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感舊與無題    李商隱  吳梅村  黃仲則 



吳梅村   


圓圓曲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讌。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相見初經田竇家,侯門歌舞出如花。許將戚里箜篌伎 ,等取將軍油壁車。家本姑蘇浣花里,圓圓小字嬌羅綺。夢向夫差苑里遊,宮娥擁入君王起。前身合是採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家強載歸 。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只有淚沾衣。薰天意氣連宮掖,明眸皓齒無人惜。奪歸永巷閉良家,教就新聲傾座客。座客飛觴紅日暮,一曲哀弦向誰訴。白皙通侯最少年 ,揀取花枝屢迴顧。早攜嬌鳥出樊籠,待得銀河幾時渡。恨殺軍書抵死催,苦留後約將人誤。相約恩深相見難,一朝蟻賊滿長安。
可憐思婦樓頭柳,認作天邊粉絮看。遍索綠珠圍內第,強呼絳樹出雕欄。若非將士全師勝,爭得蛾眉匹馬還。蛾眉馬上傳呼進,雲鬟不整驚魂定。蠟炬迎來在戰場,啼妝滿面殘紅印。專征簫鼓向秦川 ,金牛道上車千乘。斜谷雲深起畫樓,散關月落開妝鏡。消息傳來滿江鄉,烏臼紅經十度霜。教曲妓師憐向在,浣紗女伴憶同行。舊巢共是啣泥燕,飛上枝頭變鳳凰 。長向尊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當時祇受聲名累,貴戚名豪競延致。一斛明珠萬斛愁,關山漂泊腰支細。錯怨狂風颺落花,無邊春色來天地。嘗聞傾國與傾城 ,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君不見館娃初起鴛鴦宿,越女如花看不足。香徑塵生鳥自啼,屟廊人去苔空綠 。換羽移宮萬里愁,珠歌翠舞古梁州。為君別唱吳宮曲,漢水東南日夜流。

鴛湖曲
鴛鴦湖畔草粘天,二月春深好放船。柳葉亂飄千尺雨,桃花斜帶一溪煙。
煙雨迷離不知處,舊堤卻認門前樹。樹上流鶯三兩聲,十年此地扁舟住。
主人愛客錦筵開,水閣風吹笑語來。畫鼓隊催桃葉伎,玉簫聲出柘枝台。
輕鞾窄袖嬌妝束,脆管繁弦競追逐。雲鬟子弟按霓裳,雪面參軍舞鸜鵒。
酒盡移船曲榭西,滿湖燈火醉人歸。朝來別奏新翻曲,更出紅妝向柳堤。
歡樂朝朝兼暮暮,七貴三公何足數。十幅蒲帆幾尺風,吹君直上長安路。
長安富貴玉驄驕,侍女薰香護早朝。分付南湖舊花柳,好留煙月伴歸橈。
那知轉眼浮生夢,蕭蕭日影悲風動。中散彈琴競未終,山公啟事成何用。
東市朝衣一旦休,北邙抔土亦難留。白楊尚作他人樹,紅粉知非舊日樓。
烽火名園竄狐兔,畫圖偷窺老兵怒。寧使當時沒縣官,不堪朝市都非故。
我來倚棹向湖邊,煙雨台空倍惘然。芳草乍疑歌扇綠,落英錯認舞衣鮮。
人生苦樂皆陳跡,年去年來堪痛惜。聞笛休嗟石季倫,銜壞且效陶彭澤。
君不見,白浪掀天一葉危,收竿還怕轉船遲。世人無限風波苦,輸與鴛湖釣叟知。

梅村
枳籬茅舍掩蒼苔,乞作分花手自栽。不好詣人貪客過,慣遲作客愛書來。開窗聽雨攤詩卷,獨樹看雲上嘯臺。桑落酒香盧橘美,釣船斜繫草堂開。

送友人還楚
燈火照殘秋,聞君事遠遊。客心分暮雨,寒夢入江樓。酒盡孤艄X,詩成眾靄收。一帆灘響急,落日滿黃州。

課女
漸長憐渠易,將衰覺子難。晚來燈下立,繫N月中看。弱喜從師慧,貧疑失母寒。亦知談往事,生日在長安。

哭亡女
喪亂才生汝,全家竄道邊。畏啼思便棄,得免意加憐。兒女關餘劫,干戈逼小年。興亡天下事,追感倍淒然。

家園次罷官吳興有感
世路嗟誰穩,棲遲可奈何。官隨殘夢短,客比亂山多。閉閣凝香坐,行載酒過。卻聽漁唱響,落日有風波。

夜宿蒙陰
客行杖策魯城邊,訪俗春風百里天。蒙嶺出泉茶辨性,龜田加火穀占年。野蠶養就成都繭,村酒沽來不費錢。我亦山東狂李白,倦遊好覓主家眠。

郯城曉發
匹馬孤城望眼愁,雞聲喔喔曉煙收。魯山將斷雲不斷,沂水欲流沙未流。野戍淒涼經喪亂,殘民零落困誅求。他鄉已過故鄉遠,屈指歸期二月頭。

亂後過湖上山水盡矣感賦一絕
柳榭桃蹊事已空,斷槎零落敗垣風。莫嗟客鬢重遊改,恰有青山似鏡中。

苦雨
亂煙孤望堙A雨色到諸腄C野漲餘寒樹,江昏失暝鐘。夜深溪碓近,人語釣船逢。愁聽惟支枕,艱難愧老農。

聽朱樂隆歌   選二
少小江湖載酒船,月明吹笛不知眠。只今憔悴秋風堙A白髮花前又十年。
楚雨荊雲雁影還,竹枝彈徹淚痕斑。坐中誰是沾裳者,詞客哀時庾子山。

遇舊友
已過纔追問,相看是故人。亂離何處見,消息苦難真。拭眼驚魂定,銜杯笑語頻。移家就吾住,白首兩遺民。

自嘆
誤盡平生是一官,棄家容易變名難。松筠敢厭風霜苦,魚鳥猶思天地寬。鼓枻有心逃甫里,推車何事出長干。旁人休笑陶弘景,神武當年早掛冠。

過淮陰有感   選二
落木淮南雁影高,孤城殘日亂蓬蒿。天邊故舊愁聞笛,市上兒童笑帶刀。世事真成反招隱,吾徒何處續離騷。昔人一飯猶思報,廿載恩深感二毛。
登高悵望八公山,琪樹丹崖未可攀。莫想陰符遇黃石,好將鴻寶駐朱顏。浮生所欠止一死,塵世無緣識九還。我本淮王舊雞犬,不隨仙去落人間。

懷古兼弔侯朝宗
河洛風煙萬里昏,百年心事向夷門。氣傾市俠收奇用,策動宮娥報舊恩。多見攝衣稱上客,幾人刎頸送王孫,死生總負侯嬴諾,欲滴椒漿淚滿樽。

贈遼左故人   選三
詔書切責罷三公,千里驅車向大東。曾募流移耕塞下,豈遷豪傑實關中。桑麻亭障行人斷,松杏山河戰骨空。此去纍臣聞鬼哭,可無杯酒酹西風。
潦倒南冠顧影慚,殘生得失懺瞿曇。君恩未許誇前席,世路誰能脫左驂。雁去雁來空塞北,花開花落自江南。可憐庾信多才思,關隴鄉心已不堪。
路出西河望八城,保宮老母淚縱橫。重圍屢困孤身在,垂死翻悲絕塞行。盡室可憐逢將吏,生兒真悔作公卿。蕭簫夜半元菟月,鶴唳歸來夢不成。

追悼
秋風蕭索響空幃,酒醒更殘淚滿衣。辛苦共嘗偏早去,亂離知否得同歸。君親有愧吾還在,生死無端事總非。最是傷心看稚女,一窗燈火照鳴機。

臨江仙
落魄江湖常載酒,十年重見雲英,依然綽約掌中輕。燈前才一笑,偷解砑羅裙。薄倖蕭郎憔悴甚,此生終負卿卿。姑蘇城上月黃昏,綠窗人去住,紅粉淚縱橫。


吳梅村

鴛湖感舊 并序
予曾過吳東之竹亭湖墅,出家樂張飲。後來之以事見法,重遊感賦此詩。

落日晴湖放楫迴,故人曾此共登臺。
風流頓盡溪山改,富貴何常簫管哀。
燕去妓堂荒蔓合,雨侵鈴閣野棠開。
停橈卻望煙深處,記得當年載酒來。

順治四年,梅村重到浙江嘉興,有感於鴛湖遊宴的往事,寫下了這首七律。同他的名篇(鴛湖曲)相比,雖說一長一短,一為歌行,一為七律 ,但都是感時傷逝之作。

鴛湖曲
鴛鴦湖畔草粘天,二月春深好放船。柳葉亂飄千尺雨,桃花斜帶一溪煙。
煙雨迷離不知處,舊堤卻認門前樹。樹上流鶯三兩聲,十年此地扁舟住。
以上八句是首段,寫重過鴛湖遊,春光勝景,勾起對往事的追憶。
主人愛客錦筵開,水閣風吹笑語來。畫鼓隊催桃葉伎,玉簫聲出柘枝台。
輕鞾窄袖嬌妝束,脆管繁弦競追逐。雲鬟子弟按霓裳,雪面參軍舞鸜鵒。
酒盡移船曲榭西,滿湖燈火醉人歸。朝來別奏新翻曲,更出紅妝向柳堤。
歡樂朝朝兼暮暮,七貴三公何足數。十幅蒲帆幾尺風,吹君直上長安路。
長安富貴玉驄驕,侍女薰香護早朝。分付南湖舊花柳,好留煙月伴歸橈。
以上二十句是第二段,追述當年在吳府朝歡暮宴的盛况,以及吳昌時春風得意的往昔。
那知轉眼浮生夢,蕭蕭日影悲風動。中散彈琴競未終,山公啟事成何用。
東市朝衣一旦休,北邙抔土亦難留。白楊尚作他人樹,紅粉知非舊日樓。
烽火名園竄狐兔,畫圖偷窺老兵怒。寧使當時沒縣官,不堪朝市都非故。
以上十二句是第三段,寫花開花落好景不常,吳昌時一朝身亡,家境敗落,故園荒廢 ,令詩人深感於故國的興亡。
我來倚棹向湖邊,煙雨台空倍惘然。芳草乍疑歌扇綠,落英錯認舞衣鮮。
人生苦樂皆陳跡,年去年來堪痛惜。聞笛休嗟石季倫,銜壞且效陶彭澤。
君不見,白浪掀天一葉危,收竿還怕轉船遲。世人無限風波苦,輸與鴛湖釣叟知。
以上十二句是末段,憑弔吳昌時故居,感慨世情的變幻,哀嘆人生之多艱。


長編叙事抒情詩(鴛湖曲),是吳詩中的名篇,為悼念吳昌時而作。梅村同吳的關係 很深,交情緊密,吳身敗名裂,他是很悲痛傷感的。梅村雖然認為他死得寃枉,但由 於結局並不光彩,自然無法頌揚,像(東萊行)讚美姜氏兄弟那樣。此詩所以寫得惝怳淒迷,通篇只有悲痛的追念,聊發一般的感慨,是可以理解的。本詩的結構嚴謹,藝術性較高。全詩圍繞痛惜二字展開 ,景中寄'痛',事內寓'惜',筆筆溫厚,語語悽惋,體現了梅村歌行的風格。本詩的寫作時間尚無定論。據"烽火名園竄狐兔,畫閣偷窺老兵怒"兩句詩看來 ,應當寫於清庭平定浙江以後不久,可能繼"鴛湖感舊"而作。

-----------------------------------------------------------------

鄧之誠 後鴛湖曲
東北淪陷後,民國二十一年春初,乃有滬戰。雖瀏河失守,終遭覆敗,然士氣人心,為 之一振。滬戰方終,三月十二日(北平新晨報)刊載五石君所作之"後鴛湖曲"蓋 咏陸小曼,徐志摩,王賡事也。吳梅村有"鴛湖曲",故名"後鴛湖曲"。陸小曼與徐志摩,皆 浙江嘉興人,故以鴛湖名曲。若論其作詩之本意,則無寧與梅村之"圓圓"為近。

後鴛湖曲  云:
烟雨樓頭好賦詩,幾家生小住湖西。湖上鴛鴦同性名,湖邊楊柳斗腰肢。從來湖水比 聰明,水面桃花更有情。莫把夭桃比人面,妝成一面便傾城。年年巧笑春風堙A誰家 小妹嬌羅綺。春風不知別離悲,春來但覺顏色美。不道扁舟一往還,海上風光絕可 憐。莫道鶯兒通問訊,拼教月子妒嬋娟。丁香結就英先落,安排霧鬢住香閣。歡娛苦短夢苦多,說是真仙厭離索。殷勤不必盼青鳥,花貌參差意繚繞。同里應曾識姓名,雙飛便欲忘昏曉 。莫恨相逢已嫁時,郎君家有最嬌枝。嬌枝遣後迎桃葉,海燕歸來夢荼縻。漪瀾堂畔又良辰,對對鴛鴦羨璧人。為問湖光如舊否,只憐往事已成塵。
(注一)世事輸他翻覆手 ,行雲行雨盡佳偶。今年歡笑異明年,汝自負人人汝負。(見下)蹀躞溝水復西東 ,郎是罡風妾斷紅。風便自登王屋頂,(注二)花飛還墮綺懷中 。一旦御風作游戲,風翻倏見人落地。拼生又往締新盟,垂死未聞揮別淚。舊人已是綰赤符,(注三)嬌面輕啼淚模糊 。欲慰柔情須醞藉,忍將愁抱易歡娛。是時海上烽 烟起,入寇 倭奴比狼兕。壯士沖鋒不願生,男兒報國惟同死。縱橫决蕩聞殺聲,畏死倭奴心暗驚。一月拒戰(注四)方雪恥 ,忽然退走東南傾。退兵只為輿圖失,虛失安能教敵悉。却向香巢訪玉人,未防鷹隼攫來疾。(注五)才知女寵原禍水 ,破國亡家皆由此。痛哭連城 人盡俘,心傷千里室如毁。

宓按末韻乃作詩本意。詩人旨在愛國教忠,勵群尚志,借事與題以抒寫之耳。至若離婚未為失德,瑣事無關大局。(注六)即詩人所見 ,或亦同於吾儕。予有先後挽徐志摩君二詩。(注七)深為徐君同情悲慨,亦所以自傷也。又按此詩作者五石即鄧之誠君,(注八)燕京大學教授 。著有骨董瑣記骨董續記及(中華二千年史)。(注九)博雅之士也。

(注一): 按民國十五年十月三日,徐志摩君與陸小曼女士在北海公園董事會 結婚。宓偕温德 Winter 樓光來君往賀。梁任公先生致訓辭,言離婚者應鄭重將事,為世人之榜樣云云。錢稻孫君譯但丁(新生)一段以為祝詞,惜其稿不存 。宓注。

(注二): 宓按王屋山,一名天壇山,濟水所出。此指山東濟南附近之開山,非山西南部之王屋山也。

(注三): 宓按王賡君曾為清華同學,曾為京漢護路副司令。此時任旅長。

(注四): 戰字原作奴,疑有誤,故代改,宓注。

(注五): 宓按報載如是,未必可據。詩人非史家,事實真偽非關重要。

(注六): 滬戰全局勝敗,决不繫此。

(注七): 宓詩集卷十三。

(注八): 字文如,江寧人

(注九): 商務印書館印行,原名(中國通史講義)

(吳宓詩話)

網主按: "汝自負人人汝負"句,疑誤印,恐為"汝自負人人負汝"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