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陳荊鴻 海桑隨筆  嶺南名人遺跡   頁:   1..   2..   3..   4.. 

 

南宋末朝君臣在粵的陵墓   嶺南名人遺跡

        慎終追遠,是我國數千年來的傳統美德 。清明時節,入祠祭祖,登山省墓,習俗依然不變。厓門還有許多南宋末朝遺迹,而那些君臣們的陵墓,也分別存在着瀕海的山林村落中 ,是值得介紹出來的。新會縣志載:厓山 ,在縣南八十里,一名厓門。四面皆海,西與湯瓶嘴山對峙如門。門以外,即大海。浩渺無際,遙望大小螺珠,虎跳,白浪諸島,如蒼烟數點。宋祥興初 ,太傅張世傑,奉帝昺自碙洲駐蹕於此,上有宋行宮草市故址。」所謂碙洲 ,是指現在香港的大嶼山而言。宋末二帝南遷,曾留駐九龍各地,當時稱官富場。說是宋王臺的小丘一撮土,後來亦夷為平地,建成啟德飛機場。只是人們發思古之幽情,還將山上刻着宋王臺三字的片石 ,珍重地保留着,闢作公園而已。那些歷史故事,在香港的人,多會知道的。後來元兵攻到九龍來,他們末代君臣,又倉皇轉徙,沿珠江直入,到新會厓門去 。據廣東通志說:自廣州視之 ,則厓門西而虎門東,西為西江之所出,東為東北二江之所出,蓋天所以分三江之勢,而為南海之咽喉者也。宋末,陸丞相張太傅,以為天險可據,奉幼帝居之 。卒致君臣同溺於波濤之下。陸秀夫負着幼主投水殉國 ,宋朝遂告完畢。

        明代大儒白沙先生陳獻章,寫有慈元廟碑記(見本書厓門慈元廟與斗門張世傑墓一文)。

        慈元廟,在厓山上,是紀念楊太后的,建於明孝宗弘治十二年己未(1499年)。除由陳白沙先生撰寫了一篇碑文外,進士張詡,還寫了幾句贊詞道:朝閩夕廣 ,提二弱孤。依臣張陸,為宗社圖。曹娥死孝,貞義死信。惟后之死,仁至義盡。通志說 ,相傳楊太后的陵墓,也在厓山海旁,是由張世傑倉卒營葬的。但代遠年湮,久已不知在什麽地方了。

        至於幼帝趙昰的遺墓,據大清一統志稱:宋端宗永福陵,在新會南厓山,張世傑葬端宗於此。舊志言,景炎帝崩於碙洲,至香山,殯馬南寶家。後葬壽星塘山中,有陵迹五處,莫知真陵所在。填海錄則以為在厓山,填海錄》為鄧光荐家所傳,光荐嘗隨駕目擊其事 ,則陵在厓山無疑。宋論云:考諸野史,景炎葬於海濱亂山之中 ,民為之諱其處,世莫得聞焉。番禺客語云:墓在香山者 ,非也。相傳壽星塘陵迹,自是馬南寶疑偽陵,今亦不知所在。」按屈翁山《廣東新語》稱:宋端宗崩於碙洲,時曾淵子元山陵使,奉帝還殯於沙冲馬南寶家,佯為梓宮出葬,其實永福陵在厓山也。今新會壽星塘山中,有陵迹五處,以遺民隱諱,故得免於會稽之禍。予嘗訪其迹弔之曰:一路松林接海天,空向春山拜杜鵑。又曰:萬古遺民此恨長,中華無地作邊牆。可憐一代君臣骨,不在黃沙即白洋。又曰:北狩南巡總寂寥,空留坏土是前朝。憑君莫種冬青樹,恐有人來此射雕。」屈氏言之鑿鑿,不知何所據而云然。但零丁洋的赤灣,也有一座宋帝陵,在香港的趙氏宗親,往時還不惜遠道前往祭掃。近來以時世變易,碍於往來,不便登山省墓,而每年清明時節,還有遙祭典禮舉行。那末,此中真相,還是讓他們子孫研究好了。

    丞相陸秀夫墓,據厓山志載:墓在二城村,厓山屬新會,二城亦屬新會。里老稱:陸秀夫墓,明塚尚存。秀夫死厓山,而葬於二城,理或有之,今人指二城為忠臣山云。

    又據《新安縣志》載:金夫人墓,在官富山。相傳慈元后女溺死,鑄金身以葬。按所謂官富山,即指現時九龍瀕海一帶地區的山嶺,滄海桑田,該墓久已不知何處了。


重修屈翁山遺墓的經過   嶺南名人遺跡

        廣東詩人,有所謂嶺南三大家的,是指陳恭尹,屈大均,梁佩蘭而言。屈大均字翁山,番禺沙亭鄉人。少年時候,寄養於南海邵氏,名邵龍。十六歲,補南海生員後,才回復父姓。當明朝末年 ,清兵攻陷廣州,他的業師陳邦彥,抗清殉節,亦即歷史上稱為嶺南三忠之一 。翁山於是矢志為國復仇,忽釋忽儒,奔走南北。明亡後,便致力於鄉邿文獻,清心著述。除道援堂詩文集外 ,如四朝成仁錄廣東新語等 ,都很受到後世的推重。關於他的生平事略,我曾撰道援堂番禺屈大均一文介紹過了。

        翁山以身世抑鬱,常自况於屈原 ,在故鄉築有祖香園一所。據他的自述稱:祖香園 ,在沙亭鄉,以園中草木,皆有先祖三閭大夫之遺香,故以名園。園之中,有騷聖堂,其木主書曰:楚左徒三閭大夫先公屈子靈均之位。」晚年奉母家居 ,母年九十餘卒。母死後二年,他亦逝世,年六十七。有絕命一首道:「丙子歲之朝,占壽於古哲。乃得邵堯夫,其年六十七。今我適同之,命也數已畢。所恨成仁書 ,未曾終撰述。鳴呼忠義公,精神同泯沕。後來作傳者,列我遺民一。生死累友人,川南自周恤。獨漉題銘旌,志節表而出。華趺存後人,始終定無失。林屋營髮冢,俾近沖虛側。」詩中所謂「占壽於古哲 。乃得邵堯夫,其年六十七。」翁山少年曾寄養邵氏家,改姓邵,名龍,那一占卜,誠屬巧合。至於「川南自周恤」一語,川南,是指他們的好友 ,當時任惠州太守的王紫詮,川南人。獨漉,則是他的老師陳邦彥的兒子陳恭尹,正是志同道合,親如兄弟的。墳墓葬在故鄉先塋上,但久已無人知道了。

    陳樾,字伯任,博雅好古,能詩詞,書法也很有研究。民國十八年(1929),他出任番禺縣長,幹了兩件闡揚文獻的工作。在治下的沙亭鄉,訪尋屈翁山遺墓,除加以重修外,還拓地築亭 。隔了兩年,又倡議訪尋陳獨漉墓,在治下的鹿步司祥雲嶺,披榛剔穢,整理一番。關於重修屈翁山遺墓的碑文,是請吳道鎔太史撰書的,原文如下:

    吾粵自宋崔清獻公,以晚節為海內士表。至明,白沙私淑其旨,舉名節道之藩籬語,提倡嶺學。泰泉繼之,敦尚學行,而益以博約為宗。故 無無用之文,亦無無文之學,自是文章氣節,合而為一。學者承流,淵源遞衍,含風吐雅,發揮忠愛。鬱積既盛,至明之亡,乃大襮著。倡議勤王,湛身隕族,非儒林之宗匠,即壇坫之才流 。至道窮不復灼,知事無可為,遁跡山林,托之著述者,更指不勝屈。而世所嘖嘖者,尤推獨漉翁山兩先生。獨漉少遭家難,中羅世網,晚而韜晦,不降不辱。翁山倦游風塵,所志不遂 ,出入儒釋,網羅文獻,托微旨於三外,追宗風於楚些。其志激,故其音哀;其才博,故其辭放。身後遺文,有牴觸干禁者,其後人惴惴然抱懲羹之慮,並其葬地,不封不樹 ,長掩抑於荊榛蔓草中。

    嗚呼!天將以先生終吾粵有明三百年氣節文章之局乎?不然,何世變之適相厄也,近者,先生遺書漸出,南海陳侯伯任,讀而慕之。適宰吾邑,訪求墓址,為之葺治。復於墓迤南數百武築亭 ,因先生自號八泉翁,即以八泉名亭,自為之記,而以墓碑文屬余。夫士志不素定,不足當世變,世百變而志不與之俱,彼其人,固有自知自信者在也。觀先生易簀時,不忘曾子得正之語 ,其自知自信者,方將窮宇宙,亙古今,獨立不懼,而何恤身後一坏之寄。即陳侯之為是舉也,亦豈求結古懽於曩哲,飾觀聽於時流哉。性情所至,不相謀而相感 ,此昌黎所謂不知何心者也。

    先生諱大均,屈姓,番禺沙亭鄉人。墓在北村寶珠峰之原,其上為先生父淡足君墓,左為母黃太夫人墓。生明崇禎庚午九月,終清康熙丙子五月,蓋葬二百三十餘年,而始表於世。桑海再更 ,九原人遠,曠世同感,乃為斯銘。

    銘曰: 干將可折,不掩鋩兮。珵玉可碎,不奪貞兮。委蛻埋憂,上有芝莖兮。高馳不顧,神游滄溟兮。日月代謝,晦則明兮。高阡華表,鬱崢嶸兮。松柏交蔭 ,柯葉青青兮。返轡回馭,尚昵於所生兮。己巳冬十月,邑人吳道鎔撰並書。


古代婦女元宵韻事 《海桑隨筆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黄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這一闋《生查子》詞,相傳是女詞人朱淑真所作。她還有七律四首,是咏元宵夜游的,最後一句「未必明年此會同」,顯然是慨嘆良辰不易得,應該及時行樂的意思。我國的嘉時令節 ,和女性關係最深的,當然是七夕的所謂乞巧節,人們早已稱之為女兒節。但除了乞巧節外,在元宵節裡,也有不少關於女性的故事。

    據《青瑣集》載:「徐德言之妻,陳後主叔寶之妹樂昌公主也,才色冠絕。時陳政方亂,德言知不桐相保,乃破一鏡,人執其半,約曰:『鬻此,必以正月望日。』及陳亡 ,其妻入楊越公家。德言流落至京,遂以正月望日,訪於都市。果有蒼頭鬻半鏡者,德言引至其居,出半鏡合之,具言其故。越公知之,愴然改容,召德言還其妻。」這一段破鏡重圓的故事,久已傳為佳話了。《桯史》載:「宋宣和中,上元張燈,有夫婦同游而相失者。婦至端門飲賜酒,竊懷金杯,衛士察,送御前,婦口占《鷓鴣天》詞,有 竊取金杯作証明”語,上喜,以杯賜之,命黃門引婦。」那時候沒有警察局的,迷失了,不可以報案查訪,她利用這個方法,倒很聰明。

    清初鈕琇撰《觚剩》一書,有這段記載:「京城元夜,婦女連袂而出,踏月天街 ,必至正陽門下,摸釘乃回,舊俗傳為走百病。海寧陳相國夫人,有詞以紀其事,詞云:華燈看罷移香屧,正遇陌游塵絕。素裳粉袂玉為容,人月都無分別。丹樓雲淡,金門霜冷,纖手摩娑怯 。三橋宛轉凌波躡,斂翠黛,低徊說。年年長向鳳城游,會望蕊珠宮闕。星橋雲爛,火城日近,踏遍天街月。」 所謂陳相國,是指陳元龍夫人徐燦,字湘蘋,才華敏贍,一時稱頌的。清道咸間人倪雲癯,撰有《 桐陰清話》,據稱:「台俗,元夕女偷折人家花枝,謂可得佳婿。錢塘范九池太史有詩云:女郎無夜踏青苔,攀折青枝笑落梅。底事含差佯不釆,月明犬吠有人來。又粵俗 ,元夕婦女,偷人家蔬菜,謂可宜男。花縣曾曉山有詩云:籬頭雨歇濕游塵,弱柳緋桃解媚人。最愛蔬中冬芥好,年年生子及青春。」可知當時台粵兩地婦女,是有這般習俗的。

    往時婦女,和現代不同,平日深居簡出,藉着元宵觀燈,才到外面暢游不禁。綜上以觀,女子舉凡得佳婿,會情郎,以至於重逢,求子等等大事,都在元宵節日,發現出來。可是時移勢易,社會日就文明,那總總問題,當然不會見諸今日了。


春酒敬老海桑隨筆

        在春節期間,各宗親會,各街坊會,多舉行敬老聯歡會,盛張筵宴,招待老人,白髮童顏,極一時之盛。這是中國數千年的美德,也是數千年的淳厚民風,是應該稱頌的。詩經七月:躋彼公堂 ,稱彼兕觥,萬壽無疆。又稱:為此春酒 ,以介眉壽。注云:月令,仲冬乃命大酋 ,秣稻必齊。仲冬,周之春正月,十月作酒,以備春用也。」古代以農立國,農人一歲辛勞,只有在歲晚務閑的時候,才稍得到休息娛樂的機會 。所以「為此春酒,」互祝長年,這正是民眾們敬老聯歡的好意。而必選着開春時節,才來舉行一個酒會的緣故,就因為到了春耕開始 ,大家又要到田畝去,各司其事了。

    《大戴禮》說:「上敬老,則下益孝;上順齒,則下益悌。」敬老,古代認為是一種善政,也認為是一種導民以德的良好風俗。所以,《孟子》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又說:「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考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又說:「天下有達尊三:爵一,齒一,德一。朝廷莫如爵,鄉黨莫如齒,輔世長民莫如德。惡得有其一,以慢其二哉?這都是敬老的主張,他認為敬老和尊賢,是同樣應該注重的。古禮,有所謂祭酒這一個名詞,凡大宴會,必推年長者一人,舉酒以祭。謂這人的年齡品德,都值得推尊的意思,這也是從敬老作出發點的。

        古時五十稱艾,六十稱耆,七十稱老,八十稱耄,九十稱耋,百歲曰期頤。如果發現百歲老人,政府便認為是人瑞,在他的原籍鄉村,建立牌坊,特加旌表了。六十歲杖於鄉,七十歲杖於國,八十歲更可杖於朝了。據文獻通考所稱,關於老的定義,謂户役之制,晉以六十六歲以上為老,隋以六十為老,唐以五十五為老,宋以六十為老。」可知每一朝代,都有其不同看法的。

    敬老的故事,見諸舊籍記載,也復不少。《宋史》稱:「文彥博留守西郡,集士大夫老而賢者於富弼之第,置酒相樂,命繪圖以紀其盛,時人謂之洛陽耆英會。」又《明史》載:「萬曆中葉,吳人申少師時行,年已八十,與王穉登等一輩耆宿,時為文酒之宴,沈自徵因作耆英會劇曲以紀之。」不過,這都是達官名流的宴集,沒有像今日社團所舉行的敬老會那麽大眾化。往時鄉村,祠堂祭祖,對於壽登六十的老人,便敬以雙份胙肉,七十八十,循着遞加,這正是鄉黨尚齒的舊習。


西瓜的得名海桑隨筆

        天氣漸熱,西瓜應季節而興了。西瓜之所以為西,顧名思義,當然是產自西方 。但不是指歐美而言,而是指中國的西部,漢書中所謂西域是也。西瓜 ,古稱敦煌瓜,又稱哈密瓜,漢書地理志載:古瓜州 ,地生美瓜。顏師古注云:即春秋左氏傳所云允姓之戎 ,居於瓜州者也。」《曉讀書齋雜錄載:敦煌瓜有一種皮薄而軟者 ,出哈密回城等處,大者如枕,熟時,到口即消溶無滓。一種皮厚而脆者,嘉峪關以內至甘泉一帶皆有之,其美亦不減哈密等處所出。」 《河海崑崙錄》載:「哈密瓜長徑尺,形如橄欖,兩端銳,外皮色青翠,自蒂至臍,白筋密布如織。其臍四圍大如錢,無白筋。剖以利刃,久之乃人肉,色黃明如緞,味甘如蜜,爽脆如哀家梨,無渣滓,瓜心略溏,與東南香瓜無異,子白亦如之。」據上各家記載,西瓜的取義,已很清楚。它的產地是新疆,甘肅等地區。哈密瓜在清朝時候,列入貢品,所以特別著名。

    (編者按:《河海崑崙錄》所指者,似非西瓜,而是與西瓜同屬葫蘆科,屬於甜瓜變種的哈密瓜。)

   《新五代史.四夷附錄》稱:「胡嶠居契丹,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紇,得此種也。」這是西瓜的名稱,見諸古籍的。《唐書》也有記載:「陶弘景言,永嘉有寒瓜甚大,可藏至春間。」所謂寒瓜,當即西瓜。可知南北朝時候,西瓜種已傳入浙東,但仍未有西瓜之名而已。

    在唐宋以前,未有西域的品種傳入,夏天為人們所喜愛的,便是香瓜,亦稱甘瓜,又稱甜瓜。曹丕與《吳質》書,有所謂「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往時不是什麼地方都有藏冰的,要凉透心脾,只有浮於清泉,沉於寒水的辦法了。南北朝時,竟陵王是很喜客的,夏天高朋滿座,便拿凍瓜汁和甘果享客,名曰「瓜飲」。現在一切物質享受,都比古人容易得多,在酷暑薰蒸的當兒,晚飯已完,剖一個冰凍西瓜,圍着桌子談天說地,不也就是竟陵王的瓜飲嗎!

    西瓜在植物中屬葫蘆科,蔓生,有卷鬚,果實在盛夏成熟,久藏不壞。瓤肉吃光後,瓜皮還可以腌酸或醎,作佐膳用。仁曝乾後,用鹽水泡製,便是北方茶館堻怓y行的黑白瓜子,所以西瓜可說是物無棄材的。


烟草話舊海桑隨筆

        古代形容聊天的詞句,只說茶前酒後,從沒有提到烟草這一回事的。據說吸烟這玩意兒,純粹是舶來品,明朝中葉,才傳入中國。

        烟葉在我國種植後,以福建和關東所產的為最佳。而廣東的鶴山縣,也相當有名,土人稱它作蕓蓼」。從前鄉村間有一種商店,是專門經營這種生意的,招牌寫着「生熟名烟 。所謂生烟,是將乾的烟葉,用刀刨成細絲,通常稱為生切。至於熟烟,就是將烟葉薰焙過的,也有頂熟二熟之分。還有一種福建條絲,烟色金黄,柔軟如綿,其味甚淡,粵語稱作綿烟。廣東南海何淡如,是一位諧趣文章的專家,而且頗有急才,所撰對聯,每衝口而出,但對仗却很工整。他有一聯語,已傳誦人口,出比是:鹹月,甜月,五仁月,豆沙月,鵝油酥月。對比是:生烟,熟烟,孖姑烟,蘭州水烟,鴉片公烟。月,是中秋節月餅的簡稱;至於孖姑烟,則是指現在市面流行的香烟了。中文將烟草的英語譯作淡巴菰,日本人至今也稱它作淡巴菰,而廣東當時是譯作孖姑的。

        吸烟的工具,有旱烟管。用巨大的竹筒,在當中插着小小的橫管。一般勞苦大眾,都喜歡用它。也有選擇斑竹和紫竹,鑲着象牙或瑪瑙的嘴,旁邊還懸着一個繡花袋子,準備載烟絲用的,那就屬於貴族階級的玩意兒了。清朝末年,流行着一種水烟筒,是將別講究的。筒的製作,多用銀質,外面鑲嵌着景泰青藍花花圖案。筒的堶情A載着清水,筒的上面,放着烟絲,然後燃起紙條,使烟味透過水埵蚋鄖儤L巴上去,一口一口,吸來得有聲。廣州西關的富紳巨賈,轎子堙A必携有私家的水烟筒。後來流行着英美包裝烟卷,水烟筒這種東西,已成了時代落伍品,而往日專營生熟名烟的商店,也漸就淘汰了。不過,我有些朋友,好此道的,還會懷着一盒生切烟絲,用一塊盈寸的小紙,要吸食時,才自己慢慢的卷着,認為別有風味。

        鼻烟,在清朝中葉,也曾盛極一時,現在簡直成為絕響了。據趙之謙勇廬閑話》載:「鼻烟,來自大西洋,利瑪竇泛海入廣東,旋至京師獻方物,始通方中國。清初,西洋人屢以入貢,朝廷頒賜大臣率用此。鼻烟的吸法,是拿烟末放在掌中捏着,然後擦向鼻孔的。載鼻烟的壺子,用珐琅套彩制成,雕鏤極精,更有用寶石翠玉的,以壺底鈐有古月軒字樣為最佳,今已成為骨董家的賞鑒品了。


熊希齡之情書綺語海桑隨筆

     社會進化,男女婚姻年齡,已不若從前拘泥。有新婚夫婦,年歲皆在花甲外者,亦有新郎為五十許人,而婦則破瓜之年者,情之所鍾,又豈必論乎少長哉。憶熊希齡之偶毛彥文女士也 ,熊已近古稀歲月奐,而毛女才二十餘歲,紅顏白髮,一時傳為佳話。蓋熊嘗登顯仕,碩德耆英,譽滿海內,而毛亦為北平香山慈幼院院長,固教育知名之士,所以益為人稱道不置耳 。當兩人結縭之日,熊老於喜筵會上,將其平日向毛女士求愛情書,寫成長軸,懸諸壁間,供賓客瀏覧,筆力蒼勁,詞句纏綿。書中有云:僕以老大之身 ,經此家國之難,自以生命將及垂萎,今忽得卿之眷顧,振我精神,又不啻僕之新生命,新紀元也。」又繪《蓮湖雙鷺圖》一幀 ,熊老題詞其上曰:

  「縞衣搖曳綠波中,不染些兒泥垢。玉立亭亭飄白羽。同占人間未有。兩少無猜,雙飛不倦,好是忘年友。粉靨香腮,天然生就佳偶。但覺萬種柔情,一般純潔,艷福難消受 。軟語嬌顰沉醉堙A甜密光陰何驟。縱與長期,年年如此,也若時非久。一生花下,朝朝暮暮相守。」

  温馨綺語,醉人心坎,以視章衣萍之《情書一束》 ,誠有過之而無不及也。昔人詩云:"若道風情老無分,夕陽不合照桃花。"熊老多情,此其所以為長壽之徵歟!聞毛女士在未婚前,致熊老書,始稱老年伯,次稱年伯,再次則並年伯而不稱,此亦情書中應有之過程,益見熊老之追求努力,此志不懈,所以終諧夙願也,而毛女士亦可謂慧眼獨具矣。熊老有女公子曰芷,皆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為教育碩士,學成歸國後,亦於香山慈幼院任教席。年長於毛,初為同事,其後則為母女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