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本頁收錄清末民初及當代人士的詩詞作品 :    章士釗  與  沈尹默  ( 更多沈尹默詩詞作品 )

章士釗(1882-1973) 字行嚴,號孤桐,湖南長沙人。 清末曾任上海蘇報主筆。 後歷任北京大學教授,北京農校校長,廣東軍政府秘書長,北洋政府司法總長兼教育廳長。 1949年後任中央文史館館長。

章士釗數十年如一日,鑽研文,到最後晚年,完成了巨著柳文旨要一書。

 

九二老人士釗章

 
  沈尹默(1883-1971) 浙江吳興人。 五四時期從事新文化運動。 後歷任燕京大學教授,北平大學校長。 1949年後任中央文史研究館副館長。上海書法篆刻研究會主任。 著名書法家有沈尹默詩詞集書法論叢等。    

               

書法家沈尹默

 


沈尹默,江左一代著名書法家,享年八十二。不僅是書法家,亦擅詩詞,與章士釗唱和最多。 1959年間,沈老到北京暢遊後返滬,寫成七絕三首紀其事。 沈老尚以為章老在香港,托友人帶來此間,請章和韻。 惜章已離港北上,未及看到。 沈老以其出色行書,書寫此三首七絕。詩前有小序,詩後有小註。 原詩云:   

自京歸滬題二三事寫寄行嚴三絕句   沈尹默

丁香才過紫藤繁,猶有風光到牡丹。入畫長廊足新意,可能仍作舊圖看。  

(中山公園有所見)

(沈老寫京都公園的風光,狺ㄨD出當時的月份,而以有季節性的花作譬喻,他是什麼時到北京呢,正是丁香剛剛開過,到紫藤繁開的時候 。)

別有風情二月藍,卅年猶得味清甘。尋常好句解占出,此事終須推行嚴。  

(公園中多二月藍,余愛其名,因取入詩,此卅年前事。頃至京師,友人採之筆之以餉余,惜渠不解 ,吟礸L由發揮,故舉示行老。)

(沈老談到二月藍,此花為一年生草,開紅花成穗,在北京公園中多此藍花。可惜對此花不甚理解,故吟礸L由發揮,要請教章老。)

苦瓜食盡賦東歸,留得詩囊手自開。今日江山應助我,與君重命綵毫來。 

(昔日滯留重慶,共行嚴唱和最多有食苦瓜之作,猶在記憶中也)

(沈老是有意挑動章老打開詩囊來唱和,而苦瓜亦有雙關意思,也指昔日滯留重慶國難當頭的苦日子,當時與章老唱和最多。第三句借用龔定庵詩句"才人要得江山助",即轉回今天的時刻 ,如此多嬌的名勝風光,要和章老重新唱和。)

此三首絕句真跡一直存於友人處,直至 1964年,章士釗再到香港,友人出示於章老。 章老覺得驚奇,因他不知此事。隔了五年之久,正當倚裝待返大陸,才得見此詩,於是立即追答沈老。

XXX兄以沈尹默五年前寄余三絕句真跡見示,余不甚憶得此事,輒為追答於左:  章士釗

江左騷壇重沈詩,沈詩出海更驚奇。京師隨兮二三事,仔細看來謝未知。

何物名為二月藍,采藍又見國風占。嗟予憖憖不相識,慚愧詩人問道嚴。


苦瓜食後狾^甘,楚製驚奇越客諳。我亦早年嘗異味,寧波士貼到湖南。

(甲辰冬在香港,臨返國時,倚裝揮此,朱省齋在座  章士釗)

兩老一問一答,幽默風趣,正是俗說老翁多稚事,猶如老友記問答式對話。 章老開頭就說,年紀大了,是否看過此詩,已記憶不清。 雖然五年後的今天才知道,故未能及時致謝,表示抱歉。 詩中稱讚沈老的詩在江左(長江以東,江蘇等地)為人器重,而今更傳到香港來,更覺驚喜。  第二首回應沈老請教關於二月藍,可惜自己也不懂得。但是在詩經國風,大概有孎u采藍的詩句。 章老欣賞柳宗元詩,借用柳詩有句云"憖然莫相知"來答覆沈老。 惶恐地感到,自己不知道何物名為二月藍,你這位江左詩人問道我行嚴,非常慚愧無以回答。 接荂A章老又大談食經。 苦瓜味非苦澀,而是食了之後,覺得有甘味,粵人稱之為涼瓜。 章老又幽沈老一默,這本是湖南的食譜,怎麼你這位江,浙之越人會熟悉呢。 最後也自白一句,早年也曾嘗試過寧波特殊風味的菜式(士貼),這本來不是我家鄉湖南的風味。

章士釗好作詩,數量多且質高,曾出有章孤桐南遊吟草,是集其 1956,57年間經穗來港的詩作。 1957年離港北返後,仍先後於 1960 及 1964年來港。 上述答沈詩是 1964年冬寫於香港。 

章老的四首題為  美越劇陳蘭芳   詩

天涯又見一蘭芳,色茂開蓮麝散香。合度麗人堪量處,一分微短一微長。
三千佳麗雜班行,誰道伊人擅勝場。不擅勝場徐見異,蒹葭秋水宛中央。
花容隱隱漏雲裳,不見應教意渺茫。k絕漢宮摧寫貌,拙行何計畫王嬙。
陳宮張孔影依稀,門外韓擒巾貫
(巾貫合為一字)縶維。不是後庭歌玉樹,天涯淪落有誰知。

庚子在香港,孤桐錄稿

章老此詩稿寫於何時,無從考証。 可以推論的,此是章老海外詩草之一。 首句看來,中國有一位演京劇的男扮女妝的梅蘭芳,而海外又見到一位蘭芳,是女性演越劇的陳蘭芳。演出地方大抵是在美國。 而章老看過此劇,否則何來又見到此一蘭芳呢。 大概陳蘭芳當時演的劇目是王昭君,故詩中以古代美人為題材。借王嬙的美艷,來喻陳蘭芳的合度身段,不長一分,不短一分。

論書法章,沈兩位都是造詣很高。 在沈老來說,不僅江左書壇重沈書,而且蜚聲於國內外。 他以米南宮為宗,推崇米法。本來沈老是從基本功出身,他學過顏魯公,大小歐,特別是二王,但感到較為規矩,於是取米南宮的豪氣,規矩加上豪氣,渾厚而又帶活氣,成為他出石的行書 。 他曾以詩論書道,把一生的經驗總結為四首論書法的詩。 強調練好腕力基本功的重要。

沈老的四首論書法的詩

落筆紛披薛道祖,稍加峻麗米南宮。休論臣法二王法,腕力遒時字始工。
李趙名高太入時,董文堪薄亦堪師。最嫌爛熟能傷雅,不善精能王覺斯。
龍蛇起伏不端出,使筆如調生馬駒。此事何堪中世用,整齊猶愧吏人書。
暮年思極愧前賢,東抹西塗信偶然。好事今看君過我,虛因點畫費詩篇。

以上資料來源: 七,八十年代某雜誌   章士釗 與 沈尹默  對詩,論書   ( 文: 紫源)。(內容經作刪修)


章士釗

題涉江詞     (涉江詞 ,沈祖棻著)
錦水行吟春復春,詞流又見步清真。重看四面闌干句,誰後滕王閣上人。

(以涉江詞比清真詞,才情相埒)

祝英臺近
理冰弦,調玉柱,繡箔映珠。往事思量,ff黯無語。那堪三月櫻花,南朝紫陌,怎都被啼鵑催去。   與君訴,但覺怨慕哀思,別來甚情緒。怕倚欄干,清淚猛如許。為誰收拾繁華,風吹潮捲,剩蕭瑟江關詞賦。

史學家陳寅恪有教授中的教授之稱,他在清華大學講課,自文學院長馮友蘭,以至文史學系的教授,多有按時去旁聽。 抗戰期間,牛津大學特設講座,請他主講東方漢學,全歐漢學家雲集牛津聽他講學。 章士釗 1957年有贈陳寅恪兩首詩。  那年章士釗南來廣州,恰逢陳寅恪六十七歲生日,南來前他已獲得陳氏贈以近著 。 第一首題為 "陳寅恪以近著數種見贈,論再生緣尤突出,酬以長句。 詩為:

嶺南非復趙家庄,狾釭摩峖悝@場。百國寶書供拾掇,一腔心事付荒唐。閒同才女量身世,懶與時賢論短長。獨是故人來問訊 ,幾時肮臟未能忘。

當時陳在中山大學任教。陳寅恪在 1949年 解放前已患目疾,晚年寫作時要靠助手將參考資料讀給他聽。 寅老在論再生緣中自述:"衰病流離,撰文授學,身雖異於趙庄負鼓之盲翁,事則等于廣州彈弦之瞽女。 章詩第一,二句即指此。 寅老在論再生緣中對作者清代才女陳端生身世考証甚詳,閒同才女量身世即指陳端生也。

第二首是兼贈陳寅恪夫人唐曉瑩(清末台灣巡撫唐景崧的孫女)的。

年事參差八載強,力如盲左壓公羊。半山自認青衿識,四海公推白業光。初度我來憐屈子,大風疇昔佞襄王。天然寫手存閨閣 ,好醉佳人錦瑟旁。

盲左指左丘明,公羊即撰公羊傳的公羊高,章認為左傳高于公羊傳,故意把陳比做左丘明,而自比為公羊高,自謙不及陳也。 半山指宋代詩人陳半山,半山有句 "十年長自青衿識",白業即佛經中所謂善業,推崇陳在研究佛經的成就。 五,六句用屈原,宋玉比喻陳。 七,八兩句兼讚陳的夫人。 陳夫人能詩,夫唱婦隨,令人艷羨。 故章許為"天然寫手存閨閣",而羨陳之"好醉佳人錦瑟旁"。

網主憶起章士釗曾有詩一首寫贈給 五六十年代澳門名人何賢(今澳門特首之父,網主的小學校長),惜暫忘第三句 ,容日後補上。 詩云:

區區賭國海南偏,骰子生涯不計年,□□□□□□□,張堅怎抵一何賢。 

沈尹默

久雨
平生飛動意,何事在蒿萊。欲盡深尊酒,終慚賢聖才。浮雲猶蔽日,久雨不聞雷。日夜長江水,遙從萬里來。

清平樂    梅
女兒裝扮,的的驚人眼。濃抹新來渾未慣,愛蚨鬈摒麛L。   看他雪媮髐丑A居然羃楹遛纂C莫待柳絲牽引,先教嫁與東風。

卜算子   讀日報有作用稼軒詞
見首便稱龍,伏櫪終為馬。八十年來世路間,多少經過者。   弦曲直于u,玉碎全于瓦。真理分清是與非,不畏群言也。

更多沈尹默詩詞作品


章士釗 與 胡適

自 1917年以來,胡適是白話文的推動者,明確提出白話文是中國文學的正宗。這樣驚世駭俗的文學革命論斷,的確是劃時代的看法。 他撰寫了白話文學史,還開一代風氣,寫了大量富有情趣的新詩,輯成嘗試集 (另頁介紹), 廣為流傳。 其實,胡適的國學根柢也很豐厚,對紅樓,水滸 ,水經注等的考證和研究,均有不凡的成就。 但在白話文的發展中,受到守舊派的猛烈抨擊。 章士釗主編的(甲寅)雜誌,提倡讀經,反對白話文。 章士釗終身以文言寫作,並以詩家名動一時。 兩位大師互相謾罵。 歷史昭示最終白話文贏得了廣大的世界,中國文學也進入新的紀元。
 

胡適,章士釗雖各為新舊文學的盟主,涇渭分明,但彼此見面時還非常客氣。 1952年,這對k家在北京某菜館相遇,並合影留念。 章士釗在照片上題了一首新詩,送給胡適,並請他寫首舊詩回贈。  章的新詩令人捧腹。

"你姓胡,我姓章,你講什麼新文學,我開口還是我的老腔。你不攻來我不駁,雙口並座,各有各的心腸。將來三五十年後 ,這個相片好作文學紀念看。哈哈,我寫白話歪詞送把你,總算是老章投了降"

胡適很快也在照片上題了一首詩,送給章士釗:

"但開風氣不為師,龔生此言吾最喜。同是曾開風氣人,願長相親不相鄙"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