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一生貢獻給國家的大收藏家: 張伯駒

叢碧詞 

春遊詞
秦遊詞
霧中詞
無名詞
續斷詞
 

三十年代的張伯駒

在園中

張伯駒夫人潘素

老年張伯駒夫婦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1982年2月,張伯駒患病進了北大醫院,被院方認為不夠級數,拒絕為他更換到較舒適寬敞的病房療養。這位千金散盡為國藏國寶的大收藏家鑒賞家終於離開人世 。據說張伯駒死後,有人跑到醫院門口叫罵:"你們知道他是誰嗎? 他是國寶!你們說他不夠級別住高幹病房? 呸,我告訴你們,他一個人捐獻給國家的東西,足夠買下你們這座醫院。"近代著名學者,紅學家周汝昌對張伯駒的詞推崇備至,在叢碧詞寫跋說道: 如以詞人之詞而論,則中國詞史當以李後主為首,而以先生殿後,把他與李後主相提並論,可見將他詞放在何等崇高地位。 其序云: 欲識先生之詞,宜先識先生其人,詞如其人,信而可徵。我重先生,並不因為他是盛名的貴公子 ,富饒的收藏家。一見之下,即覺其與世俗不同,無俗容,無俗禮,訥訥如不能言,一切皆出以自然真率。其人重情,以藝術為性命。伉爽而無粗豪氣,儒雅而無頭巾氣 。當其以為可行,不顧世人非笑。不常見其手執卷冊,而腹笥淵然,經史子集,皆有心得,然於詞絕少掉書袋,即此數端,雖不足以盡其為人,也可略覘其風度了 。因此之故,他作詞,絕不小巧尖新,浮艷藻繪,絕不逞才使氣,叫囂喧呼,絕不短釘堆砌,造作矯揉,性情重而氣質厚。品所以居上,非可假借者也,余以是重其人 ,愛其詞。伯駒先生的詞,風致高而不俗,氣味醇而不薄之外,更得一"整'字,何謂"整"?本是人工填詞也,而竟似天成 ,非無一二草率也,然終無敗筆此蓋天賦與工力,至厚至深,故非扭捏堆垛,敗闋百出者之所能望其萬一。如以古人為比,則李後主,晏小山,柳三變,秦少游 ,以及清代之成容若,庶乎近之。.........................
 

叢碧詞     選鈔     作者詞作量多 , 每月增補鈔錄若干   頁:  1..  2..    2/09 期 加收 32 闋

八聲甘州    三十自壽
幾興亡無恙河山,殘棋一枰收。負陌頭柳色,秦關百二,悔覓封侯。前車都隨逝水,明月怯登樓。甚五陵年少,駿馬貂裘。    玉管珠絃歡罷,春來人自瘦,未減風流。問當年張緒,綠鬢可長留。更江南,落花腸斷,望連天,烽火遍中州。休惆悵,有華筵在,仗酒銷愁。

踏莎行    送寒雲宿靄蘭室
銀燭垂燒,金釵欲醉,荒雞數動還無睡。夢迴珠幔漏初沉,夜寒定有人相憶。    酒後情腸,眼前風味,將離別更嫌憔悴。玉街歸去暗無人,飄搖密雪如花墜。

浪淘沙
香霧濕汍瀾,乍試衣單。小樓消息雨珊珊。斜捲珠簾人病起,無奈春寒。    愁思已無端,又減華顏。年年幾見月團圓。燕子不來花落去,莫倚闌干。

人月圓    晚歸和寒雲韻
戍樓更鼓聲迢遞,小院月來時。綺筵人散,珠絃罷響,酒賸殘巵。    錦屏寒重,簾波弄影,花怨春遲。愁多何處,江南夢好 ,難慰相思。

浪淘沙    金陵懷古
春水遠連天,潮去潮還。莫愁湖上雨如煙。燕子歸來尋舊壘,王謝堂前。    玉樹已歌殘,空說龍蟠。斜陽滿地莫憑闌。往代繁華都已矣,只賸江山。

虞美人   將有吳越之行,筵上別諸友
離懷易共韶光老,總是歡時少。西風昨夜損華顏,不及春花秋月自年年。    一身載得愁無數,鄀對江流去。別筵且莫按紅牙,明日青衫飄泊又天涯。

浪淘沙
零露欲成團,北斗闌干。亂蟲泣語夜凉天。窗外西風吹又急,怕到秋殘。    瘦减帶圍寬,添上鑪檀。捲簾猶自怯輕寒。一病沈郎如小別,謝了芳蘭。

如夢令
寂寞黃昏庭院,軟語花陰立遍。濕透鳳頭鞋,玉露寒侵笞蘚。 休管,休管,明日天涯人遠。

調笑令
明月,明月,明月照人離別。柔情似有還無,背影偷彈淚珠。 珠淚,珠淚,落盡燈花不睡。

卜算子
落葉掩重門,桂子香初定。今夜月明份外寒,照澈雙人影。    薄袂倚虛廊,天外銀河耿。街鼓無聲未肯眠,忘却霜華冷。

浣溪沙
颯颯霜寒透碧紗,可堪錦瑟怨年華,風前獨立鬢絲斜。    宛轉柔情都似水,飄搖殘夢總如花,人間何處不天涯。

前調
霜壓高城畫角寒,黃花滿地雁橫天,無邊淒咽晚風前。    落葉打門聲似雨,殘燈支枕夜如年,那堪憔悴為秋憐。

摸魚兒    同南田登萬壽山
試登臨,秋懷飄渺,長空澄澈如浣。關河迢遞人千里,目斷數行新雁。楊柳岸,猶瘦曳烟絲,似訴閒愁怨。天低水遠,正黃葉紛紛,白蘆瑟瑟,一片斜陽晚。    空懷感,到處離宮荒館,消歇燕嬌鶯婉。舊時翠輦經行處,惟有碧苔蒼蘚。君不見,殘奕局,頻年幾度滄桑換。興亡滿眼,只山色餘青,湖光賸綠,待付誰家管。

八聲甘州
憶長安春夜騁豪遊,走馬換貂裘。指銀瓶索酒,當筵看劍,往事悠悠。三月鶯花已倦,一夢覺揚州。襟上啼痕在,猶滯清愁。    又是登臨懷感,聽數聲漁笛,落雁汀洲。看殘烟堆葉,零亂不勝秋。碧天長,白雲無際,盼歸期,帆影送輕鷗。倚闌處,纔斜陽去,月又當樓。

攤破浣溪沙
相見時難別也難,背人無語怨春殘。忍憶舊時回首地,淚偷彈。    眉葉懶描螺黛淺,鬢雲愁映鏡花寒。細雨一樓人寂寂,捲珠簾。

生查子
去年相見時,花好銀蟾缺。明月正團圝,又奈人離別 。    相逢復幾時,還望花如雪。再別再相逢,明鏡生華髮。

浣溪沙
隔院笙歌隔寺鐘,畫闌北畔影西東,斷腸人語月明中。    小別又逢金粟雨,舊歡?憶玉蘭風,相思兩地總相同。

念奴嬌   中秋寄內
無人庭院,墜夜霜,濕透閑階堆葉。月是團圝今夜好,可奈個人離別。倚遍雲闌,立殘花逕,觸緒添淒咽。滿身清露,更誰低問凉熱。    記得去年今日,盈盈雙袖,滿地明如雪。隻影那堪重對此,美景良辰虛設。玉漏無聲,銀燈息燄,總是愁時節。誰家歌管,任他紫玉吹徹。

蝶戀花
眼底江山零落盡,愁雨愁風,更是重陽近。烏帽青衫塵撲鬢,重思往事眉痕暈。    孤館淒凉燈一寸,睡也無聊,醒也無聊甚。明日朱顏成瘦損,夜長不管離人恨。

前調
欲訴離懷音信杳,雁影雙雙,又過西樓了。惆悵亭皋秋漸老,天涯遍是紅心草。    縱說江南無限好,病酒疼花,暗損人年少。總為多情成燠惱,去時知悔來時早。

前調
深掩雲屏山六扇,對語東風,依舊雙雙燕。小院酒闌人又散,斜陽猶戀殘花面。    流水一分春一半,有限年華,却是愁無限。禁得日來情繾綣,任教醉也憑誰勸。

長亭怨    重九西山看紅葉寄南田
掃殘葉,西風門掩。猶記春時,海棠開宴,燭照紅妝,夜深花睡影零亂。回思前夢,空陳迹,成秋苑。酒醒雁聲沉,問喚起,離愁何限。    淒黯,只知佳節近,不道看花人遠。茱萸插帽,縱風雨,登高還懶。最怕是,舊地重遊,又塵涴,青衫淚滿。對十里霜紅,猶向斜陽留戀。

桂枝香    歲暮同藹仁,甫田,華甫夜話,時山茶水仙並開,去年風景猶如昨日,詞以寫字
雲留月榭,正戍鼓樵樓,寒更初下。小院重門深閉,酒闌歌罷。去年風景依稀似,弄幽姿,冬花低亞。丹砂堆錦,玉盤剪雪,對人如畫。    記春日,貪歡到夏。認前度劉郎,又歸來也。值此江關歲晚,奈何良夜。十年塵夢隨流水,更西窗,剪燈同話。不知身外,長安奕局,一劫猶打。

鷓鴣天    甲戌正月下旬偕韻綺,同西明,夜至無錫,借籠燈入梅園宿。次日冒兩登黿頭渚,望大湖,歸譜此詞
為惜疏香此小留,碎陰滿地語聲柔。花光照眼還如雪,湖水拍天欲上樓。    風細細,雨颼颼,計程明日又蘇州。客中過了春多少,只替春愁不自愁。

高陽臺    西湖春感
萬綠凝烟,千紅泣雨,我來春已堪憐。樓外陰陰,倚闌莫捲簾看。裙腰不見當時路,最傷心,蘇小墳前。雨纏綿,春去無聲,花落無言。    明朝酒醒逢寒食,悵客中風月,劫後湖山。柳下笙歌,銷魂第六橋邊。舊時燕子猶相識,又雙雙,飛上湖船。莫留連,處處啼鶯,處處啼鵑。

清平樂    諸暨至金華道中
酒痕詩意,夢堻難記。帽影紅塵搖玉轡,馬上春風如醉。    李花開後桃花,送人直到金華。但願年年花好,不妨人在天涯。

浪淘沙    廣州至漢口飛機上作
亂雨濕江天,曉霧漫漫。萬峰疊翠到人前。歸夢又隨春去也,日近長安。    百丈響風鳶。俯視雲烟。岳陽城下浪花翻。一鏡空濛三萬頃,飛過君山。

鷓鴣天    西湖旅夜
二月春寒未放晴,爐香烟細冷雲屏。燈花照影愁先覺,湖水搖窗夢不成。    一陣陣,一聲聲,斜風細雨到天明。問人夜睡何曾著,燕子無須喚客醒。

蘭陵王    金陵客中,依清真韻
晚烟直,春草無人自碧。吳門外,官道夕陽,怕見青青栁絲色。紅塵望故國,誰識,飄零舊客。來時路,天外片帆,不盡江流淚千尺。    萍踪問前迹。又酒賸空尊,花落殘席。小樓夜雨過寒食。憶十里迢遞,幾番寒暖,亭長亭短又一驛。念家在天北。    悲惻,恨凝積。嘆客意闌珊,歸夢沈寂。芳春有盡愁無極。聽賣杏深巷,喚餳長笛。寒宵孤枕,更漏斷,似淚滴。

西河    金陵懷古,答南田,依清真韻
形勝地,興亡夢婼眥O。寒流北望接天低,怒潮又起。歸帆去棹送征人,斜陽冉冉無際。    曲闌畔,曾共倚,桃葉渡口船繫。當年第宅剩春風,燕泥故壘。昔遊回首幾經年,應知愁似江水。    綠楊白板舊酒市,想枇杷,花下門堙A換了繁華人世。只秦淮,片月淒凉,相對曾照南朝,歌聲堙C

菩薩蠻
亂紅轉眼隨春去,只餘滿院黃昏雨。妝罷倚闌干,琵琶和淚彈。    玉顏人易妒,更為多情誤。妾命薄如花,願郎休去家。

金縷曲     題寒雲詞後
一剎成塵土。忍回頭,紅毹白雪,同場歌舞。明月不堪思故國,滿眼風花無主。聽哀笛,聲聲淒楚。銅雀春深銷霸氣,算空餘,入洛陳王賦。憶屬酒,對眉嫵。    江山依舊無今古。看當日,君家厮養,盡成龍虎。歌哭王孫尋常事,芳草天涯歧路。漫托意,過船商賈。何遜白頭飄零久,問韓陵,片石誰堪語。爭禁得,淚如雨。

臨江仙
簾影故家池館,笛聲舊日江城。一春深院少人行。微風花亂落,小雨草叢生。    驛路千山千水,戍樓三點三更。繁華回憶不分明。離尊人自醉,殘燭夢初醒。

南浦
欲行還住,似烏衣,舊燕已無家。過眼風流人物,塵劫幻蟲沙。底事相爭鷸蚌,問茫茫,天意一長嗟。向燕臺酹酒,新亭灑淚,風雨吊黄花。    回憶當年全盛,更何堪,鏡媢睋c華。舊時淒凉誰訴,腸斷又天涯。嘆息皇都冠冕,只空餘,山色薊門斜。忍傷心重看,雲中城闕噪栖鴉。

揚州慢    歸故都感作,和白石韻
雲驛星津,雨輪風楫,倦遊早計歸程。豁迎眸一髮,認故國山青。向誰洒,傷時涕淚,洗戈銀漢,何日銷兵。斂西風殘照,餘暉,猶戀高城。    少年俊侶,奈如今,潘鬢堪驚。縱萬里乘槎,千金買賦,難慰深情。回首十年前事,疏簾外,酒醒鐘聲。只愁如春水,無人隨去隨生。

淡黃柳    記遊蘇州,和白石韻
垂楊岸曲,路入飛花陌。小雨輕陰寒惻惻。舊侶今番又到,惟有春風笑相識。    念孤寂,他鄉幾寒食。掩苔徑,那家宅,正桃紅染盡胭脂色。莫倚橋欄,近來人瘦,怕照春波影碧。

長亭怨慢    大梁
記前夢,鴻泥花絮。舊巷師師,月明窺戶。李主前身,道君今問在何許。雪天回首,空目斷,離宮樹。怨曲譜山亭,憶賸得,纏綿如此。    薄暮,望樊樓不見,繞樹亂鴉無數。前朝去矣,只荒漠,夕陽留付。甚作賦,早减鄒枚,舊賓客,梁園誰主。算只有登高懷遠,河流如縷。

角招    故都僑寓,幾換滄桑,歲月不留,中年倏過,殘夕鐙影,感慨萬端,歌以遣之。和白石聲韻
暗消瘦。何堪問,當年漢殿人柳。倦看雲戀岫。半着已輸,休問棋手。王城夢久,早負却,鋤雲梅畝。一室秋鐙縹渺,向殘夕憶春華,幾滄桑回首。    還有,玉顏翠袖,朱樓買醉,人共唐花秀。淚辭明燭溜。易得悲歡,黃昏時候,風光似舊。念一往,情懷如酒,錦瑟淒凉自奏。勸哀樂,莫關心,中年後。

琵琶仙   聽蓮琴女校書彈琵琶。依白石韻
夜月樓頭,有誰譜,舊怨荻花楓葉。纖指輕撥重挑,迴腸倍淒絕。疑塞上,秋風帶雁,似堤外,綠楊聽鴂。菂自同心,絃能解語,幽意難說。    又還看,遮面無言,怕換年華誤芳節。忍惜落花身世,等飛蓬飄莢。應不慣,胡沙漸遠,恨玉顏,馬上馱雪。相遇同是天涯,更休輕別。

滿江紅    題黃三君坦天風海濤樓圖
樓外天垂,遙望盡,齊烟九點。驚殘劫,夢迴孤枕,浪翻潮卷。關塞秋生鴻雁思,風雷夜挾魚龍慘。指星河,萬里泛仙槎,滄波翦。    思舊澤,芳徽遠。懷故國,兵戈滿。縱怒濤千尺,客愁難浣。人海倦看朝市改,吾廬幸在山河變。算只餘,淚眼對紅桑,斜陽晚。

新雁過妝樓    七夕北海遊宴。和夢窗聲韻
斗漢高寒,銀灣渡,佳期再度今年。解歌長恨,簫鳳試奏連環。花倚交鴛橋影外,鏡浮畫鷁水光間。醉無眠,碎珠露濕,長夜闌干。    蘭舟珠燈宴樂,看暈脂秀靨,舞袖便娟。怨絃如訴,飛鴻不寄遙天。年時夢塵回首,怕容易,秋風吹鬢鬟。銅琶響,唱念家山破,休悵飄鸞。

浣溪沙    詠海棠
金屋深深合護持,春風倚檻鬥腰支,玉顏微醉暈胭脂。    百樣娉婷難入畫,十分富麗不宜詩,含情無語夕陽時。
睡態惺忪喚未醒,雲鬟斜嚲看輕盈,人間那有此傾城。    若待流觴春亦醉,不須燒燭夜還明,直疑香國夢中行。

戚氏    己卯上巳北海鏡清齋修褉 ,分韻得師字
燕雙飛,餘芳爭舞去年枝。獻賦華林,引觴瓊苑,憶當時。依稀,夢都迷。恩波空自漲秋池。迴廊暗藉塵土,夕陽垂手步行遲。劫換紅桑,雲迷丹闕,一枰看慣殘棋。縱花飛不語,春晚猶在 ,休負佳期。    芳草綠遍天涯,烽火匝地,去去更何之。官鶯囀,不關興廢,但訴離思。望依依,檻外殿闕参差,晚樹處處鵑啼。感時涕淚,恨別心情,腸斷應少人知。    怕照臨流影,當年俊侶,却減豐姿。已自薰桃染栁,怪東風,又上鬢邊絲。及時好引朋歡,落花尊酒,相對前朝士。駐翠華,曾是宸遊地,傷往事,愁詠將離 。更莫辭,消盡殘巵。看江山,問又屬伊誰。鎮銷魂處,當筵解唱,只有師師。

浣溪沙    社稷壇白牡丹
雪縠冰銷障曉寒,娥眉素面欲潮天,瑤臺結隊下群仙。    珠箔渾疑來燕燕,綉鞍只合贈端端,張燈還礙月中看。

八寶妝    故宮牡丹
恩寵當時深雨露,咫尺日近天顏。赭袍香惹,風定却妒爐烟。金粉橫披青玉案,霓裳罷舞翠雲盤。醉瓊筵,侍臣載筆,仙仗隨鑾。    無那繁華頓改,嘆鼎湖去遠,刼換長安。記得三郎一笑,忍夢開天。含愁猶傍御砌,只留與,尋常百姓看。斜陽堙A剩倩魂離影,誰問凋殘。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