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陸游     沈園殘夢

沈園非復舊池臺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 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落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這是陸游的妻子唐婉因為種種原因得不到陸游母親的喜歡,婚後三年被迫和丈夫分手,之後再嫁與趙士程。三年之後,互相在沈園偶然相逢 ,唐琬還送上酒餚款待,事後陸游在壁上寫下這首"釵頭鳳",一片傷感無奈。 東風暗指其母親,紅酥手,一些學者解釋為指女士嬌滫漸氻漶A這樣說便是描寫唐琬親自遞上黃縢酒,也有學者解釋 紅酥手是當時一款高檔次的點心。我認為兩者都可接受 ,但以前者情景更佳)  據說後來唐婉也和了一首釵頭鳳如下: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嘗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唐婉其後怏怏而終。   


唐琬原是陸游表妹。兩人婚後十分相愛,但因為不為母親所喜,被迫分離。陸游再娶王氏,唐琬也改嫁了趙士程。陸游三十一歲(1155)時,與唐氏在沈園相遇。唐氏以酒餚招待 ,陸游很難過,就在壁上題了"釵頭鳳"一詞,抒發傷感。唐琬後來看到此詞,也和了一首。不久唐琬就去世了。公元1199年,四十 多年後,陸游舊地重遊,又作了兩首七絕題為"沈園"。此為慶元己未歲,陸游已經七十五歲 。詩曰:
夢斷香銷四十年,沈園柳老不飛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詩是悼念前妻唐琬而作。

陸游和唐琬的不幸婚姻故事,坊間選本大抵只選入以上"沈園"絕句和"釵頭鳳"一詞。其關於沈園詩作,實不止於此數。

翻劍南詩稿,還有一首七律,比"沈園"詩更早,作於紹熙壬子,時園已三易其主。詩題是"禹蹟寺南沈氏小園":
楓葉初丹檞葉黄,河梁愁鬢怯新霜。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年來妄念消除盡 ,回向蒲龕一炷香。

開熙乙丑,陸游八十一歲了,夜夢遊沈氏園,又成兩絕,見詩稿卷六十五,詩云: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園塈騥丳﹛C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

真可算是情深一往,老而彌篤,讀之使人淒然。

陸游(1125 - 1210),字務觀,號放翁,山陰(現浙江省紹興市)人,南宋詩人,也是中國文學史上傑出詩人,愛國詩人,多產詩人,他一生創作詩量多於一萬首,近傳世整部全唐詩四份一之數 。他在參加進士考試時,受過秦檜迫害,直到秦檜死後,才獲得一官半職。公元1163年,替張浚(南宋抗金名將)策劃北伐,不幸失敗,免了官職。公元1170年,到四川參加四川宣撫使王炎的軍隊 ,過了一段軍中生活,後來又做了他的好朋友四川制置使范成大的參議官。他看到自己的抗敵主張沒有實現希望,常作詩喝酒,消磨壯志,有人笑他放浪,他就自稱為放翁。公元1178年回到臨安(現浙江省杭州市),以後做了幾任地方官 ,但因為他始終堅持自己的施政主張,報國信念,招致當權派忌恨,最後都失去官職。直到公元1210年去世為止,大部分時間到在山陰故鄉度過。他在家居時,接近農民,寫了不少農家生活的詩 。經過他自己刪去的作品 後,現存詩九千三百多首。最膾炙人口的名作有:

遊山西村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從今若許閒乘月 ,拄杖無時夜叩門。
臘酒 - 臘月媃C造的酒,過新年時飲用  春社 - 古時立春以後向土地神(社公)獻祭的日子,祈五穀豐登

這詩是作者閒居家鄉山西村時寫的。既描繪了"山重水複,柳暗花明"的農村風光,又表現了農家過節日的熱鬧景象,和農家款待客人時的純樸真情 。最後兩句說出詩人對田園生活的嚮往。

臨安春雨初霽
世味年來薄似紗。誰令騎馬客京華。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矮紙斜行閒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素衣莫起風塵歎 ,猶及清明可到家。
矮紙 - 短紙   細乳 - 名茶之一   分茶 - 品賞茶味  

這是詩人1186年客居臨安時作,反映作者對官場生涯的冷淡心情,一心想着回到山陰老家去。三,四兩句很細緻描寫江南春景 ,成為被人傳誦的名句。

嘉定三年(1210),陸游臨終前寫給他兒子的絕筆詩"示兒",心中仍念念不忘宋朝江山的統一: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陸游與尤袤,楊萬里,范成大並稱為南宋四大詩人,不但詩作產量多,傳世著作除了(劍南詩稿),還有(渭南文集),(老學庵筆記),(南唐書)等等。在詞作的方面,也相當出色 ,有(放翁詞)一卷,著名的有:

訴衷情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 ,身老滄洲。

當年懷着拯救國家民族苦難,戍衛邊防的壯志雄心,畢竟已成過去。今日關山何處,就連夢想也破滅,舊日的貂裘大衣,自從回來南方,再也無用武之地 。語句平淡含蓄,出意却十分悲憤淒涼。下片說敵寇尚存,年歲空老。"心在天山"是對國家收復失地的渴望,"身老滄洲"是此志畢竟難遂 ,是強烈的對比。再次證明詩人參加抗金的日子不多,但愛國之情,是至死不衰的。

卜算子   詠梅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黄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羣芳妒 。零落成泥輾作塵,衹有香如故。

詩人十多歲應試時,名列秦檜孫兒秦塤之前,因而招妒被排斥,直到三十八歲,考宗即位,才賜給他進士出身。全首詞以梅喻己,上片說開在驛外橋邊的梅花,不但沒有受到人的注意保護 ,而且更遭到風雨(這堳當權者的強勢)欺凌。下片再表白,梅花不是在春天開花,本來就無意爭妍鬥麗,那管得其它同類的妒忌。但梅花自有它的傲氣,縱使被踏踐成 委路污塵,它的芳香名氣却是依然故我,絲毫不損的。

以下一首以寫多景樓景色,嗟懷當地的歷史人物和事迹:

水調歌頭     多景樓
江左古形勝,最數古徐州。連山如畫佳處,縹緲著危樓。鼓角臨風悲壯,烽火連空明滅,往事憶孫劉。千里曜戈甲,萬竈宿貔貅 。   露沾草,風落木,歲方秋。使君宏放談笑,洗盡古今愁。不見襄陽登覽,磨滅游人無數,遺恨黯難收。叔子獨千載,名與漢江流。


司徒華說陸游七絕三首     結集 - 起看星斗

我曾最簡略地比較過唐詩與宋詩:大致上,前者尤其是盛唐,氣象萬千,神采飛揚;後者則寓哲理而散文化。但南宋的陸游,風格則近唐,襟懷直迫邊塞詩,且更具報國悲情。茲推介其七絕三首,如下:

《楚城》「江上荒城猿鳥悲,隔江便是屈原祠。一千五百年間事,只有灘聲似舊時。」

楚城:即歸州,今湖北秭歸縣。陸游離成都,下瞿唐峽,經此地作此詩。屈原祠:歸州有屈原宅,後人就其宅立為祠堂。一千五百年:從屈原死後,到陸游寫此詩時,約一千四百七十多年,舉其整數。荒城猿鳥:一片哀愁,屈原被冷落了,屈原祠更冷落了。這冷落暗示着,南宋再沒有像屈原這樣貞忠愛國的人了,國人也不關心有沒有這樣的人了。「只有灘聲似舊時」,「舊時」的「灘聲」是歷史的聲音,人們只可以在留下的遺蹟中,尋找得屈原這樣的愛國者的聲音。

《秋夜將曉出籬門迎涼有感》(二首選一)「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遺民淚盡胡塵堙A南望王師又一年!」

「河」是黃河,「三萬里」誇張其長。「岳」是西岳華山,八尺為一仞,「五千仞」誇張其高。首兩句,對偶而起,極寫黃河的壯麗和華山的雄偉,但這錦繡山河已被金人佔領了,失去了。

「遺民」是淪陷區被異族統治着的人民,在壓迫中流盡了眼淚了。「王師」是指來收復失地的宋軍。「淚盡」不但是因為活在「胡塵」堙A而是盼望了一年又一年,始終盼望不到宋軍來驅去異族。一個「盡」字,又一個「又」字,實在是對南宋偏安皇朝的深刻批判!

《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二首選一)「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僵卧」,年老僵直而卧。「戍」,防守。「輪台」,古地名,在今新疆,唐時的邊防地區,泛指邊疆要地。「鐵馬冰河」,軍馬在冰河上馳騁。作者已經年老,但報國之心未死而無從效力,卻並不因此悲哀。深夜,失眠,在風雨聲中,腦海中出現「鐵馬冰河」的景象,這景象才能帶他入夢。他夢寐不忘啊!夢中實現了理想!

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

司徒華說陸游詞二首       結集 - 起看星斗

 

他一生寫詩近萬首,堪稱最多產的詩人;也填詞,僅一百多首,但卻亦有不少佳作。詞風屬蘇辛派,慷慨而充滿愛國激情,直迫辛棄疾。我曾在本欄,談過他的《卜算子.咏梅》,現再來推介兩首。

《夜遊宮.記夢,寄師伯渾》:雪曉清笳亂起。夢遊處,不知何地。鐵騎無聲望似水。想關河,雁門西,青海際。睡覺寒燈堙A漏聲斷,月斜窗紙。自許封侯在萬里,有誰知?鬢雖殘,心未死。

註釋:師伯渾,陸的朋友,隱士,時有詩文往還。清笳:清脆的笳聲。鐵騎:「騎」音「企」,騎兵也,軍容嚴肅強悍的騎兵。雁門:今山西省西北,古時防禦胡人要地。青海際:青海邊。漏聲:報時的更漏聲。封侯:建功立業,取得官位。

語譯:下雪的早晨,忽然傳來軍號的清脆笳聲。其實,這是夢境,我在夢中,不知身處何地。從那笳聲,想像開去,在笳聲下聚集的騎兵軍容嚴肅強悍,候命出發,雖然人多,但悄然無聲,有如一片沉寂而又蘊含力量的海水。我猜想:這城關山河,大抵是淪落異族的雁門關和青海邊。夢醒了,孤燈亮着,更漏聲已停,紙窗外月亮西沉,天快亮了。我從來立志奔赴沙場,為國家建功立業,誰料得到,直到現在,頭髮白了,但此志未改而又未能實現。

《訴衷情》:當年萬里覓封侯,疋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註釋:覓封侯,見上首。疋馬:即匹馬。梁州:古時陝西地,邊防也。塵暗舊貂裘:所穿貂裘積滿塵埃,喻沒有建功立業的機會。鬢先秋:額邊頭髮先白了。天山:在新疆,比喻邊疆。滄洲:泛指近水的地方,喻陵士的居處。

這一首詞,在意旨以至用語上,都與上一首近似。陸游的詩和詞,都有這樣的毛病,一併拿來推介,也有讓讀者認識這缺點的意思。假如他只填其中的一首,是否讓讀者更為欣賞呢?他的詞不到詩的百分之一,但兩者都有同樣的毛病,也許是不忌雷同所致。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