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粵海鉤沉


1) 元明清及近代的嶺南詩派  
(資料搜編自:廣府文化)

宋元之際的劇變,給嶺南造成强烈的家國滄桑動蕩。南宋末年,廣府出現了一批愛國文人。以南海人(今佛山市順德區)區仕衡影響較大。詩人把自己與國家民族的命運聯系起來 ,詩文充滿愛國熱忱。地近廣州的東莞,是抗元的鏖戰戰湯。詩人詩作多,傳世也多,咏物明志,懷古傷時,不乏慷慨激昂之氣。
東莞詩人李春叟的(送熊飛將軍赴文丞相麾下):

龍泉出匣鬼神驚,獵獵霜風送客程。白髮垂堂千里別,丹心報國一身輕。劃開雲路冲牛斗,挽落天河洗甲兵。馬革裹屍真壯士 ,陽關莫作斷腸聲。

宋亡入元,南宋宗室後裔落籍東莞,與李春叟等人結社吟咏,"江山如昔日,人物已星辰。往事風前絮,浮生水上萍",是有詩可証的首家嶺南詩社 ,所謂嶺南詩派,也在此時開始形成。
到了元代,中原詩壇流於纖巧頹靡,或近晚唐小令,而嶺南詩歌仍然保持沉鬱的現實主義傳統。

在中原詩壇不景氣的明代,嶺南詩壇終於迎來了大盛時期。元末明初,廣府詩壇異軍突起 ,孫賁王佐,趙介,李德,黄哲五人在廣州南園抗風軒共組南園詩社,後人稱為南園五先生,又稱南園五子,使嶺南詩風振起。又以孫賁成就最高 。他的詩歌創作,凡漢魏六朝乃至初,盛,中唐無所不學。詩作氣象萬千,既有氣象雄渾一面,又具清圓流麗,明珠走盤一面。被譽為嶺南詩派之始,他的以七言古詩尤為出色 。其(廣州歌)形象地描畫了廣州風物繁華盛况:

廣南富庶天下聞,四時風氣長如春。長城百雉白雲堙A城下一帶春江水。少年行樂隨處佳,城南南畔更繁華。朱簾十里映楊栁,簾櫳上下開户牖。閩姬越女顏如花 ,蠻歌野曲聲咿啞。阿(上從山)峨大舶映雲日,賈客千家萬家室。春風列屋艷神仙,夜月滿江聞管絃。良辰吉日天氣好,翡翠明珠照烟島 。亂鳴鼉鼓競龍舟,爭睹金釵鬥百草。游冶留連望所歸,千門燈火爛相輝。游人過處錦成陣,公子醉時花滿堤。扶留葉青蜆灰白,盆釘檳榔邀上客。丹荔枇杷、火齊山 ,素馨茉莉天香國。別來風物不堪論,寥落秋風對酒尊。回首舊游歌舞地,西風斜日淡黃昏。

明中葉,嶺南詩壇倍加活躍,詩人輩出,佳作如雲。不少詩人本身就是著名學者。廣府人中最有特色者,有新會陳獻章,和香山黃佐。
陳獻章是明代理學名儒,其學說以人格倫常為准的,內以樂天自得為指歸。他富於藝術才華,論詩首重性情,次及風韻,作品重自然韻趣,清新秀麗。如(訪家山次韻):

清泉煮蕨愛山家,夜飲西岩望月斜。洞底白雲留不住,半隨紅雨落天涯。

即使寄寓哲理,議論藝事的詩作,也寫得奇瑰跌宕,情理交融。如(偶得示諸生)其一:

江雲欲變三山色,江水初交十日秋。凉夜一簑搖艇去,滿身明月大江流。

此詩意在闡發以靜應變,萬化自然的哲學觀念,將詩人淡遠的襟懷,澄明的心境,盡加抒發,而不失自然真趣。
黃佐博學多才,(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稱贊他在明人之中,學問最有根柢。其詩作題材多樣化,不少憂國憂民之作,在明人詩作中是不多見的。

明中葉,嶺南詩派聲氣大盛。嘉靖年間,歐大任,梁有譽,黎民表,李時行,吳旦五人,繼南園五先生故事,在南園抗風軒聚會,重振南園風雅,稱南園後五子。此五人均曾師事黃佐 ,風格雄直剛健,重視反映社會現實。清人檀萃認為"嶺南稱詩,曲江而後,莫盛於南園,南園前後十先生,而後五先生尤盛"。
歐大任的咏史詩沈鬱深厚,直抒胸臆,如(鎮海樓):

一望河山感慨中,蒼蒼平楚入長空。石門北去通秦塞,肄水南來繞漢宮。虛檻松聲沉螟壑,極天秋色送征鴻。朔南盡是堯封地,愁聽樵蘇說霸功。

歐大任,梁有譽,黎民表等人在京任職期間,與蜚聲文壇的詩人文徵明,李攀龍,王世貞等酬唱,詩名頗著。這說明南園後五子的影響進入中原,成就也在前五子之上。

明末政亂國危,廣府詩壇湧現出一批優秀的愛國詩人。在為挽救民族危亡勇赴國難的同時,以詩言志,留下大批思想性,藝術性相當高的作品。崇禎年間,十二位詩人重組南園詩社。當中最為傑出的是被譽為粵中屈原的南海人鄺露 ,粵中李白的番禺人黎遂球,和粵中杜甫的順德人陳邦彥,後人稱之為嶺南前三家,以別於清初的嶺南三大家。三人都為抗清鬥爭獻出了生命,在國破家亡之際,這些嶺南詩人創作了許多表達對明王朝忠貞操守的悲壯作品 。使嶺南詩歌雄直雅健的詩風特色染上一層血染的風采。
明末清初這段期間,經過了劇變的時期,一方面是異族入主,改朝換代的腥風血雨,另一方面却又是經過清初休養生息後,出現了空前強盛的康熙盛世。聚積着持有不同政治態度的文士 ,有抗清詩人,遺民詩人,仕清詩人,布衣詩人,從而使嶺南詩壇出現了一種畸形的繁榮。眾多詩人中,以廣府詩人屈大均,陳恭尹和梁佩蘭最為傑出。被譽為嶺南三大家,和公認為嶺南詩壇繼往開來的領袖 。三大家的出現,是嶺南詩歌走向鼎盛的標志。號稱南北二詩家的朱彝尊,王士禎分別入粵,與嶺南三大家等粵中詩人交游酬唱,嶺南風雅一時鼎盛。

三大家首推屈大均,番禺人,明末諸生。曾從南明軍隊抗清失敗,削髮為僧。還俗後北游大江南北,廣交遺民志士,又曾從吳三桂反清。後來避禍浙江,隱居而歿。他的詩歌充滿強列故國之思和亡國之恨 ,又富有濃郁的浪漫情調。由於他遍交天下,名聞四陲,更得到清初文壇盟主朱彝尊等人的宣揚,詩名益播,奠定嶺南詩派在中原的影響力。龔自珍對他的評價也極高。屈大均的五律意足情摯 ,撼人心靈。如(秣陵)憑吊前朝,語悲苦而無陳句套話:

牛首開天闕,龍岡抱帝宮。六朝春草堙A萬井落花中。訪舊烏衣少,聽歌玉樹空。如何亡國恨,盡在大江東。

順德陳恭尹是抗清就義的廣東三忠之一陳邦彥之子。他與屈大均為友,為抗清復明奔走,一度被捕入獄。後隱居羊城,以詩文自娛。他的詩主要抒寫家國淪亡之慨,最工七律,懷古之作尤為突出 。借題抒情,警策意深。如(崖門謁三忠祠)被譽為大氣磅礴的卓絕千古之作:

山木蕭蕭風又吹,兩崖波浪至今悲。一聲望帝啼荒殿,十載愁人拜古祠。海水有門分上下,江山無地限華夷。停舟我亦艱難日,畏向蒼苔讀舊碑。

張維屏評說此詩:"七律到此地步,所謂代無數人,人無數篇者也。" 陳恭尹的(西湖)詩有"休恨議和奸相國,大江猶得百年分"句,南宋議和,猶 得苟延殘喘百年,對比南明弘光,隆武諸朝僅一年之命短,"休恨"二字,深譏入骨。陳恭尹在詩學觀上直陳詩為情而作的主張。他的(次韻)詩之四 ,充分地表達了詩人的詩學主張:

文章大道以為公,今昔何能強使同。只寫性情流紙上,莫將唐宋滯胸中。維揚不入刪詩地,百越咸歸霸國風。終古常新唯日月,金烏先自海東紅。

在嶺南三大家的影響下,加上惠士奇,翁方綱等大家入粵對嶺南詩歌也很有一定影響。廣東派繼後出現了"嶺南四大家","北田五子","嶺南七子"等詩歌團體 ,湧現了鄺露,程可則,王隼等許多詩人,流風餘韻,歷久不衰。中經宋湘,馮敏昌,黎簡,至近代更大發光芒。
順德人黎簡,三十二歲中秀才,此後無意科舉,了淡泊功名,足不逾嶺而名震中原。他是畫家,詩作也有不少自辟畦徑輕淡清新之作。如(廣州歌)之二:

繞城駘蕩柳毿毿,映水女兒紅汗衫。向晚棹花春浪軟,香雲先渡白鵝潭。

嘉慶,道光年間,繼起的嶺南詩人又有被翁方綱稱為"粵東三子"的譚敬昭,黃培芳,張維屏。
陽春人譚敬昭擅長描寫嶺南風物,清新可誦。其(珠江竹枝詞):

珠海珠江是妾居,栁陰停棹晚船初。水頭潮長賣花去,水尾潮來人賣魚。

香山人黃培芳的詩格高渾,於平實處見縱橫。(燕郊秋望)為壓卷之作:

三輔扼雄關,蒼茫秋色間。風高碣石館,日落薊門山。塞馬平原牧,居人古栁還。寒衣刀尺急,詞客幾時還。

番禺人張維屏是嘉道年間嶺南詩壇的領袖人物,晚年經歷了兩次鴉片戰爭,寫了不少反映現實的詩歌。鴉片戰爭爆發後,廣東成為抗英前綫。嶺南詩人與民眾同仇敵愾 ,滿懷激情地謳歌反侵略戰爭中的英雄人物與事跡,使詩歌充滿高亢激昂的近代革新色彩。張維屏晚年親歷鴉片戰爭,目睹積重時弊。述事長詩(三元里)氣勢凌厲,堪稱為近代紀史詩不朽之作 。同時期的粵中詩壇,湧現出彭泰來,陳澧,朱次琦,徐榮,馮詢,譚瑩,汪瑔,葉英華等優秀詩人。他們的詩作從各種角度反映鴉片戰争,留下珍貴的一代詩史資料。
戰爭的結果,在民族危機中,嶺南出現了積極宣傳改變現狀的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詩人黃遵憲,康有為,梁啓超等,他們是近代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代表詩人 ,以時代的聲音推進嶺南詩界的革命。

黃遵憲(公度),嘉應州(今梅州)人,從小雅好詩書。他的(感懷)詩寫道"識時貴知今,通情貴閱世",顯示他主張研究現實,放眼世界。從同治六年(1867),他走上了歷時八年科舉之路 ,多次往返廣州。他的詩記述了經歷鴉片戰爭後廣州城內的時代剪影。他後高舉詩界革命的旗幟,提倡及實踐"我手寫我口"的主張 ,對粵中詩界至中國近現代文學創作產生深遠影響。

康有為,梁啓超都是詩界革命的倡導者和實踐者。康有為的詩作在主張詩歌創作要反映時代精上,與黃遵憲是一致的。所謂"新世瑰奇異境生,更搜歐亞造新聲"。他的詩句更注重一種磅礴的氣勢 。如(秋登越王臺):

秋風立馬越王臺,混混蛇龍最可哀。十七史從何說起,三千劫幾歷輪迴。腐儒心事呼天問,大地山河跨海來。臨睨飛雲橫八表,豈無倚劍嘆雄才。

詩歌雖非梁啓超所長,他還是在詩意,詩體,詩境上作多方面革新嘗試。他在1896年至1912年結束海外流亡生活歸國這段時期,詩歌創作最旺盛。如(太平洋遇雨):

一雨縱橫亘二洲,浪淘天地入東流。劫餘人物淘難盡,又挾風雷作遠游。

由黃,康,梁 等人激起的嶺南雄直詩風,一直興盛不衰。嶺南詩壇上不斷出現意氣豪邁的詩人,如清末被稱為"近代嶺南四家"的梁鼎芬,曾習經,羅惇曧和黃節 。除曾習經外,餘皆為粵中人士。他們的詩學主張,創作方法和成就方面各有不同。
黃節的詩風雄直清勁兼采百家而又獨辟蹊徑,其詩有唐宋風骨,思想性與藝術性在同時期的嶺南詩人中更是出類拔萃,其七律尤佳。如(滬江重晤秋枚)句奇意重 ,筆力雄健:

國力如斯豈所期,當年與子辨華夷。數人心力能回變,廿載流光坐致悲。不反江河仍日下,每聞風雨動吾思。重逢莫作蹉跎語,正為棲棲在亂離。

民初的廖仲愷,胡漢民,朱執信等人,都是以詩歌直抒其情,譜寫出嶺南詩歌雄健氣直的新聲。

說到近代廣府詩人,必要提到一位聞名近代文壇的青年詩人蘇曼殊,香山縣人。他是一位集革命家,藝術家於一身,僧,俗兼半的傳奇人物。他在人間只度過了三十五個春秋,却是一位奇才 ,是一個詩人,畫家,翻譯家,散文家和小說家。特殊的身世造成他既放浪不羈又惆悵至極的特殊性格,時而是激烈的愛國者,時而是消極的厭世陷情者,徘徊於人生的兩個極端。他想超世脫俗 ,却又難以捨世滅欲。西方的文化熏染,傳統的道德觀念和佛學的神道悟性,交錯在他的靈魂深處。他的詩歌反映了他掙扎在佛性與愛情的邊緣之間的痛苦,深刻表現出深受封建制度重壓 ,無法如願以償追求個性解放和愛情自由的青年男女的心靈苦悶,獲得了廣泛的共鳴而風靡全國。栁亞子將他的詩歌概括為"思想的輕靈,文辭的優美,音節的和諧"。這類聳動世俗 ,哀心艷骨的愛情詩,又別具另一種藝術風格。

嶺南歷代詩歌,無論是思想內容或是藝術形式方面,都富有革新精神。從唐代至近代優秀的嶺南詩人,每能自立門户。以唐代張九齡首創清淡之派,至近代黃遵憲,康有為 ,梁啟超等成為詩界革命的主要人物,給傳統詩歌增添了生氣和活力,使雄直的古風,發展為雄闊鋪陳的詩風,帶來了鮮明的近代革新色彩。近代是嶺南詩派最為成熟鼎盛的階段,也是嶺南詩歌創作最為波瀾壯闊的時期 。嶺南文化的精神傳統和獨特風格,在近代嶺南詩歌中得到了極為輝煌的表現。

資料來源:  廣府文化

2) 車如流水馬如龍,公子佳人在座中

近代著名革命家廖仲愷夫人何香凝女士,1937年,上海淪入日軍之手。她離開上海乘船赴香港。盡管內地烽火連天,香港却仍然是一片歌昇平景象。何香凝對香港某些婦女仍過着奢華的生活十分反感 。她懇切希望香港的婦女同胞不要忘記受難的祖國,提出婦女在抗戰中的責任,倡議節約捐獻救國,將有用的錢用在最有意義的事情上面。 1938年,何香凝應邀出席香港婦女慰勞會成立一周年紀念大會。她看到與會者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寶氣,心堳頇O不快,直言不諱說:"希望各位居安思危。。。毋忘前方戰士 ,我們後方婦女,除盡量捐輸,更應努力。在此抗戰期間,仍然綺羅文綉,塗脂蕩粉,實不應為。"並坦然表示今天開罪各位,唯因正義,不能不說幾句話 。而且當場賦了三首詩以為警惕,題為(公子佳人),云:

車如流水馬如龍,公子佳人在座中。舞榭梨園朝復暮,不聞遍野是哀鴻。
兒郎傅粉女塗脂,更買綾羅紉綉衣。輸出金錢資敵用,同胞被炸肉橫飛。
香港婦女鬥繁華,七寶妝成艷似花。一夜纏頭歌舞費,災區能養百人家。

今天我們國家沒有戰事,中,港,澳,臺的國民總算過着一片昇平的生活,一擲萬金花在名牌衣屨 ,妝飾,宴樂的公子,仕女大不乏人。回想那些生活在山區,僻縣,仍然在貧窮線下刻苦求存的同胞,那些在垃圾山堆中檢拾求活的柬國兒童。正如詩中說的"一夜纏頭歌舞費 ,災區能養豈只百人家。"

資料來源:  廣府文化

3) 竹枝詞

竹枝詞原是唐代流行於四川一帶的巴東民歌,經中唐大詩人劉禹錫,白居易等人的倡導而流行全國,內容主要是反映風土民情。嶺南地區的竹枝詞內容豐富,富於生活氣息。唐代詩人皇甫松 ,宋代楊萬里等已有采用竹枝詞來描述嶺南風情的作品。嶺南竹枝詞在元,明時只稱以"竹枝詞",後來為突出地方特點,遂冠以地名。廣州地區的竹枝詞,除稱為(嶺南竹枝詞)外 ,還有(廣州竹枝詞),(珠江竹枝詞),(羊城竹枝詞),(南海竹枝詞),(番禺竹枝詞)等稱法。清中葉以後,竹枝詞采用得更廣泛,類別也越分越細,有專咏一地 ,一事,一物的竹枝詞。如專咏西關八座橋的(西關八橋竹枝詞),專咏荔枝的(嶺南荔枝詞),(羊城七夕竹枝詞),專咏賣花買花的(花田竹枝詞),(花渡頭竹枝詞),(廣州撈蜆竹枝詞),專咏娼妓的(羊城青樓竹枝詞)。
竹枝詞除了出自民間歌手,也為文人學者所喜用。入粵的王士禎,杭世駿,李調元,阮元,彭玉麟等高官大吏,都寫下不少以嶺南風物為題的竹枝詞,推動了竹枝詞的創作。如:

阮元的(嶺南荔枝):

不須夸署尚書懷,懷核歸來味共參。此是白沙真種子,甘泉浸得水枝甘。

不僅點出嶺南荔枝之品種名貴的來歷,而且一語相關帶出對理學名儒陳白沙,湛甘泉的學術淵源的確切比喻,以俗入雅。

兵部尚書彭玉麟入粵督師抗法,所寫的竹枝詞另有一番情韻:

羊城城內塔層層,結伴燒香點佛燈。六月觀音山上去,芙蓉雙頰汗珠凝。
(原注:粵俗婦女皆以脂塗頰並眼)

廣州城內婦女熱衷於燒香拜佛,上觀音山拜佛的盛况,以及汗流雙頰的情景見於字埵瘨﹛C

康熙年間,督學廣東的惠士奇以珠江竹枝詞試士,南海生員何夢瑤應試之作,將廣州寫得清麗剔透,光潔照人;

看月誰人得月多,灣船齊唱浪花歌。花田一片光如雪,照見賣花人過河。

廣州地區的竹枝詞,歷來被視為嶺南竹枝詞之正宗,最能反映嶺南風土之故實,俚而不俗。嶺南的文人學者,官員士紳也參加創作竹枝詞。粵中詩人屈大均,譚敬昭,張維屏,潘有為 ,梁啟超等都寫下許多優秀作品。屈大均所作,是今見嶺南人較早所寫的竹枝詞,他的廣州竹枝詞之一被今人作為研究十三行的重要史料:

洋船爭出是官商,十字門開向二洋。五絲八絲廣緞好,銀錢堆滿十三行。

竹枝詞所記述的包括各種市井鏡頭,地名,時俗,社會變化,饒有生活氣息。試舉:

林雨人   羊城竹枝詞
栁波涌外浪如花,西炮台邊日正斜。樹樹螟烟看不見,兩三星火照漁家。

白雲樵子   羊城竹枝詞
茉莉雞冠又刺桐,四時草木記南中。紅棉十丈如荼火,尚見炎州霸氣雄。

羅國材   羊城竹枝詞
南海祠前古廟多,獨鍾靈秀在波羅。年年賽會游人返,買得紅雞在一窠。

易石公   續羊城竹枝詞
大新樓高十二層,巍峨俯瞰五羊城。西堤東堤好風景,夜來携手與郎行。

羅天尺   珠江竹枝詞
琵琶塔口月初低,雁翅城頭又夕輝。日月西沉有時出,暹邏郎去幾時歸。

佚名  
羊城世界本花花,更買鮮花度年華。除夕案頭齊供奉,香風吹暖到人家。

總之,粵中嶺南的果蔬花木,地方特色,時節活動,華僑離鄉家人思念,茶室食肆,民間百相,新風舊俗,皆一一可在竹枝詞中得到反映,保存了民俗學的不少第一材料。

竹枝詞在廣州地區廣受歡迎。光緒元年(1875),廣州地區曾進行了一次以"羊城竹枝詞"為題的大型徵詩活動,參加者142人,得489首,由吟書閣編印成(羊城竹枝詞)。民國9年(1920)又有羊城如盧詩鐘編的(續羊城竹枝詞)出版 ,收作者40人,詩97首,詩中頗多新事物,新名詞,如"金烏墜後電燈明,夜夜如游不夜城","電力終輸機器力,電船今已遍珠江","粉墙鐵柵新衙署 ,式仿歐西土木興","吉服却嫌經錦俗,新人頭罩白輕紗",反映出廣州社會的發展變化。

資料來源:  廣府文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