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感舊與無題    李商隱  吳梅村  黃仲則 



感舊   與   無題

古今詩家不少作品都喜歡以 "感舊" 或 "無題" 作為詩題,而以此為題的詩很多都膾炙人口,千古傳誦,又以唐代李商隱的無題詩更家傳獺C 無題詩的意旨,通常較難把握,這是因為從中國詩歌創作的傳統來看,其實無題詩皆有所記托,但往往是隱晦難以索解,猜想是作者實有難以明示之苦處 ,只有留待讀詩者去猜想,也給予後人更豐富的探索空間和趣味。 
以清詩來說,我比較喜歡讀吳梅村和黃仲則的詩。 雖然這幾位詩家的作品在坊間網上不難找到。但為了有興趣的朋友欣賞方便,選抄部份以此為題的詩作。(并附鈔其他詩篇於另頁)

吳梅村

琴河感舊   四首   並序
楓林霜信,放棹琴河,忽聞秦淮卞生賽賽到自白下。適逢紅葉,余因客座偶話舊遊,主人命犢車以迎來,持羽觴而待。至,停驂初報 ,傳語更衣,已托病痁,遷延不出,知其^自傷,亦將委身於人矣。
予本恨人,傷心往事。江頭燕子,舊壘都非,山上蘼蕪,故人安在。久絕鉛華之夢,況當搖落之辰。相遇則唯看楊柳,我亦何堪,為別已屢見櫻桃,君還未嫁。聽琵琶而不響,隔團扇以猶憐 ,能無杜秋之感,江州之泣也。漫賦四章,以誌其事。

白門楊柳好藏鴉,誰道扁舟蕩槳斜。金屋雲深吾谷樹,玉杯春暖尚湖花。見來學避低團扇,近處疑嗔響鈿車。卻悔石城吹笛夜,青驄容易別盧家。
油壁迎來是舊游,尊前不肯背花愁。緣知薄倖逢應恨,恰便多情喚卻羞。故向閑人偷玉箸,浪傳好語到銀鉤。五陵年少催歸去,隔斷紅牆十二樓。
休將消息恨層城,猶有羅敷未嫁情。車過捲簾勞悵望,夢來攜袖費逢迎。青山憔悴卿憐我,紅粉飄零我憶卿。記得橫塘秋夜好,玉釵恩重是前生。
長向車風問畫蘭,玉人微嘆倚闌干。乍拋錦瑟描難就,小疊瓊箋墨未乾。弱葉懶舒添午倦,嫩芽嬌染怯春寒。書成粉箑憑誰寄,多恐蕭郎不忍看。

黃仲則

感舊   四首
大道青樓望不遮,年時繫馬醉流霞。風前帶是同心結,杯底人如解語花。下杜城邊南北路,上闌門外去來車。匆匆覺得揚州夢,檢點閒愁在鬢華。
喚起窗前尚宿醒,啼鵑催去又聲聲。丹青舊誓相如札,禪榻經時杜牧情。別後相思空一水,重來迴首已三生。雲階月地依然在,細逐空香百遍行。
遮莫臨行念我頻,竹枝留涴淚痕新。多緣刺史無堅約,豈視蕭郎作路人。望堭m雲疑冉冉,愁邊春水故粼粼。珊瑚百尺珠千斛,難換羅敷未嫁身。
從此音塵各悄然,春山如黛草如煙。淚添吳苑三更雨,恨惹郵亭一夜眠。詎有青鳥緘別句,聊將錦瑟記流年。他時脫便微之過,百轉千回只自憐。

感舊   雜詩
風亭月榭記綢繆,夢媗朮q醉媟T。牽袂幾曾終絮語,掩關從此入離憂。明燈錦幄珊珊骨,細馬春山翦翦眸。最憶頻行尚迴首,此心如水只東流。
而今潘鬢漸成絲,記否羊車並載時。挾彈何心驚共命,撫柯底苦破交枝。如馨風柳傷思曼,別樣煙花惱牧之。莫把鵾弦彈昔昔,經秋憔悴為相思。
柘舞平康舊擅名,獨將青眼到書生。輕移錦被添晨臥,細酌金卮遣旅情。此日雙魚寄公子,當時一曲怨東平。越王祠外花初放,更共何人緩緩行。
非關惜別為憐才,幾度紅箋手自裁。湖海有心隨穎士,風情近日逼方回。多時掩幔留香住,依舊窺人有燕來。自古同心終不解,羅浮塚樹至今哀。

無題
似綺年華指一彈,世途惟覺醉鄉寬。三生難化心成石,九死空嘗膽作丸。出郭病軀愁直視,登高短髮愧旁觀。升沉不用君平卜,已辦秋江一釣竿。
絡緯啼歇疏梧煙,露華一白涼無邊。纖雲微蕩月沉海,列宿亂搖風滿天。
誰人一聲歌子夜,尋聲宛轉空臺榭。聲長聲短雞續鳴,曙色冷光相激射。
抑情無計總飛揚,忽忽行迷坐若忘。遁擬鑿壞因骨傲,吟還帶索為愁長。聽猿詎止三聲淚,繞指真成百鍊鋼。自傲一嘔休示客,恐將冰炭置人腸。
歲歲吹簫江上城,西園桃梗託浮生。馬因識路真疲路,蟬到吞聲尚有聲。長鋏依人遊未已,短衣射虎氣難平。劇憐對酒聽歌夜,絕似中年以為情。
鳶肩火色負輪囷,臣壯何曾不若人。文倘有光真怪石,足如可析是勞薪。但工飲啖猶能活,尚有琴書且未貧。芳草滿江容我採,此生端合付靈均。

李商隱

無題詩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身無綵鳯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隔坐送鈎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斷蓬。

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秘宵細細長。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來是空言去絕踪,月斜樓上五更鐘。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金蟾齧轈燒香人,玉虎牽絲汲井迴。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斑騅只繫垂楊岸,何處西南任好風。

無題詩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身無綵鳯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隔坐送鈎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斷蓬。

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秘宵細細長。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來是空言去絕踪,月斜樓上五更鐘。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金蟾齧轈燒香人,玉虎牽絲汲井迴。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斑騅只繫垂楊岸,何處西南任好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 ,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