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佘雪曼選註唐-五代-宋詞

頁:  1..   2..   3..    4..   5..    6..


南唐二主詞

李煜

望江南
閒夢遠,南國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綠,滿城飛絮混輕塵。忙殺看花人。

呂本作望江梅。一作雙調,和下面一闋併作一首。這堭艦峊詩的編排 ,把它分開。
滿城飛絮混輕塵,一作。   忙殺看花人,花草粹編》,《全唐詩》俱作「愁」。   唐圭璋兄說:「末句揭出江南盛時上下酣嬉之狀 。」


閒夢遠,南國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暮,蘆花深處泊孤舟,笛在月明樓。

千里江山寒色暮,,呂本作。   唐圭璋兄說:「孤舟見行客之悲秋,笛聲見居人之悲秋。」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此類小詞,純任性靈,非後人所能規摹。(唐圭璋)
詞譜: 李煜詞有望江梅,此皆唐詞單調,至宋詞始為雙調。這堭艦尊前集的編排 ,和下面一首分開。


多少淚,斷臉復還頤。心事莫將和淚說,鳳笙休向淚時吹。腸斷更無疑。

斷臉復還頤,斷臉」,《全唐詩》作「沾袖」。   心事莫將和淚說,全唐詩》作「滴」。   鳳笙休向淚時吹,淚時全唐詩》作「月明」。

虞美人
風回小院庭蕪綠。柳眼春相續。凭欄半日獨無言。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燭明香黯畫樓深 。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

此與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一首同有故國不堪回首之恨 。(雪齋)
譚復堂評: 此詞終當以神品目之。

笙歌未散尊罍在,,呂本作。   燭明香黯畫樓深,畫樓,呂本作一堂,   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全唐詩》,《詞譜》 俱作「禁」。

烏夜啼
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燭殘漏點頻敧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堹B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

算來夢堹B生,「夢」,侯本作「一夢」。

相見歡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此詞最悽惋,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花庵詞選注)
俞平伯說:「自來盛傳"剪不斷,理還亂"以下四句,其實首句"無言獨上西樓"六字之中,已攝盡悽惋之神。」
《花庵詞選》作《烏夜啼》。本詞發端有「無言獨上西樓」句,後世又名此調為《上西樓》。

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   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子夜歌》,《菩薩蠻》調的別稱。
本詞的首句,和下一首詞的末句「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同樣肯定了牽愁帶恨的人生,從這堿搘X他在北國的全面心境。
馬令《南唐書》注:「後主樂府詞云:『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又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皆思故國也。」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脂胭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相見歡》,別名《烏夜啼》。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無奈」,侯本,呂本作「常恨」。「寒雨」,呂本作「寒重」。  「相留醉」,呂本作「留人醉」。
唐圭璋兄說:「以水之必然長東,喻人之必然長恨,語最深刻。」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陸游避暑漫鈔:李煜歸朝後,鬱鬱不樂,見於詞語 ,命故妓作樂,聲聞於外。太宗怒。又傳小樓昨夜又東風一江春水向東流之句 ,並坐之,遂被禍。
春花秋月:「」,《花庵詞選》 ,王本俱作「葉」。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唐餘紀傳:煜以七夕日生是日燕飲 ,聲伎徹於禁中。太宗銜其有故國不堪回首之句 ,至是又慍其酣暢;乃命楚王元佐等攜觴就其第而助之歌。酒闌,煜中牽機毒藥而死。
雕闌玉砌應猶在: 應猶,呂本作依然
只是朱顏改: 王壬秋評: 朱顏本是山河,因歸宋不敢言耳;若直從山河,反又淺也。結亦恰到好處。編者案 ,此與破陣子沈腰潘鬢消磨,同樣自傷老大 ,不堪回首,王說未免強作解人
問君能有幾多愁: ,呂本,草堂詩餘俱作,一作,舊鈔本 ,王本俱作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一本作

唐圭璋兄說: 末以問答語,吐露心中萬斛愁恨,令人不堪卒讀。」《樂府紀聞:後主歸宋後 ,與故宮人書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淚洗面。每懷故國 ,詞調愈工。・・・・・・・其賦《虞美人》有云:『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舊臣聞之,有泣下者。七夕在賜第作樂,太宗聞之怒,更得其詞 ,故有賜牽機藥之事。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秋風庭院蘚侵階。一行珠簾閒不捲,終日誰來。   金劍已沉埋,壯氣蒿萊。晚涼天氣月華開。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一行珠簾閒不捲:「行」,侯本,《全唐詩》皆作「,舊鈔本 ,王本作
金劍已沉埋: 「劍」,呂本作「鎖」。
壯氣蒿萊: 是說壯氣委於草葬,語含悲憤。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堣ㄙ儘閂O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
凭闌,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譚復堂: 雄奇幽怨,妙兼二難,後起稼軒,稍傖父矣。
沈際飛:
末句可言不可言。
蔡絛
西清詩話:後主歸朝後,每懷江國,且念嬪妾散落,鬱鬱不自聊。嘗作長短句云:簾外雨潺潺・・・・・・・天上人間。含思悽惋,未幾下世。
樂府紀聞: 後主歸宋後,與故宮人書云:此中日夕 ,只以眼淚洗面。每懷故國,詞調愈工。其賦《浪淘沙》有云:『夢堣ㄙ儘閂O客,一餉貪歡』,『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舊臣聞之 ,有泣下者。七夕在賜第作樂,太宗聞之怒,更得其詞,故有賜牽機藥之事。

羅衾不耐五更寒: 「耐」,《花庵詞選》,《草堂詩餘》作「暖」。
無限江山: ,呂本作
流水落花春去也:
,呂本作

唐圭璋兄說: 「此首殆後主絕筆。流水二句,即承上申說不久於人世意。水流盡矣,花落盡矣,春歸去矣,而人亦將亡矣。將四種了語,併合一處作結,肝腸斷絕,遺恨千古。」

南唐二主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