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豐子愷   與    馬一浮


 

豐子愷 (1898 - 1975) 浙江崇德人,中國散文家,畫家,文學家,美術與音樂教育家。1919年自第一師範畢業後,到日本展開他的學習生涯,其間看到了一位日本自學成功畫家竹久夢二的作品,專攻簡筆 漫畫,構圖技巧來自西方,但畫趣卻是東洋味。豐子愷認為這些畫作簡直就是無聲的詩,從竹久夢二的作品中,豐子愷找到了日後美術的途徑。 回國後重執教鞭。平日教學之餘,開始從事英,日文的翻譯工作。 1922年他開始漫畫創作,造形簡約,畫風樸實,饒富童趣,獨樹一格,先後在香港,台灣各地舉辦畫展。 生平著作有散文集《緣緣堂隨筆》,漫畫集《子愷漫畫集》,著名的譯作有俄國屠格涅夫《獵人筆記》,日本古小說《源氏物語》,《源氏竹取》,《源氏伊勢》等等。

馬一浮(1883 - 1967)浙江紹興人,國學大師,書法家,篆刻家,近代新儒學派的代表人物,與熊十力,梁潄溟齊名,有一代儒宗之稱。 1899年光緒年間應科舉鄉試名列第一。先後留學美國,德國,日本,研究西方哲學,後潛心國學。主要著作有《爾雅台答問》,《老子道德經注》,《朱子讀書法》等。 其書法和篆刻造詣極高,有《馬一浮篆刻》,《蠲戲齋詩集》傳世。晚號蠲叟或蠲戲老人。


馬一浮自幼聰穎過人,五歲便可吟詩對句,喜愛田園式生活。相傳十歲那年,母親指菊命詩,限五言麻韻,馬一浮應聲即就:

我愛陶元亮,東籬采菊花。枝枝傲霜雪,瓣瓣生雲霞。本是仙人種,移來處士家。晨餐秋更潔 ,不必羨胡麻。

1937年盧溝橋事後,日軍大舉侵華,結束了豐子愷在緣緣堂的平靜生活。正當豐子愷是否離開故鄉猶豫不决的時候。馬一浮由桐廬寄來一封問候豐氏一家安否的信 ,並附詩一首,題為"將避兵桐廬,留別杭州諸友":

札聞處災變,大者亡邑國。奈何棄墳墓,在士亦可式。妖寇今見侵,天地為改色。遂令陶唐人,坐飽虎狼食。伊誰生厲階,詎獨異含識 。竭彼衣養資,殉此機械力。鏗翟竟何裨,蒙羿遞 相賊。生存豈無道,奚乃矜戰克。嗟哉一切留,不救天下惑。飛鳶蔽空下,遇者亡其魄。全城為之摧,萬物就磔礫。海陸尚有際,不仁於此極。余生戀松楸,未敢怨逼迫。蒸黎信何辜 ,胡為罹鋒鏑。吉凶同民患,安得殊欣慼。衡門不復完,書史隨蕩析。落落平生交,遁處各岩穴。我行自兹邁,回首增愴惻。臨江多悲風,水石相蕩激。逝從大澤鈞,忍數犬戎阨 。登高望九州,幾地猶禹域。儒冠甘世棄,左衽傷耄及。甲兵甚終偃,腥膻如可淥。遺詩謝故人,尚相三代直。

豐子愷受到這信和詩堶悸滌隊j力量,决定奔向空氣新鮮的地方,舉家經杭州,奔桐廬,投奔馬一浮。

在這段避寇期間,與馬一浮相處的日子堙A他們有時也到山堥咧哄C幾位學者大家在一次下山時在路亭堣p坐,忽見壁上有用木炭題着的一首詩: 山上有好水,平地有好花。好花年年有,同棧不在乎。 馬一浮考證認為句中的"同棧",應是"銅錢"之誤,接着又把最後一句改成"銅錢何足誇",而門人王星賢則另有所見 ,再改成"到處可為家"。 當天晚上,馬一浮對豐子愷說,他最近又得一詩,比"將避兵桐廬,留別杭州諸友"要平和中正得多。第二天,寫成了一幅橫幅送給豐子愷。詩題是"避亂郊居述懷兼答諸親友見問",詩曰:

天下雖干戈,吾心仍禮樂。避地將焉歸,藏身亦已綽。求仁即首陽,齊物等南郭。秉此一理貫,未釋群生縛。瑣尾豈不傷,三界同漂泊。人靈眩都野,一趣唯溝壑。魚爛旋致亡,虎視猶相搏 。納阱曰予智,偭規矜改錯。勝暴當以仁,安在強與弱。野曠知霜寒,林幽見日薄。尚聞戰伐悲,寧敢饜藜藿。蠢彼蜂蟻倫,豈識天地博。平懷頫滄溟,寂觀盡寥廓。物難會終解,病幻應與药。定亂由人興 ,森然具冲漠。麟鳳在胸中,豺虎宜遠却。風來晴雪異,時亨魚鳥若。親交不我遺,持用慰離索。

馬一浮此長詩有一句"麟鳳在胸中",後來豐子愷乾脆把這麟鳳比作馬一浮。豐子愷作過這樣一首詩:
江南春盡日西斜,血雨腥風捲落花。我有聲香携滿袖,將求麟鳳向天涯。

表明了决意追隨馬一浮的願望。無奈日軍迫近,豐子愷只在桐廬住了一個月左右。兩人又各自重新踏上逃難之路。

1938年6月,豐子愷和馬一浮先後,由於豐子愷先到達,又應聘在桂林師範教書,對當地比較熟悉。豐子愷和友人們替他在城東覓得了房屋。 此事馬一浮有詩記之。詩有小序曰:"初至桂林,君武,子愷諸友,為賃屋於城東。窗檻臨江,隔岸諸峰羅列,若在几案 。羈懷頓豁,喜而作此。" 詩曰:

避地翻成助勝緣,輕舟經月飽看山。今來小閣臨江住,心與山雲一味閒。
晴窗江岸對嵯峨,千里帆檣檻下過。宴坐渾忘覊旅恨,逢人更喜得天多。

詩中表達了他由於得到友人們的關心而產生的欣慰之情。然而未過多久,馬一浮又將隨浙江大學赴宜山。

豐子愷自己曾說"麟鳳"指的是馬一浮先生,由此可見,他是時時刻刻把馬一浮作為重要的精神寄托。 豐子愷有一首題為"1943年 ,赴樂山訪馬一浮先生,回沙坪垻記錄"《此詩又題為"樂山訪濠上草堂呈馬一浮先生》,詩是這樣寫的:

人間到處是修羅,天地依然喜氣多。昨夜月明江水碧,今朝日暖鳥聲和。
風鶴聲中赴遠游,滿江冰雪滿身愁。如今却喜安然返,三首新詩一葉舟。
尚有空名在國中,新朋到處喜相逢。酒酣欲把唐詩改,天下何人不識豐。
亂世微軀幸苟全,隨身况有滿串錢。歸家應置千盅酒,先祝回春後過年。
時窮猶不輟弦歌,學子莘莘菜色多。中有盈盈嬌女子,亂頭粗服像村婆。
錦屏山下客流連,蒸饃油茶勝綺筵。他日五湖訪范蠡,夜船剪燭話當年。

隨着抗戰形勢好轉,這兩位多年漂泊在外的高士也懷念起家鄉來。1944年,馬一浮寫了兩首詩送給豐子愷,都是思念故鄉的。

紅是櫻桃綠是蕉,畫中景物未全凋。清河四月巴山路,定有行人憶六橋。
身在他鄉夢故鄉,故鄉今已是他鄉。畫師酒後應回首,世相無常畫有常。

果然不出一年,抗戰勝利,他們終於如願以償,踏上歸鄉之路。

1946年,馬一浮回到杭州,湖山依舊,人事全非,他寫了"湖上寄懷巴中送別諸子"以寄感懷:

飛花乳燕送歸舟,回首巴山幾日留。舊蝕虫書將滅字,親栽堤栁已先秋。倦來壁上看雲起,夢入林間秉獨游。勝有西湖湖水碧,照人行路不勝愁。

兩位大師初回到杭州後,都曾靠賣畫鬻字維持生計。

1949年,豐子愷定居上海,而馬一浮結束了書院,此後定居西湖花港的蔣莊。1954年至1966年,豐子愷過了十二年的安定生活,他幾乎每年的春秋都會赴杭州一次 ,也經常去蔣莊探訪馬一浮。 1966年,馬一浮逃不過文化大革命的厄運,被扣上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精神上的折磨使他身體情況迅速惡化。臨終前,他用顫抖的筆迹,寫下了平生最後的一首詩"擬告別諸親友":

乘化吾安適,虛空任所之。形神隨聚散,視聽總希夷。漚滅全歸海,花開正滿枝。臨崖揮手罷,落日下崦嵫。

1967年,馬一浮與世長辭。

 

豐子愷畫作

聖雄甘地

弘一大師

摩挲楊柳立多時

李叔同歌曲集

舍監的頭

某件事

愛的教育

幾人相憶在江樓 山水與人物 山水與人物 山水與人物 清泰門外

朱自清俞平伯刊物封面

朱自清詩與散文集

丫頭《朱自清女兒》

星期日是母親的煩惱

俞平伯兒童詩集插圖

俞平伯兒童詩集插圖

人散後,一鈎新月如水 俞平伯紀念豐子愷 第一部漫畫集

為魯迅阿Q正傳插圖          

周作人兒童雜事詩手迹

為周作人兒童雜事詩插圖

建築的起源

為紀念郁達夫而題 在杭州西湖

柯靈紀念豐子愷

草草杯盤供笑語
昏昏燈火話平生
竹久夢二作品

竹久夢二作品

竹久夢二作品

竹久夢二作品

蕗谷虹兒作品

蕗谷虹兒作品

豐子愷學蕗谷虹兒畫例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