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陳荊鴻 海桑隨筆  嶺南名人遺跡   頁:   1..   2..   3..   4..      陳荊鴻蘊盧詩草 

 

老去多慚父母恩 《海桑隨筆

       “ 時來每失芳菲節,老去多慚父母恩。”這是陳元孝(陳恭尹)的詩句 。據說在父親節, 市面許多百貨商店,大肆宣傳,準備着種種式式的日用物品,讓青年們選擇購買,孝敬父親。歐陽修瀧岡阡表說得好:“祭而豐 ,不如養之薄 。”趁着老人家在堂,就算薄薄的侍奉,他也得到愉快。大孝終身慕父母 ”,在末俗澆漓的社會堙A提醒一下青年們,也是好的。

        釋名說: 父,甫也,始生己者。”父親的稱呼,各地方言不同。正字通稱: 夷語稱老者曰八八,或巴巴。後因在父字下加巴,稱父為爸。”南史: 干儋詔徵還朝,人歌曰:始興王,人之爹,赴人急,如水火,何時復來哺乳我。”荊土方言,呼父為爹。“始興王 ,人之爹 ”那是愛戴地方長官,像父親般的意思。又摭青雜記:“徐七娘常呼項四郎為阿爹 ,因謂項曰:兒受阿爹恩厚。 ”陸游避暑漫鈔: 太后回鑾,上設龍涎沉腦屑燭。后曰:爾爹爹每夜嘗設數百枝。”那都是以爹爹稱父親的。其他如稱父親為爺的也有。梁書-侯景傳:“前世吾不復憶 ,惟阿爺名標。 ”古詩木蘭辭:夜見軍帖 ,可汗大點兵。軍事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呼父親為爺,大約是西北地區的習俗。五代時,漁陽竇禹鈞,高義篤行,家法為一時表式。有兒子五人,竇儀,竇儼,竇侃,竇偁,竇僖,相繼登科,人稱燕山五桂。往時童蒙開學 ,例讀三本所謂 紅皮書”,其中之一,就是三字經》 ,是宋朝時順德人區適子所作的。堶惘陷X句道:竇燕山 ,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 ”正因為那三字經深人民間 ,於是認為老竇是模範父親,所以說到父親,便謂之為 老竇”。

      詩經-蓼莪有言: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加深一點的要求,孝順父母,不是在父親節,買點東西獻給老人家,便算盡了為子之道。論語說得很清楚: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撰,曾是以為孝乎。”孟子也有一段話: 曾子養曾晳,必有酒肉;將撤,必請所與;問有餘,必曰有。曾晳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撤,不請所與;問有與,曰,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為養志也。”可知孝順父母,不只是在乎物質,而更要 先意承志”。

澆漓,輕薄不敦厚樸實。


快箸的傳說 《海桑隨筆

     進食的用具,西方民族,至今還用刀叉,還保持游牧時代的作風。而中國呢,早在數千年前,已精研烹飪,已發明用箸了。

     《說文》稱:"箸"飯具也。"《史記-宋微子世家》載:"紂始為象箸,箕子嘆曰:彼為象箸,必為玉杯。為玉杯,則必思速方珍之物而御之矣。"這位窮奢極侈的帝王,已創始用象牙來製箸了。而《飛燕外傳》也載:"趙飛燕始加大號婕妤,奏上文犀辟毒箸二雙。"古來用象牙或犀角,來作製箸的原料,都認為有辟毒作用的。至於普通家庭使用,往時有烏梅木製的,黃楊木製的,竹製的,而尤以竹箸為最多,《竹譜》說:"箸竹,產粵西平樂府華蓋山中,恭城,富川,永安,昭平等處皆有之。其小如箸,堅潔如象牙,作箸甚佳。"《傳燈錄》說:"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曰:瓦碗竹箸。"

     《漢書-周勃傳》:"上召亞夫賜食,獨置大胾,無切肉,又不置箸。亞夫心不平,顧謂尚席取箸。上視而笑曰:此非不足君所乎。"劉邦是個高陽酒徒,雖貴為天子,而粗綫條作風,依然存在。想周亞夫大杯酒,大塊肉,拿進嘴巴,吃個痛快。但他却不解風趣,禮儀周周,還要取箸才敢進食呢。《晉書-何曾傳》:"曾性奢豪,日食萬錢,猶曰:無下箸處。"大約這位先生,每餐都要滿漢全席,才覺心滿意足的。

     箸,俗稱作:"快",也許有人不明其來歷。據《菽園雜記》稱:"吳俗,舟行諱言'住'。箸與住同音,故稱箸為快兒。"由於這個土談的忌諱,展轉相傳,後來不獨習慣稱箸為快,更將快字加上竹字頭,成為"筷子"。粵諺又將兩個名詞一齊叫着,稱作"筷箸",而筷箸與快子同音。在家族觀念至深的中國社會,一向是守着"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那古訓的,所以,傳宗接代,恨不得百子千孫,是老人家的思想。往日鄉村的舊婚禮,花燭洞房,例將紅箸一束,投入新人房堨h,就是取"快子"的意思。如今都市已全部改用新婚禮,仿效歐西風俗,切蛋糕,唱婚禮進行曲,什麼快子吉祥,佳藕成雙,那一類古老東西,已非青年男女們所知了。


清談 《海桑隨筆

     據《晉書》說:"魏何晏,夏侯玄,王弼等,祖述老莊,崇尚無為之說,排棄世務,專談玄理,時人謂之清談。後進慕效,浸成風氣,至晉室王衍輩,此風益盛。"王羲之的一篇《蘭亭序》,對於當時清談的情趣,寫得很清楚,大致說道:"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取捨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智行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將至。"說的不錯,人生百年,營營役役,為的是什麽?有空閒的時候 ,三二知己,對坐清談,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鳥獸魚蟲,古今中外,無所不談,漫無目的。說得高興時。不妨放聲大笑。說錯了,也不用擔憂。倒是賞心樂事之一。

     清談,北方謂之聊天,粵諺謂之傾偈。為什麽傾諸談吐的,說它是偈呢,這可不很清楚。但是佛家所唱的詞句,名為偈的。而魏晉清談,也崇尚玄理。那未。聊天曰傾偈 ,頗有談玄之意,倒很雅馴。有人以為傾偈是傾蓋的轉音。引《家語》說:"孔子之剡,遭程子于途,傾蓋而語,終日甚相親。"那末,這句粵諺,比較起聊天二字 ,又更典雅得多了。

     明人陳眉公,對于清談,有很深切的見解,他這樣說着:"友來促膝劇論,或鼓掌歡笑,或彼談我聽,或彼默我喧,賓主兩忘。"又云:"捉塵清話 ,門外車馬之塵滾滾,了不相關。"又云:"夜寒坐小室中,擁爐閑話,渴則敲冰煮茗,饑則撥火煨芋。"又云:"聞暖語如挾纊,聞冷語如飲冰,聞重語如負山,聞危語如壓卵,聞温語如佩玉,聞益語如贈金。"真是美妙了。施耐庵和他的朋友清談。也這樣說:"吾友來,亦不便强飲酒,欲飲則飲,欲止則止,不以酒為樂,以談為樂也。"總合說來,清談是無拘束的,不論題材,不論地點,但求舒適歡樂。也不用板着面孔,像教師對着學生那樣莊重 ,像教士傳教時那樣嚴謹。尤其是"今夜只可談風月",不要講別人是非,不要研究別人私德。那末,才領略到清談的趣味,才是清談的主旨。如果能夠在學問上互相研究,更是益友之所為,所謂"聆君一夕話,勝讀十年書",這樣清談,就更有意義了。


楊雲史之淚海桑隨筆

     "萬方悲一慨。草木亦蕭森。戰後關河冷,山中鼓角深。人情皆切齒,秋色太傷心。亦豈關形勢,沉吟淚滿襟。"此為盧溝橋變起,日軍席卷平津時 ,楊雲史所作詩也。

     雲史諱圻,江蘇常熟人,夙有江東才子之名。當吳佩孚巡閱直魯豫各省時,重要文電,多出張子武其煌手筆 ; 而其他應酬文字,輒屬諸雲史,蓋以雲史擅詞章,工吟咏也。自吳氏勢熸,挾餘部奔關中,子武以身殉 ; 雲史致仕,留居北平,以鬻字賣文為活,自刊其詩稿,曰江山萬里樓集,人多有讀之者矣。初,雲史於故都,眷一校書曰陳美美。其後數年,女子盛行去髮作時世裝,美美當不能自外 ,雲史聞之,嗚嗚而哭,友有過訪者,詢其故,雲史曰:陳美美剪髮也,美美之美在髮耳,今乃剪去,焉得不哭。中日戰起,雲史避地來居海隅(香港),侘傺(失意)甚 ; 益以不習南方水土,患風痹疾,左臂不能屈伸。當道者聞之,畀以軍事委員會參議銜,使杜月笙就近月致薪俸數百金,賴以存活。於是賃廡九龍山林道,日臥病榻中,絕鮮酬應,誠乎其沉吟淚滿襟矣 。洎香島將陷前數月,雲史病且篤,予往視,已不能興,屬人取壁上所懸攝影,語予曰:此吾故居也,庭前梅花盛開,頗耐人想,今不復得見矣!言時,淚盈於睫,嗚咽不勝。且曰:吾病恐終不起 ,君其必以詩挽我。予亟慰之,後數日遂死。予踐約哭以句曰:"病床垂涕語,尚憶故園梅。竟使天涯老,終憐一代才。山河多異色,詞賦有深哀。莫便化朱鳥,南雲愁不開 。"嗟乎!古人謂文生於情,情生於文,予睹雲史之淚,凡數數矣。是蓋深於情者也,宜其詩之工也。雲史賣文,所訂潤例,價頗不菲; 壽言墓志 ,取值二百,並附注云:"當代巨公另議。"迹其語意,殆以為名公巨卿,理當昂其酬。生王之頭,不若死士之壟,寒儒為諛墓之文,實有出於不得已者,故爾如此耶?昔鄭板橋鬻畫潤例,自署一詩曰:"畫竹多於種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親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快人快語,傳誦人口。視雲史之所謂巨公另議,真有其不凡者在。


一年兩度的賀年柬海桑隨筆

     廢除舊歲,改用新曆,及今已數十年,但每屆舊曆新年,人們仍是一樣鋪張揚厲,稱之為慶賀春節。按這種習慣,古代也如此。據雲麓漫鈔》載:"小歲用之於漢朝,元正則行之於晉。"所謂小歲,是改新曆後,指舊曆而言。漢初因秦制,以建亥之月,亦即農曆十月為歲首。其後改用夏正,夏正建寅,亦即今之農曆正月。於是稱以前建亥之月為小歲。那是很清楚的,過兩次元旦了。又《魏書》載:"太和十五年,初罷小歲賀。"那更証明自漢以後,人們相沿成俗,雖有新朝的正朔,而習慣之舊曆元旦,所謂小歲的,終不能忘懷,慶賀如昔呢。

     香港也一年過兩次元旦,尤其是賀年名柬,新曆寄了,舊曆又再寄,倒是很普遍的事。按名刺,港人用英文譯音,稱之曰咭片。《陔餘叢考》說:"古人通名,本削木書字,漢初謂之謁,漢末謂之刺,漢以後雖用紙,而仍相沿曰刺。"所以《漢書》稱:"建安初,禰衡游許下,始達穎川,陰懷一刺,既無所適,至於刺字漫滅。"由此看來,咭片的由來久矣。又往事賀年,有遣僮僕持紅名柬來戚友家,而不親自前往的,名為飛帖。《銀齋雜記》說:"拜年之風,有飛帖到而人不到者,宋時已然。"


春聯漫談海桑隨筆

     歲序催人,國家雖已改正朔,易服色,但民眾循着習慣,牢不可破,對於舊曆元旦,一樣熱烈擁護。所謂"炮竹一聲除舊,桃符萬户更新"。

桃符,又名桃板,歲華紀麗》所謂"桃板署門而納慶",便是指桃符而言。在古代時,門旁設有兩板,多數為桃木所制,左右分別繪上神像兩尊,一名神茶,一名鬱壘,說是可以靠他治鬼壓邪的,一年更換一次。後來由桃符演變而為春聯,文人雅士,更藉着這機會,抒寫他的筆墨,榜着門外,數百年來,成為盛事了。春聯之制,據說始於後蜀主孟昶,《宋史 - 蜀世家》稱:"蜀主歸宋之前一年,歲除日,令學士辛寅遜,題桃符板於寢門,以其詞非工,孟昶遂親自命筆云:新年納餘慶,佳節號長春。"後來人們跟着這個玩意,在桃板上,寫上兩句吉語,代替了神像。宋元以後,此風漸覺普遍,宋趙庚夫新歲即事詩說:"桃符詩句好,恐動往來人。"這說明了當時新歲春聯,有不少人匠心獨運,也有不少人留意賞識。又據《簪雲樓雜說》載:"明太祖都金陵,除夕,傳啓旨公卿士庶,門上須加春聯一副。"於是春聯的聲價頓增,家家户户,鬥麗爭妍,由寫在桃符板上,進而為寫在紙上張貼着了。

     粵俗稱擺賣春聯的曰"揮春",這名稱倒很雅致。杜甫詩句"詩成珠玉在揮毫",揮,當然是揮毫的揮,串上了一個春字,便成了寫春聯的專用名詞了。往時鄉村間,過了臘月十五日而後,便有不少寫春聯的攤檔,除了春聯而外,還寫些新春吉語,如萬事勝意,出入平安之類,以備農家者流,家中沒有筆墨的,前來光顧,這麽一來,窮儒寒士,倒不愁沒有壓歲錢哩。

     清乾隆間,名書畫家鄭板橋,門外貼一春聯曰:"三間東扯西歪屋,一個兩腔北調人",率真諧趣,頗傳誦人口。而廣東的名書畫家鄭二樵,更有一件妙事,他住在佛山秋官坊,某年,門外的春聯,竟被人偷了去。黎氏寫了一首詩,記述經過,詩題名《戲札我闥》,這種斯文賊,真是聞所未聞了。還憶我九歲那年,父執周太史,要我和他寫一副春聯,聯文是"風歷春光溥,龍騰世澤長",交卷後,他老人家認為好極,不忍張貼到門外去,還囑我加寫上下款,着人裝裱好,掛到廳堂上。其實童子何知,好在那堙A我自己倒一點不懂。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