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感舊與無題    李商隱  吳梅村  黃仲則 


黃仲則對讀書時所戀的宜興少女,一直沒有忘懷。後數年,他遊覽揚州城。這天剛逢城隍廟會,好久沒見過這樣熱鬧的場面,他擠在逼滿行人的大街中穿來插去 ,雖然寒風刺骨,但滿街的喧笑聲和明亮燈火,令他忘記是一個人身在異鄉。 忽然他瞥見不遠處有一位小婦,側面很像那位宜興少女。他用力穿過人堆,珛o覺她身旁有一位腹大便便,貌似商賈的男人,他霎時呆住了。到定眼再看,已不見了那兩人的影。 他慢慢走回旅舍,在床上睜大眼睛,直到天明。 早上提起筆,將多年的悲鬱寫在紙上 : "風亭月榭記綢繆,夢媗朮q醉媟T。牽袂幾曾終絮語,掩關從此入離憂 。明燈錦繡珊珊骨,細馬春山翦翦眸。最憶瀕行尚回首,此心如水祇東流。"如此情癡,焉不命薄。   (才艷照人  宜興少女   翁京華  八十年代某報副刊)

黃景仁,字仲則,清代名詩人,(1749 - 1783),江蘇武進人。在世三十四年,遺著編成兩當軒集。他的一生,正當清乾隆王朝全盛時期,但亦是官僚政治腐敗迹象顯露之時。詩人的命運是悲苦的。仲則四歲喪父 ,家道衰落,他自少便有天才,詩才,可是不幸的命運,沒有放過這位小詩人,十二至十六歲 年間,祖父,祖母,兄長先後逝世。少年時的憂患影響人的一生,十六歲應鄉童子試考得第一。十八歲在江陰旅舍結識了洪亮吉(稚存),兩人從此訂交,終身不渝。但光明的前途並沒有等待着他 ,以後的考試都落選了,冷酷的現實,使詩人感到個人的遠大理想都是空的。他决前往北京一碰運氣,多才多藝的他,很快就名滿京華,都中有名的士大夫 ,也相與結交。朋輩間詩酒唱和,這也許是他一生中最快意的時候。自把老母,妻子家眷遷來京城後,經濟上的壓力益重,既貧且病,詩人對現實的生活,越發感到痛苦失望 。他的名作"都門秋思"傳到西安,陝西巡撫畢沅見而激賞,極致忻慕之意,合寄三千金以助,仲則遂西遊入陝,捐了個小小縣丞,在都中候補 。從別人的筆記載述中,詩人是落落寡合,才人失意,謔浪笑傲,不拘小節,旁若無人,遂至喻閑蕩檢。晚年放浪酣嬉,與優倡為伍。詩人一生中是不得意的 ,他的不自檢束,正是對社會不滿的抗議。未幾,被債主所逼,抱病出都,準備再到西安依附畢沅。無奈旅途勞頓,病勢加重,自知不起,於是馳書生死之交洪稚存 ,托他辦理身後之事。洪稚 存借馬疾馳,日走四驛,趕至山西解州,這時,詩人已含恨去世了。


黃仲則   兩當軒集

別老母
搴幃拜母河梁去,白髮愁看眼淚枯。慘慘柴門風雪起,此時有子不如無。

癸已除夕偶成
千家笑語漏遲遲,憂患潛從物外知。悄立市橋人不識,一星如月看多時。
年年此夕費吟呻,n女燈前竊笑頻。汝輩何知吾自悔,枉拋心力作詩人。


秋夕
桂堂寂寂漏聲遲
一種秋懷兩地知羨爾女牛逢隔歲為誰風露立多時 。心如蓮子常含苦愁似春蠶未斷絲判逐幽蘭共頹化此生無分了相思

雜感
仙佛茫茫兩未成,祇知獨夜不平鳴。風蓬飄盡悲歌氣,泥水沾來薄倖名。十有九人堪白眼,百無一用是書生。莫因詩卷愁成讖,春鳥秋蟲自作聲。

三月一日道中偶成
馬上年華似擲梭,雨顛風駛奈愁何。三分花事二分去,九十春光六十過。幾陣簫聲山店遠,一鞭柳色酒旗多。壓鞍詩思何能遣,半為懷人感逝波。

和仇麗亭
多君憐我坐詩窮,襆被蕭條囊橐空。手指孤雲向君說,卷舒久巳任秋風。

春日樓望
一碧招魂水漲津,遠山濃抹霧如塵。忽風忽雨春愁客,乍煖乍寒天病人。芳草遠黏孤騎沒,綠楊低罩幾家貧。天涯飛絮歸何處,不到登樓也愴神。

途中遘病頗劇愴然作詩二首
今日方知慈母憂,天涯涕淚自交流。忽然破涕還成笑,豈有生才似此休。悟到往來惟一氣,不妨胡越與同舟。撫膺何事堪長歎,曾否名山十載遊。
搖曳身隨百丈牽,短檠孤照病無眠。去家已過三千里,墮地今將二十年。事有難言天似海,魂應盡化月如蝖C調糜量水人何在,況值傾囊無一錢。

金陵雜感
平淮初漲水如油,鍾阜嵯峨倚上游。花月即今猶似夢,江山從古不宜秋。烏啼舊內頭全白,客到新亭淚巳流。那更平生感華屋,一時長慟過西州。

春日客感
只有鄉心落雁前,更無佳興慰華年。人間別是消魂事,客堿K非望遠天。久病花辰常聽雨,獨行草路自生煙。耳邊隱隱清江漲,多少歸人下水船。

安慶客舍
月斜東壁影虛龕,枕簟清秋夢正酣。一樣夢醒聽絡緯,今宵江北昨江南。

和錢百泉雜感
沸天歌吹古蕪城,淮海波濤自不平。手指秋雲向君說,可憐薄不似人情。

二十夜
破窗蕉雨夜還驚,紙帳風來自作聲。墨到鄉書偏黯淡,燈於客思最分明。薄醪似水愁無敵,短夢生雲絮有情。怪煞鄰娃戀長夜,坐調弦柱到三更。

渦水舟夜
為憐渦水照人清,素舸輕裝歲暮行。但見流民滿淮北,更無餘笑落陽城。月臨霜草寒同色,風旋冰花凍作聲。如此天寒途更遠,扁舟一艤若為情。

懷映垣內城
冷雨疏花不共看,蕭蕭風思滿長安。虛堂昨夜秋衾薄,隔一重城各自寒。

核桃園夜起
夢回小驛一燈紅,四面腥吹草木風。身似亂山窮塞長,月明揮淚角聲中。

都門秋思   四首之三
四年書劍滯燕京,更值秋來百感并。臺上何人延郭隗,市中無處訪荊卿。雲浮萬里傷心色,風送千秋變徵聲。我自欲歌歌不得,好尋騶卒話平生。
五劇車聲隱若雷,北邙惟見塚千堆。夕陽勸客登樓去,山色將秋繞郭來。寒甚更無脩竹倚,愁多思買白楊栽。全家都在風聲堙A九月衣裳未剪裁。
側身人海嘆棲遲,浪說文章擅色絲。倦客馬卿誰買賦,諸生何武漫稱詩。一梳霜冷慈親髮,半甑塵凝病婦炊。為語遶枝烏鵲道,天寒休傍最高枝。 

春夜聞鐘
近廓無僧寺,鐘聲何處尋。短長鄉夢外,斷續雨絲中。芳草遠逾遠,小樓空更空。不堪沈聽寂,天半又歸鴻。

聞子規
聲聲血淚訴沈k,啼起巴陵暮雨昏。只解千山喚行客,誰知身是未歸魂。

武昌雜詩   四首之二
上游形勢百蠻分,黯慘蠻天易夕曛。西上荊門江一芋A南來衡嶺雁千纂C郢中有客皆詞賦,楚國何艉ㄚB雲。誰信曲高真和寡,至今延露總難聞。
魯口帆檣取次開,扁舟常繫鵠磯隈。三春無樹非垂柳,五月不風猶落梅。樓上休誇崔顥句,天涯誰識禰衡才。可憐夙負黃童譽,漂泊翻成異地哀。

烏江項王廟
美人駿馬甫沾襟,遽使江東阻壯心。子弟重來無一騎,頭顱將去值千金。誰言劉季真君敵,畢竟諸侯負汝深。莫向寒潮作悲怒,歌風臺址久消沈。

舟中望金陵
片帆昨日下吳頭,破浪來看建業秋。九派江聲猶入夢,六朝山色已迎舟。樓臺未盡埋金氣,風景難消擊楫愁。回首燕磯隨柁尾,寄聲風利不能休。

夜坐懷維衍桐巢
劍白燈青夕館幽,深杯細倒月孤流。看花如霧非關夜,聽樹當風只欲秋。吳下酒徒猶罵座,秦川公子尚登樓。天涯幾輩同飄泊,起看晨星黯未收。

七夕懷容甫游釆石
疏梧摵摵漏遲遲,人去亭空獨立時。羨爾萬葥玟B望,半輪涼月下蛾眉。

金陵別邵大仲游
三千餘里五年遙,兩地同為斷梗飄。縱有逢迎皆氣盡,不當離別亦魂銷。經過燕市成吳市,相送躂穭S板橋。愁絕馱鈴催去急,白門踙晚蕭蕭。

春日客感
只有鄉心落雁前,更無佳興慰華年。人間別是消魂事,客堿K非望遠天。耳邊隱隱清江漲,多少歸人下水船。

池陽杜牧祠  二首之一
登徒好色馬卿消,黃絹清歌響未遙。我讀先生燕將錄,鬢絲禪榻太無聊。

寫懷
望古心長入世疏,魯戈難返歲云徂。好名尚有無窮世,力學真愁不盡書。華思半經消月露,綺懷微懶註蟲魚。如何辛苦為詩後,轉盼前人總不如。

夜起
憂本難忘忿詎蠲,寶刀閒拍未成眠。君平與世原交棄,叔夜于仙已絕緣。入夢敢忘舟在壑,浮名拌換酒如泉。祖郎自愛中宵舞,不為聞雞要著鞭。

湖上雜感   二首之一
遠山如夢霧如癡,湖面風來酒面吹。不見故人聞舊曲,水西樓下立多時。

寄蔣耘莊
蹤跡呤場半載同,水西樓下別aa。清狂好占溪頭月,寥落應憐澤畔鴻。屐齒青餘三逕草,淚珠紅入半江楓。酒痕檢點春衫在,聚散渾疑一醉中。

道中秋分
萬態深秋去不窮,客程常背伯勞東。殘星水冷魚龍夜,獨雁天高閶闔風。瘦馬羸童行得得,高原古木聽空空。欲知道路看人意,五度清霜壓斷蓬。

題酒家壁
一杯凍面破陽春,更洗盈襟萬斛塵。入市馬周空骨相,登樓孫楚尚精神。兒童自笑行歌客,徒御兼羞失路人。歸覓傳家酒鑪去,莫教風笛愴西鄰。

問水亭   二首之一
剩有狂奴占寂寥,蝷丹鄐l自相招。放舟今夜誰邊宿,只向水香多處搖。

寄仇一鷗和韻
連旬買棹聖湖邊,花月從來不計錢。玉笛樓臺連夜雨,綠楊城郭萬家蝖C逢君陌上鞭雙控,醉我齋頭被共眠。逕許繭^日相訪,新詩吟入晚涼天。

冬日過西湖   二首之一
湖上臚s對酒尊,無人無我舊吟魂。不須剪紙招魂去,留伴梅花夜月痕。

冬日克一過訪和贈    三首之一
不愧狂名十載聞,天涯作達儘輸君。移栽洛下花千種,醉倒揚州月二分。翻笑古人都寂寂,任他餘子自紛紛。樽前各有飛揚意,促節高歌半入雲。

和錢百泉雜感   三首之一
沸天歌吹古蕪城,淮海波濤自不平。手指秋雲向君說,可憐薄不似人情。

飢烏
啞啞啼烏翅倒垂,託身偏擇最高枝。向人不是輕開口,為有區區反哺私。

呈袁簡齋太史   四首之一
一代才豪仰大賢,天公位置卻天然。文章草草皆千古,仕宦匆匆只十年。暫借玉堂留姓氏,便依勾漏作神仙。由來名士如名將,誰似汾陽福命全。

春曉
黯黯復沈沈,虛堂擁薄衾。枕邊尋斷夢,門外釀輕陰。誰識孤花意,歸知獨雁心。峭寒猶似許,不道入春深。

將之京師雜別   六首之四
翩與歸鴻共北征,登山臨水黯愁生。江南草長鶯飛日,遊子離邦去里情。五夜壯心悲伏櫪,百年左計負窮耕。自嫌詩少幽燕氣,故作冰天躍馬行。
身世渾拌醉似泥,酒醒無奈聽晨雞。詞人畏說中年近,壯士愁看落日低。才可升沉何用卜,路通南北且休迷。只愁寒食清明候,鬼餒墳頭羨馬醫。
窮交數子共酸辛,脈脈臨歧語未申。割席管寧休罷讀,分財鮑叔尚知貧。初心小負棲巖約,後會依然戴笠人。除是白雲知此意,幾曾情豔軟紅塵,
載酒扁舟障錦車,風情無際擅年華。牽魂西子湖頭月,照淚吳王苑堛寣C已是舊遊如夢境,況經遠別更天涯。馬頭細草茸茸碧,來歲相看可憶家。

旅館夜成
斜月陰陰下曲廊,燕眠蝠掠共虛堂。H頭聽劍錚成響,簾底看星作有芒。綠酒無緣消塊壘,青山何處葬文章。待和燭跋些須語,又恐添渠淚一行。

題錢雨樓圖照   二首之一
天然臞隱骨嵯峨,破絮蒙頭自苦哦。殘雪一葶蛫鴷腄A不知清氣落誰多。

言懷兩首
聽雨看雲暮復朝,誰於籠鶴採丰標。不禁多病聰明減,詎慣長閒意氣消。轉堶溼h元度月,愁邊心血子胥潮。可知戰勝渾難事,一任浮生付濁醪。
豈意瞢騰便到今,一聲鐘動思愔愔。眾蔽P食神仙字,海鳥空知山水音。千載後誰傳好句,十年來總淡名心。何時世網真拋得,只要人間有鄧林。

晚眺
關河容易入斜曛,獨立蒼茫數雁纂C樹堥F淮流漸合,門前梁楚地初分。天黏野草疑無路,風旋驚鴉忽入雲。我意先秋感搖落,澤蒲汀柳漫紛紛。

綺懷   十六首之三
妙諳諧謔擅心靈,不用千呼出畫屏。斂袖搊成絃雜拉,隔窗摻碎鼓丁寧。湔裙鬥草春多事,六博彈棋夜未停。記得酒闌人散後,共搴珠箔數春星。
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牆入望遙。似此星晨非昨夜,為誰風露入中宵。纏綿思盡抽殘繭,宛轉心傷剝後蕉。三五年時三五月,可憐杯酒不曾消。
露檻星房各悄然,江湖秋枕當遊仙。有情皓月憐孤影,無賴閒花照獨眠。結束鉛華歸少作,屏除絲竹入中年。茫茫來日愁如海,寄語羲和快著鞭。

春感    二首之一
亦有春消息,其如雨更風。替愁雙淚燭,對語獨歸鴻。宮闕自天上,家山只夢中。東君最無賴,只放小桃紅。

即席分賦得賣花聲   二首之一
摘向筠籃露未收,喚來深巷去還留。一堤杏雨寒初減,萬枕梨雲夢忽流。臨鏡不妨來更早,惜花無奈聽成愁。憐他齒頰生香處,不在枝頭在擔頭。

贈楊荔裳即寄酬令兄蓉裳
元瑜筆札仲宣詩,眾手傳觀絕妙辭。萬事不如知己樂,一燈常記對H時。雨雲翻覆隨流輩,裘馬輕肥護市兒。可奈離心爭一寸,每逢君第輒相思。

移家來京師   六首之一
江鄉愁米貴,何必異長安。排遣中年易,支持八口難。毋須怨漂泊,且復話團圞。預恐衣裘薄,難勝薊北寒。

偕王秋塍張學柴訪菊法源寺
身離古寺暮蝷丑A歸怯秋齋似水空。暝色上衣揮不得,夕陽知在那山紅。

懷映垣內城
冷雨疏花不共看,蕭蕭風思滿長安。虛堂昨夜秋衾薄,隔一重城各自寒。

再磭e韻   二首之一
等閑憔悴過花辰,藥裹吟囊強自親。金盡豈憂才共盡,家貧爭奈學尤貧。頻驚吳下酒徒散,冷笑長安奕局新。藉爾璚枝慰飢渴,不教腸胃久生塵。

三磡]坐韻   二首之一
一年已過雁秋辰,惻惻窮交久更親。不學耕偏愁歲儉,欲歸樵卻怕山貧。寒深老屋燈逾瘦,病起閑門月倍新。散帖半H休檢點,愛它鼠[滿凝塵。

與稚存話舊二首
如猿噭夜雁O晨,翦燭聽君話苦辛。縱使身榮誰共樂,已無親養不言貧。少年場總刪吾輩,獨行名終付此人。待覓它時養砂地,不辭暫踏N紅塵。
身世無煩計屢更,鷗波浩蕩省前盟。君更多故傷懷抱,我近中年惜友生。向底處求千日酒,讓它人飽五侯鯖。顛狂落拓休相笑,各任天機遣世情。

歲暮懷人   二十首之五
打窗凍雨翦燈風,擁鼻吟殘地火紅。寥落故人誰得似,曉天星影暮天鴻。
當時置驛起聲明,老去傳經倍有情。慚愧西游邴根矩,東家辜負鄭康成。(鄭誠齋)
興來詞賦諧兼則,老去風情宦即家。建業臨安通一水,年年來往為梅花。(袁簡齋太史)
春明門外送征驂,別味經年似酒酣。昨夜梅花香到枕,夢回天北望天南。(鄖B容舍人)
絕憶君家草月堂,往來帆影動簾紋。知君五載杭州住,一夢西湖一見君。(左杏莊秀才)

直沽舟次寄懷都下諸友人   二首
幾年橐筆走神京,賸有扁舟載月明。掉首已拌遊萬里,懷人獨是坐三更。座中許郭勞聲價,市上荊高識姓名。消得向來塵土夢,被他柔櫓一聲聲。
讀書擊劍兩無成,辭賦中年誤馬卿。欲入山愁無石髓,便歸舟己後蓴羹。生成野性文焉用,淡到名心氣始平。長謝一沽丁字水,送人猶有故人情。

濟南病中雜詩   七首之一
于世一無用,向人何所求。匿名屠販下,伏枕海山秋。遠水通鷗思,長雲落雁愁。微軀等蓬累,隨處足勾留。

徐溝蔡明府予嘉齋頭聞燕歌有感
并州作客意如何,石調重聞掩淚多。回首燕山五年住,一聲如聽故鄉歌。

十六日
無端新恨鎖眉頭,暗省韶光似水流。自過百花生日後,一分春是一分愁。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