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本頁收錄清末民初及當代人士的詩詞作品 :    田漢 , 聶紺弩              

田漢 (1898-1968) 字壽昌,湖南長沙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填詞者。 話劇,劇曲,劇本作家,小說家,詩人,留下近二千多首新舊體詩作。 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革命戲劇,電影的領導人。1938年與安娥結婚,1941年在大後方桂林組織新中國劇社。他作詞的"義勇軍進行曲",(聶耳譜曲)作為國歌唱了十七年 。田漢於抗戰開始,參加劇作"蘆溝橋"及上海文化界救亡協會,後到武漢領導抗敵宣傳的演劇隊,宣傳團結抗戰,走遍大江南北,也曾到過香港 。  1966年文化大革命, 1970年大陸大規模地批判田漢,周揚,夏衍,陽翰笙,他在1975年被宣佈為叛徒,並被永遠開除黨籍。 在十年文革中被四人幫迫害,k死獄中。1979年才獲得中央專案組為他平反,在北京八寶山公墓為他開了一個遲來的追悼會。 他一生從事文藝事業。 所改編戲曲劇本以"關漢卿"為最高成就代表作。

杜國庠曾留學日本,回國後一度任教於北大,鑒於日本軍國對中國的瘋狂侵略 ,於三十年代投身救亡運動。 當他到達上海時,寫的"吳淞夜泊"一首律詩,反映了他憂國傷時的思想感情:

風雨淒淒夜泊舟,吳淞港外幾帆愁。心傷野岸玄黃血,腸斷江南嗚咽流。邊塞只今烽火急,中原何日鼓聲收 。明朝解纜應惆悵,慘淡蘆花滿地秋。

杜國庠在上海從事文化救亡活動。 1935年與田漢,陽翰笙一同被捕,被關押了五個月後,由宗白華,徐悲鴻保釋出獄。 田漢與杜國庠在獄中相處,特填了一闋(虞美人)的詞贈杜國庠:

虞美人   獄中贈伯修
艷陽灑遍階前地,獄底生春意。故鄉流水繞孤村,應有幽花數朵最銷魂。   由它兩鬢紛如雪,此志堅如鐵。四郊又是鼓鼙聲,我亦懶拋心力作詞人。

雖然表示懶拋心力寫詩填詞,但是他在獄中仍以滿腔悲憤,矢志不屈的激情下寫了四首律詩,錄二首如下:

平生一掬憂時淚,此日從容作楚囚。何用螺紋留十指,早將鴻爪付千秋。嬌兒且喜通書字,巨盜何妨共枕頭。極目風雲天際惡 ,手扶鐵檻不勝愁。
料峭春寒客夢醒,中宵輾轉對窗燈。萬方暴雨飄風日,一片孤臣孽子心。事到高潮反覺定,人因患難倍相親。衾單枕冷不為苦 ,每憶伊人白髮生。

詩為心聲,可見田漢堅持氣節,置生死於度外的角腄C

觀馬紅演關漢卿
生死同心彩蝶雙,纏綿慷慨雜蒼╮C拚將眼底千行淚,化作人間六月霜。情種未妨兼俠種,柔腸真不愧剛腸。他年若寫梨園史 ,欲使關田共一章。

在抗日戰爭後期,日軍進攻湘桂,桂林大批文化精英人物走上流亡西南的道路,他們多處於貧困飢餓中,面對山河破碎,家園沉淪,文人只有將悲憤寄托於詩文 。這時從貴陽傳播開了一首哀詩,這詩的作者就是田漢:

爺有新詩不救貧,貴陽珠米桂為薪。殺人為力求人懶,千古傷心文化人。

為西南劇展寫的一首律詩,就很激昂慷慨:

壯絕神州子弟兵,浩歌聲婼衁躠捸C恥隨X子滫彖G,堪與吾民共死生。肝腦幾人塗戰野,旌旗今日會名城。雞啼直似鵑啼苦,只為東方未易明。

在這亂離年頭,田漢十年前的女友由淪陷區逃到桂林與他相見,田漢寫了一首七絕紀念這次的會見,詩意淒清:

十年異地重相見,髮半星星酒半醒。悄對榕湖無一語,小樓春雨伴孤燈。

當聶耳 1935年取道日本赴蘇聯時,在日本神奈川海濱溺水不幸逝世。 田漢出獄後得此噩耗,極為悲痛,以哀聶耳為題,寫了一詩:

題昆明近郊聶耳墓  (1936年出獄聞聶耳在日本千葉海邊溺死)
一繫金陵五月更,故交零落幾吞聲。高歌共待驚天地,小別何期隔死生。鄉國只今淪巨浸,邊疆次第壞長城。英魂應共狂濤返 ,好與吾民說不平。

(聶耳,家鄉雲南玉溪,生於貧寒之家,少年時便醉心音樂,以自學能操各種樂器,創作了許多電影插曲,尤以"義勇軍進行曲"與田漢的譜詞成了不朽樂章 。)


聶紺弩

 

 

 

 

 

(1903-1986) 湖北省京山縣城人,大半生從事文化編輯工作。1928年與周穎結為夫婦。 193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5年因胡風事件牽連受到留黨察看和撤職處分。 1958年被錯劃為右派,開除黨籍,送北大荒勞動。 1960年回北京,同年摘掉右派份子帽子。 1967年文化大革命中以現行反革命罪被關押,1974年由北京中級人民法院宣判為為無期徒刑,1976年獲釋。 1979年高級人民法院撤銷原判,宣判無罪,恢復黨籍,名譽,級別,工資。 1986年在北京逝世。 著作有小說,散文,論文,新舊體詩歌,中國古典文學論集。

 

時間是文革將爆發前夕。當他從流放地北大荒調回北京之日,在茫茫雪原奔馳的火車上,他寫下一首感慨萬端的詩:

雪擁雲封山海關,朝來暮去未曾看。文章信口雌黃易,思想錐心坦白難。一曲樽前婪尾酒,千年局外爛柯山。漫拋詩句凌空舞 ,一夜車聲旅夢寒。

(詩很含蓄,痁倦瓣F他被"陽謀"所害的一段歷史,就是受到打手文人以信口雌黃,斷章取義加予他的反社會主義的罪 ,扣以右派帽子,貶謫到北大荒勞動改造。 令他有似搕H王質進山打柴,停下觀看兩個童子下棋,棋到終局,王質發覺手堛漫簻`已爛掉。回到村堙A才知道已過了一百年)。

聶紺弩之南來廣州,是為蕭紅掃墓而來。這地方與他生平歷史有密切重大關係。 他出生於湖北,自幼失學,流浪四方。 1924年考入黃埔軍校,與林彪,杜聿明都是同學。 三十年代回上海選擇文學道路,參加左翼作家聯盟,主編過"海燕雜誌,與東北作家蕭軍,蕭紅,端芸蕻良同是魯迅器重的作家。 抗日戰熁z發,聶紺弩退到桂林文化城,從事主筆兼偏文藝副刊。 性格豪放,不離煙酒,生活不吽A平易近人,成為文藝界最易結交的朋友。 1944年湘桂大撤退這段期間,他輾轉於西南後方,後來到了香港, 1948年恭藿L文應讔`主筆職務。新中國成立後,聶紺弩到了北京,歷任作家協會理事兼古典文學研究部副部長,人民文學出版社各職務。 先後出版小說,散文,詩集,劇本十多種。 也撰寫了關於水滸,紅樓夢,聊齋志異的論文。 正當聶紺弩在文壇上多所建樹時,狺@夜間成了北大荒牧羊人。

聶紺弩來了廣州,于華僑大鰷楛瘥]江,黃埔,未見胡希明來陪他飲酒,令他難以抑制孤獨的感情,悄悄地寫下這詩篇:

三流出口成章地,一客低頭認罪時。休學灌夫多使酒,若逢西子莫題詩。爽今宵約真無賴,望海珠橋有所思。獨對南天人不識 ,夜闌不寐自神馳。

他在廣州惠如茶樓與友人談到他研究紅樓夢的問題,他很推崇妙玉,認為不論黛玉,寶釵,史湘雲都不是全美的形象,妙玉才是十二釵中最美的 ,品格,詩才更在她們之上。 但妙玉的結局狴O聶紺弩難過。他考証後,說妙玉恐怕淪為妓女了。 他從而提了一句哲理性的判斷: "悲劇是把美的東西撕毀給人看的"。  他也以詩自嘲:

他人飲酒李公醉,此地無銀阿二偷。自笑餘生吃遺產,聊齋水滸又紅樓。

當聶紺弩為安葬在廣州銀河公墓的蕭紅掃了墓,就回京了。 出他意料之外,文革的風暴,他又被江青四人幫打成反革命份子,到山西勞改去了。 一去多年,身心交瘁,人也老了。可是他狴H頑強清晰的思想,寫了許多詩,連同在北大荒所成的詩草,構成獨具風格的聶體詩。 文革結束,他得到平反,狴H病纏身,這時他的"散宜生詩集"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並由胡喬木作序,推崇為中國詩壇上突破傳統傑出之作。 聶紺弩的聶體詩,先後在香港,內地出版過三草集,紺弩詩集,及散宜生集,其文其詩俱不可朽。


聶紺弩悼蕭紅詩     其他悼蕭紅詩作  之一   之二

蕭軍與蕭紅 1934年上海

蕭軍與蕭紅 1936年上海

近代女作家蕭紅(1911-1942),原名張迺瑩以"呼蘭河傳"成名,以"生死場"受魯迅讚賞 。 (生平參考),抗日戰爭後的 1940年,流亡到香港,因貧病死於醫院,年僅三十一歲,葬於淺水灣, 1957年骨灰遷葬廣州銀河墓地。 聶紺弩與蕭紅三十年代相識於上海,是左翼作家群中的一對好友,聶紺弩深戀蕭紅,但紅繩為蕭軍所繫,雖鴛盟未踐,但終生縈念不已。  聶紺弩1948年曾去淺水灣憑吊故友,寫了一首浣溪沙 - 掃蕭紅墓:

淺水灣頭浪未平,禿柯樹上鳥嚶鳴。海涯時有縷雲生。   欲織繁花為錦繡,已傷凍雨過清明。琴台曲老不堪聽。
(按曾敏之 觀海錄 淺水灣頭記蕭紅: 作"獨柯樹上鳥嚶鳴"

詞寫得淒惋有致,說蕭紅也在說自己。 1964年,聶紺弩去廣州為蕭紅掃墓,作"再掃蕭紅墓"四首:

葡匐靈山玉女峰,暮春微雨吊蕭紅。遺容不似墳疑錯,碑字大書墨尚濃。生死場慓起時懦,英雄樹挺有君風。西京舊影翩翩在 ,側帽單衫鬢小蓬。

(按曾敏之 觀海錄 淺水灣頭記蕭紅: 作"千里故人聶紺弩,南來微雨吊蕭紅。遺容不似墳疑錯,碑字大書墨尚濃 。生死場慓起時懦,英雄樹挺有君風。西京舊影翩翩 甚,側帽單衫髩小蓬。"

流離東北兵戈際,轉徒西南炮火中。天下文章幾兒女,一生熅堇P初終。狼牙嚙敵詩心蠱,虎膽修書劍氣虹。蔣敗倭降均未見,恨君生死太匆匆。

(按曾敏之觀海錄 淺水灣頭記蕭紅: 作"流亡東北兵戈際,轉徒西南炮火中。天下文章幾兒女,一生熅 貫初終。森羅樹石銀河墓,縹緲雲山玉女峯。蔣遁倭降都未見,恨君生死太匆匆。"

奇才末世例奇窮,小病因循秋復東。光巡L錢窺紫外,文章憎命到紅中。太平洋戰軒窗震,香港人逃碗甑空。天地古今此遙夜,一星黯落海隅東。

聞近彌留絮語中,一刊期為故人同。悠悠此恨誠終古,渺渺予懷忽廿冬。淺水灣頭千頃浪,五羊城外四山風。年年虎吼龍吟處,似以新篇傲我儂。

1996年,舒蕪(1922-)給候井天(1924-)提供了被認為是聶紺弩1964年寫再掃蕭紅墓四首時,被刪棄不用的一首"蕭紅暮上" :

東風今已壓西風,春在文園藝圃濃。眾鳥爭喧花笑堙A百花齊放鳥喧中。呼蘭河畔花成浪,越秀山邊鳥作鐘。萬紫千紅猶有恨 ,恨無葉紫與蕭紅。 (葉紫 1910-1939 現代小說家)

同期尚有"蕭紅墓上"二首:

黃河滾滾怒而東,去日山川動蕩中。有寇追千里月,與君橫渡八方風。萬倭其奈天生德,一艇輕飛地母宮。回首此情猶未遠 ,如何人說鳳臺空。
霓雌不瞼H文雄,Уy長思魯迅翁。刊期兩期同海燕,龍門一品進蕭紅。我人寧信靈魂說,叟女終無地下逢。果爾春來亦何覺,亂搔華髮向空濛。

也是這一年,聶紺弩又寫了"慎之見吊蕭紅詩後,動議我為蕭紅作傳,我思此事慎之自為尤佳,因將尹瘦石所畫蕭紅遺像下題邇冬書拙句條幅寄贈 ,藉促命筆并繫以詩",詩云:

與君曾近五千里,乃有新篇持寄君。畫與書詩惟兩絕,人間爾我早終分。友朋情意何生死,今昔江山迥舊新。大任誰勝蕭女傳 ,港中高旅最高文。

(高旅-即邵元成(1918-1987),字慎之,現代作家,時在香港文應齯u作) 



1942年在在香港兵荒馬亂情況下。蕭紅的骨灰草草埋葬淺水灣頭,事隔多年,荒蕪淒寂。後來,港穗文藝界人士,一致決定將蕭紅骨灰運回祖國的南方廣州安葬 。 (5.12.1956年作者特在人民日報副刋發表了這首詩)

附:
詩人
戴望舒寫了《蕭紅墓畔口占》

走六小時寂寞的路,
到你頭邊放一束紅山茶,
我等待著,長夜漫漫,
你卻臥聽著海濤閒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