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冒廣生   無題詩

    千古江流心不轉,一聲河滿淚成行

 

冒廣生(鶴亭) 無題八首       (吳宓詩話)

前輩謂王荊公以拗體學杜,最能得神似,以外則李義山。 學者學杜,須從義山入手。今之為香艷詩者,每托始義山,不知義山詩皆言時事,句句比興。詞微而遠,風人遺旨。後人無病而呻,何足言仿效也。舊見冒廣生作"無題"八首 ,皆言癸丑年事,愛而錄之。 詩云:

推枕驚聞獨夜猿,經年無夢玉津園。乍離乍合三生想,為雨為雲一手翻。病久黃花難比瘦,啼多斑竹轉無痕。秦珠約指分明在,事過思量總負恩。

凝碧鄰家水滿池,蘭姨李妹各芳姿。蛾眉身世誰無恨,蛇影杯盤我亦疑。癡想連波能悔罪,可憐宋玉剩微詞。樂昌辛苦團圓鏡,多恐今生未有期。
(吳宓注: 宋玉指宋教仁之死)

零落空箱嫁日衣,多時不試舊腰圍。浮雲西北無端變,孔雀東南各自飛。往日園葵憂漆女,到今塚草泣明妃。烏衣門第銷沉後,除却年年燕子歸。

銀箏彈罷怯空房,過眼春風已散場。千古江流心不轉,一聲河滿淚成行。再無紅袖陪香案,待剪黃絁學道妝。忽憶秋衾銅輦句,夢回飄泊在他鄉。
(吳宓注: 待剪黃絁句,指歐陽武兵敗,為道士)

等是何戡曲堣H,落花和雪泣殘春。蘭紉自昔思公子,麥飯憑誰念老身。昨夜星辰勞夢想,中年哀樂苦難均。鄂君翠被渾無恙,輸與烏龍臥綉茵。

烏啼一夜遍江村,腸斷江南野燒痕。隱隱青山辭故國,荒荒白骨葬秋原。生離已絕刀環夢,密誓空悲鈿盒恩。長抱琵琶慨滄落,不知何地有桃源。

多謝東墙好色徒,病來慵畫十眉圖。仙家不種藍田玉,滄海應還合浦珠。脉脉致詞天上見,盈盈低唱府中趨。蘼蕪采罷羅敷老 ,未必猶憐得老奴。

淒然低首禮空門,懺悔平生未報恩。脂粉本來皆色相,風烟何代不迷津。數錢姹女河間盡,竊藥姮娥月堜b。寄語尹邢諸姊妹 ,無忘臨別舊啼痕。

其中事實,帷燈匣劍,蛛絲馬迹,讀者當能記之。李孟符世丈岳瑞(春冰室野乘)
錄彊村詞若干首,皆言同光朝事者,而加以詮釋。謂非并世人為之爬梳箋注,
後將不知其意旨所在。吾於此諸詩,有同感焉。


附:


老我十年成一別,嶺梅南望涕先零
江蘇如皋冒氏,累世多詩詞人。自清初冒辟疆起,有冒無譽,冒青若,無譽之女冒德娟嬿婉,以迄冒廣生鶴亭,可謂聲聞不絕於有清一代。

冒辟疆,明末抗絕閹黨,入清不仕,浪遊大江南北,以俊才逸行著時聲,家本富裕,屢次鬻產拯民度兇荒之年。中落後,有"鵲橋仙"詞誌其偃蹇情懷:
樸巢已覆,苔芩遙隔,賸有丹_堪玩。今朝重上望江樓,悵南北,煙林全換。   尊前新譜,曲終雅奏,一字一聲低按。縱然海水遠連天,抵不得,閒愁一半。

冒無譽,名褒,詞風得(尊前),(花間)韻味,"浣溪沙"云:
翠被生寒寶篆斜,銀荷半炷透窗紗。舊時閒事記些些。   懶向重幃鬆扣領,誰來隔院弄琵琶。自攜殘蠟照梅花。
勾劃春寒,曲盡其致,宛然有白話新詞之妙。

冒德娟,有(自怡軒詞)遺世,其"浪淘沙"詠觀雨云:
間倚小樓西,風雨頻催。望中新漲畫橋低。洗得栁枝肥又碧,一片煙迷。   鴉濕傍檐棲,窗暗雲披。不堪憔悴病春歸。高控玉鉤簾怕捲,寒透羅衣。
曲意步"漱玉",而"斷腸"差近。

冒廣生雖以詩名著,然亦擅倚聲。其"送潘蘭史歸廣州":
燕台三月雨溟溟,門外驪歌那忍聽。春水方生君便去,今宵何處酒能醒。愁中潘岳添絲鬢,歸日揚雲有草亭。老我十年成一別,嶺梅南望涕先零。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