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佘雪曼選註唐-五代-宋詞

頁:  1..   2..   3..    4..   5..    6..


北宋

范仲淹   (989~1052)

范仲淹,字希文,吳縣人,舉祥符進士。宋代學者和軍事家。仁宗時,與富弼率兵同拒西夏。旋召拜樞密副使,進參知政事。出為河東陝西宣撫使,遷戶部侍郎,徙青州。卒諡文正。當其鎮守延安時 ,夏人相戒莫敢犯,曰:小范老子胸中自有敷萬甲兵。

宋初名臣為詞者,以晏歐為專家,此外寇準韓琦等偶一為之,亦復妙絕。仲淹詞彊村叢書所輯僅六首 ,然高華豪宕,睥睨諸家,已開蘇辛宗風,非尋常豔詞比也。

蘇幕遮   懷舊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蘇幕遮》本是胡樂 ,唐代傳入中國,成為舞曲之一,後來用作詞調。按蘇幕遮」 ,為胡婦帽名。這首詞寫的是去國之情。(張惠言語)

秋色連波: 秋天的景色把波浪也染成了綠色。
寒煙: 寒冷的霧氣。
映斜陽天接水: 斜陽映着山,遠水連接着天邊。
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芳草遠接着斜陽外的天邊(暗指遙遠的家鄉),是那麽無情地逗人愁苦。
黯鄉魂: 思念家鄉,黯然銷魂。
追旅思: 羈旅的愁思纏擾不休。思,讀去聲。

漁家傲   秋思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堙A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東軒筆錄:范文正守邊日 ,作漁家傲數首 ,皆以塞下秋來風景異為起句 ,述邊鎮之苦。歐陽公呼為窮塞主之詞。」今僅傳此首。

衡陽雁去: 衡陽有回雁峯,世傳雁不過衡山,至此而返。
燕然未勒:
後漢書竇憲擊匈奴 ,與北單于戰於稽落山,大破之。追擊諸部,遂登燕然山,去塞三千餘里,刻石勒功,紀漢威德,令班固作銘。此詞蓋率兵拒西夏時作。

御街行  
紛紛墮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真珠簾捲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

王世貞云:范希文都來此事 ,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類易安而少遜之。其天淡銀河垂地語却自佳。

張先   (990~1078?)

張先字子野,吳興人。天聖八年(1030)進士,官至都官郎中。有安陸詞一卷 ,刻入彊村叢書

高齋詩話云:子野嘗有詩云:浮萍斷處見山影又長短句云:雲破月來花弄影又云:隔牆送過秋千影並膾炙人口 ,世謂張三影。

先詞格韻雖高,頗乏情致,集中俗詞亦多。

一叢花
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濛濛。嘶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陌小橈通。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沈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過亭錄:子野郎中一叢花詞云:沈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一時盛傳 。永叔尤愛之,恨未識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謁永叔閽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東風郎中。

天仙子
水調歌頭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苕溪漁隱叢話:有客謂子野曰:人皆謂公張三中 ,即心中事,眼中淚,意中人也。公曰:何不目之為張三影? 客不曉,公曰:雲破月來花弄影 。嬌柔懶起,簾押殘花影。柳徑無人,墮飛絮無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嘉禾 ,今浙江嘉興縣。據夏承燾張子野年譜,子野以慶曆元年為嘉禾判官。

水調: 曲名。據說是隋煬帝幸江都時所製。唐宋兩代這個曲調非常流行。
流景: 流光,等於說流水年華。李白詩: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並禽:成雙的鳥兒。

暝: 棲息,睡覺。

青門引
乍暖還輕冷。風雨晚來方定。庭軒寂寞近清明,殘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樓頭畫角風吹醒。入夜重門靜。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鞦韆影。

菩薩蠻
哀筝一弄湘江曲。聲聲寫出江波綠。纖指十三絃。细將幽恨傳。   當筵秋水慢。玉柱斜飛雁。彈到斷腸時。春山眉黛低。

秋水: 眼也。
玉柱斜飛雁: 箏柱斜列,差如雁飛,故曰雁柱

柳永   (1004~1064)

柳永字耆卿,樂安人,初名三變,字景莊。為舉子時,多游狹邪,善為歌詞。教坊樂工 ,每得新腔,必求永為辭,始行問世,於是聲傳一時。先以鶴冲天》詞有「忍把浮名 ,換了淺斟低唱」之句,為仁宗所斥。景祐元年(1034)登進士第 ,官至屯田員外郎,世稱柳屯田,後卒於襄陽。死之日,身無長財,群合金葬之,每春月上塚 ,謂之弔柳七。柳永為宋初最負盛名詞家,其詞善於言情,不假裝點,故張端義以為「杜詩柳詞 ,皆無表德,只是實說」。惟多媟褻之詞,風格不高。然慢詞始於柳 ,能脫「花間派」綺麗習氣,以通俗語入詞獨創一格 ,亦詞家一大關鍵也。

葉夢得曰:「余仕丹徒,嘗見一西夏歸朝官云:『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 。』足證其流傳之廣也。」

有《樂章集》,《宋六十名家詞》及《彊村叢書》皆刻之。

雨霖鈴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楊妃外傳曰:上皇(唐明皇)回京後 ,復幸華清,侍宮嬪御多非舊。於望京樓下,命奏雨霖鈴曲。上(明皇)回顧慘然。」由此可證《雨霖鈴》曲調是十分淒怨的。

吹劍錄:東坡在玉堂日 ,有幕士善歌,因問:我詞我如耆卿?對曰:郎中詞只好十七八女按紅牙板 ,唱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執鐵綽板 ,唱大江東去為之絕倒。

長亭: 古時驛路上十里設一長亭,五里設一短亭,是給過路的人休憩和送別的地方。
都門帳飲: 在京城郊外的路邊,設置帳幕備酒食送行。
無緒: 沒是好的心緒。
蘭舟: 船的美稱。
凝噎: 一作凝咽。喉嚨埵n像給什麽東西塞住 ,而說不出話來。
去去: 一程又一程地向前去。
煙波: 一片霧氣籠罩着水面。
沉沉: 濃厚的樣子。
楚天: 猶言楚地,今兩湖一帶地方。
清秋節: 淒涼冷落的秋天。
經年: 一年又一年。
風情: 情意,深情密意。李後主賜宮人慶奴詩:風情漸老見春羞。世稱兒女愛戀之情為風月之情。

鳳棲梧
竚立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堙C無言誰會凭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强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定風波
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暖酥消,膩雲嚲,終日厭厭倦梳裹。無那,恨薄情一去,音書無個。   早知恁麼,悔當初,不把雕鞍鎖。向雞窗,只與蠻牋象管,拘束教吟課。鎮相隨,莫拋躲.鍼線閒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陰虛過。

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原文網址:
https://kknews。cc/culture/al32xpj。html

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原文網址:
https://kknews。cc/culture/al32xpj。html

少年游·長安古道馬遲遲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鳥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原文網址:
https://kknews。cc/culture/al32xpj。html

少年遊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嘶。夕陽島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 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

夜半樂
凍雲黯淡天氣,扁舟一葉,乘興離江渚。 渡萬壑千岩,越溪深處。 怒濤漸息,樵風乍起,更聞商旅相呼,片帆高舉。 泛畫鷁、翩翩過南浦。   望中酒旆閃閃,一簇煙村,數行霜樹。 殘日下、漁人鳴榔歸去。 敗荷零落,衰楊掩映,岸邊兩兩三三,浣紗游女。 避行客,含羞笑相語。   到此因念,繡閣輕拋,浪萍難駐。 嘆後約、丁寧竟何據?    慘離懷、空恨歲晚歸期阻。 凝淚眼、杳杳神京路。 斷鴻聲遠長天暮。

許蒿廬云:第一叠言道途所經,第二叠言目中所見,第三叠乃言去國離鄉之感。

榔為船後橫木之近舵者漁人擇水深魚潛處引而環聚各以二椎擊榔聲如擊鼓魚聞皆伏不動江西饒州等處皆用此法取魚

八聲甘州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歎年來蹤蹟,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颙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東坡云:人皆言柳耆卿詞俗,然如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雖唐人佳處,不過如此。

八聲甘州》這首詞寫旅客的淒苦心情。時令是從清秋轉入霜風淒緊,景物是紅衰翠減,可是旅人却還在飄泊。他有無限深沉的思鄉情緒。這也因為那兒有佳人對自己的無限思念。不說自己要登高望遠,却說不忍登高臨遠 ; 不說自己在想念佳人,却說佳人在登樓望自己的歸去 ; 再從自己這一面說,說佳人怎知道自己在憑欄望遠。這樣轉折,是深一層的寫法。

羅淇《中國歷代詞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