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蒲松齡   料將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時

蒲松齡畫像

清刻本詳注聊齋志異圖詠插圖 清刻本詳注聊齋志異圖詠封面

鑄雪齋抄本聊齋志異

清刻本詳注聊齋志異圖詠插圖

     除了四大小說名著,我們熟悉的還有名傳中外洋洋大觀,近五百篇志異筆記小說(聊齋志異),始於六朝的志怪小說,迄於唐代的傳奇故事。宋以後,這類小說作品不復再有佳著面世 ,直到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却如奇峰突出,其藝術成就使人嘆為觀止,每一篇中的藝術性亦不止於 談狐說鬼,事事皆有所托。蒲松齡在聊齋自志中說"才非干寶。雅好搜神,情同黃州,喜人談鬼",是自我謙虛之語 ,實際其在藝術成就上已大大超越六朝志怪。

     蒲松齡(1640-1715),距今不逾三百年。出生於淄川縣,家境不豐裕,一生致力功名舉業,可惜除了少年得意,弁冕童科後,自此三年復三年,屢試不第,無法青雲步上,踏上仕途 。由於家貧不足自給,自康熙九年(1670)始,三十多年來,為了生計,大部分時間都受聘居住別人家堙A作入幕西賓。設帳教別人子孫讀書,文字書札,迎送應酬 ,由他代筆代勞,一如現代之秘書。由於他極負文采,談吐風雅,事事得體,不辱東家,頗受尊敬,聲名也因而得到傳揚。少年時候的他,已對狐鬼故事饒有興趣,聊齋志異的創作到結集 ,歷四十餘年之久,貫穿蒲松齡大半生時間。

     他個人與及聊齋志異之聲名當時能夠飛出淄川,和數十年孜孜不倦創作勁頭,除了本人的喜好,亦起因於受到 當時已極負盛名的大詩人王漁洋賞識。康熙二十四年(1635),王因父喪返里,約於康熙二十七年,到了淄川蒲松齡的東家畢際有家。畢,王二家,世代聯姻。王漁洋也許已略聞畢家有此一能文老秀才坐館 ,二人晤談,少不免談詩論文,王漁洋是具有文學眼光,又喜獎掖後進,想必也略讀了聊齋志異部分稿子,自然對蒲松齡稱譽一番。蒲松齡的心情是非常激動的。他這年寫了(偶感)一詩:

     潦倒年年愧不才,春風披拂凍雲開。窮途已盡行焉往,青眼忽逢涕欲來。一字褒疑華袞賜,千秋業付後人猜。此生所恨無知己,縱不成名未足哀。

     窮途當指懷才不遇,千秋業無疑是指聊齋。蒲松齡與王漁洋,一生只此一次見面,却結下文字之緣。之後,王漁洋便來扎索取聊齋志異稿本,閱後更作了評點,還題了一首為後世傳誦的詩:

     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料將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時。

     蒲松齡也有詩酬答:

     志異書成共笑之,布袍蕭索鬢如絲。十年頗得黃州意,冷雨寒燈夜話時。


因得王漁洋的題詩讚賞,於是蒲松齡的著述就享譽於當時了。他很感激王漁洋的禮賢下士,給予的資助,他以簡王阮亭司寇為題,寄詩一律,云:

泉石棲遲五十年,臨風我自笑華巔。文章近世無知己,幾杖當時接大賢。望斗瞻山欽雅度,明刑弼教闡真詮。官高偏是宜名士,日下蜚聲豈偶然。

可見他對王漁洋的崇敬,引為知己。

為了搜集寫作素材,蒲松齡更多接觸民間,他特在柳泉旁設茶桌,要求往來行人飲水休息之餘,講一段鄉傳異事,藉以拓廣視野。他表白自己:才非 干寶,雅愛搜神,情類黃州,喜人談鬼。聞則命筆,遂以成編。
 

     此後,兩人雖然地位日殊,但仍然時有書信往來,互有詩文寄贈。

     蒲松齡始終未能看破功名舉業,年逾古稀,撤帳歸家後。在康熙五十一年(1712)不顧七十二歲高齡,冲風冒寒,到青州府去考貢,總算得到了個歲貢的功名 ,得到縣令為之懸匾,以及年給若干貢金。畢竟已沒有甚麽了不起,當友朋來祝賀時,自己也感到,寫下:

     落拓功名五十秋,不成一事雪盈頭。腐儒也得賓朋賀,歸對妻孥夢也羞。

     除了聊齋志異,他一生著作甚豐,遍及各種文體,傳統的詩詞,駢散文,也有通俗俚曲。假若他早年舉業順達,忙於仕宦之途 ,也許不會有這部使他名垂後世的優秀作品千古留傳。


     蒲松齡寫的族譜序說:"吾族為般陽土著,祖墓在邑西招村之北,內有諭葬二: 一諱蒲魯渾,一諱蒲居仁,並為元總管。蓋元代受職不引桑梓嫌也。然歷年久遠,不可稽矣。相傳傾覆之餘,止為藐孤,吾族之興也,自洪武始也。"又記云:"相傳蒲姓為元世勛,寧遠間有夷族之禍,刑戮之餘,止遺藐孤,時方六,七歲,匿外祖家。外祖楊氏,遂以母姓為楊。元鼎既革,始復舊姓。"

     由這兩段文字,近世學者考證蒲松齡遠祖的民族問題,有說是回族,有說是蒙古族,又有說認為是女真族。我國自古便是多民族國家,民族間的融合同化是很自然的事。由於文獻不足 ,難作定論。蒲松齡的高,曾,祖,父輩頗多儒生,祖父輩也有二人登第入仕,可稱書香門第,蒲松齡自幼治舉子業,至五十歲猶不忘進取,與他出生於這種門庭自然有關。

     蒲松齡的父親蒲槃,到二十歲還未能考中秀才,遂去而賈,家道亦不富足。後來蒲松齡四兄弟陸續降生,食指日繁,蒲槃不能延師,只好親自教子讀書,可見他確是粗通經史。蒲松齡在四兄弟之中是最聰慧的 ,十九歲初應童子試,便以縣,府,道三第一,補博士弟子員。他少年得志,弁冕童科,是有一定偶然性的。當時任山東學政是大文豪施閠章,他出的試題頗帶點文學性 ,蒲松齡的文章起講是這樣寫的:

     "嘗觀富貴之中皆勞人也。君子逐於朝,小人逐於野,為富貴也。至於身不富貴者,則又汲汲然伺候於富貴之門,而猶恐其相見之晚。若乃優游晏起而漠所事者,非放達之高人 ,則深閨之女子耳。"

     文筆生動,語帶諷刺,與制藝文所要求的死板文章,大異其趣。施閠章以文學家的眼光來看,頗為贊賞,批語極高,譽為"如空中聞香,百年如有神 .........直足以維風移俗 ........觀書如月,運筆如風,有掉臂游行之樂。" 如果遇到一位頭腦冬烘的考官,這樣的八股文恐怕要打入落卷媄鉹F。後來,蒲松齡對施閠章的知遇之恩,銘刻於心。然而,他却沒有意識到,他的才華只適於文學創作 ,描摹人情世態,而用於作八股文,按照死板格式,抽象地代聖人立言,那就非其所長,也就難於為那些缺乏文采的考官所看中了。因此,少年初露鋒芒之後,三年復三年的鄉試 ,却成了他終身的險關。

     青年時代的蒲松齡,雖奮力於舉業,但他還有濃厚的文藝興趣。喜歡當地農民群眾中流行的通俗俚曲,而且還自度曲。他一生作有許多小曲和十四種俗曲,其中當有其少年之作。蒲松齡還對民間的傳說故事,饒有興趣。他的聊齋志異也是在青年時期就開始創作了,只不過當時尚無此名。 康熙三年(1664),同邑的張篤慶有"和留仙韻"二首,其二云:

     司空博物本風流,涪水神刀不可求。君向黃初聞正始,我從鄴下識應侯。一時結客白蓮社,終夜悲歌碧海頭。九點寒烟回首處 ,不知清夢落齊州。

     按: 晉張華作(博物志)記神經怪事   黄初,魏文帝曹丕年號,隋書經籍志雜傳類著錄曹丕撰(列異志)三卷,以序鬼物怪異之事   阮籍有(大人先生傳),也是子虛烏有之作。

    
張篤慶意思謂蒲松齡記叙狐鬼故事,固然不失風雅,但畢竟虛幻不實,荒誕不經,於世無益,於己也無補,言外之意,是頗不以為然。這首詩表明了,此時的蒲松齡已不是一時偶爾地寫一 ,二篇志怪小說,而且已成為友人們所知的文字之好。遺憾是聊齋志異近五百篇作品中,無從得知那些是他早期的作品。

     青年時代的蒲松齡,一面要研讀經書,應付鄉試,一面要參加詩文唱酬之會,一面還要寫志怪小說。家境並不富裕的他,難以長久如此生活下去。兄弟四人,相繼成年,娶妻生子。難免妯娌不和 ,發生家庭糾紛。年邁的蒲槃看到難以維持,便讓他們兄弟四人分居異爨了。蒲松齡後來在(述劉氏行實)中記述了當時分家的情况。分家之後,蒲松齡歲歲游學,不顧家庭生計 ,而且除早生的長男蒲箬外,劉氏在分家當年又生下一女,三年後又生下次男蒲篪,生活更加困難,到了家貧不足自給地步,遂應聘南游,為人作幕。

     康熙九年(1670)秋,蒲松齡應同邑友人,寶應知縣孫蕙(字樹百)之聘,離家南游,開始了一年的幕賓生涯。二人同邑,原已相識。孫蕙聘蒲松齡,就是因為同鄉可作親信幫手 ,蒲松齡能文,堪任文牘事,或者還有同情蒲松齡落拓不遇,生計困難。有此關係,自然不同於尋常賓主。二人常對酌,唱和,頗為融洽。孫蕙體恤民苦,治邑頗有政績。後因忤河務大員 ,受到彈劾。蒲松齡是非常同情。有"聞孫樹百以河工忤大僚"詩云:

     故人憔悴折腰甚,世路風波強項難。吾人衹應焚筆硯,莫將此骨葬江干。

    
"三月三日呈孫樹百,時得大計邸鈔" 詩云:
但餘白髮無公道,衹恐東風亦世情。我自蹉跎君偃蹇,两人踪迹可憐生。

    
前二句是說自己位卑才短,無力相助,後二句暗喻做清官之難,為孫蕙叫苦。
現存有蒲松齡手錄(鶴軒筆札),收自康熙九年十月至次年五月間的書啟。這些文字,雖然是代孫蕙應酬所作,但蒲松齡是用文章家之筆來寫應用文,不僅辭達,得體,而且文詞雅潔 ,富文學色彩。對他來說是用非所用,浪費了作家的文學才能,境遇使然,是可惜的。

     蒲松齡早年的詩作全已散佚,現存的始自"南游草"。南游期間,所作甚多,是一生中作詩最多的一年。這一年的抒情言懷詩,反映出他的心情是悒悒不快的 ,如"寄家":

     年來憔悴在風麈,貂敝誰憐季子貧。瑟瑟晚風吹落水,蕭蕭衰柳怨行人。秋殘病骨先知冷,夢娷k魂不記身。應是帛書何所寄 ,布帆無恙旅色新。

    
"旅思":
十年麈土夢,百事與心違。天逐殘梅老,心隨朔雁飛。初春疑乍冷,久客似新歸。可嘆金城柳,參差已十圍。

    
"感憤":
漫向風塵試壯游,天涯浪迹一孤舟。新聞總入狐鬼史,斗酒難清磊塊愁。尚有孫陽憐瘦骨,欲從玄石葬荒邱。北邙芳草年年綠 ,碧血青磷恨不休。

    
全都是抒發憂憤,懷才不遇,青雲之志難酬的感慨。"尚有孫陽憐瘦骨"是用伯樂於虞坂見騏驥負鹽車力盡而伏 ,撫之而哭的故事,比喻孫蕙雖憐憫自己,但却與自已心願相違。既不能有所成就,又不能擺脫窮困,表明了對科舉抱有幻想。僅僅一年 ,他便辭幕回鄉了。

     在南游期間,他仍舊對狐鬼故事饒有興趣,(途中)一詩有"途中寂寞姑言鬼,舟上招遙意欲仙"之句 。上引"新聞總入狐鬼史"(狐鬼史三字有的本子作夷堅志,(夷堅志)是宋洪邁記神怪之事的著作),這表明他不僅聽 ,不僅談,而且記述,創作。(聊齋 - 蓮香)篇末記故事來源云"余庚戌南游,至沂阻雨,休於旅舍。有劉生子敬,其中表親出同社王子章所撰(桑生傳),約萬餘言,得卒讀,此其厓略耳 。" 其某些篇章亦同樣有注其本事來源。故勿論是虛是實(蓮香)一篇作於南游期間,是可以肯定的。

     康熙九年(1670)八月初,蒲松齡自淮揚返里,宗侄覺斯,螽斯邀飲,他吟詩云:

     鶯花歲逐行塵老,骨肉情因患難深。羈旅終年清興減,清磨未盡祇雄心。

     表明他還是要在科舉場上角逐一番。次年壬子鄉試,縱有帶着孫蕙的荐書,最終又再落第而歸。他心情痛苦之極,寄給孫蕙"寄孫樹百"的詩中有云:

     君疲牛馬身猶病 ,我困遭逢數亦慳。三載行藏真落水,十年義氣已闌珊","楚陂猶然策良馬,葉公元不好真龍。岐途惆悵行焉往,痛哭遙追阮嗣宗。

     康熙十一年(1672)夏,淄川一帶大旱。劉氏又生下了三子蒲笏。蒲松齡落入了一生中最艱窘的日子,這年六月,他的"日中飯"一詩 ,就是一幅真實寫照。句中有"六月奇熱如籠炊,午飯無米煮麥粥。" 也正由於他位卑家貧,他才沒有同當時災難深重,受封建剝削,欺壓的農民隔離開來。他像老農一樣關心禾苗生長,為早澇而憂,為逢雨而喜。他對催租吏的凶惡,深深體會農民疾苦 。如"田間口號"詩云:

     日望飽雨足秋田,雨足誰知倍黯然。完得官糧新谷盡,來朝依舊是凶年。

     又"災民謠":云:
雨不落,秋無禾。無禾猶可,徵輸奈何。吏到門,怒且呵。寧鬻子,免風波。縱不雨,死無他。勿訴公堂,勿訴公堂,長官訶。

     為了家庭生計的問題,縱使不願為人作幕,也只好到縉紳人家去坐館了。從康熙十二年(1673)起,蒲松齡開始了長達四十年之久的塾師生涯。

     康熙十二年至十四年(1673-1675),蒲松齡到了本邑城北豐泉鄉王家坐館。王家是淄川名門大族。與王敷政的幾位弟弟時有詩歌唱和,相處融洽,尤其與王觀正(號如水)最相契 。蒲松齡有一首詞"大江東去 - 寄王如水",云:

     天孫老矣,顛倒了,天下幾多傑士。蕊宮榜放,直教那,抱玉卞和哭死。病鯉暴腮,飛鴻羽 ,同吊寒江水。見時相對,將從何處說起。   每每顧影自悲,可憐骯髒骨,消磨如此。糊眼冬烘鬼夢時,憎命文章難恃。數卷殘書,半窗寒燭,冷落荒齋堙C未能免俗,亦云聊復爾爾。

    
寫的是應試失敗的痛苦忿慨心情。推知這首詞作於康熙十一年應鄉試敗歸後,可見兩人早有交往,同是科場失意者,自然很投合了。後來蒲松齡喪母,時值荒年,無以營葬 ,王如水傾囊相助。

     蒲松齡離開王家後,到了罷職歸田的翰林院檢討唐夢賫家去做西賓了。唐夢賫,順治六年進士,後得罪,放歸田里,家貲甚豐,廣交往 ,時出游,還喜接引寒儒,提掖後進。蒲松齡對他屢屢稱贊,就是在自己窮困不遇之時,受到了唐夢賫的垂顧。他為唐夢賫作的生志,末云: "松,一介寒癯,半生老鬢。嬴縢躡蹻,頻登元禮之門。破帽殘衣,叨連杜公之榻....." 後來唐夢賫還為聊齋志異作序,中云:"留仙蒲子,幼而穎異,長而特達,下筆風起雲湧,能為載記之言。於制舉之暇,凡所見聞,輒為筆記,大要多鬼狐怪異之事 。向得其一卷,輒為人取去,今再得其一卷閱之,凡為余所習知者十之三四,最足以破小儒拘墟之見,而復夏虫語冰也。" 可以說是最先稱贊聊齋志異的第一個人。 於此亦可見蒲松齡既不忘努力於舉業,又繼續創作他的志異小說,而且在當時已頗受人喜讀。

     康熙十七年(1678)前後,蒲松齡可能到了刑部侍郎高珩家坐館。高家也是名門大族。高珩明末已是進士,清初復起為國子監祭酒。數年前也曾致函囑托淄川縣令關照蒲松齡 。此時正請假居家。 康熙十八年,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初次結集,自作(聊齋自志),高珩為他寫了一篇序,闡述志異之特點,說:"佳狐鬼之奇俊也,降福既以孔皆,敦倫更復無斁,人中大賢 ,猶有愧焉。" 康熙十七年的鄉試又再名落孫山,雖然在邑中已略有文才聲名,可是貧困的境况依然沒有改變。

     康熙十八年(1679),蒲松齡就館於淄川西鄙西鋪村的畢家,也是本邑名門。館東畢際有的父親畢自岩,明末官至戶部尚書,叔輩也位居要職。入清後,畢家已無顯宦 ,也有幾人進入了仕途。畢際有於順治二年拔貢入監,後升至江南通州知州,康熙二年,因解運漕 糧,積年掛欠,罷官歸里。畢際有喜讀書,風雅自命,廣交名流,與江南名士交往,歸田後,仍留心翰墨,有所著述。晚年養尊處優。蒲松齡曾描述他晚年生活情形:"楸棋爭道 ,無非鄉里之親。燈火張筵,不忘布衣之舊。佳客在座,輒以永夕成歡,國士臨門,不以在亡為拒。彭澤菊花之種,流布鄉鄰,瀟湘橘柚之香,分貽閭社。"措詞雖雅 ,却寫出他富貴閒人的樣子。

     畢際有聘蒲松齡來家設帳,固然是為了教幾個孫子讀書,但學識淵博,文章出眾的蒲松齡,却成了他清談的伴友,文字的代筆,應酬的替身。往來文字,出自蒲松齡筆下 ,措詞得體,文采斐然,迎送作陪,談吐風雅,代人說項,不辱東家。如比畢際有對待蒲松齡比較友善契合,賓主相處十年。康熙三十二年(1693)畢際有去世時,蒲松齡寫了"哭畢刺史"十首 ,中有句云:"離奢始恨相知晚,聚久寧疑好會終","海內更誰容我放,泉台無路望人歸"。

     畢際有死後,其子畢盛鉅(字韋仲)主持家務,他是個並不希圖仕進的大家子弟,只是守着家業過舒服日子,讀些雜書過日。教子讀書,文字應酬,更像乃父一樣 ,全依賴蒲松齡了。賓主年紀相若,直是如同兄弟。康熙三十六年(1697)蒲松齡有詩(贈畢子韋仲 ),其三云:

     宵宵燈火共黄昏,十八年來類弟昆。博士乘車依鄠杜,馮驩彈鋏老平原。疏狂剩有葵心在,肺腑曾無芥蒂存。高館時逢卯酒醉 ,錯將弟子作兒孫。

    
情如兄弟,還將弟子視作兒孫,由於賓主相得,蒲松齡在畢家一待就是三十年,直到古稀之年,才撤帳歸家。

     蒲松齡在畢家做西賓,替館東迎送地方官員,接待賓朋,加上唐夢賫等名流的稱揚,他日益以能文名,受到本邑官員的青睞禮遇。康熙二十一年(1681),縣令汪如龍就曾折柬招飲 ,蒲松齡有"答汪令見招"詩致感激之意,說:"青衫白袷久飄零,羞把文章占盛名。敢請筑臺先郭隗 ,漫勞懸榻待徐生","偃蹇自拚人不舞,勿逢青眼淚沾巾。",繼任張湄,也是個文學之士,賞識蒲松齡的文才,更加同情其懷才不遇 ,在科試上作過關照。他們雖然沒有使蒲松齡擺脫困於場屋的處境,却也令蒲松齡日益有了文名。

     蒲松齡是由於家貧不足自給,才到縉紳人家處坐館。雖說寄人籬下,但生活較安定,無凍餒之虞,紙墨燈火也不用操心,每年的束修還可以補家用之不足。畢家宅第寬敞,有園林之盛 ,又藏書甚豐,給予他著書的良好處所。而他多次應山東鄉試,都未能中式,仕途無望,也只好留在畢家了。最為幸運的,是到了畢家仍能繼續創作聊齋志異。畢際有思想開明,並不歧視小說家言 ,不以他家中的塾師寫狐鬼小說,乃至艷情怪異,有乖風化,不但不加干涉,還對此饒有興趣,提供了幾篇材料。(楊千總)記畢自岩(畢際有父)崇禎年間備兵洮泯時事 ,當是畢際有講出來的。

     在當時,學業是仕子的正事,連詩都被看成是"分以外"的事,作狐鬼小說更是邪道了。蒲松齡創作聊齋志異,他的友人張篤慶 早就表示過不以為然。他屢次過不了鄉試一關,有此人自然歸咎於他談狐說鬼,分散了精力。康熙十一年鄉試失敗後,孫蕙曾在覆信中表示,說:"吾兄為親老憂富貴遲,縱使非遲 ,亦無奈親日老也。惟期砥礪進修,祈寬過以報春暉,於願足矣。兄台絕頂聰明,稍一斂才攻苦,自是第一流人物,不知肯以鄙言作瑱否耶?",意思也就是勸他集中精力治舉業 ,不要再放在小說上。康熙二十五年(1686),友人張篤慶 考貢,取得第一,次年準備應順天鄉試,到北京後,作詩"寄留仙,希梅諸人",末聯特別說:"此後還期俱努力 ,聊齋且莫竟空談"勸他勿再作無益於功名的事。這期間却有一件使蒲松齡甚感欣慰的事,他遇到了名位甚高的大詩人王漁洋。 (文見上)

     此後,蒲松齡的名聲漸播,山東按察使喻成龍,濟南朱緗(浙閩總督朱宏祚長子),都慕蒲松齡的名,主動結識。朱緗乘着蒲松齡進省城之際 ,送酒到旅舍,又請到家中飲宴。朱緗喜接名士,也能詩。蒲松齡寫了"答朱子青見過惠酒"詩 ,其三云:

     踏泥借馬到南城,高館張筵肺腑傾。豈以作賓擬枚乘,徒勞入市過侯嬴。錦堂蘊藉詩千首,褐父叨沾酒一盛。公子風流能好士 ,不將偃蹇笑狂生。

    
之後數年,朱緗陸績借聊齋志異手稿過錄,成為這部小說集的第一部較完全的抄本,堪稱是蒲松齡生前的一位知音。可惜朱緗先於蒲松齡下世,抄本亦莫之所去。後來朱緗之子於雍正元年(1723)借得手稿 ,重抄了一部,對聊齋的留傳起了不少作用。

     蒲松齡從康熙初年(1661)剛剛成年便開始記異事,撰狐鬼小說。康熙十八年(1679)初次結集,題名(聊齋志異)。從朱緗約作於康熙三十九年(1700)的詩句中,可佐證蒲松齡於此時仍有所作 ,而(化男)二篇記康熙四十六年(1707)間事,大約是偶爾補綴了。

     由於家貧才到縉紳人家處坐館,在畢家雖然賓主相得,生活舒服。家庭經濟情况亦逐步改善,但梁園雖好,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長年外出,棄自己的孩子不顧,蒲松齡也是內咎的 。他給次子的詩中說:"我為糊口芸人田,任爾嬌惰實堪憐。幾時儲得十石粟,與爾共讀蓬窗前",流露出無奈的心聲。年逾花甲,每年還要奔波數次,大部份時間住在別人家 ,他自己形容:"雪刺可憐生雙鬢,猶隨馬迹轉秋蓬"(九月晦日東歸),"久以鶴梅當妻子,直將家舍當郵亭(家居)。兒子們都已壯年 ,看着父親六十餘歲,猶常往返百餘里,時則冲雨冒風於山道中,心堣]甚不安。蒲松齡到了年及古稀,便撤帳歸家了。這時兒子們已成長,能夠自糊其口 ,也靠妻子劉氏勤儉操持,歲有所積。到蒲松齡歸家之時,已有養老之田五十餘畝。他居家第一年寫的一首"課農詩",描述了一種衣食無虞的小康生活:

     沃田種秬黍,大旱熱其売。雨晚無豐收,聊足供杯酌。兩稅仰諸兒,無須愁空槖。卧聰稚孫讀,心境殊不惡。齋居渾無事,掃徑拾隕籜。東阡課農歸,瀹茗澆劇渴。嗒然坐南窗,習習清風作。兩餐有餘富,瓜壺雜豆角。荒後肉食貴,安分忘饞嚼。

    
後來還有"老樂"一詩,中有云: "沃壤猶堪留種黍,粗衣幸不至懸鶉","架上書堆方是富,樽中常滿不為貧"
反映出一種自滿自足,猶如像歸田園居的陶淵明一樣悠閒自得。但並不表明他已比較富裕,是含有自我安慰之意,畢竟已非早先那樣要為衣食而憂苦不堪,基本上可以說是擺脫了貧窮 ,贏得了小康生活。

     居家當年,蒲松齡同摯友張篤慶,李堯臣一起被推舉為鄉飲賓介。這對於年老的秀才們,也算是一種榮譽。但在他們三人來說,頗有點啼笑不得。於是歸作一首:

     憶昔狂歌共晨夕,相期矯首躍雲津。誰知一事無成就,共作白頭會上人。

     七十二歲的他,始終未能看破功名........(文見上)

     聊齋志異的創作,前後歷四十餘年之久,貫穿了蒲松齡的大半生,屬志怪傳奇類小說,凡四百九十餘篇,絕大多數是狐,鬼,花妖精魅故事,及奇聞異事。志怪小說興於六朝,至唐變為傳奇 ,宋後至明代日漸衰落。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却如奇峰突起,取得光輝的藝術成就。 蒲松齡在聊齋志異中說:"才非干寶,雅愛搜神,情同黄州,喜人談鬼。" "才非干寶",是自我謙虛,他實際發展了以干寶(搜神記)為代表的六朝志怪小說的傳統,藝術上更超越了六朝志怪書。"情同黄州",也就是說明喜談狐說鬼這一點而言。

     聊齋志異中的篇章,主要反映:

    一) 揭露整個封建統治機構的腐朽,官府衙門貪污腐敗,操控廣大人民的生命財產。蒲松齡以真實描寫,或借幻想手法,揭露統治階級的種種暴行,衙門上上下下都是吃人的狼 ,堂上堂下白骨如山。表現了被壓迫人民懲治貪官污吏,土豪劣紳的反抗鬥爭。

    二)  揭露科舉制度的弊端,考官的昏瞶無知,寫得生動淋漓。寫得一手好文章,却屢試不第,故意將一些平庸文章連綴成文,竟能中魁。揭露了科場黑暗和考官的貪婪。深刻描寫了封建科舉制度對讀書人的精神毒害 。有人生前考不中,死後還不忘進取,藉着鬼魂幫助別人參加科試,實踐自己夙願。

    三)  描寫大量愛情故事,多數發生在人與女性鬼,狐,花妖之間。它之所以引起廣大讀者興趣,並不單單在於故事奇異,主要是其中的鬼,狐,花妖"多具人情 ,和易可親"。她們以不圖富貴,不慕權勢,以性情善良,德才可許取人。愛其所當愛者,雖經歷千萬艱險而不渝。她們聰慧有才智,完全不合封建社會堛"女子無才便是德"格言 。而這些生動活潑,健康合理的婦女生活,只有解除了封建主義的統治才能變為現實。

     聊齋志異的內容是豐富的。除了上面三大方面,不少篇章含有積極意義,如:諷刺好逸惡勞者,不願勤學苦練便想有所成就,結果只能碰壁。告誡人們要警惕有化妝成美女的魔鬼,切勿為美麗的外表所迷惑 。諷刺貪財慕利的市儈文人,結果是人財兩空。這些作品寓意深刻,富有啟發意義。

     聊齋志異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在於蒲松齡充分發揮了傳統的志怪小說的藝術功能。從其中許多優秀作品看,他把志怪的奇幻,反映在現實社會中所認識到的有意義的生活內容 ,體驗到許多人生哲理。

     蒲松齡一生讀書,著書,教書,是封建時代的一位典型知識分子。除了(聊齋志異)外,大量的詩文,還有農桑經,日用俗字,省身語錄,十四種通俗曲,戲劇三齣。 康熙五十四年(1715),正月二十四日逝世,在世七十六年。


附:
浣溪紗   秋柳    見全清詞鈔   第五卷
舊向長堤纜畫橈,秋來秋色倍蕭蕭。空垂煙雨拂橫橋。   斜倚西風無限恨,懶將憔悴舞纖腰 。離思別緒一條條。

          

中華圖書館   綫裝   一函八冊   網主藏

        

夷堅志   宋  洪邁撰   商務印書館   叢書集成   據十萬卷樓叢書本排印   八冊   網主藏



蒲松齡   聊齋自誌


披蘿帶荔,三閭氏感而為騷;牛鬼蛇神,長爪郎吟而成癖。自鳴天籟,不擇好音,有由然矣。松,落落秋螢之火,魑 魅爭光;逐逐野馬之塵,罔兩見笑。才非干寶,雅愛搜神;情類黃州,喜人談鬼。聞則命筆,遂以成編。久之,四方同人,又以郵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積益夥。甚者﹕人非化外,事或奇於斷髮之鄉;睫在眼前,怪有過於飛頭之國。遄飛逸興,狂固難辭;永托曠懷,痴且不諱。展如之人,得毋向我胡盧耶?然五父衢頭,或涉濫聽;而三生石上,頗悟前因。放縱之言,有未可概以人廢者。
松懸弧時,先大人夢一病瘠瞿曇,偏袒入室,藥膏如錢,圓粘乳際。寤而松生,果符墨志。且也 ﹕少羸多病,長命不猶。門庭之淒寂,則冷淡如僧;筆墨之耕耘,則蕭條似缽。每搔頭自念 ﹕勿亦面壁人果是吾前身耶?蓋有漏根因,未結人天之果;而隨風蕩墮,竟成藩溷之花。茫茫六道,何可謂無其理哉!獨是子夜熒熒,燈昏欲蕊;蕭齋瑟瑟,案冷疑冰。集腋為裘,妄續幽冥之錄;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寄托如此,亦足悲矣!嗟乎!驚霜寒雀,抱樹無溫;吊月秋蟲,偎闌自熱。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

康熙己未春日

王漁洋戲題聊齋志異卷後》詩  

     姑妄言之妄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料將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時。

     此詩坊間傳錄所見,其中"姑妄言之妄聽之"句,或作"姑妄言之姑聽之",以句意論兩者相同,並無牴忤之處,故不必以末三字為"妄聽之"始合原作,而"愛聽秋墳鬼唱時",亦有作"愛聽秋墳鬼唱詩",此或是傳鈔之誤,因蒲松齡有次韻答王司寇阮亭先生見贈》作答:

     志異書成共笑之,布袍蕭索鬢如絲。十年頗得黃州意,冷雨寒燈夜話時。

     既是次王漁洋韻,則末字韻脚應以字為合。

"妄言妄聽"及"黄州意"(蘇軾曾貶黄州),出處如下:

瞿鵲子問乎長梧子曰:「吾聞諸夫子,聖人不從事於務,不就利,不違害,不喜求,不緣道,无謂有謂,有謂无謂,而遊乎塵垢之外。夫子以為孟浪之言,而我以為妙道之行也。吾子以為奚若?」長梧子曰:「是黃帝之所聽熒也,而丘也何足以知之!且女亦大早計,見卵而求時夜,見彈而求鴞炙。予嘗為女(汝)妄言之,女(汝)以妄聽之,奚? 莊子-齊物論

子瞻在黄州及嶺表,每旦起,不招客相與語。則必出而訪客,所與遊者,亦不盡擇。各隨其人高下,不復為畛畦。有不能談者則强之說鬼。或辭無有,則曰姑妄言之,無不絕倒,皆盡歡而後去。設一日無客,則歉然若有疾,其家弟子嘗為予言之如此也。  宋-葉夢得《避暑錄話》

網主: 5.2013

     蒲松齡個人與及聊齋志異之聲名當時能夠飛出淄川,和數十年孜孜不倦創作勁頭,除了本人的喜好,亦起因於受到當時已極負盛名的大詩人王漁洋賞識。康熙二十四年(1635),王因父喪返里,約於康熙二十七年,到了淄川蒲松齡的東家畢際有家。畢,王二家,世代聯姻。王漁洋也許已略聞畢家有此一能文老秀才坐館,二人晤談,少不免談詩論文,王漁洋是具有文學眼光,又喜獎掖後進,想必也略讀了聊齋志異部分稿子,自然對蒲松齡稱譽一番。蒲松齡的心情是非常激動的。他這年寫了偶感一詩:

潦倒年年愧不才,春風披拂凍雲開。窮途已盡行焉往,青眼忽逢涕欲來。一字褒疑華袞賜,千秋業付後人猜。此生所恨無知己,縱不成名未足哀。

     窮途當指懷才不遇,千秋業無疑是指聊齋。蒲松齡與王漁洋,一生只此一次見面,却結下文字之緣。之後,王漁洋便來扎索取聊齋志異稿本,閱後更作了評點,還題了一首為後世傳誦的詩戲題聊齋志異卷後:

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料將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時。

蒲松齡也有詩次韻答王司寇阮亭先生見贈酬答:

志異書成共笑之,布袍蕭索鬢如絲。十年頗得黃州意,冷雨寒燈夜話時。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