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郁達夫詩詞鈔      陸丹林前言全文

從詩詞分析郁達夫的愛情觀念   (方寬烈)   原載 1985年  黄璋編輯    近三百年中國文學論集       頁  1..  2..   3.. 

 

郁達夫

王映霞

老年王映霞

郁達夫與王映霞

郁達夫與王映霞

郁達夫給王映霞的情信


十三歲解得初戀
寫詩需要情感豐富,而多情的人每每對異性容易發生愛情,郁達夫是一個才華和情感洋溢的人 ,所以他的詩集裡面,有關愛情的句子特別多,而且寫得相當坦白,毫沒遮掩,真性流露,令人感動。現在先從他早期的詩作探討他在愛情方面的際遇,首先我們發覺他是一個愛情的早熟者 ,試讀他在一九一八年所作的自述詩第八首:

左家嬌女字蓮僊,費我閒情賦百篇。三月富春城下路,楊花如雪雪如烟。

附註: 十三歲秋遇某某,有詩,不存集中。
又註: 十三歲秋九月,遇某氏於劇場。

達夫自說他九歲便能作詩,(自述詩第六首:"九歲題詩四座驚")那十三歲就開始寫情詩了,一九一五年二十歲已經把所寫的詩編成(乙卯集),不過他認為年紀太小就寫情詩 ,未免有點那個,因此不把這些詩收入集子裡面。詩中初戀的女子就是他自傳所提那個在上海開店趙性富翁的侄女,達夫說:"他住得和我最近",又說:"趙家的那位少女 ,皮色實在細白不過,臉形是瓜子臉.....整整地惱亂了我兩年的童心。"

認識之後怎樣呢? 試讀自述詩第九首:

一失足成千古恨,昔人詩句意何深。廣平自賦梅花後 ,碧海青天夜夜心。

附註: 羅敷陌上,相見已遲,與某某遇後,不交一言。

大概達夫因為年紀太小亳無戀愛經驗 ,雖然他在小學畢業典禮那天晚上,曾鼓起勇氣獨自去找趙家少女,那時候他已十六歲,和趙女認識亦經三年,他在自傳說:"我在目光裡看見了她那張大理石似的嫩臉 ,和黑水晶似的眼睛,覺得怎麽也煞忍不住了,順勢就伸出了兩隻手去,揑住了她的手臂。" 當時她並沒有拒絕達夫的親近,可見芳心已暗許,可惜達夫始終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和追求,結果呢,這場不成熟的戀愛當然告吹,而趙女不久亦就依家長命許配別人 ,此後羅敷有夫,路旁相逢當然無話可說。

不過這位趙家少女雖然嫁了,可是多情的達夫仍對她念念不忘,直到後來到日本留學,有一晚這個第一次相戀的女友又從夢中和他見面,醒後作了二首(夢逢舊識)的詩:

相逢仍在水樓邊,不訴歡娛却訴愁。三月煙花千里夢,十年舊事一回頭。
竹馬當年憶舊遊,秋風吹夢到江樓。牧之春國雙文嫁,一樣傷心兩樣愁。


第一首的詩題又作:"夢春江第一樓逢舊識",達夫每喜以杜枚自比而把趙女擬作崔鶯鶯(雙文)。這兩首詩作於一九一五年 ,達夫二十歲,回想十三歲和初戀的愛人在夢鄉富春江第一樓相晤,轉瞬已近十年了。

除了這位趙家少女外,達夫又在自述詩第十首寫着:

二女明菑ㄔi求 ,紅兒體態也風流。杏花又逐東風嫁,添我情懷萬斛愁。

附註:十四歲夏遇某氏姊妹及某氏。
又註:是歲秋又遇某氏姊妹及某氏 ,英皇嫁後,樊素亦與春歸矣。
事情是發生在達夫十四歲那年,他又認識一對姊妹花,生得明艷異常,跟隨這對姊妹花的還有一個侍婢,體態亦風流可喜 ,那時社會風氣,大戶人家多養有婢女,而達夫個性同情弱者,每對下女發生興趣,經常當作戀愛對象。可惜在盛行早婚習慣的清末時代,達夫心目中這對姊妹花又先後出嫁 ,而達夫用白居易家伎樊素作代名的侍婢亦跟着小姐陪嫁,達夫只有徒呼荷荷。

青春發動期間的達夫,給他印象最深的四位異性都轉眼成空,於是在自述詩第十一首慨嘆道:

幾度滄桑逐逝波,風雲奇氣半消磨。揚州夢醒無聊甚,剩向旗亭學醉歌。

附註: 是歲冬題詩春江第一樓 ,詩不存集中,有"惜花心事終何用,一寸柔情一寸灰"句。

達夫經常以杜牧自負,他最欣賞小杜的詩句是:"娉娉裊裊十三餘,荳蔻梢頭二月初",每每告訴人家,這詩是杜牧懷念小情人而作的 ,事實上達夫比較早熟,十三歲開始對女孩子發生興趣而寫情詩,說不定是受到小杜這首詩的影響呢。十六歲小學畢業,心目中幾個愛人都已他屬,只有吟着小杜的詩句"十年一覺揚州夢",到富春江畔的第一樓題上"惜花心事終何用 ,一寸柔情一寸灰"的句子,借酒消愁,醉歌一番,失戀滋味,委實難捱。可是情深如陸游的達夫直到一九一七年廿二歲,八月四日回家鄉又寫了"春江懷舊"四首:

故人門巷只栖鴉,楊柳扶疏影尚斜,蓬島歸來天外使,河陽凋盡鏡中花。杜鵑此日空啼恨,烟月春宵憶駐車 。泥落可憐雙燕子,低飛猶傍莫愁家。
仙山春夢記前遊,不把忘情怨莫愁。小婢曾通花裡約,老奴難耐鏡邊羞。絕無消息傳青鳥,認得啼痕在玉鈎。聞說侯門深似海,綠珠今夜可登樓。
天上瓊樓十二城,人間凝望最關情。花開梓澤多風雨,客去臨卭絕送迎。一夢揚州憐杜牧,廿年辛苦憶蘇卿。亦知金屋謀非易,擬向漁樵托此生。
一夜天風到蕙蘭,花香人夢兩欄杆。折來紅豆悲難定,濕盡青衫淚不乾。佳婦如今歸帝子,腐儒自古苦酸寒。綿綿此恨何時了,野雉朝飛不忍看。


寫這些詩的時候他已和孫荃訂婚,可是行經初戀的趙家小姐門前,柳樹輕颺,庭巷依舊,舊地重遊,想起"小婢曾通花裡約",而今"絕無消息傳青鳥",只有杜鵑啼恨 ,燕子低飛,空傍美女莫愁的舊居罷了。再跑到愛人嫁後所居門外徘徊,那是有錢人家的大廈,達夫把它擬作天上瓊樓,侯門深鎖,綠珠已給石崇貯在金屋裡 ,自己只合如蘇武北海孤寂,樂天潯陽濕淚,真是此恨綿綿無了期。想不到初戀的滋味這麼苦,達夫只有儘量把它發洩在這四首詩裡面。

從這些詩來分析,可見郁達夫是一個純情的人,只是碰到心目中喜歡的對象,
馬上發生愛念,設法追求,不管後果,就算明知沒有結果的愛情 ,亦毫不猶豫的
闖入情關,雖可憐却亦可喜的呀 !

(郁達夫在(水樣的春愁)那篇散文的描述:"她們家裡只有一位寡母和一個年輕的女僕,而住的房子却很大。門前一排柳樹 ,柳樹下還雜種着些鮮花。")

1917年夏天 ,達夫二十二歲,從日本回,和孫荃在舊鄉富陽訂婚。孫荃是一個典型 的賢妻良母式閨秀,年紀比郁少一歲,曾受舊式教育如列女傳》《女四書之類 ,亦讀過不 少舊詩,會寫一些小詩,于聽1982年曾輯有她的(夕陽樓詩稿),刊在(文化史料)第 七期上面。達夫對她的印象不錯,從達夫的詩詞裡可讀到不少為孫荃而寫的詩和唱酬之作,最初的一組是訂婚後九月五日在杭州寫給她的:

許儂赤手拜雲英,未嫁羅敷別有情。解釋將離無限恨,陽關只唱第三聲。
夢隔蓬山路已通,不須惆悵怨東風。他年來領湖州牧,會向君王說小紅。
楊柳梢頭月正圓,搖鞭重寫定情篇。此身未許緣親老,請守清閨再五年。
立馬江潯淚不乾,長亭訣別本來難。憐君亦是多情種,瘦似南朝李易安。
一紙家書抵萬金,少陵此語感人深。天邊鴻雁池中鯉,切莫臨風惜爾音。


這此詩有前記:"夜月明,成詩若干首,寄未婚妻某者也。"第一首心儀孫荃是雲英 未嫁的閨女。第二首達夫以杜牧自負,打算將來學成歸國,大展抱負,說不定會當 上地方官像杜牧的領湖州牧哩。同時達夫心裡最欣賞的愛情生活是學姜白石那 樣過着'小紅低唱我吹簫'的日子。因此經常將心愛的女子稱作小紅。第三首大概 因孫荃仍要侍奉母親,預算五年後才結婚。第四首達夫知孫荃會作詩,把她看作 李清照。末首希望別後魚雁互通,傾訴心事。達夫回到日本後曾寫白話小說(金絲雀),小說前面有五首詩:

盈盈一水隔離居,豈不懷歸畏簡書。能向阿香通刺否,風雷千里傳電車。
白日相思夢覺長,夢中情事太荒唐。早知骨阬穫鶢均A悔駕天風出帝鄉。
客館蕭條興正孤 ,八行書抵萬明珠。知君昨夜應逢夢,問我前宵入夢無。
浮槎客路三千遠,回首家山一發青。猶憶前年寒食夜,與君聯步上西泠。
河橋燈火夜將闌 ,知你深閨夢已殘。心事莫從明月寄,中天恐被萬人看。


這篇小說是練習試寫的,後來沒有發表,直到1919年6月2日達夫把這些 詩寄給孫荃說:"右詩五篇,系前三年作,見小說(金絲雀),這幾首詩正可以說出我 目下的心事來。"詩裡充滿着兩地相思魂夢縈繞之苦,第五首末兩句描寫相愛而不敢公開給人知道的心事多委宛美妙。

這裡繼續抄錄達夫給孫荃的詩:

舊曆八月十六夜觀月
月圓似笑人離別,睡好無妨夜冷凉。窗外素娥窗內客,分明各自夢巫陽。

這首詩作於1917年十月二日 ,到十六日又給孫荃改號"蘭坡",寄她這詩:

贈君名號報君知,兩字蘭荃出楚辭。別有傷心深意在,離人芳草最想思。

同月十八日又寄三首詩給孫荃 ,詩題是:

題陰符夜讀圖
十年風雪阻關河,未辦晨妝半斛螺。今日愛才非昔日,欲歸無計奈卿何。
故里逢君月正彎,別來夜夜夢青山。相思倘化夫妻石,汝在江南我玉關。
屠狗椎牛計總愚,青春潦倒在江湖。欲教人識儒冠害,寫出陰符夜讀圖。

按陰符夜讀圖是當時達夫夜間讀書所攝的照片 。十二日卅一日除夕又作一首詩寄孫荃:

又是一年將盡夜,不知青鬢幾痕絲。人來海外名方賤,夢返江南歲已遲。多病所需唯藥物,此生難了是相思 。明朝欲向空山遁,為恐東皇笑我痴。

詩裡說"此生難了是相思",可見達夫對孫荃的痴心簡直達於沸點了。

1918年2月1日 ,達夫唱和孫荃的詩四首:

諳盡天涯飄泊趣,寒燈永夜獨相親。看來要在他鄉老,落落中原幾故人。
未有文章驚海內,更無奇策顯雙親。論才不讓相如步,恨煞黃金解弄人。
十年海外苦覊留,不為無家更淚流。鬼蜮乘軒公碌碌,杜陵詩句只牢愁。
何堪才晏更覊留,塞上河冰水不流。一曲陽關多少恨,梅花館閣動清愁。

孫荃原詩是:

獨在異鄉為異客,風霜牢落有誰親。縱然欲試心中事,其奈陽關少故人。
年光九十去難留,憐爾楊花逐水流。海上仙槎消息斷,雪花滿眼不勝愁。

郁達夫在1919年8月5日的日記寫着:"接蘭坡書 ,附有詩四首,其(夜雨)一首 頗可誦也。" 他又覆孫荃一信:"來詩大有進境,無端一夜空階雨,滴碎離人 萬里心,佳句也,已欲與余詩相抗矣!"由此可見郁達夫對這未婚妻的愛意日濃。

1918年8月孫荃有信給郁達夫,問及他咯血和為人傭工的事情,(留學生反對中日 軍協約鬧風潮,達夫亦響應停學,傭工維持生活。)達夫寫詩答她:

文章如此難醫國,嘔盡丹心又若何。我意已隨韓岳冷,渡江不咏六哀歌。

原註:答問咯血者也

亂世何人識典謨,遺民終老作奚奴。荒墳不用冬青志,此是紅羊劫歲圖。

原註:答問傭工者也

儒生無份上凌煙,出水清姿頗自憐。他日倘求遺逸像,江南莫忘李龜年。  (網主案:忘字疑為問字之誤)

這首詩是達失題在像片後面給孫荃的。

同年9月15日又寄一首詩給孫荃:

芳草何時恨却休,王孫乞食尚飄流。去年今日曾相見,紅粉青衫兩欲愁。我久計窮
朱亥市,君應望斷綠珠樓。生前料已無歡會,早作芻梁地下謀。

這首詩意境十分蕭索 ,可能因沒有孫荃在身邊,感到生活枯寂,前途黯淡。1919年1月17日郁氏又寫一首酬和孫荃寄來的詩,孫詩寫得不錯:

笑不成歡獨倚樓,懷人望斷海南州。他年縱得封侯印,難抵春閨一夜愁。

達夫和詩:

客裡逢春懶上樓,無斷含淚去神州。阿儂亦是多情者 ,碧海青天為爾愁。

憑良心說,原詩比和詩意境和詞句都勝一籌,難怪達夫對她的愛慕日益加重。1919年夏,達夫回北京應外交官,高等文官考試 ,未獲取錄,十一月返日本繼 續就讀帝國大學,在二十八日寫信給孫荃:"。。。。。。因意氣消沉,無面目再與汝 書耳,諒之宥之。" 又說:"青山隱隱,憶煞江南,遊子他鄉,何年歸娶?君為我傷心,我亦豈能無所感於懷哉!渭北江東,離情固相似耳,幸勿喚我作無情 。"信後附一首五律:

風急星繁夜,離愁比夢强。昨宵逢汝別,竟夕覺秋凉。豈是音書懶,都緣客思長 。縱裁千尺素,難盡九回腸。小草根先折,大鵬翼未張。謝娘偏有見,憐及白衣郎。

這詩寫得哀鬱悲憤,如怨如訴,這時達夫對孫荃已淪於夢寐難忘了。1920年5月4日,達夫又寄"夢醒枕上作"五首給荃君":

與君十載湖亭約,驪唱聲中兩度逢。昨夜摽梅天外落,離人無寐泣晨鐘。
昨夜星辰昨夜風,一番花信一番空。相思清淚知多少,染得羅衾爾許紅。
莫封空牀怨腐儒,腐儒情豈負羅敷。問誰甘作瞿塘賈,為少藏嬌一畝廬。
別鳳離鸞古有之,蘇家文錦謝家詞。要知天上雙棲樂,不及黃姑渺隔時。
萬一青春不可留,自甘潦倒作情囚。兒郎亦是多情種,頗善尚書燕子樓。

詩意顯明地在自怨自艾,主旨在這兩句:"問誰甘作瞿塘賈,為少藏嬌一畝廬",當時 一般人認為到外國留學才有前途,達夫為了不忍孫荃獨守空閨,竟自比瞿塘賈,為謀生故不得不離鄉別井來解慰孫荃。心裡雖然急於和孫荃結婚,可是阮囊羞澀,沒法金屋藏嬌 ,讓孫荃像關盼盼的有燕子樓可居。

轉眼己是暑期,達夫在帝大的學分已經修滿,於是馬上回家,完成終身大事,新婚後寫了兩首律詩:

夢來啼笑醒來羞,紅似相思綠似愁。中酒情懷春作惡,落花庭院月如鈎。妙年碧玉 瓜初破,子夜銅屏影欲流。懶卷珠簾聽燕語,泥他風度太温柔。
豆蔻花開碧樹枝,可憐春淺費相思。柳梢月暗猜來約,籠娷鳴是去峙。錦樣文章懷宋玉,夢中鸞鳳惱西施。明知此樂人人有,總覺兒家事最奇。

達夫詩作經常怨句多於歡句,這兩首詩却充滿着旖旎歡愉的情調,大抵三年相思債已一筆勾銷的原緣。可惜結婚後不夠一個月 ,在杭州患瘧疾,九月下旬到日本醫癒,十一月寄這首七律給孫荃:

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劇憐病骨如秋鶴,猶吐青絲學晚蠶。一樣傷心悲薄命,幾人憤世作清談 。何當放棹江湖去,淺水蘆花共結庵。

附註: 新婚未幾,病瘧勢危,斗室呻吟,百憂俱集,悲佳人之薄命,嘆貧士之無能,飲泣吞聲,於焉有作。

達夫是屬於神經質的人,稍一受到打擊就發生悲吟,這詩寫得不錯,只是消沉一點。餘意不層,達夫又一口氣再寄孫荃五首七絕。

青衫紅粉兩嗟跎,偕隱名山意若何。泣向通天台下過,日斜風緊亂雲多。
昔日曾談別後心,談時涕泣已難禁。當時只道難離別,別後誰知恨更深。
一霎青春不可留,為誰飄泊為誰愁。前生若道無緣份,不合今生配作儔。
貧士生涯原似夢,異鄉埋骨亦甘心。不該累及侯門女,敲破清閨夜夜砧。
死後神魂如有驗,何妨同死化鴛鴦。百年人世多風雨,不及泉台歲月長。

這組詩的語氣更陷於低調,新婚初別雖難堪,怎可以離題萬丈的提起"同死化鴛鴦"那樣消極呢 ?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