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朱彊邨   (錄自: 彊 邨語業)    彊村詞賸稿

可哀惟有人間世,不結他生未了因

朱考臧(中)



彊h叢書

朱考臧 ,咸豐七年(1857)生,民國辛未年(1931)卒於上海,年七十五, 原名祖謀,字古微,號漚尹,又號彊邨,浙江歸安人,光緒九年進士,歷任禮部侍郎,廣東學政。著有彊h叢書彊村語業湖州詞徵》 二十四卷《國朝湖州詞徵》六卷,《今詞綜滄海遺音 集》十三卷,學者奉為寶典。

朱考臧初以能詩名,後棄而專為詞,嘗校刻唐宋金元人詞百六十餘家成彊h叢書,學者奉為寶典。龍榆生謂其勤探孤造,抗古邁絕,海內歸宗匠焉”。 王國維,張爾田,葉恭綽皆對其詞之成就推崇備至。 其自為詞,經晚歲刪定為彊村語業》 二卷,身後,其門人龍沐勛為補刻一卷,入《彊邨遺書中》。

 

獨鳥衝波去意閒,壞霞如赭水如牋。為誰無盡寫江天。   並舫風絃彈月上,當窗山髻挽雲還。獨經行地未荒寒。


鷓鴣天   廣元裕之宮體   八首錄四
生小仙娥不自妍。璧臺金屋誤嬋娟。幾曾宛轉酬千琲,已忍伶俜過十年。   虯箭水,鵲爐烟。無端芳會散金錢。簾櫳早是愁時候 ,爭遣新寒到外邊。
聞道嬋媛北渚游。東風連苑冷於秋。無多裝綴花宮體,禁斷排當鞠部頭。   歡易散,夢難留。女牀鸞樹向人愁。紅蠶憔悴同功繭 ,繅盡春絲未放休。
未必芳期未有期。等閒蜂蝶劇嬌癡。側商小令翻新水,卷地狂香發故枝。   風雨堙A苦禁持。有人低唱比紅兒。纔知滿樹金鈴繫,未省秋人落葉悲。
歷劫相思信不磨。親將雙帶綰香羅。未灰蠟苣拚成泪,垂絕鵾絃忍罷歌。   休躑躅,已蹉跎。珊鞭拗折負恩多。人間會有相逢事 ,奈此青春悵望何。

鷓鴣天    辛未長至口占
忠孝何曾盡一分,年來姜被減奇溫。眼中犀角非耶是,身後牛衣怨亦恩。    泡露事,水雲身。枉拋心力作詞人。可哀惟有人間世,不結他生未了因。

鷓鴣天
夢媔釩幾重,蘭期猶煖舊懽叢。燈飄繡扇花如睡,歌咽金船酒不醲。   春寂寂,恨怱怱。鳳城涼信又歸鴻 。緘情欲託天邊月,知道高樓雨是風。

鷓鴣天    九日豐宜門外過裴村別業
野水斜橋又一時,愁心空訴故鷗知。淒迷南郭垂鞭過,清苦西風側帽窺。   新雪涕,舊絃詩。愔愔門館蝶來稀。紅萸白菊渾無恙 ,只是風前有所思。

(本事) 龍沐勛曰:此為劉光第被禍後作。劉為六君子之一,死戊戌之變。(詞學季刊第一卷第三號)

鷓鴣天    庚子歲除
似水清尊照鬢華,尊前人老易天涯。酒腸芒角森如戟,吟筆冰霜慘不花。    拋枕坐,卷書嗟。莫嫌啼煞後棲鴉。燭花紅換人間世 ,山色青回夢堮a。

鷓鴣天    簡蘇堪,時將營壽藏,丐其書碑,碑曰[彊村詞人之墓]
敢學邠卿畫古圖,卻師表聖搆元廬。頭皮留在還看鏡,心力拋殘但覆瓿。    螻蟻飽,馬牛呼。姓名官職總區區。豐碑幾許征西字 ,消得先生點筆無。

鷓鴣天    龍鳳兜展彥偁弟墓
紙蝶風旋土一堆,無多老淚著寒灰。殘鵑錦樹啼還咽,小雁鑪峰夢不回。    身後事,眼前來。青山須辦骨同埋。便能世世為兄弟 ,知否人間更可哀。

烏夜啼   同瞻園登戒壇千佛閣
春雲深宿虛壇。磬初殘。步繞松陰雙引出朱闌。   吹不斷,黃一綫,是桑乾。又是夕陽無語下蒼山。

浣溪沙   元夕枕上作
連夕東風結苦陰。通明簾幕卻偎衾。病軀無復酒懷侵。    止藥强名今日愈,探芳越減去年心。月華人意兩冥沈。

浣溪沙
獨鳥衝波去意閒,壞霞如赭水如牋。為誰無盡寫江天。     並舫風絃彈月上,當窗山髻挽雲還。獨經行地未荒寒。

浣溪沙
翠阜紅厓夾岸迎,阻風滋味暫時生。水窗官燭淚縱橫。     禪悅新耽如有會,酒悲突起總無名。長川孤月向誰明。

浣溪沙
夢熟煙江十四程,鬢絲堤柳兩盈盈。年芳隨水漫無情。     落酒東風梅便旋,衝帆細雨燕將迎。春愁把筆自然生。

唐多令    衰草和穗平
掃斷馬啼痕,消凝油壁塵。翦紅心,霜訊催頻。一道玉鉤斜畔路,已無意,鬭羅裙。    濃綠鎮迷人。蘭苕淒古春 。換年年,冷戍荒屯。淚噀西風原上火,怕猶有,未招魂。

唐多令
廊蔭轉疏槐,圓檐明上階。倚空尊,涼夢徘徊。多少清湘瑤瑟怨,幾曾有,鶴飛來。    燈萼半成灰。短書千里回。報巖扃,晚桂都開 。前度憑闌人換盡,問何事,戀天涯。

減字木蘭花    八首
舟訴湟江,風雨淒戾,交舊存沒之感,紛有所觸,輒綴短韻,適踵八哀,非事銓擇也。


淮流如黛,六月吳篷懽共載。解袂怱怱,兵火連天照海東。    一官垂死,訣我聯緜書七紙。風義平生。慚愧山陽范巨卿。 (平湖何笛帆錫驊)
蛻君句律,夾巷過從窮日夕。霜月槎枒,走上樊樓賣酒家。    竹林游在,記寫八分招阿買。曙後星孤,留得傳家一硯無。
(長汀黎嘖園先生承忠)
蒼髯樹頦,落落潛郎三十載。餘事荊關,冷笑濃雲邋遢山。    荒亭接葉,點筆便為求米帖。不辦歸帆,竟了京塵粥飯緣。
(長興張叔憲先生度)
支離病骨,一殉浮名成解脫。破寺迴飆,夜夜歸魂季母招。    苔花及榻,命燭論心恆見跋。何處沾巾,斗酒青山北郭門。
(安吉施旭臣浴升)
盟鷗知否? 身是江湖垂釣手。不夢黃粱,卷地秋濤殷臥牀。     楚宮疑事,天上人間空雪涕。誰詔巫陽,被髮中宵下大荒。 (富順劉裴村光第)
蓬萊一謫,誰挽使還文字職。得喪虛漚,瞥眼驚藏巨壑舟。    相過魑魅,糾纏幽憂非爾意。神理緜緜,記坐高齋十六觀。
(道州何硯孫維楝)
交游海堙A眼看聯翩鴻雁起。病骨西風,一夜霜摧鏡面容。    百身何贖,累我阿連三日哭。池草春枯,淚盡西堂夢也無。
(固始秦野篁鴻聲)
劍頭微吷。海水刺天漂熱血。慘月中庭,誰解張絃受廣陵。    富春一角,零亂巖花朱鳥啄。白首何歸,山色無人問是非。
(桐廬袁重黎昶)

清平樂     夜發香港
舷燈漸滅,沙動荒荒月。極目天低無去鶻,何處中原一髮。     江湖息影初程,舵樓一笛風生。不信狂濤東駛 ,蛟龍偶語分明。

清平樂    何詩孫為梅蘭芳北歸畫卷徵題
殘春倦眼,容易花前換。萼綠華來芳晼晼,消得閒情詩卷。    天風一串珠喉,江山為祓清愁。家世羽衣法曲,不成凝碧池頭。

小重山   戊申中秋作
翠溼篁陰小閣寒。酒消渾不耐,越羅單。水風起燭枝殘。驚禽去,捎響碧琅央C    投老臥雲關。眼中塵事滿,素心難。天涯作計理孤歡。無情月,三度病中看。

小重山    晚過黃渡
過客能言隔歲兵,連村遮戍壘,斷人行。飛輪衝暝試春程。回風起。猶帶戰塵腥。    日落野煙生,荒螢三四點,淡於星。叫群創雁不成聲。無人管,收汝淚縱橫。

南鄉子
病枕不成眠。百計湛冥夢小安。際曉東窗鶗鴂喚,無端。一度殘春一惘然。    歌底與尊前。歲歲花枝解放顛。一去不回成永憶,看看 。唯有承平與少年。

南鄉子
流轉信天涯,撲鬢清霜鏡媔吽C驛館濃花無意勸。深杯。消得閒愁淡蕩回。    倦眼若為開,古鬲雙煙小炷培。自卷單衣推枕起,徘徊。似有眷鴻N語來。

南鄉子
素臘燼無煙。風轉高螢照屋椽。秋病無名如中酒,頹然。亂帙匡牀伴獨眠。    夢醒雁南還。遼海書沈動隔年。畢竟新愁吹不到,鷗邊。獨自滄江上釣船。

玉樓春    分和小山藀P半塘,伯崇
目成已是斜陽暮,誰分合懽花下住。心知明月有圓時,身似斷雲無定路。    當時不合多情遇。風卷紅英隨水去。莫敧單枕故相尋 ,夢堣w無攜手處。

玉樓春
艣聲鴉軋吳音似,不寄吳娘機上字。只憑樓下去來潮,將取尊前新舊淚。    浴蘭攜手年年事,消盡笙歌沈醉意。花時不是不傷春 ,說與春愁真解未。

玉樓春
少年不作消春計,孤負酒旗歌板地。好天良夜杜鵑啼,今日逢春須著意。    斜陽煙柳迴腸事,小雨闌花千點淚。等閒尋到眼前來 ,欲避春愁除是醉。

踏莎行
照水單衫,飄香小扇。晚涼愁倚闌干遍。冷鷗三兩不歸來,鏡心一夕紅衣變。    經醉湖山,傷高心眼。秋來畫取蕪城怨。謝堂倦客總魂消 ,無人淚溼西飛燕。

踏莎行    狄文子客淮南,過江見訪
臘雪欺梅,春灰瀝酒。過江人落東風後。狂名消與短衣裝,離心紛若長亭柳。    燕館霜繁,梁園月瘦。卅年景物供懷舊。白頭費淚與江南 ,亂花歧路愁時候。

琴調相思引
吹夢東風嬾似雲,占人懷抱是歌顰。雁行低盡,零亂一箏塵。     獨自意行僵寶瑟,兩 邊閒淚閣羅巾。小簾朱户,依舊去年人。

阮郎歸
夜窗書眼怯開帷,燈去收焰時。五更寒月不相隨,上廊林影遲。    青史事,碧山棲。蹉跎雙鬢絲。十年心事入搘頤 ,雁聲將夢飛。

眼兒媚
雨聲迴潤故衣篝,得酒病懷休。舞紅消盡,西風還送,葉葉心頭。    行雲不受秋拘管,將夢上空樓。夜涼雙雁,分明說與 ,天路閒愁。

定風波
點鏡春姿起翠禽,經年喚醒五湖心。照眼嬌梅臨水放。惆悵,疏香不上小紅簪。    別去雲軿千種憶。無益。狂來蠻榼百分斟。江下北書無雁託 。休說。海南千里瘴花深。

定風波    丙寅九日
過眼黃花七十場。無詩負汝只傾觴。老去悲秋成定分。纔信。便無風雨也淒涼。    已自登樓筋力減。多感。雁音兵氣極滄江。搖落萬方同一概 。誰在。闌干閒處戀斜陽。

謁金門     二首選一
花漏急,迴步地衣紅窄。舞袖郎當隨促拍,主人翻是客。    今日雲屏芳席,明日殘鵑荒驛。塌地陰雲濃似墨,夢中何處立。

采桑子
雙蛾桂葉吳妝淺,香袖憑肩,水調初圓,絳蠟風消細細寒。    月華人意分張後,雁語寥天,花夢空煙,風景何嘗似去年。

虞美人
芳時獨客憐書札,著酒還慵答。纔因蕙草憶羅裙。無數東風,驚夢不成雲。    冥冥一浦沈香雨,碎鏡流花去。未能無恨對春潮 。賺得迴帆,心眼到今朝。

虞美人    晚秋病起浮家石湖
經年未醒鴟夷夢,雁外荒波動。不須商略挂帆人,便與扁舟出世,已無津。     頑秋腰腳慵難理,久斷傷高淚。故人書札墮西風 。欲道江山塵土,我清空。

虞美人
黃昏笛堭鰣楣_,蔓草羅裙地。滿闌紅萼總宜簪,不道尊前消減去年心。    何郎詞筆垂垂老,坐被花成惱。月寒江路喚真真 ,一縷清愁猶著故枝春。

柳梢青    虞山蒙叟湖上句云"主人要悟虛舟理,但看紅妝與翠微",晨起獨至定香橋觀荷 ,口占短章,聊為叟語下作一轉,倘所謂我轉法華也耶。
一角風漪,文鱗吹去,錦羽梢回。娖隊頳霞,弄珠無力,明鏡徘徊。    虛舟自解忘機,漫消領,紅妝翠微。三宿湖山,廿年塵土 ,誰是誰非。

漁家傲    二首
繞榻書籤兼畫幀,朦朧散帙何曾竟。老去不禁茶力猛,微睡醒,風鑪煎朮供秋病。    萬里碧雲生雁興,行行書破青天影。樓月半升簾薄暝 ,闌獨憑,商音滿耳無人聽。
香椀愔愔鐙翳翳,冷螢開闔綠窗紙。著枕搜吟工夜計,無一字,夢騰倦眼惟思閉。    泣露哀蟲妨知睡,夢回練幕涼於水。策策高林丸月底 ,中夜起,秋聲何與閒人事。

臨江仙    此辛酉歲暮同寐叟作,叟目為調高意遠者也。稿佚不復省 ,慈護世講檢叟遺篋得之。
留與眼前資痛飲,不須遣盡閒愁。徘徊明月在高樓。揮觴疑有待,吹笛未宜休。    人事音書寥寂久,夢來躍馬神州。中宵攬涕不能收 。有情歌小海,無女睇高丘。

臨江仙
門柳低垂牆杏簇,臨津珠箔人家。東風歷歷十年賒。誰將新社燕,銜送故枝花。    上枕愁心無倚著,窺帷樓月西斜。細香飄夢泊天涯 。天涯何處所,鐙外綠窗紗。

望江南    雜題我朝諸名家詞集後
湘真老,斷代殿朱明。不信明珠生海嶠,江南哀怨總難平。愁絕庾蘭成。(屈翁山)
蒼梧恨,竹淚已平沈。萬古湘靈聞樂地,雲山韶濩入悽音。字字楚騷心。(
王船山)
爭一字,鵝鴨惱春江。脫手居然新樂府,曲中亦自有齊梁。不忍薄三唐。
(毛大可)
雲海約,明鏡已秋霜。但願生還吳季子,何曾形穢漢田郎。歸老有纑塘。
(顧梁汾)
迦陵韻,哀樂過人多。跋扈頗參青兕氣,清揚恰稱紫雲歌。不管秀師訶。
(陳其年)
江湖老,載酒一年年。體素微妨耽綺語,貪多寧獨是詩篇。宗派浙河先。
(朱竹垞)
蘭錡貴,肯作稱家兒。解道紅羅亭上語,人間寧獨小山詞。冷煖自家知。
(納蘭容若)
消魂極,絕代阮亭詩。見說綠楊城郭畔,游人齊唱冶春詞。把筆儘淒迷。
(王貽上)
留客住,絕調鷓鴣篇。脫盡詞流薌澤習,相高秋氣對南山。駸度衍波前。
(曹升六)
長水畔,二隱比龜溪。不分詩名叨一饌,居然詞派有連枝。人道好壎箎。
(李武曾李分虎)
南湖隱,心折小長蘆。拈出空中傳恨語,不知探得頷珠無。神悟亦區區。
(厲樊榭)
回瀾力,標舉選家能。自是詞源疏鑿手,橫流一別見淄澠。異議四農生。
(張皋文)
金鍼度,詞辨止庵精。截斷眾流窮正變,一燈樂苑此長明。推演四家評。
(周保緒)
舟如葉,著岸是君恩。一夢金梁餘舊月,千千玉筍有歸雲。片席蛻巖分。
(周穉圭)
無益事,能遣有涯生。自是傷心成結習,不辭累德為閒情。兹意了生平。
(項蓮生)
娛親暇,餘事作詞人。廿載柯家山下客,空齋畫扇亦前因。成就苦呤身。
(嚴九能)
秋醒意,抱碧契靈襟。生長茞蘭工雜佩,較量台鼎讓清吟。欣戚導源深。
(王壬秋陳伯弢)
甄詩格,凌沈幾家參。若舉經儒長短句,巋然高館憶江南。綽有雅音涵。
(陳蘭甫)
皋文說,沆瀣得莊譚。感遇霜飛憐鏡子,會心衣潤費鑪煙。妙不著言詮。
(莊中白譚復堂)
窮途恨,斫地放歌哀。幾許傷春憂國淚,聲家天挺杜陵才。辛苦賊中來。
(范鹿潭)
香一瓣,長為半塘翁。得象每兼花外永,起孱差較茗柯雄。嶺表此宗風。
(王佑霞)
招隱處,大鶴洞天開。避客過江成旅逸,哀時無地費天才。天放一閒來。
(鄭叔問)
閒金粉,曹鄶不成邦。拔戟異軍成特起,非關詞派有西江。兀傲故難雙。
(文道希)
雙飛翼,悔殺到瀛洲。詞是易安人道韞,可堪傷逝又工愁。腸斷塞垣秋。
(徐湘蘋)

前調    意有未盡再綴二章紅友之律,順卿之韻皆足稱詞苑功臣。新會陳述叔,臨桂況夔笙並世兩雄 ,無與抗手也。
談聲律,詞筆此權輿。翻譜竹枝歸刌度,重雕菉斐費爬梳。持配紫霞無。
雕蟲手,千古亦才難。新拜海南為上將,試要臨桂角中原。來者孰登壇。

聲聲慢   辛丑十一月十九日,味聃賦落葉詞見示,感和。
鳴螿頹,吹蝶空枝,飄蓬人意相憐 。一片離魂,斜陽搖夢成煙。香溝舊題紅處,拚禁花,憔悴年年。寒信急,又神宮淒奏,分付哀蟬。   終古巢鸞無分,正飛霜金井,拋斷纏綿。起舞迴風,纔知恩怨無端。天陰洞庭波闊,夜沈沈流恨湘絃。搖落事,向空山,休問杜鵑。

(本事) 龍沐勛曰:此為德宗還宮後卹珍妃作。金井二句謂庚子西幸時,那拉后下令推墮珍妃於宮井,致有生離死別之悲也。(彊邨本事詞)

木蘭花慢   送陳伯H之官江左
聽枯桐斷語,識君恨,十年遲。正濺淚花繁,迷歸燕老,春去多時。相携。夢華故地,怪單衣無路避塵緇。錦瑟看承暫醉,白頭吟望低垂。   差差。津館柳成絲。離緒費禁持。問何計消磨,夕陽宦味,逝水心期。鴟夷。舊狂漫理,已沈陰,江表杜鵑啼。莫上吳臺北望,斜煙亂水淒迷。

木蘭花慢   感春和蒼虬
問東闌瘦雪,尚消得,幾清明。是拆繡樓臺,差池燕羽,佻巧鳩鳴。金鈴。未知繫處,更蒼苔顛倒藉紅英。禁斷尋芳意緒,交加中酒心情。   多生。有客惜香盟。愁檢瘞花銘。漸數盡番風,强扶倭墮,還忍伶俜。陰晴。問春未準,怕到頭開落總無聲。夢媔岈k杜宇,香車不勸逢迎。

燭影搖紅   晚春過黃公度人境廬,話舊。
春暝鉤簾,柳條西北輕雲蔽。博勞千囀不成晴,煙約游絲墜。狼藉繁櫻剗地。傍樓陰,東風又起。千紅沈損,鵯鵊聲中,殘陽誰繫?   容易消凝,楚蘭多少傷心事。等閒尋到酒邊來,滴滴滄洲淚。袖手危闌獨倚。翠蓬翻,冥冥海氣。魚龍風惡,半折芳馨,愁心難寄。

夜飛鵲   香港秋眺,懷公度。
滄波放愁地游棹輕迴。風葉亂點行杯。驚秋客枕,酒醒後,登臨倦眼重開。蠻煙蕩無霽,颭天香花木,海氣樓臺。冰夷漫舞,喚痴龍,直視蓬萊。   多少紅桑如拱,籌筆問何年,真割珠厓?不信秋江睡穩,掣鯨身手,終古徘徊。大旗落日,照千山,劫墨成灰。又西風鶴唳,驚笳夜引,百折濤來。

慶春宮   結草庵拜半塘翁殯宮作
頹堞銜煙,昏鐘閣水,野鵑喚近清明。華表羈魂,黃壚吟伴,暗塵房櫳深扃。斷雲玉笥,感詞客,依稀有靈。新腔愁倚,一琖泉華,還薦芳馨。   哀絃凍折誰聽。淒唳修蘿,山鬼逢迎。蓬島塵狂,芝田日晏,夢游翻羨騎鯨。淚珠千斛,拚一向,寒原縱聲。孤留何事?身世浮漚,休問殘僧。

洞仙歌   過玉泉山
殘衫賸幘,悄不成游計。滿馬西風背城起。念滄江一臥,白髮重來,渾未信,禾黍離離如此。   玉樓天半影,非霧非煙,消盡西山舊眉翠。何必更繁霜,三兩棲鴉,衰柳外,斜陽餘幾?還肯為愁人住些時,只鳴咽昆池,石鱗荒水。

洞仙歌    丁未九日
無名秋病,已三年止酒,但買萸囊作重九。亦知非吾土,強約登樓,閒坐到,淡淡斜陽時候。    浮雲千萬態,迴指長安,卻是江湖釣竿手。衰鬢側西風,故國霜多,怕明日,黃花開瘦。問暢好,秋花落誰家。有獨客徘徊,憑高雙袖。

月下笛   聞促織感賦
冷月牆陰,淒淒碎響,替秋言語。羈人聽汝。咽愁絲,黯無緒。空階都是傷心地,恁禁得,衰鐙斷雨。正宵碪四起,霜絃孤曳,宛轉催曙。   愁誤。金籠住。伴落葉長門,枕函慵訴。迴紋罷織,舊家零亂機杼。西風涼換人間世,問憔悴王孫幾度。等閒是,變了潘郎髮,夢寄誰去?

高陽臺   花朝渝樓,同蒿叟作。
短陌飛絲,長波皺麴,市帘江柳爭青。中酒年光,買春猶是旗亭。綵旛長記花生日,甚綠窗,兒女心情。儘安排,畫桁吳縑,鈿閣秦箏。    白頭未要相料理,要哀吟狂醉,消遣餘生。無主東風,博勞怨不成聲。朦朧幾簇東闌雪,算今年,又看清明。怕相逢,社燕歸來,還訴飄零。

高陽臺    除夕閏生宅守歲
藥裹關心,梅枝熨眼。年光催換天涯。彩勝迷離,忘情紅入燈花。常時風雨聯牀地,付冷呤,閒醉消他。更休提,東帶嗚雞,列炬飛鴉。    驚心七十明朝是 ,甚兩頭老屋,舊約長賒。醉倚屠蘇,寧知肝肺槎枒。干戈滿目悲生事,對阿連休話無家。卻因依,北斗闌干,凝望京華。

齊天樂   己已元日,賦示詰禪。
年年消受新亭淚,江山太無才思。戍火空邨,軍笳壞堞,多難登臨何地?霜飊四起,帶驚雁聲聲,半含兵氣。老慣悲秋,一尊相屬無味。   登樓誰分信美。未歸湖海客,離合能幾?明日黃花,清晨白髮,飄渺蒼波人事。茱萸舊賜。望西北浮雲,夢迷醒醉。並影危闌,不辭輕命倚。

漢宮春   真茹張氏園,杜鵑盛開。後期而往,零落殆盡。歌和榆生。
淒月三更。有思歸殘魄,啼噣能紅。傷春幾多淚點,吹渲闌東。綃巾揾溼,試潮妝,微發瓊鍾。新敕賜,一窠瑞錦,昭陽臨鏡猶慵。   携榼卻慳才思,惹津橋沈恨,撩亂花茸。芳華慣禁閒地,不怨東風。鶴林夢短,委孤根,竹裂山空。三嗅拾,馨香細泣,何時添譜珍叢。

渡江雲   望蒼虬不至,倚此致懷。
春裝喧遠素,倚樓倦睫,雁外數南程。舊京花事減,去住無端,坐閱栁條青。催人怨鴂,背夜月,啼到無聲。何計尋?白頭料理,聚散隔年情。   消凝。鑪煙依戀,藥裹流連,分萍蓬不定。渾未忘,延秋湖舸,話雨牀鐙。心魂老去須相守,辦歲寒,尊酒平生。吟望苦,終期共惜伶俜。

長亭怨慢   葦灣重到紅香頓稀和半塘老人
儘消盡涉江情緒,風露年年,國西門路。紺海涼雲,昨宵飛浣,石亭暑。亂蟬高榔,淒咽斷,薲洲譜 。莫唱惜紅衣,算一例飄零如雨。   遲暮,隔微波不恨,恨別舊家鷗侶。青墩夢斷,枉贏得去留無據。試巡徧往日闌干,總無著鴛鴦眠處。賸翠蓋亭亭,消受斜陽如許。

摸魚子   梅州送春,時得輦下故人三月幾望書。
近黃昏悄無風雨,蠻春安穩歸了。悤悤染柳熏桃過,贏得錦牋悽調。休重惱,問百五韶光,醞造愁多少。新顰舊笑,有拆繡池臺,迷林鶯燕,裝綴半殘稿 。   流波語,飄送紅英最好。西園沈恨先掃,天涯別有憑闌意,除是杜鵑能道。歸太早,何不待倚簾,人共東風老。消凝滿抱。恁秉燭呼尊,綠成陰矣,誰與玉山倒。

金縷曲   書感寄王病山秦晦鳴
斗柄危樓揭。望中原盤雕沒處,青山一髮。連海西風掀塵黯,卷入關榆悴葉。尚遮定浮雲明滅,烽火十三屏前路,照巫閭知是誰家月。遼鶴語,正鳴咽。   微聞殿角春雷發,總難醒十洲濃夢,桑田坐閱。銜石寃禽寒不起,滿眼秋鯨鱗甲。莫道是昆池初劫。負壑藏舟尋常事,怕蒼黃柱觸共工折。天外倚,劍花裂。

以上錄自: 葉恭綽廣篋中詞   龍榆生近三百年名家詞選》  朱彊村 彊村遺書》本《 彊村語業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