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南唐二主詞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佘雪曼選註南唐二主詞

古來亡國的皇帝,有的被歷史塵埃埋沒,也有名臭萬年,只有南煜這位詞皇帝,被後人感到惋惜和同情。他丟去了祖先基業,換來了千秋的文學美名 。成為俘虜之後,在現實世界堨╞h的尊嚴,但在詞的世界堨部還給了他聲名。這位李煜本就無意當上一國之主,醉心的是歌臺舞榭,詩文書畫,談佛說隱的生活。不幸封建的框框下的父死子繼 ,兄終弟及,使他無奈被迫面對一個國勢日衰的南唐爛攤子。詞在五代,大多是文人雅士為秦樓楚館的歌妓而作,供酒筵席上歌唱遣興作樂,或記閨閣之情,所寫的都是充滿脂粉氣的綺艷之音 。正如歐陽炯"花間集叙"云:"則綺筵公子,繡幌佳人,遞葉葉之花箋,文抽麗錦,舉纖纖之玉指,拍案香檀..........自南朝之宮體 ,扇北里之娼風。"其地位無法與詩並立。可是到了李煜手堙A尤其亡國之後,由不復 "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的綺麗之句,將詞轉為p但可以用來談戀說愛,而且可以用來抒發人生理想,情懷,國家興亡大事的文學工具。留下了"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這些千古名句 。貴在這些名句完全不用修飾,只用簡單,明白,情感真摯的的語言,完全表達出來,看不出是來自皇帝之手。更為後來做就了萬紫千紅的宋代詞壇開創了新的風格和發展道路。使詞的地位在文學藝術領域上不但提高 ,而且奠定了地位。

王國維評論: "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為士大夫之詞。"也就是說詞人的眼光大了起來,不再是只為伶工,樂師 ,歌女第三者而寫的文學作品。

沈謙(填詞雜說): " 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 "李後主拙於治國,在詞中猶不失為南面王"。

王鵬運(半塘老人遺著):  "詞中之帝,當之無愧色。"

近代著名學者,紅學家周汝昌也以為如以詞人之詞而論,則中國詞史當以李後主為首。

季羨林評南唐後主李煜的詞: 後主詞傳留下來的僅有三十多首,可分為前後兩期;前期仍在江南當小皇帝,後期已降宋。後期詞不多,但是篇篇都是傑作,純用白描,不用雕飾,一個典故也不用,話幾乎都是平常的白話 ,老嫗能解;然而意境 却哀婉淒凉?,千百年來打動了千百萬 人的心。在詞史上蔚然成一大家,受到了文藝批評家的贊賞。但是,對王國維在 (人間詞話)中贊美後主有佛祖的胸懷,我却至今尚不能解


據上海古籍出版社   全唐五代詞  1986年版   張璋,黃畲編  1980年夏承燾序

李璟

(916-961) 字伯玉,初名景通,徐州人,唐宗室之裔,李昇長子。烈主卒,李璟繼位,後降周,去帝位,改稱國主。工詩文,後人將他與其子李煜作品,合刻為南唐二主詞 。在位十九,世稱南唐中主。平生所作詞大部份失傳,今僅 數首,但每首都是佳作。

浣溪沙
全唐詩附詞作攤破浣溪沙  歷代詩餘作南唐浣溪沙 尊前集,花庵詞選作山花子 又添字浣溪沙
手捲真珠上玉鈎,依然春恨鎖重樓,風裡落花誰是主,思悠悠   青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回首綠波三楚暮,接天流。
(真珠,一作珠簾)(鎖,全唐詩附詞作瑣)(重樓,一作眉頭)(是,一作似)(綠,一作淥)
俞陛雲云: 此調有數名,"詞譜"名山花子,為唐教坊曲,又名南唐浣溪沙,"梅苑"名添字浣溪沙,"樂府雅詞"名攤破浣溪沙 ,"高麗史"名感恩多,即每句七字浣溪沙之別體。其結句加思悠悠,接天流三字句,申足上句之意,以蕩漾出之,較七字句別有神味 。"翰苑名談"云:清雅可誦。
此詞亦有版本,調下有春恨二字。
李于鱗云: 上言落花無主之意,下言回首一方之思。又云:寫出闌珊春色最是惱人天氣。
沈際飛云: 落花一事而用意各別,亦妙。

浣溪沙
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多少淚珠 無限限,倚欄干。
(綠,一作碧)(還,一作遠)(韶,一作容,又作寒)(雞塞遠,一作清漏永)(多少淚珠,一作多少淚痕,ヌ作簌簌淚珠)(無限 ,一作何限,又一作多少)(倚,一作寄)
此詞亦有版本,調下有秋思二字。
沈際飛云: 塞遠,笙寒二句,字字秋矣。
陳廷焯云: 南唐中主山花子云: "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沉之至,鬱之至,淒然欲絕。後主雖善言情,卒不能出右也。(白雨齋詞話)
王國維云: 南唐中主"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大有眾芳蕪穢,美人遲暮之感。乃古今獨賞其"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故知解人正不易得 。(人間詞話)

浣溪沙
風壓輕雲貼水飛,乍晴池館燕爭泥,沈郎多病不勝衣。   沙上未聞鴻雁信,竹間時有鷓鴣啼,此情惟有落花知。
此詞亦有版本,調下有題春晴,旁注或作春恨。
(時有一作時聽)
俞陛雲云: 詞人賦春恨者多矣,皆未言明,此詞獨標題之。首二句寫景婉妙而有風韻,晚唐佳句也。值此芳辰,而沈郎多病,以病緣愁起,故下闋接以鴻雁,鷓鴣二語,一見天遠書沉,一見欲歸不得 ,惟有花知,未有逢人而語,其用情之真摯可知矣。(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此詞有謂為中主作。亦有云向誤入南唐二主詞。草堂詩餘載中主作此詞凡二闋,餘一闋別見晏殊珠玉詞。按此詞又傳為蘇軾作,見東坡樂府。

應天長
一鈎初月臨妝鏡,蟬鬟鳳釵慵不整。重簾靜,層樓迥,惆悵落花不定。   柳隄芳草徑 ,夢斷轆轤金井,昨夜更兼酒醒,春愁過卻病。
(鈎,一作彎)(初,一作新)(妝,一作鸞)(蟬,一作雲)(重,一作珠)(靜,一作淨)(層,一作重)(柳堤芳草,一作綠烟低柳,又綠陰低柳)(夢斷,一作何處)(過,一作勝)
俞陛雲云: 通首由黃昏至曉起回憶,次第寫來,柔情宛轉,與周清真之蝶戀花詞由破曉而睡起,而送別,亦次第寫來,同一格局。(五代詞選釋)

望遠行
玉砌花光錦繡明,朱扉長日鎮長扃。夜寒不去寢難成,爐香烟冷自亭亭。   殘月秣陵砧,不傳消息但傳情。黃金窗下忽然驚,征人歸日二毛生。
(玉砌一作碧砌),(錦繡一作照眼),(朱扉長日鎮長扃,一作朱扉镇日長扃)(夜寒一作餘寒,"詞律"作餘香)(不去一作欲去)(寢 ,其他本均作夢),(窗下一作臺下)
卓人月云: 髀埵蛂A鬢邊毛,千秋同慨。(古今詞統)


李煜

菩薩蠻 
(尊前集)作子夜啼,(詞綜)作子夜,(本事詞)作子夜歌。(詞統)調下有題幽歡,(花草粹篇)調下有題與周后妹,(詞的)調下有題閨思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剗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   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 ,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籠輕霧一作飛輕霧,又朦朧霧)(今宵好向一作今朝好向,又作此時欲往)(郎邊一作儂邊)(剗襪一作衩襪)(步香階一作出香階,又步香苔,又下香階)(提一作攜)(畫堂南一作藥闌東)(一向又作執手)(出來一作去來 ,又作出家)(教郎一作教君,又作從君)
馬令云: 後主繼室周氏,昭惠之母弟也,警敏有才思,神采端靜。昭惠感疾,后常出入臥內,而昭惠之未知也。一日,因立帳前,昭惠驚曰:妹在此耶?后幼未識嫌疑,即以實告曰:既數日矣 。昭惠殂,后未勝禮服,待字宮中。明年,鍾太后殂,後主服喪,故中宮位號久而未正。至開寶元年,始讓立后為國后。。。。后自昭惠殂,常在禁中,後主樂府詞有剗襪步香階 ,手提金縷鞋之類,多傳於外,至納后乃成禮而已。翌日,大醼羣臣,韓熙載以下,皆為詩以諷焉,而後主不之譴。(南唐書卷六)
潘游龍云: 結語極俚極真(南唐二主詞彙箋)
茅暎云: 竟不是作詞,恍如對話矣。如此等(詞的)中亦不多得。(詞的)
俞正夑云: 以手提鞋語證之,則剗襪是大脚不屨,僅有襪矣。剗如騎馬之剗。(癸巳存稿)
孫琮云: "感郎不羞赧,回身向郎抱"六朝樂府便有此等豔情,莫訶詞人輕薄。李後主詞:"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正是詞家本色,但嫌意態之不文矣 。(古今詞話。詞品)
張宗橚云: 海昌馬衎齋先生,曾令畫工周兼寫南唐小周后提鞋圖,一時題詠甚眾。(詞林紀事)

浪淘沙   調名又作 浪淘沙令  調下有題為懷舊,又春暮懷舊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凭闌,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闌珊一作將闌(不耐一作不暖)(是一作似)(莫凭闌一作倚闌干,又作暮凭闌)(江山一作関山)(春去一作歸去,又作何處)
吳曾云: 顏氏家訓云:[別易會難,古人所重,江南餞送,下泣言離,北間風俗不屑此,歧路言離,歡笑分首]。李後主長短句,蓋用此耳。(能改齋漫錄)
沈際飛云: 夢覺妙語,那知半生富貴,醒亦是夢耶?末句,可言不可言,傷哉。(草堂詩餘正集)
徐士俊云: 花歸而人不歸,寓感良深,若作春去也犯春意句。(古今詞統)
郭E云: 綿邈飄忽之音,最為感人深至。李後主之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至宣和帝"燕山亭"則曰:"無據,和夢也有時不做",情更慘矣 。此猶"麥秀"之後,有"黍離"也。(皺水軒詞筌)
譚獻云: 雄奇幽怨,乃兼二難,後起稼軒,稍傖父矣。(譚評"詞辨"卷二)
陳銳云: 古詩"行行重行行"尋常白話耳,趙宋人詩亦說白話,能有此氣骨否?李後主詞"簾外雨潺潺",尋常白話耳,金元人詞亦說白話,能有此纏綿否?(袌碧齋詞話)
張德瀛云: 李後主詞"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張蛻巖詞"客堣ㄙ儘閂O夢",只在吳山"。行役之情 ,見於言外,足以知畦徑之所自。(詞徵)
王闓運云: 高妙超脫,一往情深。(湘綺樓詞選)
王國維云: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金荃,浣花能有此氣象耶?(人間詞話)

虞美人  古今詞統,古今詩餘醉,草堂詩餘續集  調下有題春怨
風回小苑庭蕪綠,柳眼春相續。憑欄半日獨無言,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燭明香暗畫樓深,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
(尊前一作尊罍,又作金罍)(畫樓一作畫闌)(任一作禁)
譚獻云: 二詞(指此闋及春花秋月一闋)終當以神品目之。
俞陛雲云: 此詞上下段結句,情文悱惻,淒韻欲流,如方干詩之佳句乘風欲去也。(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一斛珠  
調下有題為 咏佳人口,咏美人口 ,美人口
曉妝初過,沈檀輕注些兒箇。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繡床斜姨b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
(曉一作晚)(沈一作濃)(向 人一作見人)(暫一作漸)(涴一作污)(嬌一作情)(爛一作亂)
沈際飛云: 描畫精細,似一篇小題絕好文字。又云:後主,煬帝輩,除却天子不為,使之作文士蕩子,前無古,後無今。(草堂詩餘別集)
陳廷焯云: 風流秀曼,失人君之度矣。(閑情集)
李漁云: 李後主一斛珠之結句云"繡床斜姨b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此詞亦為人所競賞。予曰: 此倡樓婦倚門腔,梨園獻醜態也。嚼紅茸以唾郎,與倚市門而大嚼,唾棗核瓜子,以調路人者,其間不能以寸。優人演劇,每作此狀,以發笑端,是深知其醜,而故意為之者也。不料填詞之家 ,竟以此事謗美人,而後之讀詞者又止重情趣,不問妍媸,復相傳為韻事,謬乎不謬乎。(窺詞管見)
按此詞誤為歐陽修作,見醉翁琴趣外篇卷二

擣練子令   調下有題為聞砧,又秋閨
深院靜,小庭空,斷續寒砧斷續風。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櫳。
(無奈一作早是)(寐一作寢)
俞陛雲云: 通首賦擣練,而獨夜懷人情味,搖漾於寒砧斷續之中,可謂極此題能事。(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徐釚云: 李重光深院靜 小令一闋,升庵曰詞名搗練子,即詠搗練也。復有雲鬢亂一篇,其詞亦同,眾刻無異。嘗見一舊本,則俱係鷓鴣天,二詞之前,各有半闋。其雲鬢亂一闋云:節候俱佳景漸闌,吳綾已暖越羅寒 。朱扉日暮隨風掩,一樹藤花獨自看。 云鬢亂,晚妝殘,帶恨眉兒遠岫攢。斜托香腮春筍嫩,為誰和淚倚闌干。其深院靜一闋云:塘水初澄似玉容,所思遠在別離中。誰知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深院靜,小庭空 ,斷續寒砧斷續風。無奈夜長人不寐,數聲和月到簾櫳。

搗練子   調下有題為閨
云鬢亂,晚妝殘,帶恨眉兒遠岫攢。斜托香腮春筍嫩,為誰和淚倚闌干。
(香腮一作杏腮)(嫩一作嬾)
花草粹編載此詞不著撰人姓名。此詞是否後主所作,殊有疑問。
此首見楊慎詞林萬選。
王國維輯南唐二主詞,列在補遺中。

玉樓春  調名又作木蘭花,春曉曲,惜春容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笙簫吹斷水雲開,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風誰更飄香屑,醉拍欄干情味切,歸時休放燭花紅,待踏馬啼清夜月。
(晚菑@作曉)(笙簫吹斷一作笙歌吹斷,又鳳簫聲斷)(水雲開一作水雲閒)(臨風一作臨春)(情味切一作情未切)(休放,百家詞,南唐二主詞,草堂詩餘,花草粹編,花間集均作休照)(燭花一作燭光)(待踏一作待放)
沈際飛云: 此駕幸之詞,不同於宮人自敍,..........又云:侈縱已極,那得不失江山?(南唐二主詞彙箋)
李廷機云: 醉拍欄干情未切,此乃做出宮人愁嘆之狀。
徐釚云: 李後主宮中未嘗點燭,每至夜則懸大寶珠,光照一室如日中。嘗賦玉樓春宮詞云云。王阮亭南唐宮詞云: "花下投籤漏滴壺,秦淮宮殿浸虛無。從茲明月無顏色,御閣新懸照夜珠",極能道其遺事。(詞苑叢談)
俞陛雲云: 此在南唐全盛時所作..........。
草堂詩餘評云:
此詞極富貴,而浪淘沙令"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又極悽惋,則富貴亦一場春夢耳。霓裳曲,天寶後散失,南唐昭惠后善歌舞,得其殘譜,審定缺墜,以琵琶奏之 ,遺曲復傳。故上段結句云重按霓裳..........。
洪芻(香譜)云:
後主自製帳中香,以丁香沈香及檀麝各一兩,甲香一兩,皆細研成屑,取鵝梨汁蒸乾焚之,芬郁滿室。故下段首句云風飄香屑,殆即帳中香也。其清夜月結句,極清超之致。(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菩薩蠻
蓬萊院閉天臺女,畫堂晝寢人無語。拋枕翠雲光,繡衣聞異香。  潛來珠鎖動,驚覺銀屏夢。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
(人無一作無人)(鎖一作瑣)(銀屏一作鴛鴦)(臉慢一作慢臉)

菩薩蠻   調下有題為宮詞
銅簧韻脆鏘寒竹,新聲慢奏移纖玉。眼色暗相鈎,秋波橫欲流。   雨雲深繡戶,未便諧衷素。讌罷又成空,魂迷春夢中。
(秋一作嬌)(未便一作來便)(魂迷一作夢迷)(春夢一作春睡)
俞陛雲云: 古今詞話云詞為繼后作也。幽情麗句,固為側豔之詞,賴次首末句以迷夢結之,尚未違貞則(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望江南
閑夢遠,南國正芳春。船上管絃江面綠,滿城飛絮輥輕塵,忙
看花人。
(綠一作淥)(輥一作滾,又一作混)(忙殺一作愁殺)

望江南
閑夢遠,南國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遠,蘆花深處泊孤舟,笛在月明樓。
(清一作新)(寒色遠一作寒色暮)
陳廷焯云: 寥寥數語,括多少景物在內。(別調集)
按以上二首,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併為一首,分上下兩闋。經查韻脚不同,茲依照管效先(南唐二主全集)分為二首。
望江南即望江梅調

阮郎歸 
調下有題為呈鄭王十二弟
東風吹水日銜山,春來長是閑。落花狼藉酒闌珊,笙歌醉夢間。   佩聲悄,晚妝殘,憑誰整翠鬟。留連光景惜朱顏,黃昏獨倚欄。
(吹水一作臨水)(長是一作長自)(落花一作林花)(佩聲悄一作春睡覺)(憑誰一作無人)(獨一作人)(南唐二主詞彙箋)
沈際飛云: 意緒亦似歸宋後作。
李于鱗云: 上寫其如醉如夢,下有黃昏獨坐之寂寞。 又云:似天台仙女,佇望歸期,神思為阮郎飄蕩。(南唐二主詞彙箋)
徐士俊: 後主歸宋後,詞常用閒字,總之閒不過耳,可憐。(古今詞統)
俞陛雲云: 詞為十二弟鄭王作。開寶四年,令鄭王從善入詞,太祖拘留之。後主疏請放歸,不允。每憑高北望,泣下沾襟。此詞春暮懷人,依闌極目,黯然有鴒原之思。煜雖孱主,亦性情中人。(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更漏子 
金雀釵,紅粉面,花裡暫時相見,知我意,感君憐,此情須問天。  香作穗,蠟成淚,還似兩人心意,山枕膩,錦衾寒,覺來更漏殘。

蝶戀花  
調下有題為春
遙夜亭皋閑信步,乍過清明,早覺傷春暮。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了淡月雲來去。   桃李依依春暗渡,誰在秋千,笑裡低低語,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箇安排處。
(信步一作倒步)(乍過一作纔過)(早覺一作漸覺)(傷春暮一作春將暮)(李一作杏)(依依一作依稀,又作無言)(誰在一作誰上,又誰一作人)(笑堣@作影)(低低一作輕輕)(一片一作一寸)(芳心一作相思)(千萬緒一作千萬縷)
陳繼儒云: 何不寄愁天上,埋憂地下。(南唐二主詞彙箋)
潘游龍云: 沒箇安排處與愁來無着處並絕。(南唐二主詞彙箋)
沈際飛評數點雨聲二句云: 片時佳景,兩語留之。
俞陛雲云: 上半首工於寫景,風收殘雨,以約住二字狀之,殊妙。雨後殘雲,惟映以淡月,始見其長空來往,寫風景宛然。結句言寸心之愁,而宇宙雖寬,竟無容處 。其愁寧有際耶。唐人詩"此心方寸地,容得許多愁",愁之為物,可謂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惟能手得寫出之。(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浪淘沙   調下有題為感念  又調下有題為在汴京念秣陵作
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秋風庭院蘚侵階。一任珠簾閑不捲,終日誰來。   金鎖已沉埋,壯氣蒿萊。晚涼天淨月華開。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一任一作一行,又一桁,又一片)(金鎖一作金劍)(已一作玉)(淨一作靜)
沈際飛云: 此在汴京念秣陵事作,讀不忍竟。草堂詩餘又云: "終日誰來"四字慘。(南唐二主詞彙箋)
俞陛雲云: 蘚堦簾靜,淒寂等於長門。金鎖兩句,有鐵鎖沈江王氣黯然之慨。回首秦淮,宜其淒咽。唐人浪淘沙本七言斷句,至後主始製成二段,每段尚存七言詩二句,蓋因舊曲名 ,別創新聲也。原注云: 此詞昔已散佚,乃自池州夏氏家藏傳播者。(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釆桑子  
調下有題為秋怨   調名又醜奴兒令,又羅敷令,羅敷艷歌
轆轤金井梧桐晚,幾樹驚秋,晝雨新愁,百尺蝦鬚在玉鈎。   瓊窗春斷雙蛾皺,回首邊頭,欲寄鱗游,九曲寒波不泝流。
(驚一作經)(晝一作舊)(新愁一作和愁,又如愁)(在一作上)(九曲蕭江聲抄本南唐二主詞作九月)
沈際飛云: 何關魚雁山水,而詞人一往寄情,煞甚相關,秦李諸人,多用此訣。
徐士俊云: 後主,易安直是詞中之妖。恨二李不相遇(古今詞統卷四)
俞陛雲云: 上闋宮樹經秋,捲簾凝望,寓懷遠之思。故下闋云回首邊頭,音書不到,當是憶弟鄭王北去而作。與阮郎歸調同意。此詞墨跡在王季宮判官家。(墨莊漫錄)云後主書法,遒勁可愛。可稱書詞雙美 。(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長相思   調下有題為秋怨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菊花開,菊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閒。
李廷機云: 句句有怨字意,但不露圭角,可謂善形容者。(新刻注釋草堂詩餘評林)
李于鱗云: 因隔山水而起各天之思,為對楓菊而想後人之歸。又云:怨從思中生而怨不露,是長於詩者。(南唐二主詞彙箋)
俞陛雲云: 此詞以輕淡之筆,寫深秋風物,而蒹葭懷遠之思,低回不盡,節短而格高,五代詞之本色也。(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似一作是)(月一作下)
俞陛雲云:
車水
馬龍句為時傳誦,當年之繁盛,今日之孤淒,欣戚之懷,相形而益見 。(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望江南
多少淚,斷臉復橫頤。心事莫將和淚說,鳳笙休向淚時吹,腸斷更無疑。
(斷臉一作霑袖)(說一作滴)(淚時一作月明)
按以上二首,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併為一首,分上下兩闋。經查韻脚不同,茲依照管效先(南唐二主全集)分為二首。

釆桑子 
調下有題為春思
庭前春逐紅英盡,舞態徘徊,細雨霏微,不放雙眉時暫開。  綠窗冷靜芳英斷,香印成灰,可奈情懷,欲睡朦朧入夢來。
(庭一作亭)(細一作零)(芳英一作芳春,又作芳音)(奈一作賴)
陳廷焯云: 幽怨(別調集卷一)

浣溪沙 全五代詩題作浣溪沙曲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
(紅日一作簾日,)(三丈一作丈五)(舞點一作舞徹,又作舞急)(時拈一作時將)(遙聞一作時聞,又作微聞)
趙德麟云: 金陵人謂中酒曰酒惡,則知李後主詩云:酒惡時拈花蕊嗅,用鄉人語也。(侯鯖錄)
沈雄云: 紅日已高三丈透。。。固是絕唱。(古今詞話 - 詞辨)
見西清詩話,摭道,捫蝨新語,古今詩話,詩人玉屑,詩話總龜

浣溪紗 
轉燭飄蓬一夢歸,欲尋陳跡悵人非,天教心願與身違。  待月池台空逝水,蔭花樓閣謾斜暉,登臨不惜更沾衣。
喜遷鶯

曉月墮,宿雲微,無語枕憑欹。夢回芳草思依依,天遠雁聲稀。  啼鶯散,餘花亂,寂寞畫堂深院。片紅休掃儘從伊 ,留待舞人歸。
(曉一作晚)(墮一作墜)(雲一作烟)(憑一作頻)
詞譜云: 喜遷鶯又名鶴冲天,萬年枝,春光好,今燕歸來,早梅芳,烘春桃李。

長相思   又作長相思令
雲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窠,夜長人奈何。
(緺一作窩)(衫兒一作春衫)(相和一作如和)(簾一作窗)(三兩窠一作三四棵)
沈際飛云: 多字,和字妙,三兩窠亦嫌其多也。

子夜歌   歷代詩餘作菩薩蠻
尋春須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縹色玉柔擎,醅浮盞面清。   何妨頻笑粲,禁苑春歸晚。同醉與閒評,詩隨羯鼓成。

(先春一作陽春)(苑一作院)(羯一作叠)

漁父 調名一作漁歌子   調下有題為"題供奉衛賢春江釣叟圖"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無言一隊春。一壺酒,一竿身,世上如儂有幾人。
(浪花有意一作閬苑有情)(重一作里)(身一作鱗)(世上一作快活)

漁父
一櫂春風一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鈎。花滿渚。酒滿甌。萬頃波中得自由。
(一櫂又作一棹)(綸,五代名畫補遺作輪)(酒滿甌一作酒盈甌)
王國維云: 右二闕見(全唐詩),(歷代詩餘),筆意凡近,疑非李後主作也。彭文勤(五代史)注引(翰府名談)張文懿家有春江釣叟圖,衛賢畫,上有李後主漁父詞二首云云。
俞成云: 杜詩"丹霞一縷輕",李後主漁父詞"□縷一釣輕",胡小汲詩"隋隄烟雨一帆輕",至若騷人於漁父則曰"一蓑烟雨",於農夫則曰"一犂春雨",於舟子則曰"一篙春水",皆曲盡形容之妙也 。(螢雪叢談)

更漏子
柳絲長,春雨細,花外漏聲迢遞。驚塞雁,起城烏,畫屏金鷓鴣。香霧薄,透重幕,惆悵謝家池閣。紅燭背,繡幃垂,夢長君不知。

清平樂  
調下有題為憶別
別來春半,觸目柔腸斷。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柔一作愁)(下一作半,詞苑英華本尊前集)(恰一作却)
沈際飛云: 是恨如芳草,剗盡還生稿子。(南唐二主詞彙箋)
譚獻云: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與此同妙。(詞辨)

謝新恩
秦樓不見吹簫女,空餘上苑風光,粉英含蕊自低昂。東風惱我,才發一衿香。 瓊窗夢□(原缺)留殘日,當年得恨何長。碧闌干外映垂楊。暫時相見,如夢懶思量。
(含一作金)(一衿香一作一枝香)(瓊窗夢留殘日一作瓊窗 夢留殘日,又作瓊窗夢留殘日)
王國維校勘記云:此首實係臨江仙調。
粟香室本(南唐二主詞云: 案此詞似有訛字。

謝新恩
櫻花落盡階前月,象床愁倚薰籠。遠似去年今日恨還同。  雙鬟不整雲憔悴,淚沾紅抹胸。何處相思苦,紗窗醉夢中。
(薰一作熏)(似一作是)(醉一作睡)
劉繼增云: 此闕字句敓誤,無別本可校(南唐二主詞箋)

謝新恩
金窗力困起還慵(餘闕)
按此句慵字下舊註餘闕二字。劉繼增云:此調起句七字,諸作無作平住者。(詞譜)此句在第四闋中。王國維亦謂此七字據(全唐詩),(歷代詩餘)當在"新愁往恨何窮"句之下 ,誤脫於此。

謝新恩
庭空客散人歸後,畫堂半掩珠簾。林風淅淅夜厭厭。小樓新月,回首自纖纖。  (下缺) 春光鎮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窮 。(下缺)一聲羌笛,驚起醉怡容。
按王國維校記云: 此亦臨江仙調。

謝新恩
櫻花落盡春將困,秋千架下歸時。漏暗斜月遲遲。花在枝。(缺十二字)徹曉紗窗下,待來君不知。
(櫻花一作櫻桃)
劉繼增云: 此闕并原註闕繆不可考(南唐二主詞箋)

謝新恩
冉冉秋光留不住,滿階紅葉暮。又是過重陽,臺榭登臨處。茱萸香墜,紫菊氣,飄庭戶,晚煙籠細雨。嗈嗈新雁咽寒聲,愁恨年年長相似。
劉繼增云: 此闋既不分段,亦不類本調,而他調亦無有似此填者。按以上六詞,原註謂出孟郡王家墨蹟,疑當時紙幅斷爛,錄者謹依,錯簡如此。(南唐二主詞箋)

臨江仙  
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輕粉雙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畫簾珠箔,惆悵卷金泥。  門巷寂寥人去後,望殘煙草低迷。爐香閑裊鳳凰兒。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
(月一作恨)(畫簾珠箔一作曲欄朱箔,又曲瓊鈎箔,又曲欄金箔,又玉鈎羅幕,又曲瓊金箔,又玉鈎牽幕,又(陽春白雪)康伯可補足李重光詞作"曲屏朱箔晚")(卷金泥一作暮烟垂)(門一作別)(寥一作寞)(去一作散)(草一作栁)(低一作淒 ,又作萋)
陳廷焯云: 低徊留戀,宛轉可憐,傷心語,不忍卒讀(別調集)
按此詞據朱彝尊(詞綜)注云:相傳後主在圍城中,賦未就而城破,闕後三句,劉延仲補之云"何時重聽玉驄嘶,撲簾栁絮,依約夢回時"。而(耆舊續聞)所載 ,故是全作,當從之。經查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亦缺後三句,兹依(耆舊續聞)補齊。

烏夜啼 
(調名,全唐詩。附詞作"錦堂春")
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燭殘漏滴頻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
(漏滴一作漏斷)(一夢一作夢)

烏夜啼
(調名,花草粹編作"相見歡",詞譜在調名下注:南唐李煜詞有"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句,更名"秋夜月",又名"上西樓",又名"西樓子"。)
調下有題"離懷",又有"秋閨"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別是一作別有)
茅暎云: 絕無皇帝氣,可人可人。(詞的)

王闓運云: 詞之妙處,亦別是一般滋味(湘綺樓詞選)
俞陛雲云: 後闋僅十八字,而腸迴心倒,一片淒異之音,傷心人固別有懷抱 (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子夜歌 
(調名 ,呂遠本南唐二主詞作"菩薩蠻",尊前集作"子夜",詞苑英華本(尊前集)注即"菩薩蠻")
人生愁恨誰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  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重一作初)(上,舊抄本作共)
俞陛雲云: 起句用翻筆,明知難免而自我消魂。愈覺埋愁之無地。 (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烏夜啼
(調名,樂府雅詞作"憶真妃",花草粹編將此首歸入"相見歡",在李後主下注"烏夜啼")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燕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無奈一作常恨)(寒雨一作寒重)(晚來風一作曉來風)(留人醉一作相留醉)(自是一作到了)
譚獻云:
前半闋濡染大筆 (詞辨)
王國維云: 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周介存置諸温韋之下,可謂顛倒黑白矣。(人間詞話)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依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小樓一作小園)(東風一作西風)(回首一作翹首)(依然一作應猶)(問君一作不知)(能有一作還有)(幾多一作許多)(恰似一作恰是 ,又作卻似)
陸游云: 李煜歸朝後,鬱鬱不樂,見於詞語,在賜第,七夕命故妓作樂,聞於外。又傳"小樓昨夜又東風"。併坐之,遂被禍。(避暑漫鈔)
王闓運云: 常語耳,以初見故佳,再學便濫矣。朱顏本是山河,因歸宋不敢言耳。若直說山河改,反又淺也。結亦恰到好處。(湘綺樓詞選前篇)
陳郁云: 太白曰:"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江南李主曰;"問君還有幾多愁,卻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略加融點 ,已覺精采。(藏一話腴)

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宵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銷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四十年來一作二十年餘,又三十年餘)(三千一作數千)(里地一作里外)(鳳閣一作鳳闕)(玉樹瓊枝一作瓊枝玉樹)(識一作慣,又作慣見)(臣虜一作臣妾,又作臣僕)(教坊猶奏別離歌一作不堪重聽教坊歌)(揮淚一作垂淚)
袁文云: 余謂此決非後主詞也,特後人附會為之耳。觀曹彬下江南時,後主預令宮中積薪,聲言若社稷失守,當攜血肉以赴火,其厲志如此。後雖不免歸朝,然當是時更有甚教坊 ,何暇對宮娥也。(甕牖閒評)
毛先舒云: 案此詞或是追賦,倘煜是時猶作詞,則全無心肝矣。至若揮淚聽歌,特詞人偶然語,且據煜詞,則揮淚本為哭廟,而離歌乃伶人見煌辭廟而自奏耳。(南唐拾遺記)
梁晉竹云: 南唐李後主詞 "最是倉皇辭廟日,不堪重聽教坊歌,揮淚對宮娥",譏之者曰倉皇辭廟,不揮淚於宗社而揮淚於宮娥,其失業也宜矣。不知以為君之道責後主,則當責之於垂淚之日 ,不當責之於亡國之時..........。(雨般秋雨怹H筆)


病中感懷詩
憔悴年來甚,蕭條益自傷。風威侵病骨,雨氣咽愁腸。夜鼎唯煎藥,朝髭半染霜。前緣竟何似,誰與問空王。

柳枝   調下有注賜宮人慶奴
風情漸老見春羞,到處芳魂感舊游。多謝長條似相識,強垂烟穗拂人頭。
(芳魂一作消魂)(烟穗一作烟態)
姚寬云: 畢景儒有李重光黃羅扇,李自寫詩一首云云(從略),後細字書云"賜慶奴",慶奴似是宮人小字,詩似柳詩。(西溪叢語)

後庭花破子
玉樹後庭前,瑤草袺餖銦C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圓。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長少年。
(瑤草,遺山樂府作瑤華)(和月和花一作和花和月)(天教一作大家)

三臺令
不寐倦長更,披衣出戶行。月寒秋竹冷,風切夜窗聲。
沈雄云: (三臺)舞曲,自漢有之。唐王建,劉禹錫,韋應物諸人有宮中,上皇,江南,突厥之別 。(教坊記)亦載五,七言體,如:不寐倦長更,披衣出戶行。月寒秋竹冷,風切夜窗聲。傳是李後主三臺詞。(古今詞話 - 詞辨)
按此首沈雄(古今詞話)引(教坊記)作後主詞。又傳為唐無名氏所作,見郭茂倩(樂府詩集),題作上皇三臺。又見於明嘉靖本(萬首唐人 絕句)及(全唐詩),並作韋應物,而韋集(汲古閣本韋蘇州集),(四部叢刊韋江州集)均不載此詞。殆以(樂府詩集)此首前為韋應物(三臺)兩首,洪邁(萬首唐人絕句)及(全唐詩)遂誤以為韋作 。王輯本(南唐二主詞)列此首於補遺中。


附錄

開元樂   依邵長光輯錄(南唐二主詞)稿本
心事數莖白髮,生涯一片青山。空山有雪相待,野路無人自還。
據蘇軾引此詞跋云: 李主好書神仙騰遁之詞,豈非遭罹多故,欲脫世網而不得者耶?(見柬坡全集)
按此詞又傳為顧況作,見(萬首唐人絕句)

青玉案  山林積雪   依明潘游龍古今詩餘醉
梵宮百尺同雲護,漸白滿蒼苔路。破臘梅花李蚤露。銀濤無際,玉山萬里,寒罩江南路。   鴉啼影亂天將暮,海月纖痕映烟霧。修竹低垂孤鶴舞。楊花風弄,鵝毛天剪,總是詩人誤。
按此首筆意淺近,風格不似李後主,(古今詩餘醉)題作後主,姑從之收入。

南歌子   依世界文庫本南唐二主詞
雲鬢裁新綠,霞衣曳曉紅。待歌凝立翠筵中,一朵彩雲何事下巫峰。   趁拍鸞飛鏡,回身燕颺空。莫翻紅袖過簾櫳,怕被楊花勾引嫁東風。
按此首又傳為蘇軾作,見汲古閣六十名家詞本(東坡詞),世界文庫本引雲南楊氏刻二李詞作李後主,不知何據。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