆兼三埠,中國則專司新嘉坡事,緣設領事之初,忘叙及两埠。然麻六甲,檳榔嶼華人有事,亦有來告領事者,但與英官辯論,較多周折耳。此事當俟機會更正之。

        英巡撫近奉本國政府檄,以新嘉坡出款,浮於入款,欲籌養兵之費,俾商民任四之三,本國任四之一。巡撫舉華商之公正者為董事,福建五人,廣州二人,潮州四人,瓊州一人,欲令商辦籌餉事。聞商民尚未允也。

        閩商,候選道兼暹羅領事陳金鍾來謁。金鍾,字吰音,原籍海澄,居新嘉坡數世矣,以商致富數百萬金。其祖若父,並受暹羅顯職。金鍾頗疏財好義,即創萃英書院者也。丁丑"晉賬",捐銀十餘萬,係丁雨生中丞派人來勸者。及左文襄公勸辦海防,復捐萬金。年六十餘,有十子,尚中國衣冠,惟言語不通,須用人傳語。自稱不忘中國,日後有事,極願效力。余頗獎勵之,以備他日之用。

        西初一刻,啟碇,炮台相距較遠,遙見冒白烟,風又不順,諦聽似有十數聲。是日,晴,午後雨即止,寒暑表九十二度。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正月二十二日,1890年2月11日記)


西貢掠影   越南

        晴,子正,進西貢口。舟折而北,西望水面數十里,沙水淺阻,不能暢駛,惟順東岸山麓,曲折緩輪而行。入口里許,半山凹處,有法國兵房,炮台,頗占形勝。寅初二刻,停泊碼頭 。自昨午至進口,共行二百三十二海里。由香港至口,共行九百十五海里。又行十五海里,而停泊焉。

        土人云,此口有七十二灣,與大沽口彷佛。其盤旋極狹處,只容一輪。法人於此睥睨已久。咸豐,同治間,越南殺教士之案起。法兵艦始往攻順化,不克而退,遂入此口。凡啓衅兩次 ,割地六省,設西貢總督治之 。越南有此險,而不能守,宜其弱也。

        西貢出口貨為麻,豆,米,糖,錫,象牙,胡椒,棉花,榆樹,檀香,石油樹膏,檳榔,玉桂,燕窩。進口洋,廣貨,鴉片,茶葉,而洋,廣貨為大宗。上年價至洋銀八十萬元。民奉天方教(即回教)者居多 ,土人男女蓄髮跣足 。女子長衣窄袖,頸,足飾圈鐲,喜食檳榔。居民二十萬,內有華民五萬,印度人數萬,其餘皆安南土人。法駐防兵三千,炮兵四百,越兵一千二百。法商二,三百人,馬路四辟,洋樓毗連 。距此十里有巨市,曰堤岸,粵人貿易之舊街也。土人憚與洋人往來,必借粵人居 其間,故土貨,廣貨薈萃於斯。乃開鐵路,以火車載客,每一時往返一次。

        余先乘馬車,往游大花園 。地極寬廣,樹木蒼老,多百年物,廣蓄禽獸,水族百餘種,有虎,豹,狨,熊,猩猩,象,猿,狸,狼,羊,鹿,田鼠,山猫,箭豬,袋鼠,孔雀,鸚鵡,鷓,鴣,鶴 ,鷹,鵝,鸛,鰐魚,穿山甲之族,其花木,則有木棉,秋海棠,梅,榆,蕉,竹,檳榔之族。

        法人自得越南後,以西貢巡撫,轄南圻六省,設東京巡撫,轄北圻十三省,又設一巡撫,名為保護越南,轄越南十二省。而柬埔寨一國,已服屬於法,亦設一巡撫,名為保護柬埔寨,轄五十州 。其原設之西貢總督,則改為總督四處,往來西貢,東京之間。該總督現往東京。    

        余乃於午後,帶那,世兩翻譯,往拜巡撫逮暖(一譯作淡能爾,而法館翻譯則呼之達大人)。逮君先遣其武員,以馬車來迎,復導游花園 ,及總督署 。然後,與逮君相晤。須臾,即來答拜,各叙談片時而別。逮君人頗誠慤,惟接任未久,不嫻外務,並未聲炮相迎,為失禮焉 。余固諒其非有意慢余也。

        戌刻,香山人,道銜兼辦招商局務張霈霖,以馬車迎余及參,隨等,赴堤岸美南樓聚宴,述西貢近事頗詳。霈霖,字沃生,居西貢三十年,以商致富,有十子,兩子已舉於鄉 。沃生為人誠篤,款中國過客尤殷摯云。

        西貢在赤道北十三度十三分,北京西九度十六分。進口港與瀾滄江平行,相距甚遠。西貢在越南舊稱柴棍,西音譯轉為西貢,而越南土音謂柴曰堤,謂棍曰岸,故其內街又名堤岸。有公所五 ,曰:廣幫,潮帮,琼幫,嘉應幫,閩幫 。凡華民五萬,而分居法屬各省者,尚有二十餘萬人。土產以米為大宗,餘則燕窩,魚肚,檳榔,豆蔻等物。法人征稅,凡六項,曰:進口稅,地基稅,招牌稅,身稅,貿易稅,房稅 。華人身稅,分三等,上等每年八十五元,次四十元,次九元半。出口貨無稅,惟米有稅,每石洋銀一角半,上年出口米至一千八百萬石之多。而鴉片烟稅,每年徵一百二十萬元 。酒稅每年收六十萬元。

        柬埔寨有五十州,地約二千里。從前入貢越南,暹羅兩國。在西貢之西,暹羅之東。今法既設官保護,幾已夷為法之屬地,國王坐食廩祿而已 。土產多魚,米,棉花,象牙,犀牛,豆蔻之屬。

        柬埔寨國,土音轉為金波乍國,又因金波之音轉為金邊國,或曰該國建都金邊埠,因其俗尚佛教,多建高塔,飾之以金,故又名金塔國;亦曰甘孛智國,實即古之真臘國也。又因產棉花 ,土名高棉國,而地圖或遂訛寫為高蠻國 。由西貢至柬埔寨,輪船二日程,由柬埔寨至暹羅,輪船四日程。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正月十九日,1890年2月8日記) 


香港一瞥   

        晨大雨,午後晴,風浪平靜。辰正,過汕頭。巳刻,舟行偏西七十四度,舟右諸山隱見。午正,在赤道北二十二度四十八分,北京偏西一度二分。

        自昨午至本日午正,共行三百四十一海里,寒暑表六十七度。復行一百二十七海里,戌正,抵香港下碇。在赤度北二十二度十五分,北京偏西二度十七分 。由上海開行,越六十點鐘而達此,計程八百七十海里。

        香港與九龍山對峙,山西四面回抱,極占形勝。英人以為絕好"哈勃",涎睨已久。"哈勃"者,譯言航海避風處也。道光壬寅年,為英所據 ,初只一荒島耳,周圍僅數十里 。英人招徠墾辟,盡力經營,遂成巨埠。洋樓攢倚山嶺,如蜂窩,有上環,中環,下環之名。其內大街,名維多利亞,尤為貿易總滙,瑰貨駢集,闤 闠雲連。居民凡十二萬人,船戶三萬人,總計十五萬人,內西洋人僅有三千,其餘皆華民也。又水陸操練兵三千,由英調來。

        香港為閩,粵逋逃藪。雖與粵垣相距咫尺,而華洋隔絕,中國官不能拿問。必須設一領事官,嚴輯奸宄,保護商民,既合公法,最於中國公事有益。然前任使臣,屢爭之不能得也 。此事當相機待時而行之。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正月十四日,1890年2月3日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