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徐湘蘋    附: 陳之遴
 
據:
(清王昶)國朝詞綜,(趙雪沛)明末清初女詞人研究,(夏承燾,張璋)金元明清詞選, 清詞記事會評,(龍榆生)近三百年名家詞選

女士小檀欒室彙刻閨秀詞 沈宜修 葉紈紈 葉小鸞 徐湘蘋 賀雙卿
清光緒二十二年徐乃昌輯
南陵徐氏刻本
鸝吹詞 芳雪軒詞 疏香閣詞 拙政園詩餘 雪壓軒詞
  按此 按此 按此 按此 按此


清-王昶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徐燦,字湘蘋,長州人,陳之遴室,有拙政園詩餘三卷。

林下詞選湘蘋夫人,善屬文,兼精書畫,詩餘得北宋風格,絕去纖佻之習。

趙雪沛 明末清初女詞人研究》:徐燦,字湘蘋,又字明霞。江蘇長州人,光祿丞徐子懋次女,海寧大學士陳之遴繼室 。

夏承燾,張璋  金元明清詞選》:徐燦,女詞人,字湘蘋,江蘇蘇州人。海寧陳之遴妻。之遴明崇禎進士,官中允。入清,官弘文院大學士,加少保。坐結黨營私,以原官發遼陽居住。尋召還,以賄納內監論斬,免死流徙 ,卒於徙所。燦善屬文,並精書畫。填詞得北宋風格。有拙政園詩餘

清詞記事會評引:清-陳之遴 拙政園詩餘序:"湘蘋所為詩及長短句,多清新可誦。"又:"湘蘋吟咏益廣,好長短句愈於詩,所愛玩者,南唐則後主 ,宋則永叔,子瞻,少游,易安,明則元美。若大晟樂正輩,以為靡靡無足取,其論多與余合。"又:"湘蘋長短句得溫柔敦厚之意,佳者追宋諸家,次亦楚楚無近人語 ,中多凄惋之調,蓋所遇然也。湘蘋愛余詩愈於長短句,余愛湘蘋長短句愈於詩,豈非各工其所好耶。"

清-陳維崧 婦人集: 徐湘蘋名燦,才鋒遒麗,生平著小詞絕佳,蓋南宋以來,閨房之秀,一人而已。其詞娣視淑真,姒畜清照。至"道是愁心春帶來,春又歸何處",又"衰楊霜遍灞陵橋 ,何處是前朝"等語,纏綿辛苦,兼攝屯田,淮海之勝。"

清-吳衡照 蓮子居詞話: "徐湘蘋夫人拙政園詞,清新獨絕,為閨閣弁冕,同時如商媚生,朱遠生 ,弗逮也。

清-譚瑩 樂志堂詩集-論詞絕句: "起居八座也伶俜,出塞能還綉佛靈。文似易安人道韞,教誰不服到心形。"

清-陳廷焯 雲韶集 :"湘蘋夫人詞,宛轉僆恣A麗而不佻,足以並肩李易安,俯視朱淑真。"

白雨齋詞話: 國朝閨秀工詞者,自以徐湘蘋為第一",又"閨秀工為詞者,前則李易安,後則徐湘蘋。明末葉小鸞,較勝於朱淑眞,可為李,徐之亞。"又"湘蘋踏莎行云:"碧雲猶叠舊河山 ,月痕休到深深處。"既超逸,又和雅,筆意在五代,北宋之間。"

民國-徐乃昌 小檀欒室閨秀詞: "詩餘得北宋風格,絕去纖佻之習。其冠冕處即李易安亦當避席,不獨為本朝第一 。"

清-朱祖謀 彊村語業: 望江南 。 雜題我朝諸名家詞集後: "雙飛翼,悔殺到瀛洲。詞是易安人道韞 ,可堪傷逝又工愁。腸斷塞垣秋。"

清-俞陛雲 清代閨秀詩話: "清代閨秀詞有三大家,湘蘋特起於前,顧太清,揚芬於後,卓然為詞壇名媛 。"


碧雲猶叠舊山河,月痕休到深深處 

踏莎行  
芳草纔芽,梨花未雨。春魂已作天涯絮。晶簾宛轉為誰垂,金衣飛上櫻桃樹。   故國茫茫,扁舟何許。夕陽一片江流去。碧雲猶叠舊山河,月痕休到深深處。

這一首詞,是清代女詞人徐燦(湘蘋)所寫。海寧陳之遴妻,善文工詞,著(拙政園詩錄)一卷。湘蘋的詞被譽為繼李易安後第一位詞人。朱考臧題她的詞云:"雙飛翼 ,悔殺到瀛洲。詞是易安人道韞,可堪傷逝又工愁。腸斷塞垣秋"。嚴格來說,湘蘋的詞,比李易安還來得重大,所謂重大,便是情感更深,寄慨更大。易安的時代,是女真人侵入中國 ,她流離轉徙,到了南方。湘蘋的時代,也值清人滅了明朝,兩人遭遇有相同地方,彼此同有興亡之感。
然而,易安詞集中,便很少有興亡之寄慨。她最為人傳誦的句子,"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那只是兒女情懷閨怨之詞而矣。湘蘋則不同,像此首踏莎行,便有很深故國之思 ,興亡之痛。下片"故國茫茫,扁舟何許"到"月痕休到深深處",這五句所含意思是多麽沉痛抑鬱。特別是"碧雲猶叠舊山河",別人也許想得到 ,但很少人能寫得出。
丈夫陳之遴是海寧人,明崇禎進士。清人入主中原時,却投降了清朝,官至弘文院大學士,權勢煊赫。其後因結黨營私被逐,以原官發往遼陽安置。未幾召還後 ,又因賄結內監論斬。免死流徙,卒於戍所。
以陳之遴行為,可說是無恥文人。身為其妻子能不受丈夫的影響,寫出了眷念故國之詞,可說是閨秀中傑出的人物。徐湘蘋的詞充滿了故國之思,興亡之感,這種詞却非李易安所能寫得出來的 。也許有人認為湘蘋的詞不夠婉約,也不夠悲壯。但如果明瞭她的身世,便不會這樣苛責她了。

(刪修自 1979 王季友 - 芝園詞話)   


踏莎行  
芳草纔芽,梨花未雨。春魂已作天涯絮。晶簾宛轉為誰垂,金衣飛上櫻桃樹。   故國茫茫,扁舟何許。夕陽一片江流去。碧雲猶叠舊山河,月痕休到深深處。

譚獻曰 - 篋中詞: "興亡之感,相國愧之"。
金元明清詞選: "作者在芳草纔芽,梨花未雨的早春季節,憶舊相離,觸景生情,頗多興亡之感。

永遇樂   病中               近三百年名家詞選,錄自拙政園詩餘
翠帳春寒,玉墀雨細,病懷如許。永晝愔愔,黃昏悄悄,金博添愁炷。薄倖楊花,多情燕子,時向瑣窗細語。怨東風 ,一夕無端,狼藉幾番紅雨。   曲曲闌干,沈沈簾幕,嫩草王孫歸路。短夢飛雲,冷香侵佩,別有傷心處。半煖微寒,欲晴還雨,消得許多愁否。春來也。愁隨春長,肯放春歸去。
譚獻曰 - 篋中詞: "相國加膝墜淵,愆咎自積,此詞殊怨"。

永遇樂   舟中感舊         近三百年名家詞選 ,錄自拙政園詩餘     
無恙桃花,依然燕子,春景多別。前度劉郎,重來江令,往事何堪說。近水殘陽,龍歸劍杳,多少英雄淚血。千古恨 ,河山如許,豪華一瞬拋撇。   白玉樓前,黃金臺畔,夜夜只留明月。休笑垂楊,而今金盡,穠李還銷歇。世事流雲,人生飛絮,都付斷猿悲咽。西山在,愁容慘黛,如共人淒切。
譚獻曰 - 篋中詞: "外似悲壯,中實悲咽,欲言未言"。

唐多令   感懷              近三百年名家詞選 ,錄自拙政園詩餘
玉笛擪清秋,紅蕉露未收。晚香殘莫倚高樓。寒月多情憐遠客,長伴我,滯幽州。   小苑入邊愁,金戈滿舊游。問五湖那有扁舟。夢埵螟n和淚咽,頻灑向,故園流。
金元明清詞選: "這首詞的第一個內容是思鄉。她滯留幽州,念念不忘在蘇州的故園。第二個內容是當時一些地區有兵戈之事,使她那乘扁舟泛五湖的夢想不能實現。

如夢令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花似離顏紅少,梅學愁心酸早。生怕子規聲,啼綠庭前芳草。   春老,春老 ,幾樹垂楊還裊。

少年游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衰楊霜遍灞陵橋,何物似前朝。夜來明月,依然相照,還認楚宮腰。   金尊半掩琵琶恨,舊譜為誰調。翡翠樓前 ,脂胭井畔,魂與落花飄。

憶秦娥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東風老,起來檢點殘紅少。殘紅少,一簾疏雨,半庭烟草。   燕鶯故故將人惱 ,千聲萬語春歸了。春歸了,雙蛾誰遣,鏡痕愁小。

浣溪沙   春歸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金斗香生繞畫簾,細風時拂兩眉尖,繡床針線幾曾添。   數點落花紅寂寂,一庭芳草雨纖纖 ,不須春病也懨懨。

臨江仙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不識秋來鏡堙A個中時見啼妝。碧波清露殢紅香。蓮心羞結,多半是空房。   低閣垂楊罷舞 ,窺簾歸雁成行。夢魂曾到水雲鄉。細風將雨,一夜冷銀塘。

蝶戀花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剩紫殘紅能幾許,曉枕驚迴,無奈紛紛雨。雨過柳風吹不住,不吹愁去吹春去。   莫怪東風分別遽,鏡懶釵慵,不是留春處。嫩葉漸看成綠霧,霎時又恐秋霜妬。

風中柳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春到眉端,還怕愁無著處,問年華,替誰為主。怨香零粉,待春來憐護。被東風,霎時催去。   日望南雲,難道夢歸無據。徧天涯,亂紅如許。絲絲垂栁,帶恨舒千縷。這番又,一簾風雨。

滿庭芳   寒夜別意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水點成冰,離雲愁霧,能禁幾陣秋風。綺窗吟寂,頻倚曲闌東。夢短宵長難寐,聽不了,點滴銅龍。銷魂也,梅花憔悴 ,飛雪斷來鴻。   翠幃,春乍透,鴛鴦香冷,兩地愁同。只天涯離別,如此匆匆。爭奈多愁多病,無頭悶,一夜惺忪。風搖處,獸環雙控,銀燭影微紅。

滿江紅   示四妹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碧海苕溪,彈指又,一年離別。看過眼,倦楊青老,怨桃紅歇。相約每期燈火夜,相逢長是葵榴月。倩殘燈,喚起半生愁 ,今宵說。   采蓮沼,香波咽。鬥草逕,芳塵絕。痛烟蕪何處,舊家華闕。嬌小鳳毛堂構遠,飄零蟬髩門楣孑。拂銀檠,譜向玉參差,聲聲血。

滿江紅   將至京寄素庵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栁岸欹斜,帆影外,東風偏惡。人未起,旅愁先到,曉寒時作。滿眼河山牽舊恨,茫茫何處藏舟壑。記玉簫 ,金管振中流,今非昨。   春尚在,衣憐薄。鴻去盡,書難托。數征途憔悴,病腰如作。咫尺玉京人未見,又還負卻朝來約。料殘更,無語把青編,愁孤酌。

水龍吟   春歸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隔花深處聞鶯,鎖窗一霎東風驟。濃陰侵幔,飛紅堆砌,殿春時候。送晚微寒,將歸雙燕,去來迤逗。想冰弦悽鶴,寶釵分鳳 ,別時語,無還有。   怕聽玉壺催漏,滿珠簾,月和烟瘦。微雲捲恨,春波釀淚,為誰眉縐。夢媦早說A燈前顧影,一番消受。恰無聊,問取花枝,人長悶,花愁否。

 

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 ,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