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顧隨

顧隨(18971960)是葉嘉瑩的授業恩師

駝庵詞選》 顧隨

 



浣溪沙.詠馬纓花

一縷紅絲一縷情。開時無力墜無聲。如煙如夢不分明。
雨雨風風嫌寂寞,絲絲縷縷怨飄零。向人終覺太盈盈。

生查子

身如入定僧,心似隨風草。心自甚時愁,身比年時老。
空悲眼界高,敢怨人間小。越不愛人間,越覺人間好。                   

顧羡季,本名顧寶隨,河北省清河縣人。生于一八九七年二月十三日,父金墀公為前清秀才,課子甚嚴。先生幼承庭訓,自童年即誦習唐人絕句以代兒歌,五歲入家塾,金墀公自為塾師,每日為先生及塾中諸兒講授四書、五經、唐宋八家文、唐宋詩及先秦諸子中之寓言故事。一九零七年先生十一歲始入清河縣城之高等小學堂,三年后考入廣平府(即永年縣)之中學堂,一九一五年先生十八歲時至天津求學,考入北洋大學,兩年后赴北京轉入北京大學之英文系,改用顧隨為名,取字羡季,蓋用《論語·微子》篇中周有八士季隨之義。又自號苦水,則取其發音與英文拼音中顧隨二字聲音之相近也。一九二零年先生自北大英文系畢業后,即投身于教育工作。其初在河北及山東各地之中學擔任英語及國文等課,未幾,應聘赴天津,在河北女師學院任教。其后又轉赴北京,曾先后在燕京大學及輔仁大學任教,並曾在北京師范大學、北平大學、女子文理學院、中法大學及中國大學等校兼課。解放后一度擔任輔仁大學中文系系主任。一九五三年轉赴天津,在河北大學前身之天津師范學院中文系任教,于一九六零年九月六日在天津病逝,享年僅六十四歲而已。

南歌子
倦續黃粱夢,閑傾碧玉杯。醒來還是舊情怀。愛看斜陽沉在碧山隈。   浪軟溫柔海,燈明上下街。中原卻被夜深埋。那更秋風秋雨逐人來。
蝶戀花 前意不暢,再賦此即寄蔭君。

南歌子
仆仆風塵何所有。遍體鱗傷,直把心傷透。衣上淚痕新疊舊,愁深酒淺年年瘦。   歸去勞君為補救。一一傷痕,整理安排就。更要閑時舒玉手,熨平三縷眉心皺。 

臨江仙
石佛、樗園對神仙對。石佛出海上一孤鴻,樗園得天邊無伴月。余甚愛之,因賦此闋。
無賴漸成頹廢,銜杯且自從容。霜楓猶似日前紅。爭知林下葉,不怨夜來風。    病酒重重新恨,布袍看看深冬。石闌干畔與誰同。天邊無伴月,海上一孤鴻。 

踏莎行
已撤冰壺,更捐秋扇。客中漫說柔腸斷。故鄉豈只少湖山,宵深也沒流螢看。    葉底花前,乍明還暗。隨波去作寒星散。不知能有幾多光,共人徹夜心撩亂。 

蝶戀花.重陽寄君培
歲歲悲秋人漸老。越沒心情,越是多煩惱。舊日酒邊開口笑,而今醉後傷殘照。    竟日雨聲渾未了。絲絲點點,入耳成單調。為是黃昏燈上早,驀然又覺斜陽好。 

醉花間.題葉上寄君培
說愁絕,更愁絕。愁絕天邊月。十五始團圓,十六還成缺。 野曠樹聲悲,樓高燈影澈。若問此時情,一片新黃葉。 

唐多令
秋葉總堪傷。不禁風力強。水邊楓、一半隕黃。紅是淚珠黃是病,算依樣,斷人腸。    歧路久彷徨。他鄉成故鄉。把無聊、併作清狂。潦倒心情秋後樹,才過雨,又斜陽。 

行香子.三十初度自壽
陸起龍蛇,歸去無家。又東風、悄換年華。已甘淪落,莫漫嗟呀。拚一枝菸,一壺酒,一杯茶。  我似乘槎,西渡流沙。走紅塵、晚日朝霞。卅年歲月,廿載天涯。共愁中樂,苦中笑,夢中花。

行香子
不作超人,莫怕沉淪。一杯杯、酸酒沾唇。讀書自苦,賣賦猶貧。又這般瘋,這般傻,這般渾。  莫漫殷勤,徒事紛紜。浪年華、斷送閑身。倚闌強笑,回首酸辛。算十年風,十年雨,十年塵。

行香子
春日遲遲,悵悵何之。鬢星星、八字微髭。近來生活,力盡聲嘶。問幾人憐,幾人恨,幾人知。  少歲吟詩,中歲填詞。把牢騷、徒做談資。鎮常自語,待得何時。可喚愁來,鞭愁死,葬愁屍。

甚麼拚一枝菸,一壺酒,一杯茶。卅年歲月,廿載天涯。共愁中樂,苦中笑,夢中花。
甚麼又這般瘋,這般傻,這般渾。算十年風,十年雨,十年塵。
甚麼問幾人憐,幾人恨,幾人知。可喚愁來,鞭愁死,葬愁屍。------言詞獨到,閱歷滄桑
.

臨江仙.君培書來,勸慰殷勤,以詞答之。
拄杖掉頭徑去,新來常愛登臨。小紅樓上六弦琴。四圍山隱隱,萬古海沉沉。    眼下千秋事業,生前幾寸光陰。三千里外故人心。倚闌良久立,北望一沾襟。 

臨江仙
廊下風吹敗葉,繞階故故悲鳴。愁人已是不禁聽。那堪燈燼後,寒柝報更聲。    處處追求寂寞,時時厭惡聰明。人生原是苦修行。今宵無好夢,欹枕數秋星。 

臨江仙.繼韶屢有書來卻寄
腦海時時翻滾,心苗日日乾枯。昔年故我變今吾。莫言今已老,不老更何如。    少歲沒曾掙扎,中年落得空虛。斜陽冉冉下平蕪。故人千里外,羞寄數行書。 

浣溪沙.詠馬纓花
一縷紅絲一縷情。開時無力墜無聲。如煙如夢不分明。 雨雨風風嫌寂寞,絲絲縷縷怨飄零。向人終覺太盈盈。 

賀新郎
天遠星飄渺。漏聲殘、月輪高挂,塵寰靜悄。南北東西都何處,著我情懷懊惱。況歲暮、天寒路杳。欲織回文長萬丈,問愁絲恨縷長多少。空自苦,賺人笑。   半生真似梴Y草。儘隨風、紛披搖蕩,東斜西倒。萬歲千秋徒虛語,眼看此身將老。且點檢、殘篇斷稿。說到文章還氣餒,算個中事業詞人小。清淚滴,到清曉。 

踏莎行
天壓樓低,夜侵日短。今年入九情懷懶。試吹玉笛倚梅花,長空黯黯飄珠霰。    弄燭羞明,味茶嫌淡。一杯濁酒教誰勸。夢迴賦得小詞成,可憐門掩深深院。

生查子
身如入定僧,心似隨風草。心自甚時愁,身比年時老。 空悲眼界高,敢怨人間小。越不愛人間,越覺人間好。 

蝶戀花.獨登北海白塔
不為登高心眼放。為惜蒼茫,景物無人賞。立盡黃昏燈未上,蒼茫展轉成惆悵。 一霎眼前光乍亮。遠市長街,都是愁模樣。欲不想時能不想,休南望了還南望。

蝶戀花
我愛天邊初二月。比著初三,弄影還清絕。一縷柔痕君莫說,眉彎縴細顏蒼白。 休盼成圓休恨缺。依樣清光,圓缺無分別。上見一天星歷歷,下看一個飄零客。  

鷓鴣天
點滴敲窗漸作聲。棉衣猶覺夜寒生。不辭明日無花看,且喜今宵有雨聽。新苦惱,舊心情。廿年湖海一書生。只緣我是無家客,卻被人呼面壁僧。 

意難忘.紀夢
回首生哀。憑分襟意緒,臥病形骸。依依花落盡,點點綴蒼苔。多少事,沒安排。便地角天涯。記那時,殘陽冉冉,正下樓台。     清眠夢見君來。似陽春乍暖,照進空齋。嫣然才一笑,驀地萬花開。春甚處,費疑猜。敢盡在雙腮。夢又醒,窗前漠漠,只見塵埃。 

臨江仙.游圓明園
眼看重陽又過,難教風日晴和。晚蟬聲咽抱涼柯。長天飛雁去,人世奈秋何。   落落眼中吾土,漫漫腳下荒坡。登臨還見舊山河。秋高溪水瘦,人少夕陽多。
散步閑扶短杖,正襟危坐高岡。一回眺望一牽腸。數間新草舍,幾段舊宮晼C   何處雞聲斷續,無邊夕照輝煌。亂山衰草下牛羊。教人爭不恨,故國太荒涼。
 

臨江仙
皓月光同水泄,銀河澹與天長。眼前非復舊林塘。千陂荷葉露,四野藕花香。   恍惚春宵幻夢,依稀翠羽明璫。見騎青鳥上穹蒼。長眉山樣碧,跣足白於霜。 

虞美人
更深一盞燈如豆,菸味濃於酒。青煙才起忽消沉。便覺相思飛去,不堪尋。   曉來尋覓相思去。卻見丹楓樹。雨淋紅葉好凄涼。難道相思真個,恁收場。

好事近
燈火伴空齋,恰似故人親切。無意開窗卻見,好一天明月。欣然啟戶下階行,滿地古槐葉。腳底聲聲清脆,踏荒原積雪。 

賀新郎
又是寒冬矣。也頗思、村醪取暖,市樓買醉。踽踽行來舉頭見,一隊明駝迆邐。愛他有、些兒畫意。曲項高峰肉蹄軟,想來從、大漠風沙里。一步步,幾千里。   厖然臥息長街內。又木然、似眠似醒,非悲非喜。偶一搖頭鐸鈴響,聲落虛空無際。有誰識、此君心理。萬里長城曾見否,問凋零、破敗今餘幾。駝不語,蹶然起。 

木蘭花慢
向閑庭散步,忘今夕,是何年。聽犬吠雞鳴,始知自己,身在塵寰。蒼天。黝然不語,閃萬千、星眼看人間。何處璚樓玉宇,幾番滄海桑田。 莊嚴。依舊是平凡。冬去又春還。問小立因誰,深宵露冷,不記衣單。開殘。小梅數朵,剩離離、枝上著微酸。病裡生機尚在,無人說似詩禪。 

浣溪沙 (四選一)
微雨新晴碧蘚滋。老槐陰合最高枝。風光將近夏初時。 少歲空懷千古志,中年頗愛晚唐詩。新來怕看自家詞。 

鷓鴣天·贈屏兄
雨後苔痕欲上階。窗前夜合是誰栽。樹猶如此垂垂老,歲不待人鼎鼎來。   車馬過,起塵埃。黃雲擁日下長街。艱難寂寞都嘗遍,如海燕城斗大齋。 

賀新郎.前闋詞意未盡再賦
燭影搖虛幌。記宵來、扶頭酒醒,春寒紙帳。起向爐中添新炭,霍地火花乍亮。 勾引起、年時惆悵。一點相思無窮盡,化萬醒迸落青天上。誰為我,倚闌望。    朝來旭日曈曈上。映初霞、紅雲朵朵,魚鱗細浪。萬顆青星無尋處,著甚閑思閑想。只一片、春光澹宕。百囀新鶯疏林外,是和風微動心弦響。君酌酒,我低唱。 

臨江仙
萬事都輸白發,千秋不改紅塵。相思兩地漫平分。半生渾似夢,一念不饒人。    眉月可憐細細,眼波依舊粼粼。心花開落已繽紛。隔椪蝏P李,各作一番春。

蝶戀花
午夜月明同散步。人影雙雙,花影相回互。天上人間儂與汝。銀河一任疏星渡。    今夕獨行前夕路。雁過南樓,霜打池邊樹。幾點秋紅無覓處。風來時作低低語。 

臨江仙
涼雨聲中草樹,夕陽影裡樓台。此時懷抱向誰開。屠龍中底用,說鬼要奇才。 多謝凋零紅葉,殷勤鋪遍蒼苔。杖藜著意自徘徊。南歸雙燕子,明歲可重來。 

臨江仙
幻夢連環不斷,空花與蝶翩翻。忽然開眼落塵寰。今吾非故我,明日是新年。    見說小梅依舊,燈前轉盼嫣然。爭知人正倚屏山。一雙金屈戍,十二玉闌干。 

南歌子
澹澹新秋月,疏疏過雨星。夜深深院少人行。只有竹梢清露濕流螢。    寥落今宵意,悲歡舊歲情。學參猶未到無生。何日橫擔楖櫪萬峰青。 

鷓鴣天.不寐口佔
老去從教壯志灰。那堪中歲已長悲。篆香不斷涼先到,蠟淚成堆夢未迴。    星歷落,霧霏微。遙山新月俱如眉。寒花無數西風裡,抱得秋情說向誰。 

鷓鴣天.日光浴后作
暴背茅檐太早生。病腰已自喜秋情。花間黃蝶時雙至,枝上殘蟬忽一聲。    經疾苦,未頑冥。幾曾覺得此身輕。夕陽看下西崦去,臥誦床頭一卷經。 

臨江仙
可惜九城落照,被遮一帶遙山。涼波澹澹欲生煙。悲風來野外,秋氣滿塵寰。    早識身如傳舍,未知心遣誰安。紫薇朱槿已開殘。今宵明月好,休去倚闌干。 

踏莎行.大霧中早行
天黯如鉛,雲寒似水。市聲闐咽飛難起。衷懷悲感總無名,一身落漠人間世。    托缽朱門,挂單蕭寺。何曾了得今生事。回首來路已茫茫,行行更入茫茫裡。 

浣溪沙
城北城南一片塵。人天無處不昏昏。可憐花月要清新。 藥苦堪同誰玩味,心寒不解自溫存。又成虛度一番春。

浣溪沙
自著袈裟愛閉關。楞嚴一卷懶重翻。任教春去復春還。 南浦送君才幾日,東家窺玉已三年。嫌他新月似眉彎。

浣溪沙
久別依然似暫離。當春攜手鳳城西。碧雲飄渺柳花飛。 一片心隨流水遠,四圍山學翠眉低。不成又是隔年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